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满梅花的情人节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2-14   阅读:

  
  市里有一处赏梅好去处,即梅城公园。
  每到新春佳节,我都要来此看花。这里别的花不多见,腊梅、红梅、宫粉梅、玉碟梅、绿萼梅尽是满枝珠玉,扑目而来。我对腊梅再喜爱不过。腊梅,无不生着精瘦而又虬结的树干,土褐褐的,皮相极是粗糙,爬满了岁月的皱纹,却在枝头迸出了一朵朵金光四射的细碎蜜蜡。那花香,煞醉人。香是冷的,亦是浓的。冷香在于气味清幽、幽寒、寒丝丝的带着甜,荡漾着人的心,催醒着人的脑;浓香在于气味悠远、远疏、疏落落的能传达几十米外,人嗅到能产生灵魂的洁净。
  我喜欢一切能洁净灵魂的东西。如春雨梨花、夏季素馨、秋日丹枫、冬雪梅香。可恨今年寒气下不来,无法看到薄雪覆了大地,梅朵在冰雪里破蕾,硬硬铮铮的,袅袅婷婷的,仿佛宋词里走出的女子,看似娇柔,却不怯懦,风流婉约如清扬,不与俗芳同列。
  俗芳都有哪些?在我看来。牡丹是第一位的。牡丹花瓣肥硕丰厚,沉甸甸的充满肉感。触目能让人联想到古代雍容华贵的诰命夫人,也能让人联想到她们那身过于端庄稳重,不轻易展露性情的仪态。《红楼梦》里的薛宝钗酷似牡丹。她面若银盆、眼如水杏,笑不露齿、寡言少语,一举一动不忘富家豪门气派,一言一行无不符合世家淑女风范。曹雪芹也在《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一章中,让薛宝钗抽花签抽到了牡丹,形容她艳冠群芳,“任是无情也动人”。
  薛宝钗无情吗?在我看来,她是有些情的。她一个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随母兄来到贾府,住入姹紫嫣红的大观园,终日里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又和众姐妹与贾宝玉游玩厮混,不可能不产生一些绮念。但男女情缘于薛宝钗来讲,敌不过选秀侍君做皇妃的诱惑。若非落选,她是不屑“金玉良缘”,更不会考虑嫁给毫无仕途之念的“怡红公子的”。
  薛宝钗不懂爱情,好在林黛玉懂。林黛玉与贾宝玉青梅竹马、性情契合。他们双双坐在山坡花树下偷读《西厢记》,俩俩窝在一张床上开玩笑逗趣尽显无俗念。林黛玉是一个不会隐藏喜怒哀乐的人。她率直纯真,不慕名利,待人实在,不慕功名利禄。恰好,贾宝玉与她是同一类人。他们的感情早已脱离了男女皮肤肉欲的吸引,而升华为结结实实血肉相连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可惜大宅门里的小儿女,哪里能由自己做主婚配?
  林黛玉虽得到了宝玉的一腔真心,却是幼年丧母,少年丧父,孤苦无依,无人替她的终身打点,空落得日日在幽闺自怜,时不时去葬花排遣。她读过《西厢记》,听过《牡丹亭》,却不可能与贾宝玉做出崔莺莺抱枕荐枕席,杜丽娘誓死许柳生等惊世骇俗之举。她是生着琉璃心、冰雪骨的精神贵族。可叹世人眼里的贵族,多是对其身份的推崇。红尘大众,吃喝拉撒,无不靠孔方兄支撑。是以林黛玉得到了爱情,却失去了婚姻。
  无论古今中外,“情种”只生在大富之家。爱与不爱,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家境殷实的老舍尚在著作《骆驼祥子》里如是说。王实甫与汤显祖笔下的年轻男子更不会留意街边的小家碧玉,只会绞尽脑汁地与千金小姐产生“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的风流佳话。
  王实甫美化的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早已烂大街了,此不赘言。汤显祖的《牡丹亭》细细嚼来,却有无限深意:牡丹乃是公认的人间富贵花,杜丽娘乃是南安太守的掌上明珠。明朝的太守相当于现在的市委书记。杜太守膝下无儿,唯此一女,千疼百爱,养在闺中。为了让爱女将来嫁到“知书识礼,父母光辉”的人家,他打破“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传统教条,请了私塾先生给杜丽娘教书。杜丽娘却在诵读《周南·关雎》时春心乍涌。之后游园,之后惊梦。杜丽娘的水葱十指拈成兰花,咿咿呀呀地绽破樱桃:“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
  在惆怅中,在自怜里,在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的韶光美景里,杜丽娘做了一个春梦,梦到了容颜清俊、手持折柳的年轻书生,俩人在牡丹亭里“领扣松,衣带宽,袖梢儿揾着牙儿苫也,则待忍耐温存一响眠……”梦醒之后,杜丽娘相思成疾,缠绵病榻。临终之前自画肖像,要求家人将她藏在后花园的梅花树下。故事若戛然而止,也是符合现实。在中国长达两千年的封建社会,女子何尝有过自由恋爱的机会,又何尝有过自主婚姻的机会?汤显祖安排了一场人鬼恋,让柳梦梅进京赶考,好巧不巧地借宿入了杜家后花园,又好巧不巧地拾得杜丽娘的自画像,再好巧不巧地与杜丽娘的魂灵邂逅,俩人一见钟情,爱得那叫一个蜜里调油,鱼水和谐,从未有过半点磨合期——这,本身就不现实。然而,文艺作品本就高于现实。
  柳梦梅问过杜丽娘:“姐姐费心,因何错爱小生至此?”
  杜丽娘答道:“爱的你一品人才。”
  无非几度幽媾,杜丽娘就已读懂了柳梦梅的才学与人品——这,本身就不现实。然而,文艺作品本来就超越现实。
  柳梦梅带着他与杜丽娘的海誓山盟去考科举,被皇帝钦点为状元,又回到杜家决意掘坟开棺让杜丽娘重生。须知在大明律里,凡人开棺见尸不分首从都要问斩。柳梦梅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终于达成所愿——这,本身就不现实。然而,文学作品不需要考虑现实。
  文学作品讲究“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不知所终,一往而殆”。
  在文学作品里,爱情这个东西说不清,说不明,说不得。因为文学作品里的爱情是比天地还要大,比天神还要厉害的东西。有了爱情,爱得痴情,紫玉可以在韩重身前凝魂,亦能在父亲面前凝烟;有了爱情,爱得深情,梁山伯可以为祝英台赴死,祝英台亦能为梁山伯化蝶。有趣的是,在真实的人间,穿过皂罗袍的霍小玉双目泣血,对着抛弃她的李益发出厉鬼一般的咒诅;描过山桃红的崔双文心如烟灰,对着大肆宣扬她房中秘事的元稹无可奈何;踩过步步娇的窅娘看着李煜在赵匡胤面前的卑微怯懦,不得不跳下高台;昔日里懒画眉的小周后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宋太宗强势霸占……
  爱情,其实远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脆弱。因为脆弱,聪明的老祖宗发明了婚姻以及婚姻法。婚姻法保护婚姻,却制约不了人性的软弱与幽暗。于是,智慧的老古人又发明了信仰和道德,通过信仰与道德来教化那些从猿猴进化而来的人。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在追求爱情,在组建婚姻,在忍受无常,在经营安稳。无论是得还是失,是意难平还是情不情,人人一生所爱是天然,人人最渴望的都不是什么荣华富贵,什么功名利禄,而是与爱人朝朝暮暮,白首偕老。
  所以,情人节里应景的花,不应该是玫瑰,而应该是梅花。
  唯有如梅花一样耐得住严风,承得起寒霜,担得起责任,经得起时光的情侣,才能够相濡以沫,才能够终成眷属,才能够感受幸福。

  审核编辑:墨斗鱼   精华:落叶半床  推荐:墨斗鱼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墨斗鱼:
情人节这天,由梅花谈到贾宝玉林黛玉的爱情,再谈到汤显祖的《牡丹亭》里的柳梦梅与杜丽娘的爱情故事。由文学作品里“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不知所终,一往而殆”的爱情故事里 ,谈到真实爱情的脆弱。最后作者指出,情人节里应景的花,应该是禁得起寒霜的梅花。引经据典,层层深入,铺设合理,最后点题。值得一读。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花落无声

    爱情都如梅花般高洁,也只是人们的一种精神向往。就如黛玉的爱情一般,过于高洁的爱爱情如何在现实婚姻中存活?恐怕这是需要探讨的一个问题。

    14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梅花不能当情人节的花,因为气质太高洁。再说节日是从外国传来的,自然选的是具有浪漫气息的花。

    16天前

    回复

  • 墨斗鱼

    问候,节日快乐!

    16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