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梦境林

梦境林

美得不像话(修改版)

作者:远牵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0-09-15   阅读:

    太美了,像在梦境里……走进额济纳美得不可方物的胡杨林里,单小北随即产生一种迷醉的恍惚感,她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像长了翅膀一样,从天上飞到水边,又从水边被裹进云里,最后是那一树树铺天盖地的金飒飒的叶子让她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再也挪不开步子了。那些叶子伸展着的手掌像涂了金粉,在干爽的风里招摇着一路冲她笑,仿佛在勾引她说,来啊,一年只有这短短的宝贵时光,不要错过哦,还不快跟古老的胡杨林一起留个影来,留下美好的记忆,和那美妙的爱情!单小北仰着头转了个腰,胡杨林也跟着一阵儿天旋地转,她不禁愉快地欢呼一声,再往身后一瞧,咦,魏焕然不见了。
  单小北是个近视眼,平时还不爱戴眼镜,于是她大着嗓门喊了一声魏焕然,很快魏焕然在离她最近的一棵胡杨林面前出现了。单小北此时虽有不悦,但眼下她正满心欢喜,于是她得意洋洋甩甩头地对魏焕然说,怎么样,这趟西北之行是不是个无比英明的决定?这样难得一见的美景,我们一起从珠海双飞到额济纳度假,值了!
  单小北和魏焕然工作都忙,两人难得同时休假。趁这个国庆小长假,单小北才算促成此行了却了心愿。小长假叫黄金周是有道理的,单小北这回可算知道这假期的金贵了,这对她的另一半魏焕然而言更是如此。自打魏焕然这两年从本来过得蛮舒服的机关部门被委派到下属实体单位,挂了个经理的头衔开始东奔西跑四脚朝天地跑找客户跑业务以后,单小北的好日子似乎也一去不复返了!真是邪了门,越是到节假日魏焕然越是忙,去年一年从五一到十一基本没歇,只在春节时过了个囫囵的团圆节。
  今年一开春,单小北就嚷嚷着要魏焕然答应陪她十一来额济纳看胡扬林,她早看好了,假期的第五天就是中秋节,这恰好是他们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
  婚龄五年的叫木婚,木婚可能也有麻木的意思在其中吧!单小北想想她跟魏焕然婚后的头三年里,不光人前是郎才女貌让人羡慕的一对儿,就是关起门来也是郎情妾意好得蜜里调油,可后来这两年又怎么样,单小北经常独守空房不说,眼看快三十了,魏焕然还没在她那一亩三分地将播种问题落实到位。
  每次单小北一催娃,魏焕然就嬉皮笑脸地打趣她,怎么,这女人还真是三十如狼,虽说这阵儿出差多,平心而论,咱也没少交公粮对不对?
  这时侯单小北就会给魏焕然俩大白眼。冲着他每次潦草行事后又累又乏的怂劲儿,单小北心里就没多少好气儿!罢了罢了,每想到这事儿上,单小北只有自我开脱,命里有时终须有,如果要有,也终归是顺其自然的好,对于有点爱挑剔的单小北,她当然希望魏焕然不止是跑订单拉客户时才干劲十足,床上的干劲也是必不可少的,不这样怎么种得出优良品种?按魏焕然的说法,她单小北根本就属于那种超难侍侯的主儿。
  二人世界的小磕小碰,如锅边碰碗沿,虽免不了但更像两个大孩子抢占主权闹着玩儿。客观地说魏焕然作为一个男人总体上还算不错的,论硬件人家一来身材没走样二来发际线没位移,论软实力呢,自魏焕然当上这个经理,单小北的消费层次也跟着大步进阶了,化妆品由相宜本草直接雅兰黛,包包也由A货变为限量版蔻驰,唯有脖子上挂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即使天鹅挂坠上的钻彩不像当初怎么璀璨耀眼了,单小北却仍一直没舍得换。
  天鹅水晶项链是两人当年的定情物,单小北心里其实还是很在乎她男人的。
  除了没时间厮守,二人世界的风光倒也旖旎。
  可老不在一起这个事本身,不就是个事吗?
  这次出游额济纳魏焕然还身兼另一个重要身份,就是单小北的御用摄影师,单小北希望自己能在胡扬林金灿灿的背景下留下最美的瞬间,她风情万种地摆拍了那么多镜头,结果让魏焕然拍出来一看,那种画风啊啊,简直不忍直视,白瞎了她的花容月貌,还不如自拍出来的样子顺眼呢!她单小北好歹也是个晚报时尚版的记者,给她拍美照是那么好糊弄的?渐渐地单小北就有些愠色挂在脸上了。
  这不挺好的吗?多漂亮!魏焕然笑着,一脸莫名其妙。
  你呀,弱爆了你,关键是要自然,自然知道吗?单小北不耐烦地怼他一句。
  魏焕然不悦地摘下胸前笨重的单反,没说话。
  后来干脆就用手机直接拍,单小北的手机内存不够了她就让魏焕然用他的手机先拍下来,然后再微信传给她。
  就这样他们一路边游边拍从额济纳的一道桥到了二道挢,又从二道桥到了四道桥。二道桥也叫恋影林。单小北在恋影林至少换了六条不同颜色的披巾,可以说恋影林的水边成了她的一个美仑美奂的披巾秀,单小北这回玩得才算彻底尽了兴。
  四道桥叫英雄林,是因为拍了电影《英雄》而有了名,但这里的树黄得晚,好多还绿着,听导游说七道桥的黄金叶得染色最早最彻底,于是单小北挽着魏焕然乘车赶往七道挢。
  一下车,单小北就觉得冷,可魏焕然不光不帮她找衣服,还嫌她一会儿说热了又一会儿说冷,是个难侍侯的事儿妈。
  拍照的时侯,还特别不耐烦,弄得单小北拍出来照片脸色也好看不了。单小北看一个删一个,删着删着,忽然张照片冒出来,哎呀妈,这个竟然是……另一个女人的脸。
  那女人看着比她干练,比她年轻漂亮,关键是人家怀里还抱着个男孩,长得真他妈像魏焕然哦……
  单小北吞了一口气,她再看一眼魏焕然,他木着的一张老脸上,也实在看不出还能有什么好意思出来。
  就是这样的木婚,不过五年……单小北的心开始堵了。
  他们各怀着心事,来到了梦境林的一处马蹄形的水边,此时一对小年轻拍照正玩得嗨。女的舞着靓丽的红绫长巾,先对男的抛一个软软的媚眼,意思是准备好了,男的就喊一二三,随之女的凌空一跃,男的咔咔咔一串连拍,完了再让女的过目,女的看完更加喜笑颜开,当即赏赐香吻一枚。
  魏焕然说我们也在这儿拍一个吧,单小北脸上掠过一阵冷笑,也好,那就配合他演一出吧!
  拍了几张后,魏焕然说话了,你能不能把嘴抿得小一点?这样才显得含蓄!
  我的嘴就长这么大,你看着办吧!单小北在鼻子底下哼一声。
  我还能怎么办,不能退也也不能换了嗬嗬,魏焕然这回像是在想尽力哄她开心,但她可不吃这一套。
  你要换就换,你手机相册里不就有现成的一个么?单小北开始厉声反问。
  你怎么这么小气?魏焕然脸上完全是轻描淡写,你说那个抱小孩的?哦,那是我前妻。
  前妻?单小北简直如五轰顶,魏焕然什么时侯有前妻了?那她怀里那孩子是你的吗?单小北颤着声问。
  是我的,归了她。魏焕然瞟了她一眼,仍是无所谓的样子。
  你骗婚!单小北这回也在水边跳了起来,她声嘶力竭地指着魏焕然的鼻子尖叫,你浑蛋!
  得了吧,魏焕然轻轻拔开她的手,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你当初也并没问我有没有前妻啊!
  看着魏焕然振振有词的样子,单小北只觉得自己正在摇摇欲坠。
  她几乎没有气力地面对这个藏得如此深的男人,气恨让她几乎喘不过劲来,她听见自己断断续续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因为,你傻呗!男人笑呵呵地眯起眼来对她说。
  确实,魏焕然说过,他就喜她这种稍微傻一点的女人,还说傻人才有傻福。当时她以为这是男人在娇宠她,岂料却原来是在哄骗她。她就这么被骗了,她好傻!
  她不光傻,还瞎。男人并不是有钱才变坏的,而是她单小北一开始就瞎了眼。
  原来,不光是男人不能信,有时侯连自己也是不能信的,那她还能信什么?
  她抬眼看看天,天挺美;看看水,水里有天,还有黄金一样的胡扬林一簇一簇的,她此时只觉得悲壮。
  这就是她的木婚。可惜木龄太短只有五年,远不如胡杨的爱情来得长久。这片胡杨,据说能长三千年,这三千年是生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她记得有一棵叶子繁茂的高大胡杨,旁边是一棵己经只剩枝干的胡杨,这处风景就是有名的"生死相依",她和魏焕然也在"生死相依"这里留了个影。现在想想,在胡扬这古老坚定的爱情面前,人的爱情就像天边的云一样捉摸不定。
  够了,这样的生活也是够了,单小北喊着魏焕然喊,我们走不下去了!
  怎么走不下去,小北你要再胡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它扔到水里?魏焕然说着,手机就刷地一声被他像扔铁饼一样丟进了水里不见了。
  你不能扔…,那些照片是证据……证据!单小北一着急,脚下一打滑,身子一歪跌到水里。水真凉,水面上有黄金一样闪闪发亮的倒影,这么美的倒影本应是一副画,而现在,她却挣扎在这片微微晃动的画卷里,也许她这一跌进去,永远也走不出来了…
  ……
  一个剧烈的颠簸,单小北完全倒在魏焕然的怀里。她迷惑地睁开眼,看魏焕然正奇怪地瞪着她问,你刚才正戚戚艾艾地嘴里咕噜什么啊,证据,什么证据?
  单小北稍稍定定神,她一眼就看见魏焕然手里的华为5G手机,就一把夺过来,开始疯狂地翻起相册来,直翻到最后一张,那是出发前单小北抱着她家喵咪的合影,此外再没有别的了。
  这照片里怎么没有别的女人呢?
  单小北这个问题让魏焕然摸不着头脑,听单小北说起什么前妻他更是说自己简直要笑出来七块腹肌来了,见单小北郁闷的样子,他哭笑不得地拍拍老婆的头,安慰单小北,快别傻了啊,你看我成天光工作就累成狗了,哪里还有功夫牵扯什么女人的事!再说了,别说没事儿,就是有,我还能傻到让你看见?
  对啊,他们俩,怎么总是她犯傻呢?
  这时侯一阵喧闹响起,她听见人们说七道桥到了。
  七道桥又被叫做梦境林。
  魏焕然拉着单小北快走几步,说前面那片胡杨不错,我们去选个有利地形给你好好拍几张,这回争取让老婆大人满意!单小北听了眼圈一红就咬住了嘴唇,她怕自己的眼泪一不小心会掉下来。她此时有一点小小的庆幸,与一些淡淡的忧伤。是的,她和他还可以在梦境林将他们的木婚继续走下去,这的确应该庆幸;但梦境林的梦让她挥之不去,从此她开始怀疑那些看上去很美的爱情了……而那些几千年生生不息的胡杨呀,它们简直美得不像话。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上一篇: 《 谁绑架了谁

下一篇: 《 馀花落处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梦境林里做一梦,梦的入点紧贴着现实,不留一点儿痕迹,似梦非梦,非梦似梦,自然而然,绝非偶然。它是女主人公五年纸婚的麻木、焦虑和对美好易碎的担忧的一种折射。构思精巧,手法娴熟。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