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文化散文

岁月里的炊烟

作者:子隽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0-03-25   点击:


  在这个衣食丰足的时代,乡愁,似乎被人们甩的越来越远。你站在一座小城的至高点,无论怎样极尽全力地眺望,也很难望得见与生相伴的袅袅炊烟。
  现在的人,一边为物所役,拼命地为财富奔波。一边又惴惴不安的怀恋往日的炊烟,无以释怀的乡愁。
  乡愁,囊括了人们所有的怀恋与过往。比如,那一座历经沧桑的老宅,那一条贯穿前后的幽巷,以及幽巷一旁的池塘。比如,过年喜庆祥和的场面,中秋月饼曾经的味道。比如,不可释怀的家风,袅袅炊烟和老母亲的呼唤。
  人生有多丰满,乡愁就有多么的厚重。乡愁是一片热土,人们从这里下榻于尘世,又在这里汲取一方风水的精华。后来,当穿越一个个时光的节点,又把滋养我们的乡愁,小心翼翼地置放于心灵最深处。无论守望江湖,还是浪迹天涯,那点滴乡愁,那缕缕炊烟,总会不失不忘,常常让你想起,甚至闻到它的味道。
  去年中秋之夜,我伫立在南面的凉台,凝望着那一轮圆月,感思竟泉涌般的奔流,一条条消失的街巷又浮现在眼前。马市街,东牛角一些穿越了几百年的村落,也就在几个月的时间,拆迁一空,一条贯通邢台东西的建设大街竣工,笔直,宽阔,气派。路两边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这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家园,在城改的大潮中瞬间淹没,又在城建的洪流中快速崛起。那是一个晚霞洒满路面的傍晚,一位中年人问我,东牛角菜市场的南门怎么走,我到那里找一位朋友。我指向那一片错落无致的高层楼群说,那就是原来热闹非凡的东牛角菜市场,最高的哪一栋,就是原来菜市场的南门。没有与朋友联系方式的他有些无奈,我帮他在一家小旅馆住下。
  “美丽是拆出来的”。我欣赏这句话,破旧立新。古村落的老旧房屋,还有居住在棚户区的乡亲们,终于告别简陋的住宅,住上了高楼大厦,成为现代生活的受益者。城市框架逐渐拉大,基础设施不断完善,现代都市日渐成熟。
  如果说,美丽是拆出来的,那么,也可以说,“美丽是保护出来的”。拆迁造福当代,保护福泽后人。人,无论浪迹何处,只要能看得见乡愁,望得见炊烟,心里,就会永远安暖。乡愁,即是人生远航的码头,又是远航的风帆。没有乡愁,看不见炊烟的时光,该是多么的忧伤;忘记了乡愁和炊烟的日子,又该是多么的薄凉。
  一座小城,如果处处流淌着乡愁的溪水,那该是何等的美妙,和谐,宜居!当你浪迹了许久,在一个秋雨绵绵的午后,能在最繁华处看到一处复活的老字号,比如,黑家饺子馆,比如,邢台茶庄。假如,在都市一隅,能看到一座重建的古老庙宇,有香火萦绕,你一定会放慢匆匆的脚步,去阅读久违的乡愁。你摇曳的心灵,会在瞬间舒展和柔软下来。仿佛回到了童年,看到了久违的炊烟,甚至听到母亲的呼唤。
  岁月远去,炊烟却不会淡薄。在辽阔无垠的心田里,炊烟,永远是一道最具亲情和不能释怀的风景。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这中秋的模样

下一篇: 《 弥久生香的日子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乡愁是心底最温暖的记忆。大概我们每个人都会怀念记忆里的故乡,以及岁月里的炊烟。很精短的美文,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