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杂文随笔

傻子·芥菜饺子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3-05   点击:


  昨天下午,我正在噼里啪啦地打字,忽然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竟然是楼下的某位邻居,她递给我一编织袋的东西,说:“这些送给你们吃。”我还没反应过来,她转过身“蹬蹬蹬”地下楼了。我关上门,打开编织袋,发现里边尽是绿叶菜。我把那些菜倒出来,瞬间惊呼出声。原来是芥菜!好多好多的芥菜!叶片肥大,叶茎青翠,叶根沾着新鲜的泥土,一看就是刚从地里挖出来的。
  我欢喜地将它们择完洗净,于今个上午烧一锅开水,将芥菜一股脑丢进去焯,再捞出来用清水漂净。随后沥干水分,捏成拳头大小。搁置在案板上用菜刀切碎。随后配上五花肉糜、盐葱姜末,浇上十三香与老油、芝麻油。再打个鸡蛋丢进去提鲜。待将这一盘馅料拌匀后,和面醒发,搓条切块,擀出饺子皮。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包出了整一排子的芥菜饺子。
  忘了是谁说:“饺子加了荠菜,谁吃谁家发财。”包饺子的馅料种类繁多,口味各擅胜场难以枚举。我最喜欢吃荠菜饺子。尤其是二月初的荠菜最为鲜嫩。三月的荠菜略有些老,有的已开出了细细碎碎的小白花,便吃不得。我把那一袋子的荠菜挑挑拣拣,盘出的馅料仅能包一百多个饺子。即使如此,也让家里人赞不绝口,吃得打起饱嗝。饭后,母亲谈起那位邻居的身世,我才想起了很多事情。
  那位邻居与我自幼认识,却是点头交情。因为,她母亲得过急性脑膜炎,智商落了下乘。她母亲生下她,她遗传了同样的毛病。小时候,我们曾经在一个大宅院里生活,她爸只要一上班,小朋友们就站在她家窗户外边召唤她。她出来之后很开心,她觉得大家喜欢跟她一起玩。她在小姑娘们跟前扮丫头,在小男孩身边演鬼子,什么丑角什么配角的戏份,她都参与,参与得乐不可支。却经常被大家取笑。大家取笑她,她听不懂什么意思。她的脸上经常白一块红一块的,分不清面粉还是胭脂。她的身上经常脏兮兮的,隔五六步都能闻到一些说不出来的味道。其实,她的母亲很爱干净,经常给她换洗衣服,可是她只要一出门,就好像在泥地里打了两个滚似的。她爸是一个好脾气的人,看到小朋友们欺负她,常常隐忍着牵起她的手回家。直到有一次,大杂院里最调皮的男孩当着一群人的面,骂她是一个“傻子”,骂她全家都是“傻子”,他爸才怒不可遏地赶走了这个祸害,随后自己去了外边的饭馆喝闷酒,留下她站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下面哭。
  记得那一年,我只有七岁。七岁的小女孩不懂得怎么安慰人。我拿了家里的两个大苹果,想出去送给她。却被对门一个女孩截住了。那个女孩是我们院子里的人精。她说正常人都不会跟傻子玩。如果我跟她玩的话,以后有什么活动,她就不叫我了。我胆小,不敢惹众怒,只好随大流。余下的日子,我继续旁观这个智商欠费的女孩闹笑话。直到我们厂区盖了单元房,家家户户分了新房,那些小屁孩也长大了,一个个在家长与老师的管教下冲刺学业,逐渐忘记了童年里恃强凌弱的那些事。
  她,还住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她,也上了几年学。只是我们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也上小学一年级。我们上中学一年级的时候,她还上小学一年级。我们上大学之后,她不上学了。她永远只有小学一年级的文化水平,却在上天眷顾下长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她的头发浓密乌黑,洒落腰间,宛如瀑布。她的皮肤白里透红,光滑水润。她的身材发育得也早,十二三岁就长得前凸后翘;十八九岁更是出落得横看成岭侧成峰。加上她整天嘻嘻哈哈哈的,浑不知忧愁为何物。她在我们小区里也挺有异性缘。
  很多小伙子喜欢招惹她。不是言语上逗她;就是约她打牌,请她喝酒。她大大咧咧,不知防范。她的父亲急坏了,三令五申不许她跟人乱跑。可是他要上班,管不住她;她妈在家里,也管不住她。她跟人混着混着出了事。她失身了。她爸似承受了晴天霹雳,经过一系列盘根问底的查证,总算找到了“罪魁祸首”。原来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小保安。小保安占了她的便宜,嘴上死不认账。她爸发了愁,牙一咬,只好许诺——只要他们结婚,他权当多了一个亲生儿。他会给他的女婿跑关系,转户口,实现“农变城”。他累死累活、省吃俭用挣的钱、存的钱,包括这房子、这家底,将来都是他们的。
  2000年的时候,农村人还是非常向往城市户口的。何况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娶个城市独生女,白捡一堆天上掉的馅饼。小保安算算,这买卖稳赚不亏。他娶了她。他们结婚后也过了一段甜蜜的日子,主要是她爸极力维持女婿,她妈悉心伺候女婿。随着时代的变迁,岁月的流逝,她爸供职的国企效益日渐下滑,她爸退休后的收入锐减,物价又漫天飞涨。小保安不甘心一辈子碌碌无为,抛下她与他们幼小的女儿,南下“淘金”去了。
  这一去就是十年。十年里,我们小区家家户户都在经历着各自的悲欢离合。无人不是关起门来过日子,懒得理会他人屋顶瓦上霜。她爸后来患了脑溢血,半身不遂。她妈既要照顾她爸,又要帮忙拉扯孙女。可喜的是,她的女儿生长得健康又聪明,学习优秀待人礼貌。这一家人的日子过得不算圆满,却不失体面。偶有人提前她的丈夫,他们全家说是在外边打工。可是在外谋生的人,到了过年的时候总该回来吧?那个男的坚决不回。直到她爸去世,他才回来参与了丧礼。据说,出殡那天,她的男人在她爸的墓前磕了三个头,痛哭了一场。次日又去了南方,从此杳无音讯,似乎从未来过一般。
  大家心里有数。按照《婚姻法》,夫妻分居两年即可向法院起诉离婚。她与他离没离婚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值得敬佩的是,这祖孙三人的日子照样过下去了。她爸弥留之际,找企业领导求情,希望给女儿一条谋生之路。企业领导网开一面,特许她以临时清洁工的身份,在厂区里打扫卫生,一个月能赚九百块钱。加上她爸留下来的钱,她们生活清贫,却是贫而不贱。她们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她的女儿尽管衣着素净又样式寡淡,却是昂着头走路,一身自尊自重的正气。
  去年,她的母亲得了尿毒症,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就办了出院手续。在家里扛了一个多星期,终不治身亡。知情人说他们手里只有二十多万的存款,而无社保的家庭承担不了高昂的透析与换肾费用。她妈为了她与孙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闻者无不落泪,她却一滴眼泪也没有掉。她居然镇静地处理完了她母亲的丧事,继续过日子。之前她咋过的日子,之后该咋过还咋过。
  我素来工作忙碌,很少关心与己无关的闲事。得知她妈去世,我仅是吩咐了母亲给她们孤女寡母递一笔份子钱。却不想,她在疫情期间竟然给我送来自己辛辛苦苦种的菜。原来,她一点都不傻,她一点都不打算欠别人的。原来,她一点都不弱,她像一颗芥菜种子一样扎根在泥土中,拼了命地要活出自己的尊严。我妈说她除了上班打扫卫生,还在厂区空旷处开了两亩地,种满了碧莹莹的蔬菜。若是我一个月就那点收入,估计早就崩溃了。她与她的女儿却是活出了很多人活不出的精神富足与心安理得。
  在她的故事里,我再次想起了作家易卜生说过的那番话:“钱能买来食物,却买不来食欲;钱能买来药品,却买不来健康;钱能招来熟人,却招不来朋友;钱能买来奉承,却带不来信赖;钱能使你一时开心,却不能使你得到幸福。”生活里确实离不开金钱,人有了足够的金钱才能够抵御生活里的风险。但是人到底需要多少钱才算够呢?为人终其一生,不过是一双筷子一张床,一间房子一辆车,仓里有粮,灶边有柴,身边有亲人,枕边有爱人,膝下有传人。此外,还需要什么?
  《圣经》有云:“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当我们在2020年的魔幻开局里心生焦虑的时候,不妨学学本文里的“傻子”,她那种平静而快乐的生活态度,单纯又豁达的心理素质,也许是很多“聪明人”望尘莫及的能力。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聪明与傻本就没有明显的界限。一个看似精明无比的人,不见得就是聪明,一个看起来反应迟钝的人,只要自己活的平静而快乐,又何尝不是一种聪明?这篇文章里的主人公很好地诠释了这个辩证关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梨涡小篆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