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两生花

两生花

作者:粒儿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8-25   阅读:

   1)
  立冬那天,简风遇上了冬青。
  每个季节来临时,简风一定会去西街花店挑几枝花插在瓶里。这是简风多年以来的习惯。
  简风既不喜欢形状逼真的塑料花草,也不喜欢盆栽花草。前者,再逼真,也是假的。后者,简风嫌麻烦。简风就爱在线条流畅的花瓶里养一季花草。一季的心情,会随瓶中第一朵花开,到最后一朵凋谢而起落。
  简风的母亲不喜欢简风这个爱好,认为一个二十六七岁的人了,不着急恋爱,尽做浪费钱的事。简风的母亲真巴望明早睁开眼,看到简风穿着雪白婚纱,站在她面前。
  简风对母亲的唠叨,报以浅浅一笑。因为,简风在婚姻上相信缘分。她始终坚信,那个让她托付终身的人,在某个地方等她。只是,他们暂时还没有相遇而已。
  2)
  简风在漫不经心地挑剑兰。
  冬青走进来问店主,那个一串串红花苞的多少钱一枝?
  并不好奇的简风,在听到冬青说一串串花苞时,忍不住抬头望了眼,原来冬青说的是银柳。
  那一嘟噜一嘟噜挂在枝条上的花苞,用串做量词还别有一番味道,简风低头抿嘴一乐。
  四十多岁的女店主拿起银柳说,这呀,十元一支。
  简风是这家花店常客,尽管简风极少和店主说话,甚至连店主的容貌都记得不全。但是,店主对简风另眼相看,在价格上从不漫天乱喊。
  在冬青示意店主,替他包扎十枝时,低头挑剑兰的的简风又抬起了头。
  简风说,你刚才不是说两元一枝吗?
  并伸出两个手指,冲女店主晃了晃。冬青一脸疑惑的望着女店主。
  女店主略微迟疑了下说,好吧,看在你面子上,就两元一枝。咳!
  女店主一副好像飞走一只刚煮熟鸭子般的神情,逗乐了简风与冬青,两人噗呲一笑的同时,相互望了眼。
  冬青说,我还要买个花瓶。
  简风以少见的主动,指指柜台左边花瓶。那花瓶,瓶口花瓣造型。瓶身,透着似有若无的浅蓝。
  简风说,银柳适合插这花瓶。
  咳,浅蓝与粉红相得益彰。冬青满意地点点头。
  许是自己的欣赏水平得到认可的缘故吧,简风一下子心境极好,拿着花瓶与店主讨价还价,然后,与冬青不约而同地走出花店。
  3)
  冬青向简风道谢,说若不是碰上简风,他今天可亏大了,并递给简风一张名片,说下回买东西,一定拉上简风。
  简风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接过名片。
  冬青在横穿马路时,回头冲简风做了个手势。简风明白,是以后电话联系的意思。冬青从容不迫的脚步,很快汇入了人群。
  简风记住了那个藏青色的背影,挺拔、刚毅,也记住了名片上的十一位数的手机号。并知道,冬青是个律师,开了家律师事务所。那律师事务所,简风耳闻过。
  那刻,简风有点羡慕收到银柳与花瓶的人。是冬青的妻子,还是女友呢?简风在心里猜测。
  简风其实,真的不是个好奇的人,但今天例外。
  4)
  小雪那日下午,冬青竟然约简风去东街的咖啡屋。
  简风虽出生、成长在这坐城市,但城市于她,却很陌生。
  结束学生生涯后,简风每天的事情是,坐三路车去城西办事处上下班,简风做出纳,一份干净而又轻松的工作。空余时间,不是去趟花店,就是商场,偶尔也到书店坐坐。这便是简风生活的全部,如她名字一般简单、平静。
  咖啡屋里,有浅浅的音乐在空间飘动。整个过程里,他们只是抬头相视一笑。而后,低头各自喝着咖啡。他们极少说话,看上去只是偶然碰在一起而坐的客人。
  这样的氛围,简风很喜欢。直到天色微淡,他们才走出咖啡屋。
  简风与冬青分手时,冬青问,我们还可以见面吗?
  冬青的双眼,大而明亮,嘴角上扬,透着孩子式的天真,给人一种极为柔软的感觉。简风再次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那晚,简风收到了冬青第一条短信,说谢谢简风陪他喝了咖啡,他喜欢咖啡的味道,更喜欢与简风喝咖啡的过程,安静、舒适、恬淡。
  简风的心跳加速,慌乱中,删除了冬青的信息。不过,三十个字符的信息,简风记得很清晰。
  从那以后,冬青的信息会或早或晚,在恰到时段里出现。说得最多的是他工作上的事。冬青说,若可以,他不想做律师。他想做个艺人,一个四处流浪的艺人。最希望去的地方,是浪漫之都巴黎。与所爱的人守在塞纳河边,终老。
  其实,简风也有这样的想法。
  5)
  冬青在频频约简风,或去酒吧,或去咖啡屋等地方。随着频繁的见面,简风发现,再成功的男人也有他脆弱的一面。这一面,让简风,有着丝丝缕缕的怜爱。
  日历,掀到大雪节气。简风的母亲催简风去大伯家,说与勇子有事商量。勇子是立夏那日,简风的大伯给简风介绍的对象。
  勇子在市郊开了家修车行。简风与勇子见过三次面后,简风便不咸不淡地搁下了。因为,简风觉得勇子绝不是那个等她的人,尤其是勇子嘿嘿的笑声,以及满身的汽油味。
  尽管勇子有空就来简家,陪简父下下棋,或者在厨房里替简母打打下手,简风只当是家里来了个乡下亲戚。
  简风的父母对勇子很满意。简风的母亲想与勇子商量两家大人见面的事,并打算开春后,把他俩的婚事给办了。
  简风把母亲的话撂在一边。冬青要带简风去省城听音乐会,说赶在整个城市没人看发法国电影《维罗尼卡的双重生命》又名《两生花》之前,要让简风先睹为快。
  音乐会。大排挡电影。这一切,简风以前想过,只是是在梦里。
  省城回来的路上,冬青的右手盖在简风的左手上。简风有几分颤抖,逃离了。夜色恰到好处地,掩盖了简风眼中的慌乱与迷离。
  简风的父母与勇子,在简风的大伯家决定,大寒那日两家大人见面。
  6)
  冬至的清晨,城市里下了第一场雪,很薄、很薄。
  冬青在电话里告诉简风,说这个时候的湖边很美。
  简风从来没有在下雪的时候,去过湖边。
  湖边枯黄的芦苇,被薄雪遮盖。渔船泊在湖口,有几分斑驳,让简风想起那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句。
  身材高挑的反嘴鹬,在湖滩上起起落落,或者相互追逐,打闹一番,又安静下来。偶尔,有风扬起芦苇上的雪花,撒入湖中,很快与湖水融为一体。
  最让简风惊心的是,湖水的瘦。那份瘦,如相思蚀骨的女子。想到这里,简风的双眸蒙上一层水雾。
  这层水雾没逃过冬青的双眼,他一把将简风拥进怀里。简风没有挣扎,如一片溶入湖水里的雪花。那刻,简风在心里决定,以后哪怕自己会如这湖水一样地瘦去,她也甘愿。
  虽然对冬青私生活的了解,犹如面前的白雪。
  从湖边回来后,简风想找一个恰当的理由,说服父母与勇子。
  7)
  第二场雪来的时候,是小寒。这场雪,下得很大,气温奇低。冰冻,使路面变得分外光滑。
  简风一直没有找到说服父母与勇子的理由。他们在商讨大寒那日,两家人见面的地点。简风烦躁地走出家门,在步行街上溜达。
  步行街的两边都是商场,街中心有个花坛,还有散落在周边的石雕企鹅、河豚。因近年关,买东西的人很多,街上的积雪以踩成了光滑的硬块,稍不留神就会跌倒。简风在街道上慢悠悠的边走,边四处张望。
  简风看到了冬青,在距简风四米远处。冬青的身边有个腹部隆起的女子,她的右手紧紧挽在冬青的左臂上,她的脸高扬着,寒冷没有遮盖住她脸上流淌的甜美。
  冬青也看到了简风,不知是冬青紧张,还是路滑,冬青的脚滑了下,身体向后倒去。冬青的身后是个河豚石雕,河豚的尾巴呈扇状,在冬青的身后翘起。
  简风睁大双眼,左手下意识地捂住张开的嘴,双脚欲向冬青奔去时,只见冬青身边那个女子敏捷地抱住冬青,整个身体挡在冬青的背后。
  冬青的身体压在女子的身上,女子的身体倒在河豚的尾巴上。
  8)
  第二年立春,简风与勇子结婚了。
  婚礼前一晚,简风打开手机,找到冬青的号码,犹豫了下,将冬青的电话号码转入了手机文件夹里。
  9)
  雨水时节,春雨氤氲整个城市时,简风与冬青又一次见面了,在勇子的修车行里。
  冬青来修车,冬青的身边还是跟着那个女子,依然是一脸的甜美在流淌。
  勇子探身在车底检查车子,简风在傍边给勇子找工具。供客人休息的地方,那女子的脸紧紧偎着冬青的手臂。
  简风偶尔抬起头,碰到冬青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又迅速分开。
  再以后,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简风与冬青会常常偶然相遇。
  相遇时的两人,对视片刻,一笑,走过……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上一篇: 《 情人

下一篇: 《 牵牛花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人是最难识别的,人品和性格,都有多面性,而处在爱情的男女,只看到了对方最光鲜的那一面,好在主人公只是浪费了一些情感和时间,还没有生米做熟饭。小说大处清晰精炼,小处细腻耐品!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徐风

    简洁、凝练、流畅、洒脱,余韵悠然,有种悦读的快感,喜欢!

    29天前

    回复

  • 一尘

    人,就是矛盾的统一体,小说观察仔细,描写细腻,家庭婚姻,苦涩而甜蜜,揭示普遍意义

    32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很棒的小说!

    32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