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母亲的爱情

母亲的爱情

作者:徐风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8-27   阅读:

  
  【婚礼】
  母亲的娘家与父亲家相隔几十里之遥,一个是宽广的平原,一个是崎岖的山地。
  父亲问母亲:平原好还是山区好?
  母亲回答:俺就看着你好。
  母亲是被父亲用一辆木质独轮车推进家的。
  婚前那天夜里,纷纷扬扬地飘起了大雪。约莫凌晨四点左右,父亲便爬了起来,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只身一人就推着独轮车,冒着风雪迎娶母亲去了。
  返回途中,雪渐渐停歇,但已是白茫茫一片,分不清哪儿是路,哪儿是田。独轮车“吱吱扭扭”地鸣叫声,与父亲踩在积雪上的脚步声,响彻在空旷的雪野上,如一首来自大自然的迎亲曲,和谐而又甜美。母亲那一身从头至脚的中国红,更像是皑皑白雪中的一团火焰,随着父亲深一脚浅一脚的步子,跳动不已。
  雪很厚,父亲努力地掌握着独轮车的平衡,生怕一不小心把母亲摔到雪地上。老人们再三嘱咐,新媳妇未进门,双脚是不能沾地的。
  父亲一口气走了大半的路程,额头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呼气的声音也越来越紧,越来越粗。
  母亲发觉了,柔声道:累了就歇会吧。
  父亲咧嘴一笑:不累,不累。
  还不累呢?这大雪地里都出汗了,母亲回头一看,又心疼又有些生气,反正天还早着呢,俺的脚也冻麻了,母亲边说边往下出溜。
  哎,可不敢沾地,父亲的话音未落,母亲已从车上滑了下来,谁知双脚当真是冻麻得不行了,还未等父亲反应过来,“哎呀”一声便扑倒在了雪地上。
  别说双脚不能沾地了,整个人几乎都埋进了雪中。这会父亲可来不及想其他了,扔掉车子,一个箭步过去把母亲揽了起来。当看到母亲的脸上沾了厚厚一层雪,只露着两只黑黢黢的大眼,竟又忍俊不禁。
  母亲又气愤又疑惑,但随即便明白了怎么回事,索性趁父亲不备,抓起一大把雪就砸到了父亲脸上,然后也前仰后合地大笑起来。
  两人的笑声在静寂空旷的雪野上空回旋,惊得林中的鹊鸟也欢叫不停。
  到家时,天已近黄昏。没有舒适的新房,没有热闹的酒席,也没有喜庆的鞭炮,只有邻居奶奶亲手剪得两个大红喜字,在门口,在雪中醒目的张扬着。
  母亲的婚礼简单的让我们难以置信,但母亲说:这样也没耽误生养出你们这一帮丫头片子,愣头小子。眼神中流露着满满的幸福。
  【麻花辫】
  父亲第一次与母亲见面的时候,几乎不敢正视母亲的脸,眼睛只是盯着母亲那一对乌黑油亮的麻花辫。
  母亲笑问:俺的辫子上有啥东西吗?
  父亲憨憨一笑,说:没啥,没啥,俺就觉得你的辫子好看,真的!
  母亲阴了脸又问:你的意思是俺身上就这辫子好看?
  父亲连忙摆手急道:不不不,俺,俺......
  瞅着父亲满脸的窘态,母亲忍不住扑哧一笑,一甩辫子跑开了。
  从此,父亲认定了这一对好看的麻花辫,母亲也决心留住这对麻花辫。
  过门后第一天,母亲就把挽在脑后的头发放了开来,梳成了原来的样子。
  父亲很惊讶,虽然是新社会了,而且有很多未出阁的姑娘,都把辫子剪成了清爽的短发,不想再被辫子拖累,村人们对此似乎也没多做议论。然而在已出嫁的女人中,却只有母亲又梳起了长长的麻花辫。
  父亲问:你不怕人家说闲话啊?
  母亲笑说:你不嫌就行了。
  父亲嘿嘿一笑:咋会呢?俺也觉着还是这样好看。
  爷爷尽管不理解母亲的行为,但看着小两口恩爱的样子,也不想多说啥,毕竟年代不同了。
  当然,闲话还是免不了的。
  出洋相!
  装黄花啊?
  咋不嫌臊得慌?
  等着开春看笑话吧!
  等着开春看笑话,为何要这样讲呢?因为一开春,生产队里的活计便多了起来,山区里的劳作,几乎除了肩挑便是人抬,她们知道平原来的母亲肯定吃不消。
  为此父亲对母亲说:要不你先别参加生产了,俺能养活你。
  母亲笑说:俺知道你能养活俺,可俺不想吃闲饭。
  一晃,天就暖了起来。二月二,龙抬头,田里忙坏老耕牛,村里总在每年的二月二前后开犁。但犁地前先要在地里撒一层肥料,那时的肥料全是土杂肥,光往地里运就要花几天时间,因为能用上车子的地块少得可怜。以往一些比较轻省的活都给了那些身单力薄的人,队里想照顾一下刚来山区的母亲,可母亲坚持要了一根扁担,这也让那些爱多事的婆娘暗暗得意。
  因为生怕母亲出事,父亲一直紧紧跟在母亲身后,而且装肥的时候往自己筐里多铲上一两锨,这样母亲便可以少装点了。这回母亲倒是依了父亲,因为看到那又陡又弯的山路,她也确实有些胆怵。
  队里有规定,男的一天十趟,女的一天七趟,当然这只是对青壮年人而言。可是别说七趟,第三趟还没到,母亲的双脚再也挪不动一寸远了,肩膀更是火辣辣的疼痛难耐。
  父亲连忙寻了处开阔的地方扶着母亲坐了下来,他瞅着母亲几乎快被扁担磨破的肩头心疼不已,便劝母亲回家,别在逞强了。可母亲却笑了,说她还没那么娇气,第一天就败下阵来,真该让那些婆娘有闲话扯了,歇会儿就好了。
  母亲望着眼前的梯田,一层层依山势而建,凸凸凹凹,弯弯曲曲,就如一条条丝带缠绕在山间,很美。而男男女女挑着肥料颤颤悠悠地爬上爬下,穿梭不停,更像是一群勤劳的蚂蚁。
  母亲深深吸了口气,笑着问父亲:俺唱支歌吧?唱支歌俺就轻快了,有劲了。
  唱就唱吧,父亲无奈地一笑,俺看大伙也都累了。
  母亲得到了父亲的鼓励,立刻清了清嗓,站起身,把两条长长的辫子往后一甩,便当真而且很投入地唱了起来: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
  一朵朵白云绕山间
  一片片梯田一层层绿
  一阵阵歌声随风传
  哎~谁不说俺家乡好
  得儿哟咿儿哟
  一阵阵歌声随风传
  母亲天生一副好嗓子,甜美悠扬的歌声回荡在山间田野,村人们无不被深深吸引,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手头的活计,寻着歌声望去,有的干脆也随声附和起来。一时间,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劳累,欢歌笑语响彻在蓝天白云下。
  从此,村人们记住了,也喜欢上了这个梳着一对乌黑的长长的麻花辫,却是已为人妇的女子。
  以后的日子里,村子里又多了些扎着大辫子的新媳妇,然而母亲的麻花辫留到大哥出生后,却一狠心剪掉了。为何?爷爷年纪大了,又多出了几张嘴,母亲不可能再有时间梳她的麻花辫了,光是这一日三餐就够她头疼了。
  虽然没见过母亲梳着麻花辫的样子,幸好有照片,也是仅有的一张。照片里的母亲真的很美,当然,短发的母亲一样的美,但这一对麻花辫,只因有一种叫做”爱”的东西编织在了里面,便美得不一般了。
  

  审核编辑:秋水寒   精华:落叶半床  推荐:秋水寒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秋水寒:
用小说的手法编织了一篇优美的情感散文,把母亲的美刻画得非常到位,连同父亲的爱一起令读者久久回味。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2

  • 雨打月光

    拜读

    59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昨晚看完,觉得母亲超级可爱,开朗大气,爱人爱己,人美心美。

    59天前

    回复

    • 徐风

      @落叶半床 感谢您的赞美!

      58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读到结尾处意犹未尽,应该继续往下写。这也让我想到了我的爸妈,我妈妈也是来自平原,结果现在倒很喜欢上山种地,乐此不疲,我想妈妈的改变也有爱的原因。问好老师

    59天前

    回复

    • 徐风

      @冰斯语 谢谢老师厚爱!一直有打算写下去的欲望,问好!

      59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欢迎新朋友!文字朴实感人,父母的爱情更加朴实感人。墨舞因您而精彩!顺祝秋安!

    59天前

    回复

    • 徐风

      @花落无声 谢谢老师阅评鼓励!问好!

      59天前

      回复

  • 落叶枫

    欣赏学习,感情真挚的文章!

    59天前

    回复

    • 徐风

      @落叶枫 谢谢老师阅评鼓励!问好!

      59天前

      回复

  • 秋水寒

    问好作者,带来这么感人的美文

    60天前

    回复

    • 徐风

      @秋水寒 无意中看到网站,干净养眼,个人文集也是一样,而且非常方便查看管理。心动不如行动,立刻注册并匆发一拙文。感谢老师辛苦编阅及精华鼓励!遥祝

      59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