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附身的样子

作者:沉语落言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20-06-13   阅读:

  
  
  夫妻都有些在意对方脸色的,霍国庆的老婆更是这样。
  当看到老公回家后的脸色,一天天变得柔和自然了后,她便不再对老公撒小脾气了,忙起家务活也泰然了。她不时对老公打气加油,庆。你不是说过天降大任,必先苦其心志吗?熬过年把功夫,就等你的胜利消息吧。老婆挺你挺你!不由分说,波波,几个热吻贴上了霍国庆的脸蛋。霍国庆也像受了某种功力,浑身燃起了一股新的活力。
  霍国庆还是知晓的,老婆对他寄托了一腔希望。他唯一能做出的努力,只有把功夫下在局座身上。
  作为局座助理的他也知晓,局座不时会到一些走动的。这天上午时分,局座说要到区教育局走动,顺其自然带走了他。车子开到局机关后,霍国庆并没进去陪坐一侧。其中一些讲究他是很清楚的,这是等级的贵贱之分,等级自有不可逾越的东西,自己有直接幸遇一些难得的场合,就已相当不错了。
  局座下车进入办公楼前,就对霍国庆说过在车上等待。局座进入楼房后不久,霍国庆呆在车里却耐不住了,不觉走到局机关门口站了下来。保安看到他是领导的司机,对他很是礼貌客气,接连招呼在门岗室里喝水坐坐。可霍国庆摇手没有接受,仍站在门口等待着局座的身影。
  瞧着机关门口不时出入的身影,霍国庆的回忆在不知不觉中涌现出来。
  在有关消息尘埃落定之时,到前天上午总算见到了真章。局座发表就任讲话得到了大伙认可,唯独他宣布的助理霍国庆,听后不觉打了个哆嗦,像突然一下坠入了峡谷底下。如果说霍国庆厌倦了这个职衔,倒不至于到那种闹心的份上,而是忧虑重复这个身份带来的弊端。
  霍国庆眼巴巴盼望多少年,盼望早日获得新的位置。随便翻翻机关的黄历吧,同样当过局长助理的人,都能照章办事地得到提升。可霍国庆仍然炒没卖相的现饭,逃不脱被无奈断葬的职业命运。霍国庆的沮丧可想而知,那晦暗的面孔耷拉着,恨不能立即找个地缝儿搁进去。
  局里的议论多少还是有些的,有人在酒后说得就很直接。说按照常规的惯例来讲,一朝君子一朝臣,新领导到任后一般都改换下属。可让人奇怪的是,这新局座居然没按常规出牌。这个现象还真是少见,谁也琢磨不透他的心思,只觉得他行事有些古怪。新的领导嘛,免不了有他的新花样。
  可是从好的方面来看,能最快地得到新局长信赖,霍国庆应该高兴才是。可到了眼下,他一方面暗暗抱屈,一方面又无可奈何。局座跟自己一般年纪哩,可照样无条件被他使唤。霍国庆的这份抱屈,也有人在打抱不平,鸣冤叫屈。但都是私下场合里,很隐蔽地说道几句,闹不出什么水花来。
  每天炒现饭的滋味,毕竟让人败坏胃口,霍国庆也只能鞍前马后侍候,尽量跟上新局座的步伐。大伙无意撞见霍国庆的时候,却瞧不出他脸上的阴晴圆缺。有人便猜测局座是他的亲戚,要不他怎么就瞧不出一点颓唐感呢?问题很清楚,亲戚同在一起,多少是有照应的,这事都不怎么稀罕。
  也有人多事地反过来问,如果是亲戚关系的话,霍国庆怎么还是官封原职呢?就是老乡的关系,看在这个情分上,也得出面帮他往上挪一挪呀?毕竟做了8年的助理,到了35岁的晋级坎了,这不要把人熬成老黄瓜吗?于是忍不住发出叹息:霍国庆啊霍国庆,你就等待着哪天咸鱼翻身吧!
  或许局座听得了什么风声,往往出外执行公务时,都会带着霍国庆走。霍国庆随着局座趟开的脚步,出入那些高贵气派的场所。局座还推辞了指派来的司机,指示霍国庆来兼职驾小车。你还别说,霍国庆的车开得很稳,方向盘在他灵巧的手下,变得很乖巧,很爽快,俨然成了一个老牌司机。
  这样琐碎的庸碌事儿,自然司空见惯起来。多了服务领导的机会,多了跟从领导的场合,霍国庆冷不防比照先前的境遇。静下心条条缕缕比照一下,竟然也能从中体味到慰藉。时日一长,霍国庆的心情缓和了不少,淡然了不少,像忘了原来的那些忧愁,不知不觉像沉入了幻觉的梦乡。
  霍国庆在局座手下做得顺溜,让局座也感觉到他的顺溜之处。日复一日的碌碌为为中,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儿,局座也不说个具体,只象征性地挥个手画个圈圈。霍国庆只好绞尽脑计,天马行空地猜想,然后按图索骥,也能轻车熟路做下来。等到结果落地,竟然也没辜负局座的一门心思。
  局座的脸色看起来释然了不少,也让霍国庆不免有点庆幸。在不少私下的场合,局座也会点头称许这个助理。最开始被称许的时候,霍国庆并不适应也没特别感慨。可是随着场合情景的累积,局座的笑意丰盈了内涵后,霍国庆才体味到一份久违的春风,这股春风的暖柔又被他带给了家里老婆。
  局座的身影从楼房里冒了出来,霍国庆的浑身细胞不觉一激灵。
  局座钻入返程的小车后,霍国庆轻轻发动了引擎。车子轻快地奔驰起来,局座微笑地坐在后厢上。
  霍国庆平静地开着车子,局座靠在后座上笑了笑说,霍助啊,咱们来了好事。刚才这哥们总算答应我了,给3个“白鹭小学”入读名额。嗨呀,为挣这个名额,好多有门径的人,都挤破了鼻子咧。
  霍国庆扶着方向盘,偏过了脸庞顺口答到,哇塞,那敢情好上好哇,局座。呵呵,重点民校哩,名气呱呱叫。局座,您的情面可是如天大啦,办了顶天的实惠事。局座接过他的话说,现如今办点事真心不容易啊!不见真佛不烧香,不到黄河心不甘,我也是吞下秤砣铁了心下了老鼻子功夫咧。
  局座,您为了百姓和后代的幸福,日夜操劳奔波,可谓鞠躬尽瘁,呕心沥血呀!局座呵呵了一声,说,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总不能浪得虚名吧。说完沉吟了一会,局座又说,是这样的,霍助你不也需要嘛,就先拿个名额。其余剩下的,评议给其他职员吧。不过,其他费用的事得事先说明下。
  霍国庆大为吃惊,双眼大睁,怀疑自己听岔了。很快的,他不禁心儿荡漾感激不已,说,多谢局座贴心关爱,属下受恩不浅啦。这不但破除我的老大难,还节省一大笔门槛费。承蒙局座洪福啊!局座摆了摆手说,你也别学着犯酸,我们的目标都一样,都是同时代的人,都有同样的感受嘛。
  霍国庆腾出一只手,朝局座翘起了大拇指,连连晃了晃,朗声说道,局座真是棋高一筹,高瞻远瞩!令人敬佩令人敬佩啊!局座呵呵一笑说,你看你,这算个什么事呀,急群众之所急嘛,当了这个官就得为民做主。孩子的未来是我们最大的愿望,是我们最大的幸福,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咧?
  霍国庆收回那只手,难为情地笑了,说,局座,您总给我最大的温暖,在您手下做事,一辈子都感到幸福光荣。局座摆了摆手,说,你看你看,我是将心比心啦。好了。等下布置局里开会,你发布一下消息吧。霍国庆急忙伸出手来拒绝说,局座,这不合适的。局座指了指他说,不,你合适。
  机关会议整点开始后,局座做了个简短的讲话。掌声响过后,轮到霍国庆发布消息。消息刚刚说完,整个会场出现一片沸腾。只见与会人员议论纷纷,气氛可谓热火朝天。热火的场面,盖过了局座讲话的情景。乖乖,这得抢了多大的风头啊!不过,瞧局座的面部神情,似乎并没介意这些。
  那阵风头过后,霍国庆出现在局里的情景,再不是先前的淡然相待了。见到他的人都先笑脸相迎,打招呼问好,有的甚至主动伸手求握。霍国庆也心里敞亮,他们内心的念想,多半冲着就读名额来的。自然,他也更为清楚,办事得把握分寸别节外生枝了。
  回到家里吃晚饭,霍国庆和老婆孩子围坐在一桌。吃着吃着,霍国庆忍不住把消息露给了老婆。老婆一听,高兴得差点连碗筷都弄掉了。她欢喜地一把搂过霍国庆,用那沾油的嘴唇,接连朝他脸上吻了好多遍,弄得孩子也放肆喝彩取闹起来。
  饭桌上的欢腾停歇了后,老婆对霍国庆说,咱们这回沾了天大面子,对局座的感谢是难以感谢了,但起码也得办个答谢宴,得还大家起码的人情。霍国庆点头说,那是,这是基本的。那花费的事,还得靠伶俐的你了。老婆点点头说,你别太担心,我来努把力吧。
  过了些天,霍国庆看着已到了火候,找局座汇报后说了办酒打算,话说得实诚。局座听了他的打算,毫不犹豫当下挥手否决。局座皱了眉头说,你咋这样想咧?你这样去做,好比告诉大家,局领导
  行为不轨,不是权为民所谋嘛。往后多加留意啊!
  谈话后的某一天,局座告诉霍国庆要到省城办事。霍国庆当即说,我这就去购票。局座忙说,票有人办了。只是我走后,局里你盯着点就行。霍国庆自然答应了,连连应承。说来也怪,霍国庆背地瞧得分明,局座走了后,机关里倒也风平浪静。
  霍国庆担心起孩子转校的事,似乎还在悬着。他赶紧去了白鹭学校,拜见了校长。校长说,手续都齐了孩子已预录。你们局座在电话里有个承诺,请予以兑现。霍国庆心有疑惑,却不好探问。他预备给局座说明缘由,不然,就会弄个鸡飞蛋打。
  不料,局座的电话突然追来了。局座听了霍国庆汇报,忙说,我刚才给财会处打了电话,你回去后再走一趟。霍国庆心急火燎赶回机关,在下班前一刻钟见到了财会处主任。主任二话没说,从抽屉里取出一张蓝色支票,朝霍国庆递了过去。
  接过支票,霍国庆说了谢谢要走,主任叫住了他。主任说,到这坐坐嘛,也耽误不了功夫。霍国庆想想也是,拿了张凳子对着坐下来。坐下后,主任倒了一杯茶,接着聊了起来。霍国庆这才知晓,局座的姨妹子进了“白鹭小学”当上了老师。
  主任接着说,这下好了,有局座的亲属来站台,咱们的孩子有了保障。霍国庆翘着拇指说,主任,你的消息真灵通,我都不知道咧。佩服!主任解嘲地说,我这算个啥?到处去应酬喝酒,不就可以听到风声了?往后啊,你也会少不了的。
  能当民校的老师,自然身价不凡,不是本钱过硬,就是背景过硬。这个潜规则,霍国庆多少知晓。听主任的口气,局里拨的这笔赞助款,是局座给校方的见面礼。主任能对自己说出内情,霍国庆猜不透出于什么隐情,怀疑他是否喝酒喝高了。
  次日下午,局座从省城回来了。回来的局座瞧不出特别神色,让霍国庆大感纳闷。局座也没问他走后的情况,更没说到省会的缘由。局座回来后的一周,都泡在办公室。霍国庆去探望的时候,见局座忙着打电话。一见他打电话,霍国庆连忙闪开了。
  可是,局里的人对霍国庆依然热情。大伙明显感到,他最得局座的意。只要看看局座或在或不在的前后,局里的形势,是那么云淡风轻。这不正好说明,局座认同了霍国庆的作为了吗?想当初,我们发傻气,真替他冤里冤枉担心了不少!
  或许有好些人觉得,这霍国庆走得这么雄,还不是大伙煽风点火的功。他霍国庆明白这个背景条件,总得回馈我们一下吧。于是乎,有好些人办什么事先走霍国庆这里,或者先探探他的口风。在许多的场合里,谁都会高高地抬举他逢迎他。霍国庆对此紧张兮兮,横竖是担心,若是吹出什么邪风,自己的脚跟怎么站得住?
  霍国庆有些寝食难安了,可他不敢对老婆说。他暗地自审他的言行,查看哪一点唐突了个中规矩。他更为细致地观察局座,观察显露的微妙表情。他试图找出特别关照的因素,一点一滴,不敢遗漏,突然,一个几乎消失的回忆蹦出了脑海。
  就在局座就任的第二天,霍国庆被带着去了市郊白塔寺。这座老寺庙名声很大,来的香客有很多。局座被霍国庆扶着身子,一步步踏上青石台阶。来到大殿前的土坪上,局座要霍国庆在此等候。吩咐完后,他躬着身子走进了大雄宝殿。
  过了好一会儿,局座叩谢了大师,大步走出大殿,瞧他的神色,显出一身轻松。见霍国庆已在恭候着,局座对他扬了扬手,微笑地说,霍助,你也去拜拜,听说效果不错。
  局座见霍国庆站着像是在踌躇,再次扬了扬手说,来了就拜拜,我在车上等你。
  霍国庆忙谦恭地摆手,拘谨地说,局座,您已替大家祈过福了,您的话是一句顶一万句。属下再去搞画蛇添足,恐怕会扰乱神灵气场,还是避开才安顺吧。
  霍国庆拘谨地说完,只见局座面色平淡,甩开了步子,那走出的每一步,都像从他头上掠过。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精华:欧阳梦儿    

上一篇: 《 花与妖

下一篇: 《 对门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官场文章、以权谋私。“局座”打着一切为民的旗号,谋自我之私,一手瞒天过海功夫操练得出神入化。不幸变万幸的助理霍国庆,也终于找到“恩泽”降临的根本原因——那就是发自内心的奴性!小说勾画了了,入木三分。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欧阳梦儿

    沉语落言老师,有没有觉得,个别句子有待从语法上完善呢?比如:“局座不时会到一些走动的”。

    29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