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文评艺概 > 写诗杂谈

写诗杂谈

写在诗集《你预定的月光》出版之后的后记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2-21   阅读:

  
  出版之后才来写,这篇《后记》来得有点晚。关于歌,关于人,关于现实,我其实无话可说,也不好说什么。但是,在微信公众号发消息的时候,朋友说一定要写个后记,算是创作谈。那么我就说说吧,说点零零碎碎的感想。
  1.迟到的集。我这本诗集《你预定的月光》,拿到书的时候是2021年2月8日。但其实是去年9月份就与出版社签了合同的,只是因为是丛书,所以等候齐九个作者的九本书稿,也就晚了,再加上来来回回校对和调整,真的很费时间,好在终于面世了。但确实很晚了,要命的是此时正是贾某某的诗集刚刚出版,抢了诗集出版的风头的时候。所以,有朋友拿到诗集,就问我如何看贾某某的诗。我只好说,有几个教授和专家评价很高,她父亲也专门撰文挺了,我水平差,也谈不出新的东西来。
  2.诗歌写给谁。我的诗歌从来都是先写给自己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和交流。这种交流,并不见得站在对面的就是另一个自己,或者一个知根知底的朋友,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陌生人,写成的句子,表达的观点,冒出的想法,都很新鲜。这便是一次成功的交流,这便是一首自己比较满意的诗歌。如果觉得有些文字还可以拿出来与别人交流,能够对社会、对别人、对文学起一点好的作用,那便是发在刊物或者网上的那部分诗歌。我已经与很多人有过这样的交流,而这本书,就是最集中的一次,也算是我自言自语地说了好多话。
  3.用心灵写诗。诗人们动辄说灵魂,但灵魂是不存在的,死了没有,活着更不可能有,但是人的心总是有的,大脑总是有的。所以说,多动脑,多用心,反复打磨,反复琢磨。古人说语不惊人死不休,也就是这个道理。诗歌就是那么几行文字,那么几句话,得说点有含金量的话,得说点有水平的话,不要水分太多,或者比注水还糟糕的东西。我不同意有人把诗歌叫做“分行”,如此一来,散文分行就是诗歌,东拉西扯分行就是诗歌,这样降低了诗歌的门槛,让大众误解了现代诗歌。
  4.诗歌有出身。写诗,每个作者都是一样的,要消耗时间和精力。但是,写出来之后,就不同了,人和人就不一样了,诗歌和诗歌就不一样了,好比不同家庭出生的孩子,这便是诗歌的出身。富人家的孩子叫富二代,当官家的孩子叫官二代,不会和一般人在一个起跑线上。所以,作为一个普通人,诗人和自己的诗歌,都要耐得住寂寞,守着自己的清贫,守着自己的默默无闻,心里安然,不说人长,不道人短。
  5.与时俱进。诗歌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都不要墨守成规,学习经典,从经典吸取力量;关注生活,从生活吸取营养;顺应潮流,从潮流中吸取方向感。乐于不断地充实自己,敢于不断地否定自己,调整自己,更新自己,多少年一贯制的写法,一定是不合时宜的。写诗,总不能沾沾自喜,总是要看到自己的不足,总是要不断提高。
  6.诗歌要脱俗而又亲民。诗歌是高雅的文艺形式,但阳春白雪和者盖寡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怎样才能使诗歌不俗而又能够为大众所接受,所喜爱,我一直在摸索,在探索之中,至今未有结果。现在有一种迹象,网络上的诗歌追求语义朦胧,而现实中诗歌立足诗意清晰,何去何从,让人难以适从。但是,我认为是这样:想给大众看,你就写得清晰一些;想给个别人或者自己看,就写得朦胧洗一些。说一件发生在诗坛的鲜为人知的事情。2019年上半年,有一位河南农民写信把《诗刊》“告”了,理由是诗刊发的作品他读不懂,而且点了几个诗人的名字,信中还附上自己写的老干体诗歌。这事说小也小,说大也大。说小的理由是只是一封信,也不是诉状;说大理由是,这封信是写给最高领导人的。这封信最后被转到《诗刊》编辑部,以正常的文艺批评和学术争鸣作为处理结果。这些年,说诗歌读不懂的,岂止是这位河南农民,很多人都在说个问题,还是值得思考。
  7.提炼生活。我在给一个当地作者写诗评的时候,想到了一个诗歌创作中的近似工艺性的话题:提炼。生活本身不是诗歌,即便是有诗情画意,也不是一首可以信手拿来的好诗,更有甚者,生活离我们的理想很远,它或平淡、或粗糙、或艰难,它让人迷茫,让人痛苦,它让人抓狂,让人不知所措。对一个诗人来说,从生活到诗歌,再到诗歌的理想,到底有多远?到底有多难?这实际上是要经历一个把平平常常的生活诗化和诗歌理想化的一种有益的尝试,是在生活的原矿石中提炼和萃取诗歌的创作实践,要坚持不懈。
  8.作诗先做人。老老实实地写诗,其实就是踏踏实实地做人,就是精神层面的做人,是更高级地自我修养的一种。作诗,就是把自己的内心对世界的反应和感悟,用最精致最高雅最真诚最新颖的语言形式拿出来给大众看,所以,有诗便写,无诗便不写,尽可整日闲坐,看日出日落,便是养精蓄锐。当然,写诗的都可以叫做诗人,但各人的水平是不一样的,但只要是自己用心写的,都是好诗,都能拿得出手。倘若觉得自己水平太差,为了装潢门面或者骗人而去打别人诗歌的坏注意,如抄袭、洗文、高仿,那就是很卑鄙的人,是贼,是小人,太猥琐,不能称之为诗人。
  9.行走,再行走。“必须如蜜蜂一样,采过许多花,这才能酿出蜜来。倘若叮在一处,所得就非常有限,枯燥了。”鲁迅先生谈文学创作的话,也很适合诗歌写作。我觉得写诗歌的人,一定不要一直猫在家里,要到处行走,有意识地给自己一些新的环境,新的刺激,新颖的感觉。这样才能激发自己的创作欲望和创作灵感。你看,养蜂的人,总是载着自己的蜂箱全国各地去追逐花朵,才不断收获甘甜的蜂蜜。说到此处,我觉得《可可托海的牧羊人》中的那个女人,选择离开,离开那个痴情男是正确的,绝对是正确的。
  10.本诗集收录的诗歌200多首,是我2017至2020年写的大约1000首诗歌中选出来的,都是短诗。我还是比较喜欢写短诗,一是遵循前辈惜墨如金的古训外,点到为止,拧干太多水分;二是爱惜别人的时间,大家都忙忙的,为生计,为生活,谁有时间看我那冗长的篇幅。当然,我会把我的长诗,其实也是组诗,将来有可能的话,作为另一个诗集。希望我的短诗更给大家带来茶余饭后的清晰的空气。
  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感谢,感谢多年来一直关心、帮助和扶持我的人,你们是我前进的动力。感谢墨舞红尘中文网在大年初一推出我的诗集出版的消息,让我觉得这个春节更有意义。
  

  审核编辑:墨斗鱼   精华:花落无声  推荐:墨斗鱼  

上一篇: 《 向上不兼容,庄子寂寞无人懂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墨斗鱼:
诗歌要用高度凝练的语言,完成自己的思想与语言构筑,写好不容易,也不简单。在此祝贺老师诗集出版!这篇文中提到“诗歌有出身、诗歌要脱俗而又亲民”,深以为然。“作诗先做人”“行走,再行走”,也为我们这些初写诗歌的爱好者们提供了方向性的东西,受益匪浅。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8

  • 冰斯语

    能够达到这样的文章,真时很棒,学到了很多东西。我虽然不善于写诗歌,但很爱读诗,而现代诗歌鱼龙混杂,称得上好诗歌的作品很少,井水老师的这几点意见给我们指明了方向,谢谢!

    1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写诗,做人……都得用心拜读大哥好文

    1天前

    回复

  • 燕语千千

    祝贺,向您学习!

    1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井水老师说得真好!用心才能写出好诗,写诗真的好难,想写成好诗更难。最让人感慨的是,人都没做正,怎么能写出好诗来呢。什么样的诗歌也有好的,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只要写得好,就有人买账,再朦胧看不懂的诗歌也有好的诗歌。只顾得上卖弄字眼的,我反正是不喜欢。

    2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落叶半床 谢谢叶子鼓励!希望这个诗集能被读到的朋友喜欢。

      2天前

      回复

  • 玩月

    祝贺大哥诗集出版发行!

    3天前

    回复

  • 玩月

    每个观点都很中肯!大哥这不是杂谈,心得体会太细致了!超赞!
    诗歌确实需要脱俗达美,上升到艺术的高度,诗歌又需亲民,深度和广度下降到大众基本领会的
    程度。

    3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玩月 谢谢玩月,这个后记实在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出版之前也有这个想法,但后来放弃了。

      2天前

      回复

  • 落叶枫

    祝贺老师欣赏学习写诗好文

    3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祝贺井水老师诗集出版!

    3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祝贺西部井水老师《你预定的月光》出版!也谢谢老师的《写诗杂谈》,在提点着网站的诗歌爱好者们

    3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