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梦清苏 游园

旧文

作者:亦苏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0-11-10   阅读:

  
  1.
  南宋易安居士李清照是我深深喜爱的一位女词人,对她的仰慕之情有向往之不过及,同朝代喜爱至深的男子词人里还有一位苏东坡居士,就是那位漆橼木椽的古祠堂上横楣粗笔描金的盈联上书写道: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八大家里的长子苏轼,其父苏洵,其弟苏辙。古祠座落在四川眉山,祠堂以父子三人姓氏命名为三苏祠。
  夏季真的到来了,早上醒来起床便闻到温热的影子。
  夏季适合慵懒,适合轻语呢喃,适合午后大梦方始听蝉音,望蝉在直壁虬干之间忽悠的飞扑而过。小抱残枕旧梦,喉间发出禹禹痴言呓语,伏卧塌眠,小憩佯寐,窗外瓣降流池,风吹绿玉,兰指灵抬点在台前醉花阴的柔弱浮动间,树梢筛过温情的阳光细细斟满庭阶,婆娑起舞。
  盛唐兴宋,词歌赋空前的绝后,随手一拈便是磅礴之清丽之词,目近神离,李杜留篇,陶菊依然种在东篱下,苏子的苏月下却要老夫了发少年狂,一派豪放尽致淋漓,力展血气方阳。万物都有针锋相对处,既有豪放高歌者,那么也会有宛转含蓄者,婉约派在时代的潮流下,赫然分离,应运而出,其结构深细缜密,音律婉转和谐,偏之阴柔之美。
  豪放婉约之分最初大概是由张南湖提出。查阅资料载:张南湖明朝文家词曲家,名张綖,字世文,高邮人,王磐之婿,自号南湖居士。与兄经、纮,从弟绘合称“张氏四龙”。归隐武安湖后,构构草堂数楹,藏书数千卷,昼夜诵读导致失明,犹日令人诵而听之。擅诗文,尤工长短句,操笔一挥而就。喜杜诗,并为之作注释。著述甚丰,主要有《杜工部诗通》(一作《杜诗通》)、《杜律本义》、《诗余图谱》、《南湖诗集》、《淮海集》等,然算一奇人也。明嘉靖时人徐师晚于南湖居士,曾言婉约者欲其辞情蕴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弘,盖虽各因其质,而词贵感人,要当以婉约为正,说法与张南湖距近。宋词的风调便基于阴柔与阳刚两种之美的倾向,从而分出派别。
  翻开芸卷,易安的《晓梦》正这样款款走来:
  晓梦随疏钟,飘然蹑云霞。
  因缘安期生,邂逅萼绿华。
  秋风正无赖,吹尽玉井花。
  共看藕如船,同食枣如瓜。
  翩翩坐上客,意妙语亦佳。
  嘲辞斗诡辩,活火分新茶。
  虽非助帝功,其乐莫可涯。
  人生能如此,何必归故家。
  起来敛衣坐,掩耳厌喧哗。
  心知不可见,念念犹咨嗟。
  婉约派最具代表人物莫过于易安,晏殊,柳永,李煜。易安擅“闺语”,晏殊长“别恨”,柳永别“情长”,李煜识“愁宗”。传作多是语言圆润,清新绮丽,哀怨忧情,伤感悯怀真个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这首《晓梦》是诗作不是词作,又似与闺阁的词别有不同,写得仙骨神韵,洒脱飘逸,极富浪漫主义色彩,或许是生活的苦闷,感情的失离,易安在诗中寻找解脱,无处不充斥着那位乍暖还寒时候,两三杯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的清照旧时相识憔悴损,对着自由生活的向往与眷恋。今天想起这首诗,全因清晨一梦,嘴间不由吟出小梦二字,小梦晓梦,知晓的梦意,以此纪念初来的新夏情怀,更想生活如梦一般,独自悠然怡德,不消说与外人听评断论耳。
  我爱做梦,狂乱的做着些青春碎梦。梦想有天一人背包,乘着蜡日旭光,在叶翠枝密的季林时候,脚腕上七分牛仔裤,脚丫子上网络状风格旅游鞋,头戴一顶硕大白色太阳帽,披散开一肩长发,或是松松的挽起马尾,裹一件雅白色米质短袖T恤衫,外罩一领轻薄柔软运动迷你大外套,悄悄踏上梦乡中的小珑城,一路风情漫漫没入手中,站在午后的街头,斜手佛住额头,我看到岁月的神秘密都。
  驴行友记,一个人浪迹天涯,看海看域看边空,去园林品那一瓣腐萤,泥化了的草木枯杨,正在滋养出新的茂盛国度臣民,悬悠悠,悬悠悠,一切终将是尘埃落定的!
  向来认为东坡是极具可爱的,羡为人羡才情,也羡其家世书香,一门父子三词客,这真的是万古荣扬。况且曾有小轩窗,正梳妆的娇王弗陪伴。王弗魂消后十年生死两茫茫,王朝云却于这时默默相携,知先生那一肚子的不合时宜,也是苏轼对这位妾室的宠爱之极。而今行路人,陌陌如冰,繁华社世,难得有几人可以涉?未知否,心迷茫,只存一梦,梦里芳自由!
  2.
  清音境
  年少很容易为山水楼台,自然钟灵毓秀迷失了自己。婆娑旧书,翻开几页词章诗句,心性兀然缥缈,享受孤独寂寞之浩瀚轻烟;凝敛月光皎洁,进入梦境选读,赋一曲天阙妙音,不要歌舞升平的奢靡宴场驰绝,待要落尽繁花叠影的碎石小径上踏过,忽有三句三境信手拈来: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依王老先生所言“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晏、欧诸公所不许也。”老先生学贯中西,博古通今,手笔见解思想殊非一斑。佛曰我执难破,即便是苏子洒脱,也难已冲散那点天性所在,倒映李太白豪放一吟“天生我材必有用”也颇多令人莞尔叹道稍携附带珠联璧合的意韵。老先生幼年丧母,抑其父管教甚严,养性逐成忧郁,似不善亦不乐于八股文风,又不舍诗词之心魅,转而几分寄托,乃至有《人间词话》一部面世,此是后话。
  胸中丘壑未满,颅中思绪难免轻浮翩绵。身入奇境,仿如漫画,素怀一帛江南儒卷,痴迷愈加沉醉,优优柔柔尚不能抽刀断水,步履迷踪,流连忘返。进门时眼见釉黄色木牌上刻胶白色宋书清音境,仿佛突降园林,环球旅行预告一段落,一日内遍游几十个国家就此结束,最后一惊,喜从天临,以国集古典苑艺收尾,也不枉来此世界公园一番。气象有报月食出现,阳历十二月严寒,雾气芳薄弥漫一时,夕晚月上半梢却早,亦定了来日阴晴。
  前片章节,逶迤绻顾,我的潜境中纷乱多扰,皆在清音境里所思,亦攀附着文理关系,是故啰嗦。冬日里的世界公园萧条裸露,树不翠柳不青,松柏挂披尘埃,枝间无一点花红,懒散抱怨气里兴致便减了几分。直到入眼佳句,顺行假山里穿过,踱步徜徉,略略丝丝安慰偿补幽遣。
  史上有洛阳纸贵的典故流传,一时风云对文人来说想来也谓荣耀极其。西晋文学家左思以十年时间写《三都赋》,把个容貌出身撇清,富贵之家竞相传写,成就了这段佳话。清音境取《招隐诗》(其一)一句“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命园名,引一腔好奇探寻,拢握心思,把全诗抄摹:
  杖策招隐士,荒涂横古今。
  岩穴无结构,丘中有鸣琴。
  白云停阴岗,丹葩曜阳林。
  石泉漱琼瑶,纤鳞或浮沉。
  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
  何事待啸歌,灌木自悲吟。
  秋菊兼糇粮,幽兰间重襟。
  踌躇足力烦,聊欲投吾簪。
  老先生评词论惬着阅历,借来品诗亦可比一二。取诗中脱俗之笔墨点晴,园子亦雅致。境分“片石山房”和“卷石洞天”,究其“移步易景”,巧夺天工,“一景或悠然,一境或野趣,”曲径通幽,拙石秀亭,余揽扬州绮色,既在冬日黄昏,从侧门入,望正门青石道路,惆怅起至“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辗转寻视,别有洞天。曲折回廊,旋进半壁书屋,描绘不出层见叠出的物华天宝,亦不记得那幅盈联是否为“半壁书屋待明月,一壶清茗酬知音”,扯着衣袖,走了三遍复出,似是翔梦。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上一篇: 《 缘起贺兰山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以梦境为引子,与古人相会,借景生情,游园品诗,玩味意会,好不惬意。只有底蕴深厚,才可信手拈来,妙趣横生。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