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岁月可触——我爱我的父亲

作者:喻芷楚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6-19   阅读:

  
  我的父亲姓喻,当然他应该姓喻,因为我姓喻。父亲出生在当时属于小地主的人家里,曾祖时手上很是有些田产房产,但到我出生回老家乡下看就只有大伯家五间木质结构的土胚封墙的简易房,这是祖父时经历特殊年代造成的,到父亲读过几年私塾后,再上小学他用的笔都要等祖母卖了鸡蛋才能给他买,父亲讲他跟在祖母后面讨钱买笔买纸这段故事时我很是流了一阵眼泪。因为那时家里情况已经非常的差了,家里田产没收分掉了,祖父只得去离村子很远的地方开垦土地种植稻谷,祖母在家靠养鸡养鸭纺织赚一点钱。祖父在父亲还未成年,在外面上学时去世的,父亲接到消息祖父已经下葬了,父亲一直为没能见上祖父最后一面遗憾和心痛。二十二岁的时候父亲娶了母亲,他们在一起上的省劳动大学分校,自由恋爱,祖母上母亲家提的亲。
  父亲和母亲毕业分配工作分配在林业局下属不同单位。父亲和母亲生了我们兄弟姊妹六个,负担应该是很重的,但一切都很平和,体制改革前父亲是名采购员,体制改革后是部门经理,一家人生活都不错。
  只是岁月不容静好。
  2007年5月母亲脑中风致使全身瘫痪躺在床上到2013年过世的时间。
  母亲脑中风病瘫算不算一起医疗事故?我们没有去追究,母亲在我们县属人民医院检查身体拍片子,明明拍到脑栓位置,可是拍片的医生都不懂看,而且母亲一再说头痛人要晕,主治医生还说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母亲在医生话还没落就已经昏过去了,父亲和哥哥连忙送母亲去省二附医院检查。
  母亲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经过省二附医院的医务人员的全力抢救保住了命,却是全身瘫痪。阴云笼罩在我们家,如何照顾母亲?兄弟姊妹间矛盾闹得厉害,各有说词,因此孩子多未必是件好事。我和哥哥间矛盾比别个姊妹又更紧张些,但后来到底我们都主张请个保姆比较妥当,因为我和二妹离得远,都出省了。
  只是最后父亲没能同意请保姆,他分析了几点:说保姆能干的不好请,要看品性,要看手脚干净否。事实是我们在医院看到很多照顾病人的保姆素质都很差,重活不干,脏活不干,钱开口要的还多,照顾母亲是件又重又脏的活,能请到什么样的?什么人肯干?只能请我自己,你们也别说什么,她是我老婆,我要为她负责。父亲说这话时看着身上插满管子的母亲说:“前半世都是她在照顾我,后半生就该我来陪护她,这是命。”
  无论父亲怎么说,母亲带着胃管尿管食管输氧管出院后,哥哥还是利用工作之便利在乡下寻找可靠勤劳的保姆,然而几年下来都没能找到父亲心里如意的保姆,事实是找不到的父亲心里如意的保姆的,谁能像父亲那样照顾母亲?没有,父亲是在用颗心弥补他曾经在母亲身边缺失的一笔。
  母亲病倒的第二年暑假我回家看望母亲,用日记记录了父亲一天的生活情况,当时日记这样记录道:父亲六点起床,我在他起床前已经为母亲把过尿。把尿是个艰难的过程,先挪动母亲上半身与床沿相对,再托住她下半身靠向床沿,然后我在备好的小凳坐好,两手各托住母亲一条腿,向两侧分开,她臀部对准地上的尿盆。天冷要注意母亲上身的保暖,臀部以下也要用薄毯盖好,母亲初时还有意识,看自己被这样每每会流眼泪,发出呜呜的哭声,现在似乎仍有些呜呜的咽声,只是没有初时患病明显,而每每这时我的眼泪总是止不住,泪流满面。薄毯不仅是防寒也是遮蔽隐私。尿不是每次都能把到,常常要等上好些时间,有时又很准,一把一个着,一把一个着时,父亲最是开心,没把到有时也会生气,他说母亲浪费了他的时间,遇上朋友来看母亲,他正在给母亲把尿时,朋友看父亲做的周到会赞父亲有心,这时,父亲便打开了话匣子,讲起母亲是个爱体面的人,他不能让她生病就失去这些,她应该时时刻刻都是干干净净的。每次把过母亲屎尿,都要用温水清洗干净母亲的下身,扑上痱子粉,保持下身干爽。父亲一年下来,他的手受母亲尿液腐蚀有些厉害,他拿出给我看时笑说没想到尿这东西你不能小看它,我看父亲手指泛白肿皱心里不是味,便说买双手套戴也许好些。父亲摇头说不方便,而且你娘一定会说我嫌弃她,我不能让她有这种感觉。
  一个普通平凡的老人,七十岁,他想的不是自己而是老伴的感受,他的情感其实已不是普通平凡的范围。解决了清晨母亲的拉尿问题,父亲放心去做早餐,他用高压锅给母亲压过浓粥,给两个在家的外甥和侄儿煮锅面或炒米粉又或蒸饺,总之每天会换个花样,这是父亲在吃早餐时跟我说的。做好早餐他去刷牙洗脸,顺便给窗台上的花草浇水。而外甥和侄儿已经吃完早餐,如果是平时他们都会在家时不时的到母亲身边看看母亲,今天因为我和女儿的回来,他们便同女儿出去玩了。父亲和我七点半吃早餐。吃完早餐洗完碗是八点。在做早餐和吃早餐间,父亲为母亲刷牙洗脸喂药,过后喂母亲吃早餐。母亲的早餐分两部分,先是牛奶、小面包和一根香蕉给母亲先垫垫肚子,等父亲吃过早餐再喂碗浓粥。
  今天的粥当然是我喂。粥里加了肉糜和碎青菜叶。我喂饭的时候父亲去买菜。父亲买菜回来时间已经靠近十点,这段时间是父亲出门透气舒展筋骨时间,忙了一大早,腰早累的不行,他腰本受过伤,那是早年他出差到山里,同行的司机在山上弄对木头,不小心散了,他吓得慌跑,撞了父亲伤了腰一直没好。
  父亲经过两年照顾母亲的时间,背明显的驼了,原来挺直的身体已然倾了一个不小的弧度。父亲买菜回来放下菜时我已经为母亲又把了次尿,屎也拉了。
  父亲去买菜的空挡我扳动母亲帮她侧身给她做背部按摩,父亲回来弯腰动手将母亲抱到客厅的竹摇椅上。竹摇椅是父亲很多前出差在山里买回来的,他自己躺在上面很得意,在躺椅里逗弟弟玩。没想到多年后的今天成为母亲的专椅,上面垫了一张软席子。
  父亲放好母亲后开始为她按摩手脚、颈部。我去泡茶父亲喝,父亲一面给母亲按摩一面向我介绍说他最近听一个老中医的,买田七和西洋参磨粉按比例混在一起按量喂母亲吃。父亲说母亲吃过田七和西洋参粉后母亲吃饭情况好很多,说这话时也有些得意,并说他后悔为什么只说去掉她身上的管子就好了?他应该说你妈会起来会走会说话才好啊,都是他不好,说错话。他满心的遗憾尽在他一声惜叹中。
  父亲给母亲按摩一阵,歇下喘口气,和我聊天,问我生活情况,手上也不闲着,和我一起摘买回来的菜的黄叶烂叶,不觉时间就到了十一点半,他要准备做中午饭,他起身去厨房时我说我去,他却嫌弃我不一定做的下来,说大妹妹在差不多,可惜她现在在忙招生,要过几天才有空。说话时他接过去洗,且交代我过几分钟为母亲把尿。他根据母亲每天的情况摸出了不少经验,也悟到一点规律。
  父亲一天最多闲下的时间是中午喂过母亲午饭等到两点给母亲把过尿睡午觉,他通常睡到三点半,起来喂母亲吃过果泥,再把次尿就去公园走一圈。公园就在我们家对面,直径距离不到一百米,出巷子向右拐也不过几百步。在公园时常会遇上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他会跟他们闲聊一阵,开上几句玩笑。今天一如此,四点喂过母亲果泥,我帮母亲把过尿,搽洗干净身体,父亲关上空调说让空调停停,总开着不好便出门上公园散步。
  公园几乎是换一个县长就要改造一次,我看到的是又经改造过的,以前的公园临马路的商铺全部拆了,修建成林荫大道和草坪,四面临湖除了先前的垂柳、香樟,增加了许多观赏花,如梅花、樱花、紫薇、海棠和桃花。一到冬天入春这里花事次第,景色十分迷人。此刻夏天路边紫薇盛开,香樟树帽覆盖园路,湖里有荷花飘香,有几种水鸟飞翔。父亲在这样的环境里暂时放下疲累,但却是在向我惋叹:“如果你妈没病就好,我再不打麻将,我们两个好好一起在这走走坐坐,多好。”
  是,如果能这样还有什么遗憾,人生完美不过如此,只是人生没有如果,这个下午散步的时间我为父亲照了许多相片,相片白发苍苍,背驼,但依稀还可以看出曾经帅气的面庞。
  在湖心岛散步照相时父亲遇到他两个老同学,谈起母亲的病,都赞亏了父亲用心,否则像谁那真是……他们就叹了好阵子,最后结论是:这都是命。他们便各自分开,我们也往另一条路回家。
  从公园回家差不多六点。到家,父亲第一件事给母亲把尿洗澡。帮母亲洗澡也不是件易事,放水入澡盆得几个来回,澡盆放在母亲床边。放好水,再把母亲抱进澡盆擦洗,我帮父亲打下手,拿好母亲要换的衣服,再换铺新的尿垫,搽干净软席子,母亲尿在身上也是常有的事,不可能每次都能把到,那就像初生婴儿无奈却也没办法,但父亲总能很好的处理好,他的悲哀在两年的岁月里磨砺进心底深处,他用最好的笑容和耐心对着母亲。
  给母亲洗澡用了半个小时,母亲干干爽爽躺在床上,他再开启空调。
  父亲去量米下锅、洗菜等弟妇回来炒菜,弟弟和弟妇要七点后才能下班回到家。父亲临去厨房交代我帮母亲拍背祛痰。母亲喉咙里总是有许多的痰,发出一种堵塞的声音,父亲有空就要帮她做祛痰工作。我应父亲,用力扶起母亲,用空心掌拍她背,也是活动她的肺。我用身子抵住母亲不至于倒下,一手接母亲嘴里咳出的痰。
  做这个事的时候我会跟母亲说老妈你虽然生病不能动,但你嫁了个好男人也值。
  父亲虽然每天累得有些喘不过气仍不出忘记他窗台上种的花,我帮母亲拍背祛痰时,他装着一大碗洗米水进来浇窗台几盆花,开着的是盆月季和不知啥品种的菊花,小小的,太阳似的。它们开在窗台无比艳丽,那是父亲的得意和满足,伺弄花草是父亲另一个忙里偷闲的爱好。
  晚上时间在近七点,父亲开始喂母亲的晚饭,一如早餐是碗浓粥加肉糜青菜叶。
  这一天的时间也就差不多,写来字不多可是父亲一个人做来没有一件是易事,把尿把屎洗澡都是力气活。父亲一天一天的见老,到第五年暑假我回来父亲的背比三年前又弯上一个大弧度,在那弧度里是一个男人的担当,一个父亲的慈爱,一个丈夫的深情。
  2013年腊月母亲过世,去年暑假大妹妹陪父亲来家小住,他的背经过六年修养已经挺直了许多,却仍是常以手撑腰,不能久立。看着八十多的父亲实不知如何感谢这些年父亲的辛苦,用他一己之力,在危情下撑起一个家,不至于分崩离析,而我之惭愧除了眼泪似乎并拿不什么孝敬报答生养我之人,唯觉父亲之平凡中的伟大世间并无几个可比,我爱我的父亲。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上一篇: 《 【亲情】二表姑

下一篇: 《 也说文化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人世间最浪漫的事,是让我陪你慢慢变老。而人世间最真的情,就是文中的父亲,一个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一个男人的责任,照顾瘫痪在床的老伴。买菜、做饭、把屎把尿、翻身按摩,这些琐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更难得是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因为是身边的亲人,有亲身体会,作者的文字朴实却感人。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5

  • 一尘

    再读一遍,再感动一番,相守相望期颐年!

    26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打动我心,问好!

    38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西苑长江 谢谢西苑老师,中午好!

      37天前

      回复

  • 帘外落花

    父爱如山。

    53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帘外落花 的确是父有如山,厚重

      52天前

      回复

    • 瘗花秀士

      @喻芷楚 一看就是打五笔的,爱字少打了个P。

      50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瘗花秀士 是啊,真是用五笔输入,秀士厉害,

      48天前

      回复

    • 瘗花秀士

      @喻芷楚 看到你们写亲情,百般感受涌上心头,我哪天也来写篇父亲的。

      48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瘗花秀士 秀士大才,很应该出手啊,你的文总是有种厚重感。

      27天前

      回复

    • 瘗花秀士

      @喻芷楚 还是更喜欢你们飘逸的文风,我的太沉重了。话说你好全面哦,诗词散文小说样样精通。

      24天前

      回复

  • 欧阳梦儿

    平实的语言,烟火间的故事,深情的回忆。

    54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欧阳梦儿 岁月在老,人在老,有一些东西必须记下来。送花梦梦,感谢阅读。

      52天前

      回复

  • 冰斯语

    感动于父亲对母亲的深情。当看到父亲对子女说他要亲自照顾母亲的那句话后,就已经眼含泪水了。看到为母亲把尿时,我竟然哭了起来,看到文中母亲因为被人这么照顾而呜呜的哭起来,我想到了我的爸妈,他们现在很健康,但我真的好怕他们也会遭遇这种重病躺床的事情,我不知道真的面对那一刻时会怎么做,而且爸妈也是很体面的人,如果真倒下了需要人这么伺候的时候,他们心理会怎样?所以我在心底默默的祈祷爸妈永远平安健康!也祝愿喻老师的父亲平安健康长寿快乐!

    54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冰斯语 谢谢冰老师祝福!不用豪言壮语只需默默的行动便显一个男人一个父亲一个丈夫的不凡。

      52天前

      回复

  • 一尘

    笔触平实细腻情深,我却没有向您父亲那样伺候我的老母亲!

    56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一尘 谢谢一尘老师赏读!父亲是完成了一个老伴的真正情义,儿女真的是惭愧。尽得义务实在少。

      56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亲情散文,让我们回味一下血浓于水的亲情,感恩,感动。

    56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西部井水 谢谢西部老师阅读支持!

      56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为这样平凡而伟大的父亲点赞!世间虽有苦难,但爱与担当可以抵消所有不幸。祝福您的父亲,一位可亲可敬伟大的父亲!

    57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花落无声 谢谢!对父亲和母亲的歉意无法用语言表达

      57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父亲对母亲的照顾让人泪目。

    57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落叶半床 谢谢,不敢触及的心痛。

      57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发现我看得好慢,看完了才发现花落已经发布好了。

    57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落叶半床 谢谢落叶第一时间审稿!送花花!

      56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