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同题】竹马园里的渡船

作者:落叶半床    授权级别:A    绝品文章    2020-10-28   阅读:

  
  马青竹自打出生就生活在竹马园里,他已经四岁了,还从未出过这园子。
  就在他四岁的一个晚上,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一个小女孩,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孩,呲牙对着他笑,招手叫他过去。朦朦胧胧中,他摸索着过去,却一脚踏空——他掉到了床底下。
  他睡不著了。他叫奶妈点着灯,带他去找娘。奶妈说,夜已经深了,咱们明天再去好不好?他哭了起来。
  听见他的哭声,娘跑了过来,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梦见一个小女孩对着我笑,就睡不着了。娘把他搂到床上,说我陪陪竹儿,听竹儿说说梦里的小女孩。
  娘说青竹梦见的是小姨。因为竹马园里没有这样的女孩,也没有这样的女孩来过竹马园。
  青竹只有三个哥哥,没有姐妹,三个哥哥已经成人,都嫌弃他是个小屁孩。这园里没人和青竹玩。
  青竹央求娘带他出去找小姨。他说这个园里好闷。
  这一年春天他又犯病了,就在梦见小姨后不久。娘日夜不离地守着他,他的病还是日复一日地沉重起来。父亲来看过他两次。父亲第二次来的时候,娘怕他死掉,央求父亲让她带青竹回一趟娘家。父亲看看青竹奄奄一息的样子,不忍心拒绝,就答应了她。
  此时陌上花开,春光大好,青竹躺在娘的怀里,马车在缓缓地前行。青竹又做梦了。这回他梦见了一片蓝色的花海。那蓝色的花一路开,直开到天边。
  到了外婆家,娘抱着昏昏沉沉的青竹进了屋。屋内狭小却有阵阵花香。靠窗的桌上有个古色古香的瓶子,瓶子里插着的,正是那绵延一路的蓝色小花。一个扎着双鬏的小女孩跑过来,看了看青竹,笑了:“他和我梦里一样的。”然后她仰起脸,很有自信地对娘说,“青竹会好起来的。”
  青竹果然一天天好起来了。他从昏昏沉沉里渐渐苏醒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和竹马园里完全不同,就问娘这是在哪里。娘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青竹一眼看到门前树下的小姑娘,他的眼睛一下亮了——那不正是梦中无数次对他笑的小女孩吗?
  青竹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也许真是春光治愈了他。
  青竹和小姨越来越熟悉了,俩人好得形影不离。外婆看着娘,娘看看外婆,说他们多像姐弟俩。
  “也许我不该离开这里,嫁到竹马园。”娘有一天对外婆说。外婆说:“傻孩子,你这不还都是为了这个家么,嫁给人家做小,可苦了我儿啊。好在翠翠懂事,这些年给我不少安慰——要不是瞅着她,想想你,为娘我就难受得慌……你爹出事那年,翠翠才四岁,你也不过才十六。你爹离家十几年,带回个翠翠……这才过上几天好日子,他最终还是撇下咱娘俩,翠翠也无所依傍……”
  “翠翠的爹娘就这么不明不白地——翠翠也真可怜,一直以为你是亲娘……”娘幽幽地说。
  “翠翠性子真好。”外婆揩了揩鼻子,感慨道。
  白色的蔷薇谢了,春天过去了;夏天过去了,知了的歌唱越来越虚弱了;荷塘里只剩了荷梗和干枯的荷叶,牵牛花星星般缀在路边,雨点打在开着的桂花树上,这是秋天来了。竹马园那里打发人来了两回,娘仍旧不愿意回。在这里,竹马一天天好起来,他从没活得这么开心过,这是多可欣慰的啊。爹在听到这样的消息时,心里也狠狠高兴了一把,本以为这孩子过不了今年春上,没想到倒日复一日地好起来了,他在心里盘算着,等回来了就让他进学吧。
  等到秋风再起,天气明显转凉的时候,爹坐不住了。他又打发人来接。娘推辞不过,只好带着青竹回去了。回去的那天,青竹眼泪汪汪的,嘴里叫着“小姨,我要小姨……”
  青竹真算好起来了。娘的话在他心里,他一刻未曾忘记。他不为自己,也要为娘着想。娘是爹花了钱买来的小妾,娘要靠只能靠他。也不光是为了娘,青竹心里想。
  十年之后,青竹考上了秀才。接连地,青竹考过了乡试和会试,这年他还不上二十岁。爹高兴坏了,除了大摆筵席,更大肆地为他张罗婚事。
  青竹听说自己被定了一门亲,童年时候经常袭倒他的病症又再度降临。娘在他的床前日夜不眠,眼看着他一而再地陷入昏迷。娘又想着带他离开竹马园。她想起他四岁时她带着他出了竹马园,他的命在那春暖花开的路上苏醒回转。她想再有奇迹出现。
  马车又载着青竹和娘上路了。然而,春光依然,时光不再。就在青竹弥留之际,他们遇上一个道士。道士看了看青竹,轻声问他可有什么心愿未了。青竹微微张了张口,吐出两个字“翠……姨……”道士捻须微笑,问他:“你真的要见她一面,不管物是人非?也许她已非昨日之人……”青竹坚定地点点头。道士用手在青竹脸上抹了一抹,青竹立刻目光灼灼,像看到了翠翠的一生……
  末了,道士说,你看,你和翠翠本来就不是一条时光遂道上的人,何苦把自己折磨至此?醒来吧,施主。
  青竹睁开眼来,见自己正躺在一家道观里,身边围着几十众人。那个道士,却正是自己的师父。师父只管捻须微笑,默然不语。
  青竹确实见过翠翠,有关翠翠的一切,是一个梦境。就连他的娘,外婆,也都在那个梦境。
  实际上他从小没了娘,爹和三个哥哥经常外出经商,他一人生活在竹马园,身边不缺人照顾,却总是惘然若失……他常常白日里做梦,为自己营造一个新的身份和一个青梅竹马的伙伴。他叫她小姨,他心里却从不希望她只是小姨……青竹闭了眼,长叹一声。此时几十个人围着他,那一声叹息那么清晰,却又那么寂寞。
  其实,娘在生下青竹的时候就已经撒手人寰,娘的家里没有小姨和外婆,翠翠只是书里的人物,她住在江边,在那边城的一个角落,守着一条渡船,为了一个茫茫然的希望,孤苦伶仃了一辈子……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绝品:吟湄

上一篇: 《 【竹马同题】寻找竹马

下一篇: 《 【竹马同题】绕床弄青梅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青梅竹马的外在部分,是一种秘境,而内在部成为心魔,外在的营造和内在的深入,相得益彰。小说另辟蹊径,值得品读。


执行站长   吟湄:
第九届同题三等奖作品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7

  • 墨斗鱼

    真棒!

    7小时前

    回复

  • 高骏森

    这篇文章喜欢。第一句就美爆了

    15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渡船,小翠——小说中的人物。现实与某个刻骨铭心的故事中的人物在某种特殊环境下的通感……

    33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欧阳梦儿 你这么讲也没错。本来想写个悲剧,后来一转念头就改了这样一个虚无的了。

      32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35天前

    回复

  • 英沙

    拜读!

    37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叶子的小说写得这么棒了!赞赞赞

    38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读前部分就有一种玄幻的感觉,读到最后果不其然,只是一个梦。美好的青梅竹马愿望总是在梦里,令人万分慨叹啊!落叶姐姐笔下的小说也是很美的,拜读了

    38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冰斯语 本来不想写成玄幻的,后来发现照开始的思路写下去会写得非常长,牵涉的头绪太多,就趁势顺流而下了。

      38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落叶半床 精彩

      38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问候叶子,秋安。

    38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西部井水 井水老师这么早就上来了?秋安。

      38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