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老油条

老油条

作者:西部井水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12-29   阅读:

    快下班了,张来栓习惯性地伸手在口袋里摸汽车钥匙。却摸到手机上,而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剧烈地震动起来。一心想着回家的他,竟然被自己设定的提示方式吓了一跳。他似乎感觉这个震动特别厉害,以裤子口袋处的胯骨为中心,向四周辐射,直到手心发麻,心跳加速,连痔疮都带动得疼痛起来。他隐约地感觉又出了大事件,说不定又是地震或者火灾,自己又得扛着摄像机出征了。记者就是这样,灾情就是命令,任务就是上司。
  打电话的是他的上司老胡。老胡告诉他,明天早上七点整,市新华书店要搞某某大人物的小说首发式,要他去拍摄新闻。听到这话,来栓长舒一口气,原来是这样的小菜一碟啊,看来不会太累,这可是有利于自己的痔疮早日恢复啊。他愉快地答应了。可老胡似乎还是不放心,叮咛说,这是一件大喜事,一定要拍好啊。来栓笑着说,你就放心吧。
  挂了电话,来栓心里道,这个老胡,真是多余的担心。拍这种抢购的事情,自己不知道拍过多少次了,那是再简单不过的。杀鸡焉用牛刀,派个实习生都搞定了,竟然还要自己这样“八年抗战”的资深记者出马。市上的宣传部门造就安排妥当了。把购买小说的任务摊牌到每个单位,并且告诉他们某一日早上到新华书店门口排队,然后再约了大大小小的新闻媒体来采访报道,这样,一个广大读者抢购的新闻就按模子设计好了。
  出于职业的习惯,第二天天不亮来栓就起来了,看看手机,还不到五点,可是他再也没有睡意了。起床,洗漱,然后驱车直奔电视台拿设备。可是,到了台里后,突然感觉内急,于是急忙钻进厕所。可谁知道一用力竟然拉下一大摊血来。原来,他的痔疮严重了。他回到办公室,脱了裤子,用了一卷卫生纸都没有弄干净。他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他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昨天其实不该答应这采访报道的事情,而应该给老胡请假去看病。可是,现在再给老胡请假,他肯定会不高兴,而且再派别人也来不及了。更重要的是,目前台里正准备提拔他当新闻部的副主任呢。想到这里,他还是挣扎着拿了设备。看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他赶紧加快速度开车向市中心开去。
  到了新华书店门口,一看还没有买书的人和新闻媒体的影子,他才松了一口。停好车,他走到进新华书店。一个女工作人员一见他就说,你咋才来呢?刚才人家都拍完了,买书的人也走了。一个男的说,刚才那场面,真叫壮观,买书的人一字排开,像一条长蛇阵,那上了电视,一定轰动呢。为了制造抢购效果,一个记者把最后一个排队那个女人推了一把,哗地就拥挤开了,好热闹。
  来栓一听就傻眼了,自己迟到了,耽误大事情。这可怎么给老胡主任交代呢?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觉得痔疮疼了,傻傻地站在那里。那个女工作人员看见来栓卖蔫,就说,你快拍啊,要不然一会儿一会我们这些东西收起来,怕连个毛都拍不上呢。男的说,啥叫毛都拍不上,人家是电视台的,又不是张艺谋,拍毛片。
  来栓无心听这两个人打趣,就对他们说,哥呀姐呀,别闹了,给我帮个忙好不好?你们两个一个扮演顾客买书,一个扮演店员卖书。男的说,我俩演了,能上电视不?小张说,没问题,今黑肯定在电视上看见了。女的说,我刚才在这里取书,出了一脸汗,让我去补个妆吧。于是就走进里边更衣室去了。来栓在外边等了好大功夫,那女的才出来。男的一看,就说,你画的这叫什么妆嘛?三观尽毁。女的就拿一本小说在男的头上砸了一下,男的就大叫一声。这样一闹,引来许多围观的人,真有点气氛了。来栓一看时机成熟了,就说,你俩快进入工作状态,开拍了。
  可是刚一拍,看热闹的都哄地散去了。来栓只好就拍这一男一女买书卖书。只有一个读者买书,这新闻实在差得太远了,怎么能反映出热销场面呢?来栓只好又央求这二位,说能不能找几个人,拍个抢购的大场面。女的说,人都这么忙的,谁有闲工夫弄这个呀,种粮的磨镰呢,买菜的数钱呢,连两岁的娃都忙着背三字经呢。男的说,我给你出个主意,离这里不远,有个劳务黑市,那里蹲着黑压压一片人,全是“钓鱼”的,你给他们多少出点钱,叫几十个人,帮你弄个红火场面,绝对没有问题。
  来栓来到劳务黑市。那些人一见拿摄像机的记者,哄地一下都散了。急得来栓大喊,说别走啊,我是找人干活的,不是找茬报道的。这些人一听才停下脚步,像猴子见了食物一样,机警而不自主的围拢过来。有一个黑脸,看样子是个胆大的,他试探着说,你叫我们干什么?来栓说,我想叫你们去前面的书店买书,我拍个镜头。黑脸一听就对大家说,这个兄弟叫我们去前面的书店搬书,他要“捏”像呢!来栓一听搞差了,就说不是搬书,而是买书,高尔基说了,书是人类的朋友。大家伙一听,哗地都笑了。一个说,狗屁姓高的耳机,书对我们这些人没有用,我们只想“钓鱼”,找个活儿干挣点吃饭钱。一个说,这个兄弟可真是会算帐,帮书店推销书也不看个对象。一个说,大概是这个兄弟自己的书卖不出去了,在这里找托儿呢。
  来栓说,你们不要乱说话,我不是要你们真的买书,而是去做个样子,我要拍个镜头。黑脸说,给钱不?来栓说,少不了你们的劳务费。最后,双方说定,雇佣二十个人,半个小时以内,每人十元钱。于是,这些手里拿着刷墙的刷子、推着自行车和骑着电动车的农民工就来到新华书店。当这些人往柜台前面一拥,来栓突然感觉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这群人一看就不是要买书的人,倒像是买化肥、农药和种子的。这二百元花得不值。于是,来栓就说,我刚从镜头里看了一下,你们这些人,穿着打扮和长相都不符合拍摄要求,算了,你们都走吧,不拍了。
  啥?不拍了,你把哥们当猴耍呢!黑脸一下子就跳了起来。人群也炸了锅,都喊着,你他妈的日弄乡下人呢?把我们折腾到这里来,活路也耽搁了,这损失谁赔啊。忽然,有人喊,打!打这狗日的。呼啦,一下子涌上来几个人,就把来栓撂倒在地。多亏来栓眼儿亮,赶紧讨饶,说几位大哥息怒,有话好说,别动手嘛。黑脸说,有什么好说的,快付我们的工钱,半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到了。来栓没办法,只好付给黑脸二百元。黑脸接了钱,一挥手道,兄弟们,走,吃凉皮儿,每人十元,尽饱吃。这些人跟着黑脸呼啦啦地走了。来栓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土,说声倒霉,一拐一瘸地走了。新华书店的那一男一女,还在那里说话,装作没看见。
  走了不远,看见了一个卖老油条的摊子,熟悉而诱人的油香直往来栓鼻子里扑,他这才感觉自己肚子饿了。为了这个购书的新闻报道,早餐还没有吃呢。老油条是来栓最爱吃的。而他的老婆总爱吃牛奶面包,为这老油条骂他土老冒。而来栓积习不改,每天早餐两根老油条,一碗豆浆,那真是舒服。只是买油条总是要排队。这不,这会儿这个摊子上就排了老长的队。来栓想,事已至此,先吃了早饭再说。
  来栓拍完这条新闻回去就病倒了。但欣慰的是采访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受到了台里领导的赞赏。当天晚上的新闻中售书的场面极为感人。画面上那个小姑娘,十来岁,竟然连着说了三个喜欢。那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应该是个干部,是科长,也许是局长,也许是个副厅级的官员,他说,很好,很有文化底蕴。七十八岁的老大爷说,我不但给我自己买,也给全家每个人都买,而且还给我的对门邻居代买。
  躺在病床上的来栓,没想到台里的领导带着鲜花来看望他,更给他带来了一个特大喜讯,他被任命为新闻部的副主任了!来栓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病情还没有好利索,就急着要上任。可是,关系好的同事来看他,叮嘱他不要这么早就上班,在医院里避避风头吧。来栓一听就奇怪了,说我又没犯什么错,干吗见不得人?同事说,难道你跟我装蒜吗?你那一套,看节目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可悲的是,咱们这老一套也有失灵的时候。
  原来,昨天他排队买油条的时候,突然这长蛇队伍让他来了灵感。何不就拍这个买老油条的队伍,人不知鬼不觉,来个移花接木?又壮观,又不花钱,何乐而不为呢?而且这个队伍里什么人阶层的,什么年龄的都有,看起来很真实的,绝对不会露馅和穿帮。
  买老油条的人看见记者来拍摄,也都好奇起来。有的说,老油条,又丑又黑的,有什么可拍的,不如拍一朵牡丹花。有的说,老油条虽然不登大雅之堂,却连着国计民生呢。说着说着,排队的人思想认识就统一了,都说这老油条真是好哩,好就好在永远是那么老道,永远都是一个味道,不论你张三李四王麻子,炸出来的,大小形状略有出入,本质都如出一辙。来栓拍了一字长蛇阵,又采访了几个买老油条的人。等一切都搞定的时候,来栓才想起了自己的痔疮。感觉肛门特别疼痛,用手在裤裆里摸了一下,依然是血淋淋的,于是驾车赶快回去了。
  同事说,你新闻里采访的那几个人把你告了,说他们当天是排队买老油条,根本就没有见什么领导的小说。而且,他们那些话啊,都是赞美老油条的,风马牛不相及。那个说给全家和邻居买小说的老头子,受不了对门邻居的奚落和别人的闲话,服毒自杀,幸亏救过来了。听说老胡和你的官要被免了呢。
  来栓一听,赶紧给同事说,快,赶快给我叫大夫,出血了!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精华:下寨龙池    

上一篇: 《 白墙黛瓦

下一篇: 《 爱的质变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事情一波三折,带点轻微的喜感,于嬉笑中折射社会百态,小中见大。多少人多少事为了宣传,事情已经走了样,却还要弄得跟真的一样。可惜,假作真来假是假,事情总有露馅的一天。小说语言流畅,叙事高超,期间对人物的刻画又各有特色,书店的女职员,钓鱼的黑脸都很又个性,作者一直强调的痔疮,也在某种意义上对事件进行了折射,赞。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杨文民

    内紧外松,视野,视角独特!拜读!归我了!

    17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这油条,真够老的。

    24天前

    回复

  • 下寨龙池

    井水还是又生活的,排队买老油条的场景我就亲身经历过。领导签名赠书我身边就发生过,太讽刺了。

    24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下寨龙池 谢谢龙池,审稿辛苦,都是熟悉的生活,写起来就顺手。

      24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