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文化散文 > 读书一得

读书一得

——读毛泽东《忆秦娥.娄山关》

作者:英沙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0-05-27   阅读:

  
  周末到旧书店淘书,惊喜地看到了一册《毛泽东词书法鉴赏》,马上买下,并且对朋友说,我这叫淘到赚到,得之我幸。这本书里记录的毛先生词比较齐全,时间大约是从其读书毕业前后到新中国建设时期,很长一段时间的作品。润之先生的词,无论在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文典当中,还是在当代文坛的颠峰之作里,都属精品。
  恰好,电视剧在演《伟大的转折》,主题曲是《忆秦娥•娄山关》,当雄浑的歌声响起,领袖伟岸的身影便出现在莽莽苍苍的群山之首,夕阳浸染着大地一片血红,意境一下子就变得无比阔大和辽远……观影当中,我情不自禁地打开了这本书,翻到了这首词。
  诗人撰写的这首词我是耳熟能详的。它曾经几经多位音乐家谱曲和传唱,也曾有京剧人将它谱成了京腔京韵。无论我此前看过多少遍,听到过多少遍,仍然为它的艺术魅力所震撼。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忆秦娥这个词牌名,源于李白的词句“秦娥梦断秦楼月”。双调,仄韵格,全文共四十六字。该词牌名称最早出自李白《忆秦娥•箫声咽》词。此调别名甚多,计有《秦楼月》、《玉交枝》、《碧云深》、《双荷叶》,等等。而《秦楼月》则与《忆秦娥》同取词中首句为之名。
  文中介绍,诗人的这首词最早发表于1957年1月的《诗刊》。1963年12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毛泽东诗词》录入时,将写作时间标明为“一九三五年二月”。娄山关,又称娄关、太平关,位于贵州遵义县以北大娄山的最高峰上,是贵州北部进入四川的重要雄关,也是从四川通往贵州遵义的军事要隘。1935年2月25日,红军向娄山关挺进,在红花园与黔军遭遇,战斗进行了一天时间,傍晚时分,终于夺下这座雄关,使大部队顺利通过。这首词是毛泽东在娄山关战役胜利之后所写。贵州兵在当时被称为“双枪兵”,一支是配枪,另一支是鸦片烟枪。与国民党中央军和其他地方军队相比,他们的战斗力并不是特强的。但红军的装备更差。双方在这荒山野岭中发生激战,仗打得非常艰难,从早晨打到黄昏,红军才占领了娄山关。打娄山关是突破蒋军的围歼,打通去遵义的必由之路,此战是生死攸关的必胜之战。这一仗意义之重大,诗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词以“西风烈”三字起笔,突兀入眼,气势如虹。在这里,既是实写,也是虚写。
  实写是指在苍茫的云贵高原,时常有大风吹过。会值清晨,诗人置身此地,首先感觉的就是被无处不在的西风所裹胁。眼前一片高山峻岭,大风从高原上强劲地横扫而过,摧山断木,遮天蔽日,一股不可一世之气。诗人在形容西风的时候,用了一个“烈”字。此处这个“烈”字通“颲”字,《说文解字》中解释说:“烈,火猛也”;“颲,烈风也”。毛泽东拿本意形容火猛的“烈”字来形容西风,生动形象地写出了西风横扫一切的阔大和威猛,成功地烘托出一股极端悲摧和凄凉的氛围和基调。
  虚写,则是以西风暗喻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军,自1927年4月12日反革命政变之后,他们狂捕滥杀,围追堵截,妄图扑灭中国革命的熊熊烈火,将中国的红色力量赶尽杀绝,无所不用其极。一时之间,白色恐怖遍布全国。特别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国民党军更是恃强妄为,肆行暴虐,追得红军没有喘息之机。西风烈三个字,准确而透彻地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穷凶极恶的面目。
  第二句是“长空雁叫霜晨月”。在辽阔的高原上,秋风如此浩大,任何声音都可以传得非常地清晰悠远,尤其是一声声感发人思的雁声。循着雁叫之声,诗人抬头望去,只见天似穹庐,笼盖四野,月色如霜,普照八荒,正是“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1935年,诗人已届不惑之年,岁月不居,时光如流,自1921年以来,经过多少艰险和斗争,革命仍然看不到尽头,前面不知道还有多少坎坷的路要走。
  “霜晨月”三字,简洁扼要地写出了月色下的情景和氛围。古诗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可见,南方须待白露节过时方才打霜,岁月逐渐开始换季,天气由温热转为寒凉。三个字的字面意思,既可解释为在下了霜的早晨看到了高空的月亮,亦可理解为晨月之光皎皎如银,朦胧之境如天下飞霜,意境之所至,思之令人动容。
  湖南衡阳有回雁峰,相传北雁南来,从秋到春,不再向南飞过这座山峰,而停留栖息在这暖和适宜的地方,度过寒冷的冬季,待来年,春天来临的消息到达衡阳之后,方展翅往北飞回。所以叫回雁峰。王安石诗云:“万里衡阳雁,寻常到此回。”王渤亦说,“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诗人另有词中写道:“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两首词的时间背景大约基本相同。冬天即将来临,大雁都南飞了。战友们背井离乡,挺身北上,是迎着大雁来的方向逆风而行。这正是,“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一路向北,却又恋恋不舍地回望故乡故土,日夜想念那些亲人们,种种思恋的情愁漫绪使诗人愁肠百结。
  长空雁叫,大雁为什么悲鸣?因为有病雁栽倒在路上,孤雁失群,再也不能同起同落。这是对爱侣的怀念,对同伴的哀痛。联想到一路上牺牲的战友,毛泽东同志的内心更加伤感。
  紧接着,按照词牌要求,诗人叠韵而继用“霜晨月”。如果说前面的“霜晨月”写的是广阔的场景,第二个“霜晨月”写的是月光泻地的意境。顺应着这个叠韵效果,很自然地从天上转到地上,从而自然地引出了“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马蹄践踏在草丛中如霜雪般细碎的月光里,军号在悲壮地吹响,那些坚贞不屈的红色精英们,正在紧张地转战奔忙。一个碎字,准确地写出了急行军的迅疾气氛,一个咽字,把军号的悲鸣写得入木三分。碎裂的,或许不仅是马蹄声,也是堂堂的血肉之躯;悲咽的,不仅是军号声声,也有站在一望无垠的苍山之巅所抒发的无限悲凉和伤痛。
  上阕这四句写景,既是自然之景,亦是作者眼中之景,如王国维先生所述的“景中有我”,实在是写情中之景,以表达景中之情,写作者之所感所想。虽然没有一个字写情,而一切的情又在景中。天色未明,凄风冷月,行军困苦,上阕确定的基调基本上是阴沉抑郁的。
  下阕起始二句,一洗上阙的凄婉悲壮,豪气陡升,一笔宕开,并不实写攻占娄山关激烈的战斗,而是笔锋一转,横空出世,全词的基调猝然峰回路转,由悲怆转为激昂。诗人在词中,立意鲜明地指出:即便关山漫漫,长路艰险,但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从头做起,那么,一切的困难都将踩在脚下。
  下阕的开头虽然语调比较舒缓,但“真如铁”三字,恰到好处地突出了夺取这座雄关的艰辛——词中没有出现艰苦二字,但作者通过“铁”这一金属物象的颜色、重量和硬度,艺术地把“艰辛”具象化,让人有超强烈的实体感和触碰感,突显了红军战士不怕牺牲、直面困难、抢关夺隘的英雄主义精神,并因此而被广泛传诵,成为佳句。句中的“漫道”二字充分展露了藐视一切艰难困苦的豪迈情致。“而今迈步从头越”是上句的自然延伸。“迈步”就是举大步,经过战斗,“雄关”腾地一步迈过,战士们的动作神态跃然纸上,刚劲有力。“从头越”这三个字凝结了内心奔涌贲发的奋勇突破之力,无比坚定地表明了在党的旗帜下,革命队伍跨越雄关、踏平险阻的坚强决心和无限勇气。
  词以“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两个景句来收笔,以超现实主义的笔触描写了夕阳残照下的壮丽河山。前一句写山,极写了展目之间,青山一片的碧翠颜色和雄浑壮阔。“如海”是说山峦起伏不尽,就像碧波万顷的大海。曹孟德《观沧海》中写道,“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这大山大海,是与诗作中宏大广袤的意韵直接相连的,是与作者广阔的胸襟直接相连的。它既是一种意境,也是一种胸怀,更是对大好河山的倾心和热爱,词句中饱满地涵含着一股囊括四海的雄心壮志。
  后一句写夕阳。“如血”是说夕阳像鲜血那样殷红。它点出了红军胜利越关的具体时间,也是对词的前阕及后阕首句中“真如铁”所蕴含内涵的回应。这两个色彩鲜明的比喻句既描绘了景物,又饱含着感情。实写了夕阳浸染着的无数山峦红成一片的景象。表面上,诗人是描写黄昏的群山象血一样红,但它更有深层次的引申之义:一方面,是象征着江山由烈士们遍洒的鲜血染红,另一方面,也是对红旗插满中华大地,祖国山河终将红成一片的满怀期许和愿景。
  词中的景象从凌晨写到黄昏,乍看跳跃起伏,前后不太连贯,但作者正是利用了这种时空上的错位,描写了这样的一幅景象:天亮至天暝,红军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击败敌人,占领了娄山关。遍地硝烟,血流成河,英勇的红军战士血染江山,倒在了战场上,而倔强不倒的红旗高高地插在高山峻岭之绝顶,在飒飒的西风中猎猎飘扬,在夕阳中显得格外地鲜红。鲁迅曾说“我以我血荐轩辕。”“血沃中原肥劲草。”诗人自己也写过“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雄词佳句,直抒胸臆,展示出当代英雄勇立潮头的群像,更是具备汉唐遗韵的铁马秋风。
  综观全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景中含情,情中又有景,情景一体,水乳交融。而且其结构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上阕沉郁,下阕激昂,色彩对比反差非常强烈,感情流转自然充分,通篇四十六个字,魁伟雄奇,气势如虹,字字凝练,字字千钧,包含的信息量极其宏大,感染力极强,体现了共产党人铁肩阔步、执着坚定的情怀,不愧为当代豪放诗词中的上乘之作。
  毛泽东写这首词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遵义会议之前,李德等人瞎指挥,导致第五次反“围剿”惨痛失败,革命遭受重大损失。崽卖爷田心不痛(彭德怀语),红军将士抛头颅洒热血,很多时候竟然是白白牺牲,而革命军队几乎断送在这帮庸人的手中。中国向何处去?队伍向何处去?䂀微之中,革命前路茫茫,光明悬于一线。一股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现在,眼看指挥权又将重新回到新三人团手中,革命队伍又将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诗人的内心,不是重新得到权力的喜悦,而是担当大义大任的沉重感和历史使命感。雄关万道,一切困难终将跨越过去,只要革命必胜的信心还在,只要革命的方向正确的,最后的胜利必然会达到。“自信人生两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他完全有信心,有能力将中国革命带出低俗,带领他的团队和无数的革命同志走向辉煌!
  遵义会议之后,中国革命在毛泽东同志的英明领导下,终于迎来了新的转机。从此,中国共产党艰苦卓绝地、一步一个脚印地从胜利走向了胜利。
  此词一直受到各界人士的喜爱。解放后,不少毛泽东同志的拥趸、身边的朋友和战友向他索要墨宝,他竟然将此词誊写了六次之多。书中将这六幅字迹全部影印保留下来。展书观看,一张张墨宝,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诗人的文采飞扬。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上一篇: 《 昆明城市旅游规划方案

下一篇: 《 遵义城市旅游规划方案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能静静的阅读的人都是世间幸福的人。保持安静、沉下心来,万事万物便变的可爱起来,这时捧一本书,看的会心处仿佛在与作者对话,仿佛走进作者的世界,可以旁观可以亲临,实在是妙。作者读了毛泽东同志的那首词,由景入情,想起了那时候的时代,那时候的为难之处,在毛泽东同志的英明领导下才有转机取得了最后的胜利。诗人文采飞扬,作者会心一笑。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花落无声

    旧书店里是能淘到好书的。有旧书店的城市是有魅力有底蕴的城市。

    40天前

    回复

    • 英沙

      @花落无声 谢谢文友对本城市和对某雅癖的褒赞,我将更加学习和进步,报答友人们的善意和关怀!(握手)

      40天前

      回复

  • 英沙

    我为什么会去旧书店淘书呢?这实在是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但自从办了几张图书卡之后,人也变得懒惰起来,对图书馆的依赖越来越重,公益阅览便成了新的习惯。但疫情来临之后,公益图书馆都闭馆了,现在进去,也还要事先预约,层层设卡,人满时,亦无法顺利入读和借阅。所以又回到了老路,淘起书来。不过也好,淘来的书,虽称旧书,但很多都是没有开动包装的,而且时常有意外的惊喜。
    这首词明快的节奏和用字的讲究,确乎让人击节称快。润之先生的诗词,特别是解放前的从军诗词,大都是金戈铁马,直抒胸臆,非常令人振奋。最值得一提的是,无论在革命的高潮还是低潮,他的诗中都充满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对于革命前途,他从来不悲观,还曾经总结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他用他的的机智循循诱导着工人、农民踏上革命之路,用他的充满希望的声音鼓舞着无数战友浴血奋战。他就是一名铁肩阔步的革命者。
    对于词中的意境,陈毅元帅也曾写过一组诗《梅岭三章》,亦是我最喜爱的。其中一首写道:

    投身革命即为家,
    血雨腥风应有涯。
    取义成仁今日事,
    人间遍种自由花。

    堪称润之先生此词的最好注脚。

    41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能在这短短的一首词里看到这样多,真是学习了。

    41天前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