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娼妓之生涯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10-08   阅读:

  
  谈起古代的娼妓行业与娼妓文化,可谓在中国太过渊源流长……不服不行……
  最早的妓女是巫娼,巫娼顾名思义,乃是巫师中的娼妓。中国最早的巫娼出现于商朝。因为商朝人爱迷信、喜占卜,巫师们的地位得以非常高。至于巫娼,那时候也颇受尊重。她们又被人们称为“神女”,经常与非丈夫的男子交媾。但是能够泡到巫娼的,乃是当时的贵族和宗教界的男性。寻常男子,对巫娼是望尘莫及的。
  到了西周,周公制作礼乐,巫娼的地位一落千丈。用《周礼》的原话“司厉掌盗贼,其奴男子入罪隶,女子入舂槁”可证明,当时的巫娼大多成为了奴隶,也就是最早的“官奴”“官妓”的雏形。
  到了春秋,巫娼正式走下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娼妓。娼妓卖淫这一行业最早由齐国名相管仲开创。谁知道管仲大爷的脑回路是咋长的,可能是为了增加税收,也可能是他好这一口,总之在他的动员下,齐国出现了七百名娼妓。那些娼妓所住的地方叫“女闾”,即妓院。不谈齐国,越国也有国君大力提倡女性卖淫。比如《越绝书》有记载:“独妇山者,勾践将伐吴,徙寡妇置山上,以为死士,未得专一也。后之说者,盖勾践所以游军士也。”勾践曾经将寡妇们集中在独妇山上,用来给将士们服务,好鼓舞军心。到了战国,娼妓之风愈演愈烈,每个诸侯国都有娼妓行业,这些青楼女子们所在的妓院被称为“军市”——主要是卖给军队。老百姓们嫖不嫖妓不好说,但是吕不韦作为一介商人去嫖妓是有历史记载的。他嫖的就是秦始皇他妈。
  到了西汉,汉武帝大设营妓,为将士提供性服务。营妓也属于官妓,没有自己的人身自由。营妓的主要来源是犯罪者的妻女。在汉朝,男人一旦获罪,他们的妻女大都会流放到军营为妓。这些可怜的女人除了要委身给一个个臭脚大兵,还要给他们洗衣服与缝缝补补,包括当护士。而且营妓在汉朝将士的眼里跟马桶差不多,想用了用,碍事了杀。据《汉书·李广苏建传》记载:“陵且战且引,南行数日,抵山谷中。连战,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陵曰:‘吾士气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军中岂有女子乎?’……始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陵搜得,皆剑斩之。”当年李陵出征漠北,率领五千人出征,结果随军营妓拖慢了行军的速度,李陵一怒,将她们全部用剑砍死。那些被砍死的“关东群盗妻子”就是因为丈夫获罪而倒霉的营妓。
  魏晋南北朝的时候,除了营妓,家妓的数量也难以计数。基本上王侯将相、鸿商巨贾都爱屯家妓。他们在家妓方面比数量、比质量,以此来摆阔。比如西晋的石崇与王恺斗富,就经常令家妓出来敬酒——“石崇每要客燕集,常令美人行酒,客饮酒不尽者,使黄门交斩美人。”有一次,丞相王导与将军王敦到石崇家做客,丞相王导不饮酒,但听说石崇家家妓给客人倒酒客人不喝就要掉脑袋,于心不忍只好饮酒。王敦却故意不喝,他眼睁睁地看着石崇一口气杀了三个劝酒美人,才端起酒杯给了石崇面子。可见在豪门当家妓,也不见得比在军营当营妓好命多少。
  到了唐朝,娼妓业进入了历史繁荣期,不但有营妓和家妓,还有宫妓与官妓,以及歌舞妓与劝酒妓。
  宫妓又叫“教坊妓”,是从各地方教坊选来的乐工、乐妓。比如赶上国家祭祀大典或者国宴盛会,宫妓们都要出来表演。唐玄宗时期的宫妓永新(又名许合子),就是在开元年间进宫为皇帝唱曲子的乐妓。这种人的身份高一点。
  官妓的身份次一点。她们主要是为了官员歌舞助酒,类似于公关小姐。著名女人薛涛是官妓,她早年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为了谋生,她搭上了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韦皋爱惜她的才华,让她入了乐籍。她随后经常以官妓的身份出入韦皋幕府。后来名声传开,薛涛又与武元衡、杜牧、元稹暧昧不清。薛涛的聪明之处是她利用她的美貌、才华与情商混上了“校书郎”的职位,成为了唐朝第一个以妓女身份打入政府机关的国家公务员。再说歌舞伎与劝酒妓,她们属于社会里的“贱民”。比歌舞妓和劝酒妓相对稳定点的还是家妓。
  说到家妓,在我眼里对她们最好的当属白居易。虽然白居易每隔三年都要遣散一批家妓,但是他对陪伴过自己的女人们还是比较恩待的。白居易最喜欢的家妓是樊素与小蛮,他曾经写赞誉她们:一个“樱桃樊素口”,一个“杨柳小蛮腰”。刘禹锡曾经打过樊素的主意,写撩道:“花面丫头十三四,春来绰约向人时。终须买取名春草,处处将行步步随。”他想让樊素改名为春草,陪在他身边寸步不离。不料白居易舍不得,不肯割爱。后来白居易老了,他不想耽误凡俗和小蛮的青春,打发她们出去嫁人了。对比之下,杨国忠没那么怜香惜玉。他在寒冬腊月为了取暖,“常选婢妾肥大者,行列于前,令遮风。盖借人之气相暖,故谓之肉阵。”即是说杨国忠命一些身材肥硕的家妓成排地站在自己前面,用于遮挡寒风。他还美其名曰为“肉屏风”。
  随着经济重心的南移,尤其到了两宋时期,青楼文化发展得更是如火如荼。陶谷在《清异录》中形容过北宋汴京的风月场:“四方指南海为烟月作坊,以言风俗尚淫,今京所鬻色户,将乃万计。”即是形容当时京师的青楼将近一万家。宋代一度规定官员们不得公款吃喝,也不许找妓女作陪(《庆元条法事类·职制门》:“诸州主管常平官,预属县镇寨官妓乐及家妓宴会,依监司法。即赴非公使酒食者,杖八十,不以失减。”),但是犯事的官员还是一大批一大批的。谁让大宋朝的徽宗皇帝自己都去找妓女幽会呢?上梁自己都不正,下梁谁还会不歪?
  这个时期的妓女,也是很厉害的。她们除了与皇亲贵族或者文武百官谈情说爱,还能上阵杀敌。据沈括的《梦溪笔谈》记载:“元丰中,夏戎之母梁氏遣将引兵卒,至保安军顺宁寨,围之数重。时寨兵至少,人心危惧。有倡姥李氏,得梁氏阴事甚详,乃掀衣登陴,抗声骂之,尽发其私。虏人皆掩耳,并力射之,莫能中。李氏言愈丑,虏人度李终不可得,恐具得罪,遂托以他事,中夜解去。鸡鸣狗盗皆有所用,信有之。”意思是元丰年间,西夏梁太后率领10万大军讨伐宋朝。宋朝边境的保安军顺宁寨出了个李姓老鸨,她主动请缨跑到城墙上痛骂西夏军。西夏军一听都懵了。因为这个妓女骂的是梁太后。梁太后是西夏第二任皇帝毅宗李谅祚的皇后。她并非西夏人,乃是生活在西夏地区的汉人。她的第一任丈夫也不是西夏国王,而是西夏权臣没藏讹庞的儿子。当年李谅祚为了夺权,拉拢这位野心蓬勃的梁氏,俩人一举铲除没藏讹庞的势力,共同掌管了西夏国。后来李谅祚死了,梁皇后成了梁太后,她要来打宋朝,还不被知道她底细的宋朝人痛揭老底?偏偏李姓老鸨知道梁太后的各种八卦,她气冲丹田、舌战莲花,“掀衣登陴”,骂得西夏军则“皆掩耳”,实在听不下去只灰溜溜地撤兵了。
  还有南宋的梁红玉,曾与韩世忠出镇楚州,长年和金军对抗。绍兴五年的农历八月,梁红玉与金军肉搏期间壮烈牺牲。她的首级被金军割走,年仅34岁,称得上是巾帼英雄。
  到了明朝,由于政治环境和政策的影响,青楼业再现辉煌。由于朱元璋大力推行官妓制度,设立富乐院(官营妓院),还把大量问罪的功臣之妻女都发入妓院,编为乐籍,充当乐户。那些沦落烟花的犯官女眷,都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的。她们能歌善舞、工诗词、善丹青。加上南京的青楼多建筑在科举考试的江南贡院对面,妓女们为了取悦读书人,一个个将琴棋书画诗词曲赋玩得精通,也因此催生出了许多青楼名妓。
  比如秦淮八艳之首柳如是,曾劝丈夫钱谦益投水自尽以保全名节。
  比如有“香扇坠”美誉的李香君,为了爱情与气节血溅桃花扇。
  比如董小宛成为无数直男眼里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白月光。
  比如陈圆圆则让吴三桂冲冠一怒令江山风云变幻,朝代两度变迁。
  即使到了晚清,中国还出了一个赛金花与小凤仙。前者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借助她与联军统帅瓦德西的关系保护了不少北京城的老百姓。后者则为民族大义冒死救蔡锷,并助他再造民主共和之功勋。可见那句俗语的正确性:“英雄每多屠狗辈,自古侠女出风尘。”
  作为旧时代的烟花女子,她们一直都是被压榨被践踏的底层可怜人,但是群体里的有些花朵并未因为污泥的掩盖就失去了芳香。她们的挣扎与怒放,其实是告诉很多人:她们也是人,也是能够活出骨气与勇气的人。
  可惜现在的社会,我们往往看不到这些传奇女子了。我们只能看到一个个为了物欲而沦落风尘的小姐们,她们出卖皮肉谋取金钱,可能仅仅是为了钱……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精华:落叶半床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作者思路清晰地给我们勾画了旧时代娼妓从无到有的时代里程,从她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闪光点。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