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老妈的生死观

老妈的生死观

作者:玉汝于成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3-22   阅读:

  
  老妈走了,我总是无缘无故地想起她。近日读书读到一句话:“透得名利关,是小休歇;透得生死关,是大休歇。”我又想起老妈来。老妈辛苦操劳了一辈子,名利谈不上,生死倒看得开。
  2011年刚到福建打工,有天晚上我做梦梦到老妈死了,哭得死去活来。第二天早上打电话给老爸,哽咽着说做的梦很不好。老爸把手机贴在老妈耳边,给她说了我的梦。只听老妈笑着说:“咋啦?梦见我死了?早死早托生!”她那边笑的不歇气,我这边泪早就下来了。老妈听出来不对劲,就赶紧说:“没事没事,梦是反的,梦死得生!”那次通话我哭得很伤心,一方面跟我孤身一人身处异乡的心情有关,另一方面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即将步入不惑之年的我,懂得了老爸老妈人到晚年的凄凉与心酸。
  老妈2006年患病,腰椎盘突出,2009年诊断出椎管瘤,虽是良性,年龄大了只能保守治疗,2010年坐上轮椅,病了十年,老妈有七年时间在轮椅、病榻上度过,她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记得2014年我回去给老妈祝寿,六十平米的客厅高朋满座,按照爸妈的吩咐干活的匠人也摆了一桌,那天老爸老妈脸上可有光了!到了我返程的日子,老妈老早就把轮椅驻扎在大门口,我小心提着行李悄悄出门,老妈一把抓住我的衣袖,紧紧的不松手。她说:“举呀!不中了呀!你看看,我也好不了了,也就这样了,到时候你可别回来,闲花钱……”我眼里噙着泪,强颜欢笑说:“看你说的啥话,等你好了我还带你去福建看看呢!”那次老爸老妈送我上车,我看到老妈用衣袖擦眼睛,我都不敢看,等拐了弯眼泪哗哗地流。后来我一直为这个愿望努力。那时候老妈的病情还算稳定,我也刚盖了新房,上有老下有小,正是我人生的黄金时期,我都以为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谁知道,我这个愿望一辈子也实现不了了!
  每当看到村里有老人去世,老妈总爱说:“活得再久,人总是要死的!”像是自我安慰,又像是跟命运进行了一场谈判,而且是胜利了一样超然。记得2015年回家过年,天气暖和得很,有天午饭后我和老妈一起门口晒太阳,刚开始还说家长里短的,一会就静下来了,我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当我快要睡着的时候,老妈拉了我一把,她像是考虑了很久才对我说:“举呀,到时候我可不去南地,钱坡和东河哪里都行!”我吃了一惊,到时候是什么时候?那分明是安排后事啊!还没等我清醒过来,她又说:“举呀,别怕花钱,可得把我的墓圈圈,可不能让水泡了啊!”说完,闭上眼睛享受阳光。我知道,南地偏远荒凉,一路上坡且土质不好,干旱裂姜石头多,大人累死累活不打粮食,打小我也不喜欢南地;钱坡、东河,心理上离家近点,因为村东头王家人多,下地干活一路上尽是熟人,这个打个招呼那个说几句话,感觉还没出门就到地了,从地里回来,这家坐坐,那家坐坐,地里摘的菜分出去一些,就到了家了;东河、钱坡是我们第七生产队的田地,大集体的时候是老爸老妈共同奋斗流血流汗的地方,老妈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更熟悉,感觉更亲近一些,埋葬在这里不会害怕孤单——这也许就是老妈选择它们的初衷吧!后来老妈病重,我和哥哥请了看地先生,先是去看南地,我说:“俺妈说了不想来南地。”看地先生是远房表哥,很善解人意地手一挥,:“走,去钱坡!”于是坟地定在了钱坡,老妈这个愿望实现了。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无论再看得开也是喜忧参半。老妈走了,我嘴上常说:“老妈再也不受苦了,我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可我一想到回到家再也看不到她了,哪怕是在病床上也好,她再不会喝我一口水吃我一口饭了,我再也听不到她含糊不清地说:“啥时候回来了?”——这一切都只能在回忆里相聚了!
  我记不清楚在哪看到这么一句话,大意是:如果谁主宰了这个世界,那么上帝的身上就带有他的影子。我想,罗口,这片渗透了老妈大半生心血的热土,必定是她所热爱的地方,在这里,流传着她的悲欢离合,有着她所眷恋着的、并且赞美、怀念着她的亲人,——那么,在老妈的精神世界里,她心目中的天堂,就一定带有美丽罗口的影子。
  丁酉清明前夕

  审核编辑:冰斯语   精华:落叶半床  推荐:冰斯语  

上一篇: 《 春分行笔

下一篇: 《 但凡春意在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冰斯语:
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情,看透生死是一种大智慧。每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都会把生死看淡。人在世时好好的生活,死亡来临时也不惧怕,挺好。老妈已仙逝,留给子女的是无尽的哀思,相信老人家在天堂一定会感应的到。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花落无声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人生课题。而死亡又是每个人的必然归宿。但无论持有什么样的生死观,对于生者老说,逝去亲人都是心头抹不去的痛。

    19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看淡生死的人淡泊,有温度。但对于至亲来说,逝者已逝,情感上总归是不好接受的。

    19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老妈已仙逝,留给子女的是无尽的哀思,请节哀。

    19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