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自相残杀

作者:沧海遗珠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0-05-22   点击:


  刘前的“东场密探”李小华喝了个酩酊大醉。他不是为了祝贺这次换届自己得到提拔,而是烦恼自己为了刘前知县冒着被千人骂、万人唾的风险,鞍前马后,通风报信,防范异己,甘做被人瞧不起的走狗,没被提拔。他反复的想:我为你刘前出了这么大的力,第一个提拔的人应该是我,为什么最后提拔没我的事了?刘前知县你亲口许给我是当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不但没当上,反而被从市里下来的千草知县把我调整回县里只当了个渔业办主任。水阴县是一个缺水的县,哪有什么渔业?组织部给的理由是,自己在学校学的是渔业专业。我如果要是学的是杀人,那就应该安排我到行刑队?嗨!自己确实没少用软刀子替刘前杀了人。难道真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说吗?这不,凡是刘前小圈子的人,都被千草调整坐冷板凳去了。刘前的第一红人肖怀中秘书,也被调整到史志办去了,说他能写文章。他确实能写,不过是个无耻文人。只有一位没调整。谁啊?退休的乌德。他退而不休,一大把年纪了,恬不知耻,也整天的替刘前收集情报害人。虽然他退了,职务不用调整了。但是昨天他儿子因吸毒贩毒,刘前这个保护伞一走,就被公安部门抓进了监狱。
  李小华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只发愣。还是反复在想:骂屄刘前,我给你出这么大的力,提孙铁夫不提我。孙铁夫是你个王八蛋最恨的人,只是因为他与你的死敌王郎走的近一些。你个缺德的,不知收了孙铁夫多些钱呐?孙铁夫肯定比我送的多。可是,我给你出的啥力?那是挨人骂的力。要不是我及时给你通风报信,告诉你路樽已掌握了你贪污受贿的确凿证据,你能先下手为强,把路樽关进了监狱吗?哼哼!现在在监狱里关着的应该是刘前你个谬种。前些年,你两口子卖官,一口气封了十八个县长助理。让媒体一曝光,全国哗然。省里头坚决不让你干知县了,组织上认为,你原则性太差,手太长。又是我,而不是别人,出钱出力往省里跑关系。跑遍了千山万水,说尽了千言万语,历经千难万险,饱尝了千辛万苦,使出了千方万计,才保住了你这个狗官的位子。我赤胆忠心的为了你,该我提拔了,又是你说了算,你全不念给你出过大力、卖过命的人。而是按送钱多少提拔,真是无耻之极!换届结果出来后,我去问你个明白。你他妈的翘着个二郎腿、剔着个狗牙、肿着个黑猪头脸,头都不抬,说什么:“我为你已经尽全力了,市里朱知府我也找了。你的口碑太差,群众反映不好,很多人对你都意见很大。组织上不敢用,用了怕出事。我实在无能为力,你理解我的难处,好自为之吧!”刘前,你个王八羔子,群众对我有意见,还不是你造成的。你心中鬼大,贪腐严重,成天怕群众告你。你用卑鄙的手段,学明朝太监魏忠贤搞“东厂特务统治”那一套,违反党的纪律,发展谍报组织,广布眼线,用卑鄙恐怖的特务手段,统治水阴县。让肖怀中秘书牵头,你老婆坐阵,你幕后指挥,网络了一批在职官员、退休官员、电视台报社记者、饭店服务员等一帮子小人,定期向你汇报谁说你的坏话来。你按这些没良心的人瞎汇报的情况,打击异己,迫害党的忠良,败坏党风政风,使人民群众与党离心离德。你披着共产党的外衣,其实是党的事业的叛徒,是共和国的掘墓人。你是历史的罪人!在你的引诱下,我们这些人都不学好,昧着良心说瞎话。大肆的向你添油加醋的打小报告,诬陷好人。有时,如果谁得罪了我们这些人,我们就会无中生有的向你告黑状,你不问黑白就整治人家。我就曾因为常务副县长洪存因工作批评过我,我就凭空向你告洪县长“在外边散布发不出工资来”的谎言,你听到汇报后火冒三丈。你到市里找到有关领导告洪县长的黑状。没多久,洪县长就被调走了。其实,这都是我的私心在作怪,最根本的还是你倡导的邪恶风气所致。一想起跟你干的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我就后悔。谁跟你这个流氓小混混也学不出好来。还说群众对我有意见,还不就是你造成的吗?你为啥不敢为我们这些给你出过力、卖过命的人,在组织面前仗义执言!退一万步说,这次即使不提拔,我在狐狸镇再干几年也可以。那里有煤矿,油水大。官升不上去,多捞点钱也是个补偿。这倒好,不但没沾你一丁点光,反而被你牵连的既提拔无望,又原官位不保,打入冷宫,永不叙用。真倒血霉了!嗨!小人就是小人,小人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就会与主子反脸。孔子在《论语•子路第十三》篇中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刘前也喝了个酩酊大醉。这次换届,先是刘前用重金买了个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官职。在换届会议召开之前,已到市政法委报到上班。由于他在水阴县非法批示基本农田搞房地产开发,被人告到东京,受到查处。还没等到换届会议召开,就被上级组织部门从政法委撵了出来,安排他到市政协学习委任学习委主任去了。由于他平时保护伞打造得比较铁,在某些权势人物的保护下,他没能被绳之以法,就已经便宜他了。但是,对于官迷心窍的他来说,政法委书记当不上了,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到市政协工作室当一个闲职的小主任,他心有不甘。他不从自身找原因,而是对组织极度不满。在非公众场合,他多次诽谤、谩骂、埋怨组织上用人不公。他的烦恼是因为这次换届没被提拔。他想:日他奶奶的,组织上这么不公道,我论资历,干了五年的副知县、五年的知县,在全市知县中,我干的时间最长。那水阳县的何知县,从省里下来,就干了三年,啥事没干,就直接提拔到某市当副市长去了。论工作,我抓住机遇,举债发展,拉了二百多个亿元的债务搞城市建设,把一个像大乡镇似的水阴县城,向外扩张了几十公里。房地产开发的房子,水阴县的老百姓几十年也用不完。虽然大多数盖的房子都闲置着,有的因资金链断裂而成了半拉子工程烂尾楼。但是,我把今后水阴县发展的框架拉起来了,千秋功业啊!再说,房地产市场低迷,全国都一样,也不光水阴县。我无论从论资排辈,还是论工作,组织上首先应提拔的应该是我、是我、还是我!即使不提个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经济工作观摩团团长、拆迁协会会长之类的副市级职位,也是对像我这出过大力的干部的一个交待。全市谁不知道我“刘一指”的大名。在水阴县,我往什么地方一站,用手一指,那里的房子不出一天就全倒下了。老百姓有不听话的咋办,用公检法无产阶级的专政工具专政啊!该抓的抓,该关的关。唉!还说这些个干啥,好些都是干的缺德的事。我出了这么大的力,挨了老百姓的这么多骂,上级观摩时没少表扬了我,一提拔就没我的事了。这还有天理吗!嘿!你们看,刘前这个贪腐的家伙现在也讲究起什么天理来了!看来,坏人做坏事,他并不认为是在干坏事。按他的处世观念,干坏事是天经地义的!
  刘前躺在自己家的床上,望着天花板也是只发愣。他也反复的想:不提拔就不提拔吧,干了这几年,也捞足捞够了。坊间除了因拆迁送我一个外号叫“刘一指”外,又因贪腐送我叫“刘一亿”。这年头,这些个事,光我吗?这都是那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家伙们造的我的谣。不过我捞了何止一个亿。到底是多少?嘿嘿!我不告诉你。我傻啊!至于搞女人嘛,那更是我的长项。要不,老婆与我形影不离,到上边开会她也跟着。她就是怕我与别的女人胡搞。可别说,那县党校谷三娘女校长早就让我搞到手了!不说这些个没用的了。就说这次换届,我钱没少往上砸了吗?他妈的,上面几个关键人物,我怎么也得给他们送了个一、两千万元。唉,没管用,都打了水漂了,填到狗肚子里了。我也没法要回了,更是没法子举报他们啊!那是找死。他们位高权重,吐口唾沫就能淹死人啊!组织上就是不提拔也该给我安排个好位置,我没有功劳也应该有苦劳,没有苦劳也应该有辛劳啊!把我安排了个市政协学习委主任,以我当过知县这个经历,这样安排我,是羞辱我,过去从没有先例!组织部孟士河部长给我谈话,说我“原则性差,亲友干政、倚权捞钱,有卖官买官现象。还说我拉帮结派,划小圈子。群众反映最强烈的是,违犯党的纪律,大搞非组织活动;结党营私,压制舆论,打击报复有不同意见的干部。尤其是利用像李小华、肖怀中、乌德等这样品质恶劣的人,诬陷好人,大搞特务恐怖,搞一言堂、独裁统治,凌驾于党组织之上,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共产党员,违背了党的宗旨”。这都是一派胡言!这些行为,难道说光我身上有吗?远的不说,就说与我共过事的王郎知县,不是也吃喝嫖赌、贪污受贿、独裁专制,样样俱全吗?他为什么能提副市长?他为了捞钱不被人发现,专找外面的、远的、跟水阴没关系的人来搞房地产开发,这样收钱难以被当地人发现。他为了表示自己廉洁,故意让他外甥来修桥,他再大张旗鼓的把他外甥赶走,以示铁面无私。这把戏确实蒙骗了好多人。但是,能蒙骗过我的眼睛吗?他胆大妄为,不信马列信鬼神。为了显示自己是上天所命,他让宣传部阴礼部长,花四十多万元,从外省买来假文物,谎称在修缮“日云观”时,从“幌子塔”里发掘出来的。为证明是真的,他花巨金从东京汴梁“大报家观”里请来两个打扫卫生的人,假扮文物专家,装模作样的大搞他妈的所谓鉴定。其实,全县人民都知道这个丑事。有正义感的群众也进行了举报,可是为什么王郎还是官照升啊!他比我干的坏事多了去啦!他能升官,我为什么不能升官?难道说我们在的不是一个共产党?他在的党不反腐败,我在的党反腐败?你别说,还真让刘前说对了一半。因为,王郎提拔是十八大之前,而现在十八大之后党中央反腐力度加大,有腐必反,老虎苍蝇一起打。党政干部逢提拔必审,有问题必查。像刘前这样的干部,属于群众反映强烈,贪腐问题严重的干部,这次组织上是不会提拔的。但是,他这些年在个别人身上花的钱也没白花。有这些保护伞保护着,没被查处,他能平安着陆,就很好了。他也知道罪孽深重,他只不过心理不平衡罢了!
  刘前翻了一个身,双眼还是紧盯着天花板。他又想到:也是的,水阴县李小华等几个人,天天给我打电话诉苦。诉什么苦?我都没提起来,你们还嚷嚷个啥!我在水阴县的时候,你们跟我沾了多少光?就说肖怀中吧,你老婆已经参加了国企改革,不能再到事业单位工作了。还不是我冒着风险,又给你安排到了事业单位上工作去了吗!还有李小华,你还咋咋呼呼的嫌没提拔。要不是我保护着你,你早就因贪污煤矿搬迁款判刑进监狱了。再说,那古人孟尝君的手下们,都为主人办提高威信的事。举一个例子,其中有一个人叫冯谖的,孟尝君让他到封地收债去,人家到了孟尝君的封地薛地,把负债的人都召集起来,宣布:孟尝君体谅大家的难处,所有债务一律免除。他也没经孟尝君同意不同意,一把火把所有的债券都烧了!回来后,他向孟尝君汇报:我把歉你的债都给你买了“义字”啦。孟尝君也没说什么。之后,当孟尝君落迫回到他的封地的时候,老百姓都夹道欢迎。孟尝君这才体会到他的手下冯谖是为他买威信、找退路了。可你们倒好,我本意是让你们给我发挥监督作用,促进水阴县的各项工作的。你们利用我赋予你们的权力,狐假虎威,拉大旗作虎皮,骑在群众头上,作威作福,以权谋私。你们蒙蔽我汇报假消息,陷害善良。借我之手,打击报复对你们有意见的干部,弄的天怒人怨。此事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省市领导都知道了,直接影响了我的提拔。你们干的坏事,水阴县的群众都算在了我的头上了,我在群众中的威信是历届知县中最差的。我干着,群众反对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我不干了,我还敢去水阴县吗?还不都是你们这些人平时给我种下的是荆棘,让我来年收获的是蒺藜。我还敢回水阴县去吗?都是你们这帮人搞的,官没升,还落了个千古骂名。你们不是我的亲兵。从结果来看,你们应该是我的敌人!嗨!你们听听,刘前提拔不起来,又埋怨起给他出过力的人来了。他们这些人干的坏事,还不都是刘前他自己让干的吗?他昧着良心一把把责任推到那几个给他卖命的小人身上去了!其实,刘前、李小华他们都没被提拔,又是都互相影响了对方的结果。不要看他们平时称兄道弟,一旦各自达不到各人的目的,就会分道扬镳,视同仇雠!这真是的,这次他妈的在刘前、李小华、肖怀中这些个小人身上,可有了天理了。这一回换届,天理昭昭,都没让这些小人沾光提拔起来,这就对了!孔子在《论语.里仁》篇中说: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
  还有,大家品味品味:刘前主子与李小华、肖怀中等奴才,这帮子狼狈为奸的小人,他们在水阴县的所作所为,从本质上讲:不是互相支持帮助,而是自相残杀啊!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星语星愿

下一篇: 《 李代桃僵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精彩故事,继续欣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沧海遗珠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