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山月传奇

山月传奇

作者:英沙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7-24   阅读:

  
  这件事发生在遥远的日本。
  野田十兵卫是江户时代的武士,曾拜在一刀流门下习武多年。学成后下山归家,要走很远的山路。他仗着自己年轻力壮,而且胆大,挎着腰刀,背着一个蓝布包裹,一个人山重水复地走着。山连山,水连水的,走完大道走小路。黄昏时,他沿着一条蹊径,走到了一个偏远的乡村边上去。
  还没进村时,他就远远地看到,村中似乎家家都高高地挂着白布幌,还听到了村子里隐隐约约传来的哭声。正纳闷时,路边闪出了一个樵夫,那樵夫担着一担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慌慌张张地往村子里赶。
  十兵卫便拦住那樵夫,问道:大哥,方便问一句,你是这村中人吗?
  樵夫站住,点了点头。
  十兵卫又问:这村子里怎么象是有很多人哭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
  樵夫说:别提了,从上个月起,村子的后山上总有东西伤人,上去采茶的,砍柴的,死了不少。找到的尸首,都是断脖子断腰,缺胳膊缺腿的,没有一个囫囵的,更奇怪的是,这些尸体的血都被不知什么东西给吸干了。后来,人们发现,古怪就发生在后山上的寺庙里。那座寺庙,本来一直僧徒众多,香火旺盛,但就在上个月,那些僧人全都不见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凡进去歇脚的人,也都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白天,有胆大的人进去过,拖回了几具还算完整的尸体和很多残肢断臂。许多过路的客商不知道这种情况,冒然进去了,就再也没有出来。所以再也没有人敢去那儿了。里面结满了蛛网,把大门都封堵上了。
  这时,村中陆续出来了一些人,渐渐地围了过来,那些人看到十兵卫是一位勇敢稳重的武士,你看我,我看你,露出欣喜的样子。好象十兵卫就是他们的希望一般。
  十兵卫疑惑地问:出了这么多的事,死了这么多的人,你们难道没有报官吗?
  村民说:我们报了官,可是,那些官也没人敢去呀。
  十兵卫想了想,决定管一管这件事,他说:那么,请让我前往寺庙夜巡,查它个水落石出吧。你们当中,有没有愿意与我一同去巡山的?
  听到这话,村民个个都往后退缩,使劲摇着头。
  那么好吧。十兵卫对村民们说:我一个人去好了。如果我明天早晨还活着,就会敲响庙里的鼓向你们报信。
  夜色很快降临。黑暗笼盖四野,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站在半山腰,能看见山下黑黑的村屋,象一只只野兽似地蹲伏在那儿,村子里的点点灯光象野兽迷蒙的眼睛。山上没有灯火,也没有人气,只有山风和林涛阵阵。
  十兵卫孤身一人,打着灯笼在山间行走,也不害怕。他健步如飞,很快走完了山路,到了寺庙门口。
  他举起灯笼,越过地上胡乱生长的杂草,在高高的牌枋处照了一下,亮光闪过那些石枋上的字迹,但很快寂灭了。走近寺前,他用手推了一下寺庙的大门,门没有锁住,虚掩着,在他的推动下颤抖着,露出一条缝隙。
  他加大了力度,大门发出挫磨拗动的声音,开了。灯笼的光窜进了寺庙,在里面逡巡了一回,又缩了回来,徘徊着停留在门边。果然,门内的地上不但有很厚的灰尘,而且门边结了密密层层的蛛丝,就象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兜。
  十兵卫解下腰刀,抹开了那些蛛网,非常轻盈地踏入了第一步,但是,空泛的声音还是在不断地将他的脚步声放大。他在大殿内走了一圈,灯笼的光昏溃地漫散着,映照着大殿上几尊佛像的巨大身影。佛像的面容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垂视着十兵卫,两旁的天王凶神恶煞地盯着他,象看一个多年不遇的仇人。
  地面上到处是厚得象泥土似的灰尘,腾起的蒙蒙尘土让十兵卫呛咳了两声,寺庙里发出一阵嗡嗡的回声,似有观众在暗处围观,窃窃私语。一架长长的条形供桌摆在佛像脚下,桌边蒙着一道遮挡的布帘,桌上摆着三四个小香炉,里面盛着香柱残条和半盏冷灰。十兵卫并不介意,他观察了一阵后,决定藏身于供桌下。他从包袱里摸出一道符咒,在布帘上一抹而过,那道符竟然没入了布中,不见了。他吹熄了灯笼,伏下身子钻到桌下,跌坐在布帘里,静悄悄地等着。
  一开始并无异常,山月出来了,凉风将月光透过寺庙高高的窗户送了进来,十兵卫能够较为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脚边不远处。也没有任何奇怪的声音。十兵卫朦朦胧胧地打了个盹。到了下半夜,一种滋滋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由远及近地在地上摩挲而来,让他立刻警醒。
  他轻轻撩开帘布一角,眼前的情景让他大骇。他先是看到了一排毛茸茸的节状长腿,再看时,他竟然看到了一张面盆大的骷髅般的脸,直接长在那些腿上。
  十兵卫赶紧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东西的一举一动。
  那骷髅睁开了一双金黄色的眼睛,的溜溜地看着四周,好象不断在嗅着,而且口吐人言说:怎么会有生人的味道?又试图用节状的长腿撩开供桌上的布帘,但听到几下响动,布帘噼啪作声,闪了几道亮光之后,那毛茸茸的腿抽搐似地颤抖了一下,又缩回去了。然后是爬行的声音,那东西似乎悉悉索索地走了。
  约莫过了一袋烟工夫,借着月光,十兵卫看见,从寺庙外面进来了一个穿灰色长袍的僧人,身背着一把日本的三味线,在十兵卫的面前放下,躬身跌坐在地上,然后背对着十兵卫的藏身处,开始弹奏起来。僧人弹得非常认真,那声音嗡嗡呜呜地响,如鬼哭,如狼嗷,余音袅袅,不绝如缕,窜绕着屋柱,飘荡在整座寺庙里。
  十兵卫看到了,心下虽然有些疑问,但还是现身出来。
  僧人一看供桌下突然钻出了一个大活人,也不惊慌,停手笑道:施主是否认为我是一个妖怪?非也,我是本院住持,那妖邪对这个琴声非常敏感害怕,所以,我就弹起它,令它知难而退。施主也是知音人吗?趁此良宵美景,月霜飞落,何妨坐下弹奏一曲,以琴声会友,也不枉为一桩雅事啊。
  十兵卫听了僧人的话也很高兴,确乎对三味线很熟悉,便接过了琴,急促地弹奏起来。肃杀的声音突然而至,如刀剑相击,屋宇回鸣,震人心魄。他弹得很专注,僧人也听得很投入。他很快弹完了一曲,抬头之间,才发现僧人不见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只巨大的八爪鱼似的灰色骷髅!他正要转身逃走,没想到,三味线上的琴弦一根根绷断,利箭似地向着他射来。
  十兵卫躲过了琴弦的飞刺,但又有一道道白线似烟似雾,潮水一般弥漫而来,将他笼罩在里面,裹协着他,而且越发紧缩,将他捆成了一个粽子,他的手脚被缚住,动弹不得。
  十兵卫的腰刀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刀镡上的光闪了一下,很快灭失了。就在这时,那些白雾里忽闪了几下,突然起火了,道道火苗扑扑地闪着,撕开了白雾,焚毁了笼罩在他身边的许多雾障。这应该是那道符咒起作用了。那东西怪叫一声,向着十兵卫扑了过来。
  这时,他的脚已经可以活动了些,他用脚尖勾起刀,呼地飞向了自己的脑袋,又张口接住;他用牙齿咬住了刀柄一甩,刀套脱落,刀锋毕现。他紧紧地咬着刀身,刀锋向外,甩着脑袋,抵御着怪物的侵袭。
  怪物见无法近得了十兵卫的身,便自肚中吐出一条粗壮的白线,又顺着这条白线,嗖地向十兵卫飞来。那一刻,火光又闪了闪,道道火苗燃烧起来,白线象一条炸药引线一般迅速被燎断了。十兵卫的手脚和身体竟然在白雾与火光中滑脱,他伸出手,挽过口中咬着的长刀,与怪物搏斗起来。
  半截白线上,那只怪物仍在向他飞过来。他手起刀落,一刀斩在白线上,锋利的刀闪着火星,竟然没能割断那条白线,反而被白线弹了回来。说时迟那时快,怪物已经到了眼前。紧急关头,他连劈数刀,重重地砍到了怪物身上,象砍着一棵千年树木,发出梆梆的声音。随即,怪物流出了一些乳状的白血。
  十兵卫越战越勇,刀风刹刹,左冲右突,快刀斩断了怪物的前腿后胫。丢了几条腿的怪物元气大伤,挣扎着逃出了寺庙。十兵卫拔腿就追。虽然有月光,但外面的山色仍然非常黑暗。一个不留神,他一脚踏空,很快掉进了路边的一个深深的猎兽陷阱,失去了知觉。
  天亮后,那些村民们见十兵卫并没有出来,也没有敲鼓,都认为他已经遇难了。于是上山,推开寺庙大门,四处搜寻。突然,有人听见了地下的呻吟声,赶紧将十兵卫救了出来。
  他们循着地上的腥臭味道寻去,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在地上负痛打滚的大蜘蛛,那东西几乎所有的腿都断了,发出磨牙似的恐怖叫声,令人毛骨悚然。众人见状,赶紧拿来木棒,一齐狠狠地向蜘蛛捣去,将它打成了肉酱。
  人们感激十兵卫的义举,把他当作了英雄。此后,村上再也没有怪事出现,村民们恢复了平静安宁的生活。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精华:欧阳梦儿    

上一篇: 《 二泉映月

下一篇: 《 盗墓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我觉得这更象一个故事,一个精彩的,充满奇特想像的,邪不胜正的故事。当然,作者并没有在正与邪之间用力气,那只是读者自己对正与邪的判定。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东方玉洁

    故事新编。会讲。

    12天前

    回复

  • 英沙

    这篇是偶尔看小泉八云的书,上面有着那么一小段,而且语焉不详。我觉得故事挺好,就随手把它作为素材,加工了一下。其实,在2004年,我写过一段《夜宿山神庙》,与此文极其类似。

    19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原来是蜘蛛精祸害乡民,十兵卫武艺超群,打斗场面细节描写十分到位,欣赏!

    22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