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父母老了

父母老了

作者:夜雨不朦胧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7-26   阅读:

  
  闲暇之余,翻看老照片。我翻到了父母五十岁时,站在破烂不堪的平房前的照片。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用傻瓜照相机给他们拍的。过往的片断,就像这一张张泛黄的照片。
  母亲不上相,也不爱照相。从早到晚都在忙碌的她还是我千呼万唤,才勉为其难地照了一张。镜头一闪,母亲的表情立马变得很僵硬。相机没能照出母亲白嫩的皮肤,也没能照出她那柔美的表情。
  父亲也是,穿着黄色的旧棉袄出现在我的镜头前。相机也没能照出父亲那白皙的皮肤,更没能照出他那完美的五官。
  多年以后,喜爱摄影的爱人每次给我父母拍照时,总会情不自禁地说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岳父岳母照出来的相片都没本人好看。”
  照相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五十岁以后的父母依然是年轻漂亮的。
  爱人对我说:“我们结婚时,岳父岳母看上去不像是你的父母,倒像是你的哥哥姐姐。”
  如今的我,也已过半生。我不知道自己有多显老,但我知道,身边的小年轻叫我阿姨有多欢。
  每次与秋走在到处都充斥着各种装修声的小区里,那些推销产品的男女,总会把衣着光鲜的秋当成业主,把我当成空气,卖力地给秋介绍着他们的产品。
  当我好奇他们的产品主动搭话时,我总能享受到他们那一脸嫌弃的表情,我除了想笑还是想笑。我不是笑他们以貌取人,而是笑我自己,每次都能在小区沾上些许的涂料与水泥。
  在他们眼里,我一定像极了涂料师傅或泥工师傅的爱人。
  他们没看错,我的爱人就是一个与粉笔灰打交道的人,我就是一个正宗的农村媳妇。
  我喜欢秋那魅惑的声音:“姐,你不矮,你只是不喜欢穿高跟鞋。姐,没人说你不好看,你只是不喜欢打扮,还喜欢黑自己。”
  望着秋那一脸真诚的眼神,我知道,她没撒谎。
  秋不知道,我比母亲矮了大半个头。都说女儿应该比母亲高才对,可惜我没有。
  秋更不知道,我长得像父亲,但我没父亲秀气,也没父亲好看。
  也许,在秋眼里,像我这种年龄的人,扫把随便一扫,就能扫出一大把我这种身高的人。 随便放眼一望,到处都是我这种长得很大众化的女人。
  也是,她没看到过我的父母,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她不知道,我的身高在熟悉父母的人眼里,就是一个笑话。
  在部队当过文艺兵的父亲高大帅气,身材高挑的母亲皮肤白嫩。老天却给他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生了我这么个“歪瓜裂枣”。
  从小到大,我都活在了父母善意的谎言里。父母说的话,我都以为是真的。
  父亲那帅气的外表,总能让我看到很多羡慕的眼光。我喜欢父亲带我出去玩,我喜欢听花痴的尖叫声。
  父亲常对我说:“满伢子,你们三兄妹,只有你长得最像我,不论是性格还是长相。”幼小的我听了,能不高兴?
  在那个贫穷的年代,父亲像神一样的存在。在我心里,没有父亲办不了的事情。
  父亲送我到湘潭读书时,都是他徒手把大到皮箱棉被,小到热水瓶洗脸盆铁桶等物品独自一人拿到公交车与火车上的。神奇的是,他还能腾出手来,保护两手空空的我不被别人挤了、碰了。
  工作的头几年,都是父亲接送我上下中晚班的。哪怕是我结婚嫁人了,父亲仍然风雨无阻的接送我上下班。
  结婚后,经常到父母家蹭饭是我的必修课。如果哪天爱人没有跟我一起来蹭饭,父亲准会按时把我给平安送回家。
  母亲高挑的身材,在那个年代很是抢眼。母亲的手指很修长,一看就是大富人家的手,可惜却没有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命。在我印象中,母亲除了上班就是不停地做家务活。她对我们三兄妹很严厉,说一不二。
  不善言辞的母亲,总是很羞涩地回答熟人:“女儿长得像她爸爸,连走路的姿势都跟她爸爸一模一样。”最后总不忘补上一句:“特别长得像她北京的姑姑。”
  母亲那任劳任怨的性格以及雷厉风行的做事能力,是我一生都学不来的。
  母亲的生命里,没有自由两个字。哪怕是她辛苦忙碌了一辈子,还是哪儿都去不了。即便是我们三兄妹长大成家了,孙子外孙女都归她一人带,而且一带就是十几年。
  母亲煮的饭菜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饭菜,我一直都很喜欢吃母亲煮的饭菜。
  长大了,懂事了,我才发现,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婚后不久,爱人很认真地对我说:“老婆,你只是长得像岳父,不代表你与岳父一样的好看。”
  三十岁那年,我到父母小区的单车棚去拿赛车,找了好几圈都没找着。守单车棚的阿姨问我赛车的模样,还没等我描述完,她一脸怀疑望着我:“那个又高又帅的男的是你爸爸?......”听得我满脸通红。
  我回家把这事说给父母听,母亲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几声。与父亲一样,更多的是心疼。母亲说:“都怪你父亲把你看得太娇,从不让你走路锻炼,也不让你做家务活,高马都骑到了十几岁。”父亲说:“我是叫花子带娇崽。满伢子,你小时候是个沙鼻子,经常流鼻血。家里条件一般,营养也不良。”
  四十岁那年,我在父母家蹭完饭准备回家时,在楼下遇到了父母楼上的新邻居,是我单位的一个同事。
  性格豪放的她故作神秘地走到我跟前:“颜亚霞,你父母都高,你为何这么矮?”
  我一脸无辜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父母没告诉我。”
  她不依不饶:“你两个哥哥,他们为何这么高?”
  我一脸诚恳的表情:“我得回家问问我的父母,到底是什么原因?”
  她一脸坏笑:“就算是做煤球,差距也不会这么大,都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
  经过岁月的洗涤,我早已刀枪不入,我知道她想要什么答案。
  我故作沉思状:“理论上来说,是这么个理。可事实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难道是当时打了雷闪了电,给吓到了?人在紧张的时候,两手一抖,煤球坯子一歪,脚用力不匀,煤只踩出了一半?唉,好好的一代美人给他们整成现在这个鬼样子。”
  笑得花枝乱颤的妹妹,只差没在地上打滚了:“颜亚霞,我策你不赢,甘拜下风。”
  我长得一点都不像北京的姑姑,她可是那个年代湖南湘剧团的演员。我这个长相,跑龙套都没人要。
  人呀,就是这么的奇怪,明明知道童话里的故事都是骗人的,我却喜欢活在童话故事里。我那强大的自信心,就是在父母那善意的谎言中给培养出来的。
  我始终相信父母说的:人可以不漂亮,内心一定要善良。人可以不高大,内心一定要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
  父亲从七十五岁那年开始,慢慢地变老了。每当父亲还像从前一样,想要送我回家时,我总会开玩笑:“您女儿都这个年龄了,谁会瞎了眼,盯着一个大妈看?”
  母亲从七十岁开始,做事不再风风火火了。她做出来的饭菜都是清一色的清淡口味,无辣不欢的我,总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母亲的热情挽留。
  爱人在他润四月生日的头一天跟我说:“老婆,我们明天中午到店子里去吃饭。免得把家里弄脏了,你还得搞卫生。顺便把岳父岳母请来,还有你的哥哥嫂嫂,一起到店子里聚一聚?”
  “老婆,你不知道,岳父是真的老了。我跟你结婚的时候,岳父比我高。现在,他比我矮。岳母还好,没岳父缩得快。”
  “老婆,我们娄底涟钢的疫情属于低风险区域。近在咫尺的你,已经有大半年没回家看望你父母了。趁这个机会,好好看看你父母亲?”
  我站在店门口抬眼的那一刹那,映入我眼帘的,是依然高大威猛的大哥,与他一同前来的,还有我那不再年轻的父亲母亲。
  我那八十岁高龄的父亲早已没有了昔日的伟岸,母亲也不再如从前般的高挑了。出现在我眼前的,只是一对慈祥的老人。
  母亲望了望我女儿:“琪宝长高了,有外婆高了。”
  女儿望着母亲羞涩地喊了一声外婆,我却毫不犹豫地说:“不是你外孙女长高了,是您缩矮了。”
  母亲喃喃自语:“难怪不得我的裤脚边都拖到地上了,扎了一圈还要再扎一圈。”
  何时,我那说一不二的母亲也学会了看脸色?她在我跟前总是小心翼翼地。我口气稍微大一点,她会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逃也似地把眼光望向其他的地方。跟我打电话,感到情况不妙时,她会立马挂掉电话。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女儿,看着渐渐老去的父母,我除了无能为力之外,更多的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愧疚感。我理所当然地享受了父母养我的小,却没有陪他们慢慢地变老。
  我知道,父母是挡在死神与我之间的那垛墙。只要父母在,不管我有多老,我永远都是他们手心里的宝。
  惟愿我深爱着的父亲母亲,在有生的日子里幸福安康!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上一篇: 《 关禄堂时代

下一篇: 《 没有朋友,是病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年轻时候的父母一个帅气高大,一个肤白貌美,虽然“我”的长相实在不如他们,可落在他们眼里“我”却是世间最美丽的小公主。老天总是无情的,在最后收回生命之前,还得把你所有的美丽帅气高大也统统给收走,明知这是规律,可落到自己父母身上时我们都会不忍心。作者把这两个反差呈现的很明显,让我们也忍不住不忍起来。惟愿天下父母,在余下日子里幸福安康。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落叶半床

    差距里的爱意满满。有父母在,永远都是小孩子。这感觉很幸福。外表不重要,重要的父母给了自己一颗善良包容的心。

    18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字里行间满满的幸福。是的,看着父母一天天变老,人到中年的我们不由牵肠挂肚,越发珍惜和依恋父母的爱。这篇可以参加亲情散文大赛呀!

    19天前

    回复

  • 自在飞花如梦

    时间都去哪儿了?真的懂了,父母老了,我们也有了些许鬓霜。人生如梦,人生没有梦的美好圆满,岁月如歌,岁月没有歌的美妙婉转。走过昨天,期许明天,站在今天,或许心在还在某个点,但却已物是人非,有一刻的感怀,但更多的是一种痛。愿时光不老,可岁月从不长菁。问候了。

    19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写父母的文字较多,让人动情的也不少,流于泛泛的也有,这篇让人看到最后还是动心动情了。

    19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