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流年】拜年

【流年】拜年

作者:墨斗鱼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1-02-21   阅读:

  
  正月初四的时候,我们一家五口人一起回老家看母亲。
  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就想回家看母亲,当时因为石家庄疫情严重,老家村里封了路口,而我和女儿一家,也几乎是从沧州“逃“到了唐山,因为当时要求国家公职人员就地过年。
  因为正月初三刚下过雪,且老家的雪比较大,小外孙一下车就在白白的雪地里撤欢跑着,踩着雪,高兴得嘴里啊啊叫着,这是他见到的第一场雪,之前因为不会走,下雪时基本上在户内。
  母亲眼睛不再看我们这些大人,眼里只有孩子,她弯着腰追逐着重外孙的脚步,和他一起在雪地上跑着,我没想到母亲的腿如此利索。此时的母亲脸上挂着笑,似乎年轻了许多岁。
  金色的阳光照在雪地上,白白的雪闪着光,天瓦蓝瓦蓝的,微风吹拂,雪后初霁的景色真美。小外孙穿着的那件淡黄羽绒服,颜色更鲜亮,母亲那件青绿格上衣,颜色也格外好看。我也踩着雪,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低下头,不停在雪地上复制着自己的脚印,搂住母亲亲下她的脸,母亲笑骂着我,继续弯着腰追着重外孙,而我继续踩着雪。
  这是个难得的能拜年的春节。我一直固执地认为:不能拜年的春节是不完整的,拜年是一种每年春节都不可或缺的年味。今年,除了给母亲拜年,我们又到三个舅、两个姨家分别看望了大家,也看望了姑婆。母亲饭桌上的美味佳肴自不必说,单是那份团聚的温馨,亲人相见的那种格外亲切和开怀,就足令我陶醉了。相比2020年那个不能拜年的春节,不知要幸福多少倍。
  2020年正月初二,也是一家5口人,拜年的东西齐备,却被母亲的电话告知,村口已设岗封路不允许再回家,当时心像被泼了一瓢凉水。我所住小区也实行了半封闭管理,除上班人员外,每两天才允许家庭中一位成员凭卡去一次市场,别人不得随便外出。当时我失望、焦灼,后悔自己应年前回家提前拜年,见不到母亲的失落深深撅住了我。每次家人去市场,都会买回一堆菜,水果成筐往家搬。后来,女儿女婿因疫情继续滞留家上网课,我则负责采购、做饭,看外孙、洗洗涮涮,虽监禁在家,却也并未如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只是闷在家里胖了好几斤。
  今年春节,石家庄疫情得到控制,我能回老家给我的长辈们拜年,而老公的侄子、侄女也能给我们拜年,让我感到这个年,过得有意义。
  昨天,我和老公几乎忙活了一整天,因为晚上老公的侄女及对象、侄子及对象,晚上在我这里吃饭。加上我们一家5口人,共9口人,小外孙不时抓这拿那捣乱,家里热闹无比。老公煎炒烹炸,忙得不亦乐乎。我和老公俩个人在厨房做菜,听见几个孩子在屋内起哄声和哈哈笑声,不禁对视一笑。炒完菜大家上桌吃饭,老公则卸下围裙赶着去上夜班,笑着将一屋的喧华关在门内。
  心中开心,累一点儿又何妨!
  2021.2.20
  

  审核编辑:冰斯语     推荐:冰斯语  

上一篇: 《 母亲的红枣饭

下一篇: 《 忆童年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冰斯语:
去年由于疫情原因,大家都不得与亲人团聚,内心少了些许欢乐。今年疫情得以控制,又恢复了来去自由的日子,一大家人聚在一起,不论吃的好坏,只要在一起那就是温馨开心的。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