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端午,情浓五月

作者:我欲飞翔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6-27   阅读:

  
  又是一年的端午节!
  嗅着远近不时传来粽子那浓郁香气的味道,我知道端午节悄然地走来了。自从分家另过日子,对于某些节日,似乎是淡泊了一些渴望。毕竟要想在每一个节日里,一家人不分南北西东,不论天长路远,然后,纷纷向着家的方向聚拢,已经是一种不可能了。除非是过年,才可以的。过年,是众多节日里最重要的,假期也很长,适宜从不同的方向以及或远或近的共同奔赴。
  而端午节却仅仅是一个节了,想回来,即使是最近处,也不方便的。而尤其是今年疫情下的节日,更为特殊,与另类,让人难以忘记了。本来是三天假的,上午接到通知,一顿欢喜。不到一个小时,又接到通知,说是假期改变,休息三天变为休息两天,而且,是拦腰斩断式的休息。三天,第一天是端午,不得不休,也不能不休;第二天,上课上班;第三天再休。一个小长假,于是变得零星稀碎。
  而对我来说,则无所谓。假期长也好,短也罢,就是不放,我也没有什么抱怨。上班,在我而言,就是最好的休息;休息,对我而言,也又是最好的工作。休息,或是工作,都闲不下来,每天该做什么,就一直坚持着干什么,不会因为工作而加倍勤勉,更不会因为休息而异乎寻常地疏忽懈怠。
  前几天,妻子就安排我买好了糯米,粽叶,还有一卷绑绳。蛋,也有,是外甥女送的,有鸡蛋,也有鹅蛋,纯粹是笨笨的那种。我好事,拿着一枚小鸡蛋在手,很是好奇,不足一握,小巧玲珑的,比鸽子蛋大不多少。我开始怀疑笨鸡蛋了,怎么这么小呢?记忆里的蛋,可不是这样子的啊!
  小时候,逢年过节最是喜庆热闹的。家里人口多,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婶婶,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等。
  而最让我铭记深刻的就是端午节。
  前一日,家里管事的奶奶、妈妈就已经包好了粽子,蒸煮在锅里,锅盖压得严严实实的,却阻挡不住粽子的香味在空气里弥漫着,在我们沾染了灰尘的鼻翼间弥漫着,我们的涎水禁不住从两腮流了出来,不经意成了铁证,一块块污渍赫然地印在前胸衣襟上,揉搓也揉搓不干净。
  奶奶就笑我们,说:看把孩子们馋的。奶奶又禁不住地叹上一口气:唉,也难怪的!年八辈也吃不上一顿好嚼咕啊!
  旁边的邻居大爷也附和着:不是馋不馋的问题,是孩子们长身体的需要啊!邻居大爷的这句话,我是从那时就永远的记住了,成为了我馋嘴巴舌的时候最好的托词。
  奶奶,啥时候打开锅啊?哥哥弟弟着急地问。
  妈妈,啥时候可以吃粽子啊?姐姐妹妹也眼巴巴地问。
  而我蹲在灶坑前,别有心思地大口呼吸着,自以为能够吸到更多粽子的味道,也就解馋了,减少了那么一种苦苦等待的煎熬了。越是这样,我越是丑态百出。
  看看啊,老二馋得直吧嗒嘴呢!哥哥一旁笑话我。我也真的就是在一直不断地吧嗒嘴,又一个劲儿地吞咽着唾液,要不将会有更多的涎水流过两腮,那多丢人啊!
  上炕睡觉吧!等一觉醒来,粽子就好了。
  听着奶奶的话,我们就一个个上炕睡觉了,枕着一夜粽子的香味酣然入梦了。少儿时的梦,是那么的短暂,似乎一晃就从夜的黑抵达到了天的明。
  起来了!起来了!
  妈妈的吆喝声惊扰了缠绵着粽香的梦境。起来吧!妈妈说,到河边用河水洗洗脸,采几滴露珠洗洗眼睛!别贪玩啊!一会儿回来吃早饭!
  我们惺忪着眼睛,迷迷瞪瞪地就往外走,你撞了我,我碰了你,相互抱怨着,并不耽误站成一个小队,奔赴河边,走向草丛。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自家的大门两旁插上了两把艾蒿,随着黎明的轻风微微地摇曳着,散发出来的那么一种沁人心脾的味道,让脑子更加的清醒了,大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房门上两旁也插着艾蒿,又悬挂着奶奶裁剪的大红的纸葫芦,在晨风中招摇着,摆动着,传递着美好吉祥,祝福着幸福健康。
  进了屋,粽子锅已经早就打开了,一个个粽子饱满个大,里面的糯米粒鼓胀着,似乎要挣脱着绑绳的束缚,有的甚至真的就挤破了粽叶,探出来了白嫩嫩亮晶晶娇艳艳的笑脸。我们冲着装着粽子的盆冲去,想伸手抓着就吃。不着急!孩子们,奶奶说,一会儿上桌吃,过节了,要正了八经地摆桌,吃饭。
  好吧!我们不约而同地围拢在桌子旁,等待着端午的美味佳肴,等待着端午早餐的丰盛到来。
  妈妈端上来一盆粽子,爸爸端上来一盆鸡蛋,奶奶端上来一盆鸭蛋,爷爷则端上来了一盆鹅蛋。各种蛋又有不同,有的圈画着黑点,或是红圈。奶奶说,有记号的,是咸蛋。吃咸蛋,要就着饭吃,不能空口吃,别咸着了。
  我急不可待,先拿一个淡的鸡蛋,三下五除二剥开后,就塞在嘴里,几乎噎着,伸了伸脖子,努力地往下咽了又咽。别急!有的是!今天,想吃多少有多少,爷爷笑着说。爸爸则看了我一眼,低低地说:有点深沉啊!
  刚刚吃过淡的鸡蛋,我又拿起一个咸鸭蛋。先拿起来对着桌子一磕,再剥去蛋尖上一层绿莹莹的蛋皮,然后,用筷子轻轻一挑,“滋溜”一股鲜嫩黄润的油腥儿就肆无忌惮地冒了出来,几乎溅到了我的脸上,我津津有味地舔着筷子上的油腥儿,又嘬着手指头上的油腥儿,完成地陶醉在吃蛋的氛围之中了……
  那时的端午,饭菜简单到了极致,仅仅就是几盆子各类的蛋,与粽子,而一家人却吃得十分香甜,和谐,美好,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时不时地就会萦绕在我的梦乡里。
  吃饭了!妻子的一声招呼,把我从记忆中唤了回来。桌子上,几样菜品,有荤有素,有海鲜,也有山珍,蛋品也是几样,咸的,淡的,俱全。倒一杯酒吧,喝点!妻子说。
  不喝!两个人的节日,是多么的枯燥单调啊!孩子们在外地,工作忙,回不来过节。我真的完全没有喝酒的兴趣了。我的酒量还是可以的,但是在家,很少喝酒。酒是美味佳肴的灵魂。一大桌子再好的菜品,如果没有了酒,也就白瞎了这一桌子好菜品。而又因为人少,更是冷去了喝酒的热情。
  即便就是这样,我依旧是有一颗滚烫烫的心,牵系着这一个端午节,思前想后,忘不掉过去的记忆,我的那些故去的亲人的音容笑貌依旧宛在我的眼前,依旧是那么的熟稔,只不过我喊着他们的称呼,他们却不答应,只是冷冷地看着我……
  即便是怎样,我依旧是有着一份执念的情愫,浓浓地捻不开羁绊在五月里的那么一种牵连,从前如此,现在如此,我想今后也将更加如此了……
  长恨人间生死离别苦,多是希冀相聚到永远,到那个永远的永远,永远的永远……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上一篇: 《 端午是一卷乡愁

下一篇: 《 柴米油盐写人生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那时候,我们的物质还不太丰富,期盼一顿美食是小孩子们最迫切的愿望。那时候,粽子是自己裹的,蛋是自家养的鸡鸭生的,虽然占去了很多的休闲时间,可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是美好。这样美好的日子是回不去了,现在的生活好像样样都有,又好像缺了点什么。还是,好好过节吧,这个节日过去虽然下个会来,可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花落无声

    虽然平日里已经是衣食无忧,想吃什么都能实现,但是,过节还是要有仪式感,要一家人聚在一起,这样的节日是人间最温暖的一幕。

    13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来,我们一起喝点,好好过个节。

    13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