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微型小说二则

微型小说二则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1-12   阅读:

    一、老袁上坟

  清明节前,老袁要回秦岭脚下的陕西渭南华县给他老先人上坟烧纸。老袁因为常给政府领导看风水算命,这次回家自然而然地用了领导的车。领导的司机很快就和老袁取得了联系,第二天一大早就把车开到老袁的楼下,又帮着老袁把祭奠的纸钱、果蔬和烟酒搬上了汽车后备箱。司机有爱占小便宜的毛病,看着两瓶飞天茅台,垂涎欲滴。他凭着以往的经验,心里暗自得意,这两瓶好酒,今日要归我了。
  从住处到老家,路上车开了几个小时,司机似乎没有感觉疲惫,似乎很兴奋,不停地和老袁拉话。当然内容很有时令性,说的大多是关于清明的祭品,以及死去的人怎么才能享受到后人带人来的人间烟火,关于祭奠用的家电和汽车,特别是环保的新能源汽车,当然也少不了手机、微信、花呗和移动支付。司机特别叮咛老袁,微信支付没啥大的风险,老年人可以用,但用花呗要当心,弄不好会被套路,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也远隔时空,帮不上他,祭奠时要特别叮咛。
  而老袁的话,以上坟为中心,范围就大得多了。他说自己小时候多病,病到只剩一把骨头,该扔到城壕沟里喂野狗了,是父母倾家荡产、四处借贷坚持不懈地医治,留了他一条命。长大了,又因为农药1059中毒,昏迷三天,又是父母拉架子车几十里到县医院,把他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父母供他读书,给他娶妻,受苦受累,耗尽一生的精力和金钱。说着说着,再加上司机的不断引导和鼓励,老袁自己都入戏了,眼里有了泪花,不由自主地唱起了:天大地大,不如父母恩情大;河深海深,不如父母恩情深。不过,老袁的戏很短很简单,接下来就轻松了,也没有了愧疚感。他说,自己每年清明节不管在哪里,不管再忙,都要回老家,给先人烧纸祭奠。买祭品也从不马虎,烟,要最好的,中华一直是首选;酒,也要最好的,除了茅台,其他的,绝对不要。老袁信誓旦旦,就自己目前的身份、地位和财富,一定不能忘记父母,要让他们在阴间过上好日子。老袁越说越高兴,似乎他的父母还在老家挂满蜘蛛网的家里慢腾腾地生活,而不是早就静静地躺在坟墓里。而最高兴的是司机,他仿佛已经看见,老袁把两瓶茅台打开,念念有词地往地上洒了几滴之后,放在一边,这酒就算没用了,然后,他给老袁说,剩下的酒归我了,老袁自然很大方,说拿去吧,今天也辛苦你了,开车跑了这么远的路。哈哈,两瓶茅台,够喝几顿的,今天这个差,是个肥差!
  老袁带着司机,提着一大堆祭品,在杂草丛中找到祖坟。老袁先是虔诚地跪地点上香烛,然后摆上祭品,各种水果和糕点,还有茶叶、香烟和酒。老袁一做一边给司机讲,说这些祭品必须打开包装,让气味散发出来,先人们才能闻到,而他们现在看不到、吃不到,只能靠嗅觉享受。司机一边听点头附和,一边拆包装,当他拿出茅台酒就要拧盖子的时候,被老袁一把抢过去,说这个不用打开的。司机奇怪地问道,不打开咋能闻见气味呢?老袁脸红了,说反正这个不用打,任凭司机好说歹说,老袁就是不让打开盖子。老袁把茅台和其他祭品放在坟前,自己跪在一边,还让司机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说是要发朋友圈。司机笑了,说你这是哄鬼呢,连茅台酒的气味都舍不得让先人闻闻,那拿这个来干啥?老袁听了生气地说,我看你是个书呆子,还真的以为死人能闻到气味?都死了十几年二十几年,早都成了一把灰了,能闻见个狗屁,狗屁都闻不见,上坟不是哄鬼,而是哄活人呢!
  上完坟,已到中午时分,老袁给司机说,把车开到莲花寺镇上,咱们找个饭馆,好好地吃点喝点,今天太辛苦。司机心里一动,又看见了希望,一定是中午饭老袁要把茅台打开来请他喝呢,到时候,只说自己开车不能喝酒,但至少要一瓶酒,拿回家喝。谁知道,老袁把他领进了一家面馆,点了两大碗油泼面,还要了两碗面汤,两瓣大蒜,一句都没提酒的事,唉,也是,哪有吃面喝茅台的道理。司机绝望了,这趟差出得郁闷,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话可说,像两个互不相识的人。
  可谁知到了晚上,司机接到了老袁的电话,只听老袁火急火燎地说,我的茅台酒还在你车后备箱里呢,你赶快给我送过来,明天给我老丈人上坟还要用呢。司机却笑着说,对不起,我以为你不要了,已经替你处理了。下午把你送回家,我顺便去给我老丈人上了坟。我老丈人一辈子可怜,没尝过茅台酒啥味道,我就把你那两瓶没用的酒打开,全浇在了坟头上,让老人家闻了个够!

  二、连升三级

  某地有个习俗,安葬死者的前一天晚上,在隆重的祭奠仪式上,要举行一个特别的活动,叫做“升材”。其实,所谓升财,就是用砖头把棺材四个角垫起来,棺材谐音“官”、“财”,所以升材寓意升官发财。一晚升三次,叫做连升三级。但这并不是说死人升官发财,而是寓意先人给后人带来了升官发财的好运。
  祭奠活动搞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司仪就宣布其他活动暂停,礼乐移至灵堂,开始升材。众人在鼓乐齐鸣和众孝子们的哭声中,给棺材的底下四个角分别垫上一块砖头,依次类推,到了仪式结束的时候,是第三次升材,也就是垫第三块砖头。每一次升材的时候,主副两个司仪都要互相高声问答。甲问:升到哪里了?乙答:升到乡长了!第二次的时候,问答是这样的:升到哪里了?升到县长了!到了第三次时候,就说升到省长了!升材活动就圆满结束,祭奠也就落幕。
  有一家安葬老人,请了甲乙两个在当地颇有名气的司仪。其中乙司仪晚饭时喝多了,升材活动中,第一次问答的时候,没有拿捏好,一下飙升到省长了。急得甲司仪赶忙摆手递眼色,乙却不理会。升材完了,甲责备说,你是不是吃屎了?一下子升这么高,后面还得升到联合国秘书长,也太过分了。乙连连摆手说,你不要管,我清醒得很,没事,没事。到了第二次升材的时候,甲喊:一二三四,大家动手,升材升材,后辈儿孙,升官发财,升到哪里了?乙回答:托大家的福,升到县长了!众人都笑了,说咋给降职了?一定是犯了什么事了,说不定是贪腐!主家也很不高兴,说你真是马尿灌多了,说话颠三倒四。但是,升材是个虚荒的事情,只能说说而已,没法较真,好在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主持甲也再次提醒乙说,下面就说升到省长了,中间虽然因故降了一次,算是一点小坎坷,人生艰难,仕途凶险,若能化险为夷,便是强中之强手!但千万记着,可不敢说升到乡长了,这乡长有个啥意思啊,这越降越低,主家不高兴,咱俩今晚的辛苦钱就拿不到手了。
  这事其实也不用甲叮咛,乙心里啥都清楚,出门在外,拿力气和辛苦换个几个钱,也叫拿人肉换猪肉,真的不容易,小心谨慎不出差错是必须的。刚才那一点小差错,主家若是个难说话的,估计也得扣工钱。刚才看见主家的脸色、言语和架势,他已经隐约有点担心。但他已经想好好了,如果扣了钱,自己一个人担当,决不能连累同伴,一起共事这么多年,还是有感情的,再说了,做人得有德行。他为了让脑子醒一醒,大冬天的,用水龙上的凉水洗了一把脸,还专门用湿毛巾冷敷了一下热烘烘的额头,清醒多了,说起祭奠的台词来,也顺溜着,没打绊子,自己也就放心了,搭档甲也投来赞许的目光。到了第三次升材的时候,因为是仪式的高潮,似乎礼乐格外激昂,灯光格外明亮,看热闹的人也特别多,目光都聚焦在这里。甲喊:一二三四,众人给力,升材升材,福荫子孙!升到哪里了?乙的回答迎来一片热烈的掌声!哎呀,乙心里说,大获成功!因为太兴奋,后来的事他就不知道了。
  等他清醒过来时,已是第二天。主家说话骂骂咧咧的,不仅仅是扣工钱,而是一文不给。他想好的自己一个独担责任的办法,也失效了。他对甲说,干了一辈子司仪,没见过这样难伺候的主。而甲也说,我也干了一辈子司仪,没有见过你这样脑残的司仪!乙很奇怪,说我咋了脑残?不就是中间有点小差错嘛,人又不是机器,谁能准确无误!甲低头叹气说,不仅仅是中间,关键是第三次升材的时候,你把台词说砸了,竟然说成升到平头百姓了,你看这从省长到县长,再到平头百姓,这不明摆着,一只大老虎被“双规”了吗?!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精华:下寨龙池    

上一篇: 《 杆杆酒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小说于剧情的一波三折中或影射世故,或影射人情,都离不开人这个中心。上坟中大量的铺垫后,故事还是原来的结局,只是读者在其中作者带着柳暗花明,阅读的快感油然而生。连升三级中,于生活中抓取一小段,反其道而行之,很贴合当下的社会,鲜活生动。两篇中的小人物都栩栩如生,仿佛是从我身边走出来的。这就是小说,这就是生活。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