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桂花吹散,糯米莲藕为伴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1-01   阅读:

  
  我初识“桂花酒”三个字,是从读毛伟人的《蝶恋花·答李淑一》开始的。毛伟人的词素来走向豪迈,气势磅礴,字里行间藐视一切帝王将相,遣字造句堪有囊吞四海、鲸吐日月之魄。这一首“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的柔情感慨则表达了开国领袖少为人知的另一面。
  二十七年了,他未曾忘却结发之妻。那个在最美好的年华来到他身边——不坐花轿、不要嫁妆、不需媒妁之言、不作俗人之举的圆脸少女,与他手拉着手跨进了婚姻生活。此后十年,她与他聚少离多,她为他生下三子,她为他英勇就义。她成了他心目中永恒的白月光,却不耽误他再娶。那位接替她位置的“永新一枝花”,亦为他鞍前马后任劳任怨,还为他诞下六个子女,又如何?他知她不会为他死。纵然她愿为了保护他而死,他也应酬不起她素日里无端的疑心和无休止的吵闹。
  “骄杨”不同。她出身于书香门第。大家闺秀特有的沉静温柔、娇羞脉脉让他痴迷。他给她的乃是人生最初的激情。他在古稀之年尚用“蝶恋花”词牌赠她缱绻相思情。而乳名为“桂花”的继妻从未得到他一字的情感见证。他应是在漫长的岁月里淡忘了那枝干枯的“桂花”。他后来又娶了小自己二十一岁的上海女演员,任她从一只包裹着蓝色玻璃纸的苹果变幻成“偶尔露峥嵘”的江上青峰。他给她很多爱,他也给她很多利,他还给她很多权。但是,欲壑难填的她更不如爱无所求的她。
  愈年老,他愈怀念她。他让笔下的吴刚捧出桂花酒来招待她的亡魂。除了借用那遥远的伐桂典故,还因为南宋词人刘过写过一句词:“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桂花的花语有三:一为崇高;二为爱情;三为忠贞。他得到了这世上最难得的、忠贞的、崇高的爱情,哪怕短暂如流星,亦是感觉值得了。
  话说回来,一切美好的难得的世间之物,无非是没时间变坏。如桂花新初乍放,总让人觉得它会日久弥香。其实也就起初十天最浓烈,过了二十天还有馥郁芬芳,再过些日子,又悠悠地淡了下来……逐渐杳无踪影,似未出现一般。唯独酿成酒,方才越沉越醇,能长年累月地留在人间。
  若想要酿制桂花酒,需得先翻古籍。苏东坡是酿过桂花酒的。他酿出来的酒名叫“桂醑”,更作有《桂酒颂》对自己的酿酒之能吹嘘再三。我是不大信任苏大学士的酿酒本事的。根据他的著作所述,他的一大兴趣爱好就是见到啥都往酒里丢。比如在黄州,他用蜂蜜兑酒;在定州,他用松子泡酒,在海南,他又整起了天门冬酒。但是,身边人尝了他的手艺之后,都再三求饶:老爷你别折腾了,别人酿酒要钱,你酿酒要命啊!就连苏东坡酿出的桂花酒,也让亲生儿子苏迈和苏过尝过一口之后,纷纷崩溃。
  苏东坡酿的酒为何这般难喝?我怀疑他是用的米酒。北宋老百姓能喝的酒分为两种,一种是“小酒”,即米酒。还是随酿随卖的廉价米酒。这种酒以糯米或粳米为原料,采用酒药和饼曲酿造三十天而成。因为制作的周期比较短,一旦储存时间略长点,就易发酸与变质。还有一种酒是“大酒”,即蒸馏酒。蒸馏酒又称“烧酒”或“烧春”,将酒料采取蒸馏工艺成酒水,再“酿”、“蒸”出来存半年,待其自然醇化老熟,方能饮用。蒸馏酒免不了有些辛辣,度数还高。《物类相感志》中形容"酒中火焰,以青布拂之自灭。”——能让白酒着火,最少也得50度。这么高度数的酒,我怀疑当时是没多少人能够接受的。纵然接受,喝起来也远远不如米酒。后来,后人又发明了新酒的制作法——用新鲜花果浸泡或者熏染酒水。有的用松花,有的用菊花,还有的用梅花。南宋的街市上就卖过“雪泡梅花酒”。那么,桂花作为可以食用的花朵,既可以入馔,也可以入酒。明朝宋诩《竹屿山房杂部》中论及桂花酒的制作方法,直接说:“摘半含桂花浸生酒浆中,密封,用时量多寡滴酒内。”宋诩要求的生酒是没有煮过的酒——很有可能是黄酒。到了清朝中期,《调鼎集》对桂花酒的酿制工艺细致到了精确比例:“天香酒:每碗酒一斗,鲜桂花三升(拣净蒂叶),入酒泥封。”潘荣陛所著的《帝京岁时记胜》描述更为详尽:“于八月桂花飘香时节,精选待放之花朵,酿成酒,入坛密封三年,始成佳酿,酒香甜醇厚,有开胃,怡神之功。”
  只不过,清朝民间喝桂花酒,多是在中秋。我想喝桂花酒,只需淘宝下单足矣。凡事物以稀为贵,若常见就不觉得稀罕。我也试过自酿桂花酒。哪怕使的五粮液,沾了唇也不由得龇牙咧嘴。于是,我对桂花的兴趣多用在做美食。比如做桂花糯米藕。这个就相对简单:只用采取一段莲藕,将外边的老皮刮掉,再将洗净浸泡的糯米灌入莲藕的洞中。莲藕的洞洞虽多,看起来也大,想把糯米均匀地灌入却是细活,需慢条斯理,还得不时拿筷子往里捅捅。灌到七分满的时候,要用牙签将一块藕片封口。再把它捧金锅里注水没过身,洒入适量的红枣、红糖与桂花糖,开火煮上一个小时,再关火放凉才能取出切片。当然炖得越久越入味,切起来也不甚费力。切好的糯米莲藕是褐粉色的,淋点蜂蜜更是甜香逼人,再加上桂花香的加持,极是招惹食欲。值得一提的是那些糯米,已经在高温的影响下化成了一个个小糯米球球,吃起来软软绵绵,齿颊留芬。藕片则是脆脆的,能淡化糯米的甜腻。
  我吃糯米藕,喜欢如《书剑恩仇录》里的陈家洛一般,把糖藕中的糯米球一颗颗用筷子顶出来。这一来,糯米与藕皆是分明,丝毫不纠缠。可惜,陈家洛吃糯米藕在《书》中仅有一次,还是在服侍他的丫鬟处。他自己吃一颗糯米球,再在丫鬟嘴里塞一颗。那是他从未在乎过她。面对霍青桐与香香公主,陈家洛反而如那一片片的糖藕,对姐姐举棋不定,又对妹妹心猿意马。金庸先生认为陈家洛是不爱霍青桐的,他用一段心理描写揭示了陈家洛的小心眼:“霍青桐这么能干,我敬重她,甚至有些怕她……难道我心底深处,是不喜欢她太能干么?”但是在民族大业与兄弟情分的抉择前,他又辜负了对他痴心一片的香香公主。总的来说,他最爱的不过是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声誉。
  金庸写《书剑恩仇录》的时候,正当三十岁。三十而立的男人,已经历了两段婚姻,一段是一见钟情又日久生厌;一段是风雨同舟兼患难与共。金庸的第二任妻子乃是赵敏的原型朱玫。她为了帮助金庸支撑《明报》,不惜变卖自己的首饰支撑报社,又不惜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买菜煮饭带孩子,亲自天天送饭到公司给金庸吃。后来明报辉煌了,金庸和朱玫却是摩擦不断,嫌隙倍生。二人最终分道扬镳。金庸转身娶了小他27岁的林乐怡,朱玫却饱尝失婚丧子的悲恸,长年难以自拔,之后郁郁而终。她可能在翻阅金庸文集的时候会发现,她与霍青桐的命运何其相似……
  霍青桐是不吃藕的。在书里她从来没吃过这种江南人爱吃的小食。江南人爱吃软烂甜糯之物,除了追求口感,估计也能目触藕丝的当断不断生出别样的情怀。只是若要身心愉悦命途好,吃吃藕就行了,别变成纠结易多思的藕了。
  

  审核编辑:燕语千千   精华:落叶半床  推荐:燕语千千  

上一篇: 《

下一篇: 《 写作永远要以质量与态度取胜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燕语千千:
文字从伟人的文字开始谈起,把一份桂花酒与糯米藕的情怀慢慢铺开。诗人,贫民,图书、戏剧最后归结到生活,这也许就是人们口中的“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吧。结尾“霍青桐是不吃藕的。在书里她从来没吃过这种江南人爱吃的小食。江南人爱吃软烂甜糯之物,除了追求口感,估计也能目触藕丝的当断不断生出别样的情怀。只是若要身心愉悦命途好,吃吃藕就行了,别变成纠结易多思的藕了。”又把一份美好的期盼与心愿植入文字。可见其内心的柔软细腻。欣赏,问好作者,期待更多佳作!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