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体诗词 >  > 好诗欣赏

好诗欣赏

作者:皋南抱朴子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5-20   阅读:

  好欣赏
一, 新荷咏
——朱善云
碧色罗巾掩粉痕,
荷塘淑气送温存。
烏泥谁识真君子?
暗炼膏滋养灵根。
——这是一首好。首句从视觉着笔,句中“罗巾”是以比喻出之,“掩粉痕”是以拟人出之,一笔摹写两景:一是荷叶二是荷花。第二句是从嗅觉开始,写淡淡的脉脉的荷香,又以“温存”一词,使文笔从嗅觉折入感觉,因此又形成移觉通感了 。第三句写到养育莲藕的淤泥,作者视之以“真君子”,这是拟人,但又不是一般的从反面贬损之,在朱公笔下淤泥是“乌泥”,而不是“污泥”,是为莲藕暗炼羹滋的功臣。这恐怕是坛第一次为莲藕生长的环境“淤泥”的千古冤狱平反正名了。第四句水到渠成,最后写到莲藕,作者既饱含深情又惜墨如金,仅用“灵根”一词就写足了对莲藕的赞美和喜爱!
诗人的这首《新荷咏》从莲叶起笔,到粉荷再到荷香再到莲藕生存环境“淤泥”,最后才写到玉藕,这是全方位多角度,推陈出新的写出了莲藕的厚实而又丰满的形象和它的高洁的品质。这是在写莲藕吗?这实际上是托意于物,是借物喻人。是在描绘和赞美具有“晓芙”的美好形象和“冰清玉洁的”高贵品质的人!这应该就是此诗的特色。

二, 随感录(八)
——史红雨
不悲镜里容颜老,
且喜心头地域宽。
手上无多烦脑事,
儿孙奋力鼓风帆。
史好诗句!好心境!本诗首句写镜中颜,是从反面用李白《将进酒》里“高堂明镜悲白发”和他的《秋浦歌》里“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的诗句,李白是“悲”白发;史公是“不悲”白发,李白已豪,以诗意言之,史公乃能驾李白而上之,岂不是更豪!这就从视角上引出第二句不悲“容颜老”的原因,这原因不独是自然规律,更是心境宽——这已是在写感觉的角度了。第三四句更进一层,进一步拓展和深化写‘心宽”的两个原因:一是心无烦恼方能超然物外,二是儿孙努力并皆分发有为!真是“夕阳无限好,为霞尚满天”!这种家境真是羡煞旁人,这种心境更是常人难及!

三, 随感录(十三)
——史红雨
贤者不虚生宇宙,
学人常会贯昔今。
卑谦吸纳多家慧,
博采方能立自身。
史公好诗,真是大气概,大胸怀,大手笔!首联的首句“生宇宙”意象何其开阔!须知“上下四方为宇,这就写了空间六维;古往今来为宙,这又写了时间一维”;写了七维空间,已无极矣!复又于第二句用“贯”字,加于“古今”之前,只觉是纸短意长,意在言外矣!这一句是从纵的时间的维度着墨,这两句一纵一横,纵横捭阖,一览无余矣!这也是毛诗的一贯写法。毛公写《沁园春 雪》,纵写“大河上下”横写“长城内外”,犹有时空盲角未及,而史公以“生宇宙”与“贯古今”则时空已无所不在矣!同时,首二句还形成对仗,这显示了史公的对联的非凡功力。第三句“谦卑”,第四句“博采”,这是史公做学问的一贯的虚怀若谷的态度和学无止境的治学态度。而这是最值得咱家学习的。大赞!

四, 暴雨前奏
——朱善云
风旋白柳絮,
云垒黑头城。
野旷金蛇舞,
推窗闻土腥。
朱公好诗!朱公的这首诗反映的是所作诗词中的另一种风格。朱公所写的七绝甚多,大多是首句入韵,是以正格出之。这一首则是五绝,而五绝的正格却是首句不入韵,这是七绝和五绝的两个正格在押韵上的不同。正是因为五绝的正格首句不入韵,所以朱公在这首五绝中,首联以对仗出之。首句“风旋白柳絮”与谢道韫的柳絮吟中的“未若柳絮因风起”的诗意暗合,这真是“心同古人参”啊!但谢诗纤弱,是婉约中之婉约,而朱公诗句则力透纸背,完全是另一种豪放的风格,却是豪放中之豪放。谢娘句以十七八女郎,手持红牙板,唱“杨柳岸,晓风残月”;朱公句,可以关西大汉,手持铁禅杖唱“大江东去”!朱公第二句可能是诗人暗引了李贺诗句“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典,又化而用之,亦可以与李贺诗并读。这二诗豪可有得一比矣!这两句构成对仗,而且是很工整的对仗,它显示了朱公的对联的深厚功力。第三句是用喻,以视觉出之,描摹了电闪雷鸣的不凡气势,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境。末句是从嗅觉写暴雨将至的气息。这两种视角的转换,流转自然,大美无痕!的是好手法


  审核编辑:一尘   精华:一尘    

上一篇: 《 野步

下一篇: 《 五律·夏日居思

【编者按】 古诗词主编   一尘:
欣赏精华,点评到位,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