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最美的火焰

最美的火焰

作者:徐风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0-09-25   阅读:

  
  关掉灯,随着“哧”的一声响,黑暗里便爆出一朵美丽的花儿,眼里心里都亮起来、暖起来。花儿跳跃着,轻轻吻过每一根蜡烛,生日的气氛就满满了。
  不管家里谁过生日,总喜欢用火柴点燃生日蜡烛。每次儿子都会问:爸爸,为啥不用打火机?打火机多方便,也不会烧手。我说:因为过生日是一个人一年中最幸福的事情,所以就要用最美丽的火焰来点。
  之所以固执的这样做,无非是丢下小小的火柴曾经带给我的美好回忆。也一直觉得火柴是神秘的,它发出的火焰是最美的。
  儿时,火柴是每个家庭中的必备之物,因为它是一日三餐的保障。火是个神奇的魔术师,它能把草木,甚至硬梆梆的黑炭化为一堆软绵绵的灰烬,更神奇的是还可以把那些看着无法入口的东西变得鲜美可口。所以,每当母亲在灶房划燃火柴,我们的眼神就随着那一缕袅袅腾腾的炊烟飘得老高,肚子内的馋虫更是蠢蠢欲动。
  当然火柴不只属于母亲。爷爷父亲抽烟,兜里总少不了一盒火柴。晚上要点灯,谁家的桌子上都能瞅到它的身影。我们这些小孩子也离不开它,但大多时候是背着大人,偷偷揣入自己的衣兜。我们与火柴亲近不是因为它能给我们带来可口的饭菜,而是它所肩负的其他一些光荣艰巨的使命。那便是最大限度的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只属于那个年代的童真童趣。
  那时火柴不叫火柴,叫“洋火”,至今还有很多老人习惯这样称呼。我们最热衷的便是玩“洋火枪”。“洋火枪”不知是谁发明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只是属于小孩子的游戏。我们热衷于玩,也热衷于制造。制造“洋火枪”很简单,相信很多人还都记得。“洋火枪”的各个部件几乎全是用废弃的自行车零件制造而成,尤其自行的车的链条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我们又把它叫做“链子枪”。
  是枪就得有弹药,而“洋火枪”的弹药顾名思义便是“洋火”——火柴。我们制造的“洋火枪”威力很轻,最过瘾的不过就是听它“乒”一声如爆竹般的声响。我们常用它来玩打仗的游戏,照样很刺激。有时拿着把“洋火枪”,把年龄比我们小的孩子追吓得缩脖子满街上蹿跑,吓得“哇哇”大哭的也不乏。如果离得太近射击,“洋火枪”还是有一定危险,因此大人们发现了立刻不由分说没收,不管我们的眼泪有多委屈。还有一关键原因,这东西太糟蹋火柴了,尽管几分钱就能买一盒,可在那时的大多数家庭来讲,一棵草一根柴都不会轻易浪费,何况是花钱买来的火柴。再有“洋火枪”到手,我们就长了心眼,再不把枪拿回家中,藏在院墙外的石缝里,或者陈旧的柴草堆里。
  “洋火枪”玩腻了或是被没收了的时候,小小的火柴仍旧逃不开我们的手掌。每年秋收之后,学校都要让学生勤工俭学。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扛起镢头,挎着藤筐奔向已经光秃秃的地瓜地,而衣兜里谁也不会忘偷塞一盒火柴。
  由于大人们的“粗心”,地里总有漏网之鱼,还不乏大块头,每每让我们兴奋不已。更兴奋的是那边早有年龄稍大些的伙伴垒起了土窑,捡来了枯枝干草,划亮了火柴。我们像是收到了信号,从藤框内精心挑选出最漂亮的地瓜,迫不及待地围了过去,蹲坐在土窑前。等土坷垃变成红色,我们把地瓜一个个小心塞入土窑,迅速把烧红的坷垃用脚推到,上面再盖上厚厚的土,不让一丝热量渗出。然后便挥动着镢头继续勤工俭学,边不时张望土窑,口水早已吞咽不迭。
  终于耐不住了,我们几乎不约而同大叫一声“熟了!”丢下镢头就奔向了土窑。轻轻拨开温热的覆土,再小心用树枝挑开还很烫手的坷垃,在窑中美美睡了一觉的地瓜已是酥软香甜。像饿极了的一群小馋猫,眨眼窑内已见了底。地瓜在手中倒来倒去,嘴巴更是被烫得左斜右歪。平日里司空见惯的地瓜,此刻在我们口中似是难得一见的绝佳美味。现在想起来,总觉得这焖地瓜与叫花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是最原生态,最能保留原汁原味的,怪不得我们乐此不疲。而这又何尝不是小小的火柴赐予的呢?每每回家后,大人看到我们糊得满手满嘴的柴草灰和熟地瓜,就会本着脸,伸过一只手,厉声责问:“又偷洋火出去了是吧?焖地瓜吃可以,就怕你们撒坡火,快拿出来!”
  大人们口中的“撒坡火”就是我们最心痒难耐的一件乐事——焚烧野外干枯的杂草。地头、河道,哪怕更远地荒岭上。这在天干物燥的季节确实很危险,所以这个时候大人们对火柴比平时保管得更严了,但我们总有得手的时候。
  大人们一不留神,几乎所有地堰都变成了黑色,我们就跑向河道跟荒岭。倘发现哪里杂草连成大片,我们就如发现“新大陆”般兴奋不已,但只需一根火柴,“哧!”这片“新大陆”很快就会被夷为平地。我们便欢呼雀跃,甚至还拍手背诵起刚刚才学会的一首古: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啊,乡下的孩子最能容易理解这首的表面意义。
  幸好真就没出过啥事,至少在我的记忆里。然而这小小的,家家必不可少的火柴一旦落入我们孩子手中,尽管会给我们带来了莫大的快乐,但大多时候都是一种危险品,可小也可大。不知火柴为何多我们有这样大的诱惑力,是那时游戏的贫乏还是人性里原始的对火崇拜的缘故?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再后来,火柴花样翻新,红头、绿头、黑头;宽盒、窄盒等等,不一而足。盒子正面还贴上了好看的图画,比如水浒一百单八将。火柴如其名,越来越火,越来越时尚。但自从村子里出现了第一个打火机,火柴就注定了命运地衰落。很快,方便又好用的打火机便把伴随了几代人的火柴挤下了灶台,挤出了衣兜。
  火柴再不是家家必备之物,村中街巷里也再难闻“洋火枪”的声响,更难见野外青烟四起。孩子已成了家长手心里的宝,电视电脑更牢牢拴住了孩子的心和脚步。尽管那时的童年着实有些野蛮,却不知现在被绳子牵着的童年究竟是不是一种文明呢?
  “哧!”一朵神奇美丽的花儿绽放跳动起来,永远地盛开在那段久远的岁月。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精华:落叶半床    

上一篇: 《 你一定要平安幸福

下一篇: 《 生命的燃点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这些关于火柴的记忆,那美丽的花儿和记忆里盛开的种种瞬间都把我们带回那个属于火柴的年代。神秘的火柴被时代淘汰,但那朵随着火柴跳动起来的神奇美丽的花儿,在这样的文字里永开不败。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花落无声

    真的很难见到火柴了,那曾经划出美丽火花的火柴,记忆里带来无数欢乐的火柴。时代的变迁,总是会带走些什么,唯有记忆永留存。

    30天前

    回复

    • 徐风

      @花落无声 是的、迟复见谅!

      13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火柴仍然是神秘的,因为如今能见到的太少了。这文中的许多记忆我也同样经历过,那样的年月是久远了,在这灯火通明的时代,火柴那微弱的光带给当时人们的希望和温暖大概是现在的小孩无法体会的。那时孩子的幸福感也绝对不比现在孩子的幸福感低多少。如今倒是有很多家庭要反思今日的孩子幸不幸福的问题了。

    31天前

    回复

    • 徐风

      @落叶半床 感谢老师辛苦编阅及精华鼓励!迟复见谅!

      13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