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选美大赛

选美大赛

作者:沧海遗珠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3-21   阅读:

   昨夜的县委常委会开得狗屁不是。
越副县长作为全县企业改制领导小组组长,通过常委会会议,不但没把国华橡胶厂改制后土地开发权这个大难题解决了,反而又把解决难题的责任压回倒自己肩上来了。他心情忧郁,患得患失。虽然,他从感情上与知县曹怀仁近,并且知县是县里的一把手,县长是二把手。但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如果得罪了钱合箭县长,曹怀仁调走后,自己能有好果子吃吗?就钱合箭县长这个德性,还不整死我这个副县长?他越想心里越烦。这官场,官小除了受气的份,没什么好处,还不如当一个平民百姓逍遥自在呢?胡思乱想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还得面对现实,如何破解眼前这世界级的难题吧。于是,越副县长召集县政府办公室和二箭主任等企业改制办公室人员,就昨晚常委会研究,让他们拿决定国华橡胶厂改制后土地开发权的竞赛方案进行讨论。“小和珅”和二箭主任是个大滑头,有责任、困难的事推给别人,有好处、有利的事会揽到自己身上来。他平时表现的对谁都笑脸相迎,从来不得罪任何人。在重大问题上,他没一点立场、原则。但是,昨晚会议上,他把责任推给越副县长,使越副县长很恼火。恼火归恼火,但今天商量昨晚上根据县委常委会研究的意见:国华橡胶厂改制后让谁去开发、要通过竞赛的办法来决定这个难事,还是少不了他的。他脑袋瓜聪明,办事圆滑,能协调八方。越副县长想到:要解决好橡胶厂改制这件事,还必须借重他与方方面面的关系来打通关节。因此,改制办工作人员到齐后,越副县长首先让和主任发表意见。和主任谦虚地坚持让越副县长讲。越副县长清了清嗓子讲道:“同志们,昨天晚上县委召开了常委会,把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问题交给了我们,这充分说明了县委对我们的信任,任务繁重,使命光荣啊!我与和主任倍感责任重大。因此,我们集思广益,要充分发挥群众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来完成县委县政府交给我们的任务。对于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决定权竞赛方案,我想了一个不成熟的意见,请同志们讨论讨论。我们是否可以让参与这个事的飞龙飞虎飞豹公司比实力,以实力大小论输赢,胜者即可取得开发权?”越副县长之所以提出这个竞赛方案,他了解这三家公司,论实力与曹知县有关连的禄云的飞龙公司最强,胜算最大。这个方案貌似公正,实质上是偏向禄云。和主任听了这个方案以后,品了品,也品出越副县长的用意来了。如果论实力,他也知道与钱县长有关系的飞虎飞豹两家公司加起来,也抵不过飞龙公司。如果按这个竞赛方案进行,飞虎飞豹公司都将被淘汰出局。到时候钱县长那里,他不好交差,扇不了耳光,也会被拧耳朵。和主任就是和主任,做什么事都会做到滴水不漏。他对越副县长提的方案没有正面反驳,而是迂回否定。他说:“越县长,你提的这个方案很好,切实可行。但是有一个问题不好处理。”“什么问题”“如果让这三家公司出证明来展示自己的实力,不客气说,现在这个社会风气,开什么证明都开出来了,而辨明真假又在短时间内难以完成。这样的做法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出难题啊!”“何以见得?”“就拿这三家公司注册方面来说吧,可是个个都是注册的京字号的。什么京都飞龙、京都飞虎、京都飞豹。请问这三家公司那一家是真正的京城公司?我们能说的清吗?”“言之有理。和主任,还是你站得高,看得远。既如此,我们该怎么办?”“那就再想想,办法总是会有的。”和主任一番高论就把越副县长精心准备的竞赛方案给否了,还让其心服口服。该和主任拿意见了,他又耍滑头拿不出来。和主任不说话,其他同志也没什么可说的。
越副县长见和二箭主任默不作声,情急之下,又提出了一个方案。他故作神秘的附到和二箭耳畔,小声嘀咕道:“和主任,如果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我们不行就用中学生考大学高考的办法,考她们的‘数理化史地生’文化课,来决定她们的输赢。全国人民都知道,当今最公平最无争议的事就剩下高考这个事了。我们全县企业改制领导小组,用高考的办法来决定国华橡胶厂改制后原地址的土地开发权,这在全县人民面前充分体现了县委县政府在重大事项上依规办事,公平公正。我相信,这个办法,不仅县委县政府全力支持,而且全县人民、全国华橡胶厂的员工都拥护。如此好办法,和主任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越副县长话说的再漂亮不过啦。不过,他心中打的小九九算盘是:他知道,飞龙公司的禄云董事长当年可是通过高考上的是省商业技术学校。考文化课对禄云董事长来说是手到擒来的轻松活。不客气说,她只听赢不听输。反观飞虎公司的县长夫人朱兰、飞豹公司的吉婷老总,在文化课学习上,都是些掰开扔的夯货,初中没毕业就不上学了,只会输不会赢。如果用这个办法,那飞龙公司的禄云董事长,就会面对社会披上合法的外衣,大大方方、轻轻松松的把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权拿到手。如此这般,就顺利完成了曹怀仁知县交给的任务。今后那曹怀仁知县还能亏待咱越耀副县长?越副县长盘算的很好,他自己认为这个妙计天衣无缝,量你“小和珅”和二箭主任大人也不好再拒绝。越副县长把他的所谓高招向和主任全盘托出后,自认为会得到和主任的积极响应。没想到啊!没想到,越副县长话音刚落,余音未散,和二箭主任一改往日沉着冷静的风度,急赤白脸的向越副县长吼道:“越县长,我认为这个办法不妥。那高考公平公道是基于所有参加高考的人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如果用高考的办法来决定国华橡胶厂土地的开发权,我想问一下,那飞龙飞虎飞豹参加考试的人员都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吗?这真的能体现公平公正吗?”和二箭主任这么一质问,问的越副县长哑口无言。就这样大家闷了一个上午,快到吃午饭了,也没什么可行的意见拿到桌面上来,真有点黔驴技穷的尴尬局面 。
研究室张书礼科长这一段时间本来就不想干这个出力不讨好的文字秘书工作了。尤其是令他厌烦的是,曹怀仁这个从文字材料堆里爬出来的知县,一点屁事也得形成文字材料,动不动就得写成万字以上,八成他祖宗曹操也是这个德性。昨晚上的县委常委会他参加了,他也看出来知县、县长为了争夺国华橡胶厂改制开发的权力,虽然没有大打出手。但是也冷战了大半夜而议而不决。这又让改制小组定。于是他玩世不恭地说道:‘既然没有好的办法,我提议让三家公司法人用民间的‘剪子、包袱、锤’三个回合定输赢,怎么样?“他一看越副县长、和主任只笑不表态,又说道:“实在不行,让她们抓阄或掷骰子来决定。”越副县长笑了笑说道:“小张,还没开饭呐,你就吃饱了撑得,净说些没用的。”张科长做了个鬼脸不说了。越副县长这时随便问了问曹怀仁身边的秘书郭启这个小王八蛋,“小郭,曹知县平时都爱看什么电视节目?”“他最爱看世界各地的选美大赛。”越副县长本意是想了解一下曹怀仁对电视节目里各种竞赛中哪种有兴趣,好按此进行现场答题竞赛考试,以得多少分定输赢。他知道禄云平时就好看电视比赛节目。如果曹怀仁也有此爱好,那不就对症下药,达到目的了吗?他的想法还没形成意见说出口,就被和主任抢了先啦。和主任一听郭启说曹怀仁爱看选美大赛,灵感来了。他想:争夺国华橡胶厂开发的是三员女将,钱县长这边占了两员女将。如果搞选美大赛定输赢,胜利的把握更大。他郑重其事地向越副县长说道:“越县长,我看搞个选美大赛,让这三位女老板用比美来决定输赢。”越副县长一听在理,因为曹怀仁爱看选美大赛。再说,飞龙公司的女老板禄云除了屁股长得大了一点,从审美的角度看,在各方面都比飞虎公司的朱兰、飞豹公司的吉婷长得好看。越副县长为了确保飞龙公司胜出,向和主任说道:“和主任,搞选美大赛倒是个好办法。但是朱兰同志是县长夫人不便于抛头露面,就不要参赛了,主动放弃吧。”和主任知道这是越副县长不怀好意,用不战自退之法把飞虎公司淘汰出局。他更了解,这三个女人按长相,面目上好看还是禄云。但是禄云的屁股大。于是,他便回答道:“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了,不让谁参加也不好说。不如变通一下,选美比赛时,为了不暴露钱县长夫人朱兰大姐的真实身份,都让他们带上面具。这面具可以以公司的名字为模型,分别做成为飞龙飞虎飞豹模样的面具让参赛人员戴上。这样就可以大功告成了。”和主任这么一说,越副县长也觉得已无其他办法,只好照此办了。他让张书礼科长把用选美大赛来决定国华橡胶厂改制后开发权的意见制定了个方案,形成了一个万字的汇报材料,等下午四点钟向曹怀仁知县汇报去。
到了下午,越副县长、和主任以及改制办的工作人员,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把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权,用选美大赛来决定的意见向曹怀仁知县汇报,没想到事情办得如此顺利,曹怀仁欣然同意。越副县长怕这个办法有争议,向曹怀仁建议再向钱县长汇报汇报,然后再让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曹怀仁一听不高兴了,愠怒地训斥道:“小越,你今天办事咋这么啰嗦,干事要有担当精神。那天晚上不是常委会已经开过,授权给你们企业改制小组了吗?还再给谁汇报,到我这里不就可以了吗?抓落实去吧!三天以后,正好是阴历初八,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就在初八上午八点八分零八秒,准时在水阴国际军事旅游渡假广场举行。”越副县长一听曹怀仁有点不高兴,话还说得这么坚决,赶忙与和二箭主任异口同声、点头答道:“好好好,行行行,是是是!”回答完,一个个灰溜溜地从县委办公室里滚出来了。和主任,官场人称“小和珅”,为人处事圆滑。但是,他多少还有做人的良心。他提议用选美大赛来决定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权,虽然也有偏向钱县长家的一面,但却是一句玩笑话。真没想到这句荒唐的玩笑话竟被堂堂的知县曹怀仁轻易的采纳了。现在的县里有些当权者,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当儿戏!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到办公桌前,气愤而又无可奈何地骂了一声:“他妈的曹怀仁,真不是个东西!”
水阴县城里的水阴广场在县委县政府驻地和国华橡胶厂的东面,基本处于城市的中心位置。它的南沿有一座建于北魏时期十三层的古塔;北沿、也就是县委县政府驻地的东边,是因建房取土形成的洼地,积水久之形成了一个城内小湖,叫北斗湖。湖上有明代建的魁星楼,湖周围沿岸遍植杨柳,湖中栽有莲荷,每到夏天荷花盛开,风光甚是迷人。
水阴广场是水阴历史发展的见证。远古就不用说了,就水阴近代历史,它就是一个很好的见证。辛亥革命胜利,水阴县人民曾在这里举行庆祝大会;抗日战争时期,水阴儿女曾经在这里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举行过打倒日本鬼子的誓师大会;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还乡团曾经在这里枪杀活埋了无数革命烈士;新中国成立,翻身解放了水阴人民,曾经在这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抗美援朝,水阴父老将自己的优秀儿女在这里送往朝鲜前线,去打击美帝国主义,保家卫国;也是在这里,十月的金秋,人们敲锣打鼓,热烈庆祝粉碎“四人帮”,迎来改革开放繁荣富强的新时代。历史进入二十一世纪,令勤劳善良的水阴人民没有想到的是,在具有光荣传统的水阴广场,因为了争夺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土地开发权,将上演一出用选美大赛来决定胜负的亘古未有的闹剧。这让无数为了人民的幸福安康流血牺牲的烈士们情何以堪;这让见证历史的北斗湖、魁星楼、古塔作何感想!这是历史的悲剧,还是历史的讽刺!今天的水阴县,这些掌权者们是上帝的使者,还是阎王派来搜刮民脂民膏的恶鬼?
越副县长与和二箭主任想的很周到。为了不让外界知道用选美大赛来决定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开发权的内幕,他们经曹怀仁知县同意,以促进文化旅游发展的名义,让文化局、旅游局、团委、妇联、工会、诚信文化建设指挥部、青山羊书院联合主办,由县妇联来牵头,共同举办这次选美大赛。为了壮威,他们还邀请了市政府分管文化旅游的非中共副市长陈菁,以及市直有关部门参加。
到了阴历初八这一天,水阴广场上红旗招展,歌声不断,一派节日喜庆的气氛。初八这一天,听说县里举办选美大赛,往日该到田里耕作的农民兄弟放下手中的锄头犁耙,该到工厂上班的工人阶级,扔掉手中的扳子钳子,纷纷前来观看这千载难逢的选美大赛。全县的士农工商、贩夫走卒,自动关门歇业,争先恐后,涌上水阴广场,以先睹为快。水阴广场有史以来,还没有聚集过这么多人,足有十万之众。
中国一直是个封闭的社会,对性的忌禁由来已久。实际上在性的方面,表面上讳莫如深,内心里却欲望强烈,遇到合适的环境就会无限制的放任。在参加选美大赛的十万之众中,绝大多数都是荷尔蒙旺盛的青壮年。他们不顾家中女人的阻拦,来水阴广场堂堂正正地公开合法地看一看别人家女人美丽的酮体,与家中枕席上那一堆堆肥腻胖肉有什么不同,以满足猎奇的愿望。至于什么是人体美,什么是女人身体的“三围”,他们概不关心。看吧,热闹的比赛会场上,大呼小叫,呼朋唤友,叫卖香烟瓜子的,兜售可乐汽水的,吵成了一锅粥。
阴历初八上午八点整,参加选美大赛的人员全部到齐。前排中间坐的是副市长陈菁,曹怀仁知县、钱合箭县长分左右陪坐两边,依次为人大、政协,再往后就是没有公务活动的县四大班子的领导,离退休副县级以上的老领导,各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县直部门负责人,再往后就是十万看热闹的群众了。选美大赛由刚刚用床上功夫拿下曹怀仁知县、当上了乌有镇党委书记、还未免去妇联主席的谷三娘主持。谷三娘乃是一肥胖、白嫩、面宽眼细的唐朝式美女,。为了讨好曹怀仁知县,她今天嘴唇上涂的口红又厚又浓,看上去就像一头刚吃过死孩似的母狼。她本是水阴县官场上一个风流人物,没结婚前就被当时的人事局长老荆独占了花魁。后来与调走的李封吉县长关系暧昧,现在正与曹怀仁知县打得火热。目前她虽然下去当了乌有镇党委书记,还仍然兼任着县妇联主席,越副县长与和主任商量,由她主持今天的选美大赛最合适。
选美大赛开始前,曹怀仁知县对老情人禄云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因为他对于禄云太熟悉啦。她的每个部位,他都用手抚摸过,用嘴舔过。当他陪陈市长落座以后,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阴影,这时才想到禄云别的部位都没问题,娇好的脸庞,明亮的眼睛,皓白的牙齿,纤细的素手,柔软的身段,欣长的大腿,羊脂般的玉趾;但是她唯一的不足就是臀部过大、过肥。民间说法,腚大的女人能生男孩。但是,今天不是生男生女生孩子的事了,而是比赛女人“三围”的匀称程度,也就是肩宽、腰细、臀径是否符合国际审美标准。如果臀肥肯定影响比赛成绩,那不是枉费了心机了吗?真是大意失荆州。曹怀仁由担心到后悔,由后悔而到恼怒越耀、和二箭拿的这个狗屁方案来了。事已至此,只好顺其自然,静观其变。而钱合箭县长呢,一开始他很反感这个不伦不类的选美大赛。他知道:他越是反对,曹怀仁越是赞同。他本着“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的想法,看曹怀仁在水阴县能玩出个什么花样来。进一步考虑,他一致认为,无论搞什么比赛,他家飞虎飞豹以二比一的压倒优势,一定会战胜飞龙的。今天,他坐在会场上,笑眯眯的抽着烟,不时地与熟悉的人点头打招呼。
时针指向阴历初八上午的八点八分零八秒,只见浓妆艳抹的县妇联主席谷三娘,张开红红的血盆大口,使足了吃奶的劲,亮开嗓门吼道:“现在,我宣布水阴县国际军事旅游度假选美大赛开始,鸣炮奏乐!”谷三娘话音刚落,礼炮“轰轰”放了二十一响。乐队齐奏水阴民间流传的“火烧葡萄架”乐曲。鸣炮奏乐完了,该领导讲话了。这一次为了避嫌,曹怀仁没有上台发表长篇讲话,而是由副知县关君代表他讲话。关君讲完话,谷主席扛着她那张血盆大口,又大声吼道:“现在我宣布,选美大赛正式开始,下面请飞龙飞虎飞豹队三队队员依次出场表演。”宣布罢,谷三娘退到主席台两侧评委席上坐下一同观看。这一时刻正是激动人心的时刻。男性观众们恨不得让自己的眼珠子像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纵目人一样暴长万丈,一直伸到台上,好抓住健美小姐们每块肌肉而加以吞噬。
按照比赛前抽签的顺序,第一个出场表演的是戴着美洲豹面具的飞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吉婷老总。第二个出场的是戴着华南虎面具的钱县长夫人朱兰,她代表飞虎房地产开发公司。最后一个出场的是戴着霸王龙面具的飞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禄云董事长。每位表演者在T型台上戴着具有本公司标志的面具、穿着比基尼三点式泳装走着猫步。雪白的酮体上,除了戴着面具的头部和用细布条包裹着的那三点敏感部位外,其余的部位都裸露无遗,吸引着十万双贪婪的眼球,快从眼眶里滚出来了。人大主任长江、政协主席老胡,两个快六十岁的老家伙,四只眼睛比小伙子还欢。人老心不老,花心显年青。人大主任长江眼直勾勾地重点是看表演者穿的三点式上面的两点,恨不得两只眼睛喷出两条火线来,把那两点烧掉,看看这些女人们的丰乳是什么样的。因为老婆的乳房干瘪无肉,这是长江主任一生的遗憾。政协主席老胡与人大主任长江不一样,他看的重点是三点式的下面一点。他更是恨不得把双眼变成两支激光枪,穿透那裹着遮羞布的下面拿一点,看看这些表演的女人们阴部的阴毛是否浓密。因为他老婆阴部不长毛,是个白虎精。选美大赛大约进行了一小时,在人们的欢呼声中结束了。飞龙飞虎飞豹队的表演者都回后台卸妆换衣服,等待着评委们打分评结果。
曹怀仁知县在比赛没开始的时候,还担心禄云因屁股大丰乳肥臀影响“三围”而被淘汰出局。没想到,这禄云往台上一亮相一表演,与以前光景大不相同。她原先撅着的大屁股不见了,看到的是方圆长宽肥瘦与肩宽、腰细相对称、完美无比的美屁股。曹怀仁觉得奇了怪了,这禄云是用什么法子把屁股变美的?难道她有神仙暗中相助?其实,曹怀仁的疑问是庸人自扰。禄云并没有什么神仙暗助。为了讨好曹怀仁,永葆青春,禄云花了五十万元,前几天到韩国专门做了个美屁股手术,让大屁股变成了与肩、腰相称的美屁股了。
县企业改制领导小组的越副县长、和主任,为了使选美大赛做到公平公正;既不向潘,又不向杨。他们委托第三方从港澳台、新加坡花重金聘请了十三名国际级别的评委。评委来了以后,收缴手机,封闭管理。直到比赛这一天,才让他们坐在表演台的两侧进行观摩打分。比赛表演结束之后,评委们经过三上三下激烈的评议,评出的结果是飞龙公司为第一名,飞虎公司为第二名,飞豹公司为第三名。其结果根据是,这三家公司的表演者各方面都很优秀,差别不大。唯一拉开差距的是在参赛队员们的臀部。飞豹队的表演者的屁股太肥厚,飞虎队表演者的屁股太尖瘦,只有飞龙队的表演者的屁股肥瘦适中、方圆匀称,再与肩宽、胸围一对照,那简直是无与伦比,就是参加国际选美大赛,也能拿回大奖。看来,禄云在韩国花五十万元没白花。
比赛结果经谷三娘一宣布,全场沸腾啦,一个个彩色的庆祝气球升上了天空,迎风飘浮,蔚为壮观。曹怀仁知县笑啦,笑得那样安详。因为飞龙公司在此次选美大赛中,力压群芳,独占鳌头,胜了,夺得了国华橡胶厂改制后的土地开发权。钱合箭县长一听宣布的结果,立马懵了。他本以为倚仗二比一的优势,还打不败飞龙队?没想到,就是没打败,还让她胜了。眼睁睁看着国华橡胶厂的开发权,让曹怀仁用权力游戏公开夺了回去。他咽不下这口气。他紫猪肝脸因恼怒由紫变黑,也没给坐着高谈阔论的陈菁市长打招呼,“呼”的站起身,嘴里向着曹怀仁的方向吐了一口痰,转身大步昂头走了。台下暗战,台后要热闹。结果一宣布,立马就炸锅了。朱兰、吉婷把面具从头上摘下来摔在地上,露出凶狠的日光,一步步逼向飞龙队的禄云。拉开架势,要把禄云揍扁。谷三娘一看不好,使出了浑身解数,左拉右拽,才把三只母大虫劝解开。否则,再演一出花木兰大战穆桂英,让观众们再看一出全武行大戏。
荒唐荒唐真荒唐,荒唐的事是不会长久的。那些弄权者,也必将为权力所惩罚!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上一篇: 《 恶魔重生

下一篇: 《 【花开花落】等待一朵花开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这场选美大赛,不同平常,而是官场斗争和官场腐败的另一种形式的上演,如此荒唐之事,昭示正在路上,倡廉未有穷期。小说虽说是老话题,但这一节着实别开生面。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