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游记异闻 > 缘起贺兰山

缘起贺兰山

作者:午禾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10-11   阅读: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岳飞的这首《满江红》至今在许多厅堂挂着。作为一个忧国忧民的将军,其气贯长虹的篇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因为这首义薄云天、浩气长存的词作,贺兰山这个名字变得家喻户晓。仓央嘉措的出现,又使这个地方充满了神秘色彩。
  贺兰山其实不远,就在凉州东北方向三百公里处。出凉州,在民勤南湖镇交界的地方有一个极易被忽略的岔路口,向东有一条细长的柏油路直通远方,只能经过一辆车。这条路上车辆很少,一会儿是一簇一簇的沙生植物,一会儿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戈壁,进入内蒙古的地界,又是大片大片的草原,远处零零星星的散落着帐篷和牛羊骆驼,一片塞外风光。内蒙的入口处有一处景点叫“九湖源”,强烈的民族色彩,金顶大帐,骆驼骏马,气势恢宏。顾名思义,在此处有九个大大小小的湖泊散落在沙漠和戈壁深处,像一串串珍珠点缀着这片广袤的土地。不了解沙漠的人以为沙漠戈壁中只是黄沙和碎石,其实在它的腹地中有很多清澈见底的湖泊散落,不是南方慵懒的绿水,而是宝石一样纯净的碧蓝,装着亘古的蓝天白云,让你惊喜而沉醉。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狂奔,远处隐隐约约的山势轮廓初现,那就是贺兰山了。
  贺兰山是南北走向,北起内蒙古巴彦敖包,南至宁夏青铜峡,像一匹奔腾的骏马,横亘在大漠和中原之间,分出了两个气候,两个地理,两种文化,两个风俗和两个地域。蒙古语“贺兰”意为“骏马”,这个名字的由来大致如此。西麓宋朝时属金国的属地,断断续续又被西夏占据。元朝占据中原后,这儿充其量不过是蒙古国一个小小的后花园,按照成吉思汗的气度,这座小山实在不够他塞牙缝。到了清朝的时候,西麓的一个小山坳被流浪的仓央嘉措看上了,打算在这儿修庙供佛,布道传经,可惜夙愿未完就圆寂于不远处的承庆寺。他的心传弟子阿旺多尔济完成尊师遗愿,在这个小山坳修建了广宗寺,并把上师的肉身移请过来供奉。这时候的七世达赖喇嘛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格桑嘉措,四川甘孜理塘人。理塘是仓央嘉措篇中多次提到的一个地方,也是他一生梦魂牵绕的地方。在雪山掩映下的一个小村庄里,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叫曲措,和风流情郎仓央嘉措有过一段美丽的邂逅。其子格桑嘉措坐床后,身份变得高贵。清廷刚开始要把格桑嘉措封为六世达赖喇嘛,取代仓央嘉措,但西藏信众却笃信他是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一直认为他是七世达赖喇嘛,后来朝廷在任命八世达赖喇嘛时默认了民间的信仰,所以,仓央嘉措在藏传佛教里面是名正言顺的六世达赖。
  看到路边有“广宗寺”的路标,就一把方向右转,进入了新修的柏油路。戈壁、沙漠和草原是一个整体,变化就是一座沙山的距离,气候环境非常恶劣。走了一个多小时,穿过几个高速路口,贺兰山近在眼前。顺着蜿蜒曲折的小路,终于来到山门前,却见这儿人头攒动,车水马龙,远不是想象的人迹罕至的境况。看了一下车牌,以宁夏、山西、陕西和内蒙的车辆居多。买票进山,曲曲折折绕了两公里后,一排排藏族风格的建筑物出现在眼前,在群山环绕中错落有致,宁静奢华。高高在上的自然是供奉活佛的主建筑,名曰“黄楼寺”,早先供奉的是仓央嘉措的法体,1966年文革开始的时候,一帮子造反派冲进寺庙,砸殿毁佛,大肆破坏,逼着喇嘛焚烧了活佛的法身,现在供奉的是焚烧后的舍利。文物的价值在于它是文明的精神纽带和载体,因为它的存在,延续着人类文明的进程。文革确实是一场文化大浩劫,全国数千年的珍贵文物在这场浩劫中无一幸存,破坏这些文物的人是现实中的魔鬼,应该下地狱。
  大殿内庄严肃穆,经幡四垂,酥油灯或明或暗,摇摇曳曳,这位传奇一生的活佛就在那儿静静的俯瞰着世间的沧桑变幻,日月轮回。“哀鸾孤桐上,清音彻九天”,在布达拉宫,他是世间最大的王,在拉萨街头,他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在阿拉善,他是人们心中无上的葛根。他卓尔不群的一生留下了太多故事。
  走出广宗寺,在导航的指引下前往巴彦浩特。“巴彦”是蒙古语,意为“富饶”,浩特是“市镇”的意思,还有一个叫“巴彦卓尔”,意为“富饶的湖泊”。一年一度的阿拉善英雄大会已经结束,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价格不菲的越野豪车。这几年因为这个英雄会,“阿拉善”的知名度直线上升,阿拉善盟被称为“苍天的圣地”,这个只有14万人的左旗汇聚了全国的玩车一族,在小小的镇子上,豪华宾馆人满为患,最后找到了一个市区内不起眼的小宾馆住下了。内蒙古的镇都是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由于视野不受限制,给人的感觉都很突然。巴彦浩特镇依山而建,这儿的山其实就是因地势的高低而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山”。镇子北面是长城墩一样的建筑,一看就是一个军事设施。走进一看,才知道这是大名鼎鼎的岳钟琪将军修建的兵营。雍正时期平叛准葛尔丹,年羹尧、岳钟琪在此驻军,称为“定远营””,后阿宝王爷夜梦成吉思汗,说他应该住进这个兵营,朝廷把兵营赐给了他,建“延福寺”,阿宝王爷又修建了王府,整体规划布局按照北京四合院的风格修建,所以这儿又称“塞上小北京”。走进延福寺溜达了一圈,马敏说像民勤的大寺庙,我说:胡扯,大寺庙里供奉的是地藏菩萨,专管阴间的事务,这儿供奉的是释迦牟尼,不在一个级别。
  乌海是个新兴的工业城市,沿着101国道一路向东北,要穿过贺兰山腹地,所以路况崎岖不平,好多路段几乎是垂直的,惊险刺激。几乎一公里就有一个急转弯,大部分限速60公里,运煤的大卡车络绎不绝,刹车的雾气环绕。接近乌达的时候,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气味,天空也是一片灰暗。马路两旁的高大烟囱冒着浓烟,地面被重型卡车压扎得坑坑洼洼。通向乌海的公路是新建的,双向十车道,几乎没有卡车,所以路况非常好。到市区的时候已是中午,绕了一圈找不到停车位,看到了万达广场,找到地下停车场的入口进入。肚子饿了,在万达逛了一圈,除了烧烤就是火锅,不是特感兴趣,就出广场,抬头看见一家陕西面馆,进去要了一份饸饹面,一份刀削面,味道符合想象。
  这种新兴的城市和全国大部分城市一样,没有特色,所以也提不起兴趣。两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扫了两辆共享单车,来到了黄河岸边的一个公园。迎面是一堵“百福墙”,花岗岩质地,但略显粗糙。各种字体的“福”字中间惊讶地凹刻着鲁迅先生的一篇作:“曾惊秋肃临天下,敢遣春温上笔端。尘海苍茫沉百感,金风萧瑟走千官。老归大泽菰蒲尽,梦坠空云齿发寒。竦听荒鸡偏阒寂,起看星斗正阑干。”这首诗的意境和“百福”、这个城市的风格到底有什么联系,让我纳闷了好一阵子,大概是这座城市的初创者想到了当初这儿荒凉萧瑟的情景,和创业艰难的感慨。糟糕的是把“曾惊”刻成了“曾经”,着实有贻笑大方的嫌疑,而且在这种公共场合,实在说不过去。突然就对这个城市不感兴趣了。掉头再骑单车,走进一片低矮的小平房,在巷道里穿梭一番,里面规规矩矩的街门前零零落落的停放着一些烧烤、凉皮、早餐出摊的车子,看得出来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很一般。乌海之名取于其两个区———乌达和海勃湾各一字。最早的是乌达,在汉朝属武威郡,明朝时隶属甘州、肃州,属于重要军事防区。由于丰富的煤炭化工资源,建国后大规模开发,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属于新型的移民城市,人均GDP靠前。大街上女士穿着打扮很时髦。乌海居贺兰山北末端,由此从南线回去,算是围着山体绕了一圈。
  一看时间尚早,决定打道回府。导航上京藏高速,一路向南,本来想到西夏王陵,但银川段修路,错过了下高速的时机,索性一路继续前行,下午的时候到了吴忠。
  吴忠古称灵州,战略要地。二十多年前路过,没什么印象。进城后到闹市区找到了一家名叫“众禾”的商务酒店住下,很干净,房间很大,物有所值。晚饭特意找到了一处美食城,想尝尝本地特色。随意进了一家店,要了一份卤羊头、半份羊肉串、一份烤豆皮、一份烤土豆片、两瓶全麦啤酒。点菜的小伙子高高大大,一头很时髦的卷发,很有眼色。雅座旁边一只几个月大小的小猫咪抱着一条废弃的塑料条玩的起劲。刚点完菜,无意间觉得有东西在旁边,一看这只小猫咪不知道啥时候跳上了沙发,正在咬我的袖子。那个小伙子赶快过来要把它弄走,我说没事。人和万物都有缘份,发生的一切都是因缘而起,说不定我和这只猫咪前世就有一面之缘,所以它才主动亲近。主人没把它带走,他就安静地趴卧在我的旁边。我们在起劲地对付羊头的时候,它在假寐,打消了我喂它一点羊肉的念头。猫咪属于宠物里面的贵族,爱干净,不争食,气质高雅,特立独行,与生俱来的自信和高贵非其他动物所有。自信的人和动物都有一种淡定和从容,自然产生一种气场,更多的时候给人一种不屑一顾的印象,所以喜欢他们的大都属于同类,是为相互欣赏。
  根据经验,打算第二天骑单车走街串巷,加深了解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第二天早上起床,要找一家特色羊杂碎过过瘾,但是走了几条街都没找到,准备放弃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家马记羊杂碎,进去人不多。研究贴在墙上的菜单,羊杂碎有精品和普通之分,细问说是精品里面没有肺子,普通里面有肺子。挑了半天,要了两份粉汤杂碎,主要是不知道他们的份量,粉汤类的还有点经验。两碗粉汤杂碎上来,看到里面有很多白色的韭叶宽的条状物,吃了半天不知道是啥,快吃完的时候,坐在对面的伊人才说那是肺子,里面装的是面粉,叫面肺。她早知道迷底,就是不告诉我,看我吃完才说,因为她知道我从来不吃肺子。说完她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剩下的条状物再没动,赶快出门点了一支烟去腥。
  惊诧的是市区里面没有共享单车,四处游荡的计划受阻。对吴忠的印象是城市很干净,马路牙子与路面持平,这有别于其它城市。主街道上是新栽的梧桐树,深秋的时候肯定是美不胜收。高楼大厦很少,安静而闲适,新区绿化得很好,满目苍翠。万达广场的两座高楼是标志性建筑。这儿东汉的时候设灵州县,明朝的时候在全国设立了九个军事重镇,其中有固原镇和宁夏镇,实行军屯制,吴忠属宁夏,屯长叫吴忠,改名叫吴忠。“安史之乱”时唐玄宗逃亡四川,杨贵妃被吊死,太子李亨主政,就在这儿建立流亡政府,是事实上的政治中心。西夏的时候是李氏家族的主要腹地。西夏依托这儿丰富的自然资源与大宋、金国、辽国、蒙古国抗衡了几百年。
  现在国家高速都是无缝对接,没有了早期各管一段强制收费的囧况,车匪路霸的管辖范围被压缩,所以一路顺风。路过中卫的时候进去溜达了一圈。这是一个新设的地级市,入城的马路很宽,由于路口多,所以红绿灯也很多,限制了车速。进入市区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一片树林,左拐过去,想看看黄河。穿过整整齐齐的白桦林,黄河就在眼前,清泠泠的河水在微风的吹拂下波光粼粼。印象中的黄河是浑浊不堪的,但是这儿的水却很清。古话说,黄河清,则天下太平,眼前的一幕倒是印证了现在的政通人和的局面。天下黄河富宁夏,宁夏黄河富中宁,“黄河百害,唯富宁夏”,此言不虚。黄河自兰州出,特意北上绕道到宁夏,冲击而形成河套平原,给这片土地带来了丰富的水资源,不用修渠改道,都是自流灌溉,俗称“塞上江南”,羡煞了下游的人们。中国历史就是黄河长江的历史。大禹治水跑断了腿,唯有在这儿可以歇歇脚。治理黄河自古以来就是历代王朝的头等大事,治理好黄河,政绩就成功了一半。宁夏人表示不解:“这么好的河还治理个啥?!”
  中卫从来没来过,就找钟鼓楼。因为稍微有点历史的城镇都有一个钟鼓楼矗立在城中央,找到它也就找到了城中心。毫不费力的找到了,停车打尖,看到对面鼓乐吵杂,各种流行歌曲争着比音量,就走过去凑热闹,发现是地摊经济的放大版,旁边的商铺把商品摆到了大街上叫卖。仿古建筑格外醒目,抬眼看到了一家“乔家凉皮”,里面人满为患。可能是早上的那些“面肺”还在持续发酵,没有一点食欲。但伊人兴致很高,胃口吃紧,就进去要了两份凉皮,吃不出有啥特别,果腹而已,陪人的意思更多一些,免得后期秋后算账,絮叨找错。这儿也没有共享单车,饭后开车走街串巷一番,街道很窄,一个小县城的格局,这跟它设市时间很短有关系,政客们还没放开手脚大拆大建,也可能没有参与创建文明城市活动,所以大街上落叶满地,也没有人去打扫。
  这儿不远处就是青铜峡,贺兰山到此收尾。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上一篇: 《 左邻右舍的农业生涯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贺兰山因处于边陲自古为军事重地,又因为仓央嘉措充满了神秘色彩。跟随者作者的脚步,围绕贺兰山而建的几座城镇,带着异域风情和悠久的历史,或富饶或清贫,或繁华或冷清,都一一在我们面前展现出她们的本来面目,或者比我们自己去旅游看得更加真切。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