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文化散文 > 美食狂想曲

美食狂想曲

作者:欧阳梦儿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0-06-22   阅读:

  
  有段时间,我对美食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倒不是为了吃,是好奇每道食品的制作加工过程。
  起因缘于外婆的一个女学生。这学生成绩差得一塌糊涂,为了谋生,在豆制品上做文章,居然搞出了些名堂,制作出花样繁多的各种豆干。每一种豆干根据口味的需要,用途的不同,还可以翻新出诸多品种。据说这位女学生就凭这门手艺,不但在重庆这个大城市立住了脚,还为自己申请了专利。更了不得的是,一个日本人看中了这项专利,出高价购卖,遭到了拒绝。她拜访老师的时候,很有些扬眉吐气的样子。
  本人受外婆的“压迫”时日已久,学习成绩也跟涨潮一样变幻莫测,唯独对吃情有独钟,若非留点余地便于偶尔装装淑女,直接化身饕餮都不带犹豫。以上种种证明我与外婆的女学生具有相同的精英素质。何况在食物制作方面我比她更擅长发明、创新——不懂“音乐”的外婆称之为“神经病式加工”。
  事实证明,“神经病”是天才的代名词。我坚信我具有改天换地的潜力,仅四川地界就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趁早占山为王的好。
  我与表弟研究了金、梁、古三位大侠的N多本著作,发现但凡拜师,选择与方式非常重要。于是天天守在市场门口,终于逮住了一个销量最高的“豆干人。尾随家去,经过一番实地考察,决定留下来偷师学艺。当然说服师父、证明自己的过程罄竹难书,这里省略不叙。
  清晨把黄豆用温水泡好。水温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太低太高都会影响出浆量和品质。泡的时间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以三至四小时为宜。
  用分浆机慢慢磨,磨时匀速而少量的加水。如此反复两到三次,这样出来的原浆浓稠纯净。再把原浆集中在一个深深的巨桶之内,用锅炉输送的蒸气烧开。
  烧开的过程是一个细致活。豆浆温度到达沸点后,极容易漫溢,那速度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形容,所以得仔细观察着。一旦豆浆桶内有异动,就把随时准备好的生豆浆倒进去。如此反复多次,直至豆浆温度到达将沸未沸的临界点。太沸的豆浆点制出来的乳化物少,未沸的豆浆点制不出东西。
  师父让我们把烧开的豆浆舀进大桶,然后抬到高高的台子上。他自己则悄悄溜进里屋,神神秘秘地弄来小半桶粉末状的东西,抓起来慢慢往巨桶里撒。他撒的同时,我们便站到高台上倾倒那些烧熟的豆浆,用距离产生的落差冲击、混和那些粉末。然后加盖密焖半小时。
  我和表弟心里都十分明白,那些加进去的粉末,非常关键,相当于顶级高手的“武功秘籍”。可是无论我们怎么问,师父就是不肯讲。
  接下来就是压制。把那些凝固的豆腐脑舀在一张四四方的平板上,隔上另一块。重叠无数层之后,放下“千斤”,拧紧螺丝。如果制作肉豆干,螺丝不能拧得太紧。只有制作牛皮纸一样的薄豆干的时候,才会狠狠的拧,豆乳相对也要摊得薄一些。这个制作过程,时间与力度都要撑控好。太早起千斤,豆干不够紧实;太晚起,时间不够,巨桶里的豆乳就凉了,粘结能力会大打折扣。必须要走马灯似的连轴转。
  千斤压出来的豆腐片,还不能称之为豆干。想成为豆干,还要经过好几道工序呢!先是把他们一张一张放到席子上晾晒,直至热气、水气蒸腾得差不多了,再放到火碱水里去打滚,然后飞也似的端出去抓住豆块的两角甩到席子上晒干。因为时间紧,烧碱腐蚀性强,这过程相当的惊险和刺激,大概跟炒锅里练铁砂掌差不多。
  第二天早上,太阳都没心思跟大地谈恋爱的时候,我们就得起床,进行豆干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上色”。上色看起来简单,不过就是让晾干的豆腐片回到锅里穿一件褐红色的衣服。这道工序倒是可以从容一些,用竹编的簸箕盛出去,放到席上晾凉。凌晨温度低,很快就可以打包运到市场。
  师父是用什么给豆干上色的呢?怎么想怎么找都没有答案。师父更是装聋作哑。难道我们就要这样打道回府吗?我们用什么去闯世界呢?学点东西怎么就那么难呢?跟我们学校的老师的态度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学校的老师是追着求着我们学,我们不爱学。出了社会你是哭着喊着学,人家不爱搭理你。
  就在我们的杨白劳生活进行到一个月,我们快要崩溃的时候,表弟施展了他的美男计。施展的对象是师父的一个远房亲戚,由于她没爹没娘,自小就成了师父的家奴。以前我们对她使用过无数的糖衣炮弹,人家都视死如归;我们也上演过N多回离间计,人家还是巍然不动。表弟这招灵吗?答案是:非常灵!原来师父往豆浆里加的是硫酸美,而且是工业用,成本非常低。奶奶的,每天卖不完剩下的都归我们解决,难怪他们吃得那么谦逊。当我们问及上色的有关事项,她说她也不知道。
  终于有一天,我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疼得睡不着,听见师父悉悉嗦嗦起床的声音,开灯刷锅的声音。我蹑手蹑脚站到灶台边,看他往锅里倒食用油,油烧开后又把一盆白糖倒进锅里。此时此刻,千不该万不该去拍什么马屁——我蹲下去给灶膛加了一把柴。我这一善举的直接后果,是把师父他老人家吓趴在地,他从地上爬起来后,火气冲天地命我滚开。
  原来奥妙在这里!后来我就经常“梦游”,梦游的地点相同,梦游的时间依次顺延。原来白糖用油煎焦后就是最好的色素,煎的时间不能太长——糊了会苦、颜色发黑。煎的时间短了——色浅、费料。一句话,火候是关键。师父一边拿眼杀我,一边拼命用锅铲翻搅,忙得拉风箱似地喘气。
  偷师成功!天一亮,我们去向师父道别。师父说老古套跟师学艺至少都要白干三年,你们俩才一个月,哪跟哪啊?
  我们装傻充楞,油盐不进。回家途中,表弟跟我意见一致:做豆干技术含量太低,不适合我们这种干大事的人。工序过多、劳累辛苦,绝对不是主要原因。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上一篇: 《 一个姬旦攒下的家当

下一篇: 《 沧浪水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拜师学艺自古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白白给人家干苦力,还学不到真本事,秘方秘诀更不是轻易传授的。好在作者与表弟学艺心切,聪明伶俐,连学带偷一个月就学到了制作豆干的秘诀,而结尾出人意料,却点出了这些民间手工艺品的不容易。文章语言活泼顺畅,节奏感强,具有很好的可读性。推精鼓励!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1

  • 我伙呆

    给吃货点个赞!

    14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我伙呆 谢老师留言、点赞。您这马甲也是奇特无俩。

      13天前

      回复

    • 我伙呆

      @欧阳梦儿 哪是什么马甲?这就是我。

      13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这文章好,就好比豆制品总能从豆子中变出美妙花样!

    16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西部井水 感谢西部老师,从吃喝玩乐的百忙中,还能抽空来为欧阳加油!

      15天前

      回复

  • 吟湄

    蛮能折腾

    17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轻快明朗的语言多风趣俏皮。
    梦儿果然是下了番功夫学制豆腐。
    我会制豆浆。

    17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喻芷楚 你再会制豆浆,也比不过九阳豆浆机!

      15天前

      回复

  • 小寒微雨

    笑死我啦。感觉梦儿的文好有喜感。我笑过之后决定,再不吃豆干了。(不过这个决定会随时更改的。吃货都懂的。

    17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小寒微雨 你的爱好,跟我的理想一样,复杂多变!

      15天前

      回复

  • 度北

    梦儿很聪明可爱的,所以,她的文字能给大家带来许多乐趣。
    美食也是一种创业发财门路,尤其是一些地方小食美味佳肴,如果能够撑握一些可往产业化的制作方法,进行品牌营销包装进而市场推广,那就是了不起的事业发展了。好好学,好好思考,说不定哪天会派上用场的。给梦儿点个赞!

    17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度北 好的,让我们把骨感的理想的泡泡吹得更肥更美更大!

      15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太逗了。。。工序过多,劳累辛苦倒是实在的。

    17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读了这篇文章,我知道了都干试试怎么做出来的了。梦儿不仅是吃货,而且是个实干家,还专门去学拜师学艺,而我只负责吃,这方面得向你学习不过结尾太出乎意料,我都被逗笑了,哈哈

    18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冰斯语 斯语好。那时候以为赚钱容易,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想干,哪里是那决料哦。嫌脏嫌累,还打死不认账。

      18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欧阳梦儿 都一样,好高骛远,哈哈

      17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太聪明的徒弟会把师傅气死,即便不气死,将来也会饿死。

    18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花落无声 结尾已经点明主题。做豆干这种事,技术含量太低,不适合我们这种“干大事”的人做。师父他完全可以把心放肚子里。
      花姐审稿辛苦,上茶!

      18天前

      回复

    • 瘗花秀士

      @欧阳梦儿 这算不算是“瞪鼻子上脸”?

      16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瘗花秀士 脸都没长大,哪里能安装鼻子这么高级的武器!

      15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