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杂文随笔

到底是谁害得李宝莉“万箭穿心”?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29   点击:


  
  李宝莉是作家方方所著的小说《万箭穿心》里的女主人公:武汉人。城市女。小市民。她没读过什么书,小学毕业就出来帮家里卖菜挣钱,长大后跑到小商品市场卖起了袜子。她长相标致,性格泼辣,嗓门又大。但凡兴奋起来,说话唾沫星子横飞。这样一个风风火火的辣妹,偏偏嫁给了一个在九十年代里接受过大专教育的知识分子。那位知识分子名叫马学武,是农村里飞出来的凤凰男。他外表看上去文弱、软弱、懦弱。总之,他给人印象就是弱。特别在李宝莉面前,他被呼来喝去,逐渐养成一副郁郁寡欢的怨夫脸,连夫妻生活都不愿意跟李宝莉过。
  李宝莉心里恼怒。她才三十来岁,正是一个女人成熟到快要绽开的时候。马学武对她的冷淡,让她在外人面前更加不给他面子。比如马学武单位分给他一套电梯房,本是皆大欢喜的好事情。李宝莉却在搬家工人面前对马学武颐指气使,骂骂咧咧。她一张嘴就是:“马学武,我出钱他们做事,天经地义。刚才坐地起价你不吭声,现在跑出来发烟,你自己看看他们干的什么活。烟不要钱,水不要钱,你当是在厂里搞招待啊!真是贱!”
  这番话让马学武颜面尽失,也让工人们塞了一肚子火。背着李宝莉的时候,工人们用同情的语气嘲笑马学武好歹是个国家干部,却被一个泼妇似的婆娘镇得服服帖帖。马学武心头的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在搬完新家的第一晚,向李宝莉提出了离婚。
  李宝莉是根本不清楚问题出在哪里的。她以为老公只是一时闹情绪,发现他来真格的时候,李宝莉慌了神。她先跑去找闺蜜哭诉,又利用儿子向马学武求情。马学武跟她多年夫妻,早看穿了她的把戏,索性选择了分居。
  李宝莉怀疑马学武有了外遇,猫在他的单位门口进行监视。她发现马学武与一个女同事鬼鬼祟祟地走进一条窄巷,再进入一家旅馆。她顿时傻了眼。当初李宝莉嫁给马学武,一是看中了他是文化人,拿得笔杆子;二是觉得他为人老实,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偏偏,马学武带给她的乃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承受不了的打击。李宝莉的心骤然狂跳。她一直跟到这对狗男女厮混的房间,听到了一声声不堪入耳的呻吟。
  李宝莉二话不说,跑到电话亭打了110,举报某宾馆某房间正在从事卖淫嫖娼活动。这一来,马学武与姘头东窗事发,很快在单位里出了名。丢人到极限的马学武迫于无奈,回归了家庭。李宝莉自负捏到了马学武的把柄,张口挖苦闭口讽刺,依旧是当着外人的面。马学武惹不起,躲;没处躲,忍。后来马学武的母亲来了,马学武拿出谄媚的笑脸祈求李宝莉让老娘住下来。李宝莉又是毫无忌惮地发飙。她将马学武折磨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兼并着霉运缠身——他先被单位降职,再被下岗。马学武忍不住去找那个给过自己一缕温存的姘头。姘头却趁机告诉他:当初报警的人不是别个,正是你老婆李宝莉。马学武彻底崩溃了。他留下一封遗书,内容是短短的三行字:“人生真是痛苦。有些事情,我无法面对。老娘,对不起。我不能为你养老送终,还要求你帮我照顾好小宝。小宝,对不起。以后的算术题就要靠你自己做了。”除此外,只字不提李宝莉。他纵身一跃,跳了长江。
  失去了儿子的老太太,痛不欲生放声大哭。失去了父亲的小宝,对着李宝莉一通暴打,口口声声要她还自己的爸爸。李宝莉满肚子委屈,却是张了张嘴,又咽了下去。她成了婆婆与儿子眼里的罪人——她逼死了马学武,她就得替马学武扛起这个残破的家,她就得替马学武当家里的顶梁柱。李宝莉为了生存,满脑子想得都是怎么挣钱。
  她能怎么挣呢?人已中年,寡妇失业,上有老下有小,文化程度还不高。她只有选择去当“扁担”(挑夫)。干这行,风吹日晒,手停口停。李宝莉天天开工赚钱,累得腰酸背痛回家。家里人对她冷冷淡淡,只是供应她一顿晚饭。
  李宝莉却将每一天的收入,尽数给了婆婆。于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李宝莉从三十多岁的明艳少妇退变成了四十多岁的憔悴土妇。她头发过早地斑白了,她的皮肤粗糙焦黄,满脸细纹。她的富太太闺蜜找到她,心疼得眼泪直掉。李宝莉却拒绝她的资助,非要靠自己的一身力气养家。她以为她这种赎罪式的苦熬,终有一天能够熬出头。却不料在儿子考上大学之后,婆婆居然跟她提出了让她把房产过户给孙子的要求,同时劝她再出去找个伴。李宝莉方才恍然大悟:婆婆从来没有饶恕她,反而利用她当牛做马了十年。现在要卸磨杀驴了!更让她绝望的儿子也要将她赶出去。理由是“秋后算账”:“我终于知道爸爸为什么自杀,原来你这么阴险”——是你让我爸身败名裂;是你害我爸丢了饭碗;是你毁了他的人生;是你逼他万念俱灰、放弃生命。李宝莉,你不是不信报应吗?我报应给你看。我是你的亲儿子,我要你一无所有地滚蛋!
  李宝莉听完,失去往日里的飞扬跋扈,再无法伶牙俐齿。她连解释都无力解释,她失魂落魄地游走在夜晚的武汉街道。她坐在长江江畔,顺着时间回想前尘往事。有一群高中生路过,请求她为他们拍照。他们唤她“婆婆”。李宝莉还不到五十岁,已经苍老得宛如老年人。
  李宝莉终于明白,无论是对是错,是值是亏。她最好的人生年华已经过去了。虽然她嫁的男人背叛了她,她生养的儿子成了白眼狼,她孝敬的婆婆是驯狼师,但是真正害得她活得疲惫不堪、揪心痛苦的那个罪魁祸首,其实是她自己。十年风霜,十年含辛,十年茹苦,十年担当,都源于她内心深处的负罪感。她再也不需要为了别人过度负责了。李宝莉把房产证留给了自己的婆婆,挑着自己的行礼离开了那个让她“万箭穿心”的家。
  作者方方怜悯李宝莉,在结尾给她安排了一个暖男出现,带着她去过幸福的晚年生活。这是她的慈悲心理使然,不忍心让“刀子嘴豆腐心”又苦哈哈一生的李宝莉式女性再承受生活里的重锤。实际上,现实里的李宝莉式女性,往往难以得到命运的恩待。
  不是她们不好。她们对所有人都舍得好,却不懂得如何让别人认同这种“好”。
  李宝莉和马学武的这一段婚姻,是女强男弱的婚姻,是城乡结合部的组合。李宝莉在马学武面前是趾高气扬的,左一个“乡下人”,右一个“乡下人”。看似强势、凶悍、傲慢、咄咄逼人,实际是怕马学武小看她,升官发达之后抛弃她。李宝莉的自我价值存在感很低,她不读书、不学习、不提升自己,就喜欢用道德绑架马学武:“我妈去世的时候,他跪在地上保证过要好好对我……我选他个乡下人是他的福气,他凭什么不好好对我?”但是,婚姻是用感情经营的,不是用道德绑架的。她的闺蜜一早就提醒她:“马学武出轨是被你给逼的。”李宝莉不以为然。她认为她为家庭付出了太多。她精打细算,不追求光鲜亮丽,把手里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刀刃上。她觉得这样就能够过好日子了。她不知道马学武在婚姻里更需要两种东西:一是温柔识趣,跟他有共同语言,让他产生被尊重感;二是孝顺寡母,让年迈的老娘能够老有所养,能够安享清福。偏偏,李宝莉做不到这两点。
  李宝莉与马学武婚变之前,饭菜是她做的,家务是她干的,财政是她管的,里里外外是她抓的。这些都是加分项,却不是必考题。马学武是厂办主任,工作不忙,他完全有时间也来分担一些家务活。严格来说,马学武是一个内心柔软,喜欢经营家庭关系的人。他会耐心辅导儿子作业,他会轻声细语与李宝莉商量事情。他从来没有“一言堂”的表现,顶多是内心郁闷了,跑去找绿茶牌的女同事找找存在感。马学武的出轨动机说来也极其可笑,仅仅是女同事的一些嘘寒问暖与一抹娇羞笑容,他就感受到了幸福。可见他在婚姻里有多压抑,也可见李宝莉在婚姻里有多粗糙。
  马学武死后,李宝莉表现出了常人难有的担当力。她拒绝再婚,不屑求助,硬生生地把自己从“女汉子”锻造成了“女金刚”。其实毫无必要。李宝莉的儿子不领情,李宝莉的婆婆也不感动。因为他们认定了马学武的死与李宝莉有关。而李宝莉始终不能够将这个心理死结解开。如果真的解不开,翻篇也行啊!李宝莉也不愿意翻篇。她是商人家庭出身,精明、市侩、脑子转得快。如果借闺蜜一笔钱进行创业,未必不能成功。纵然不做生意,李宝莉趁着年轻再嫁也是不难。如果她再婚的男人真爱她,一定会帮她分担经济方面的负担。
  李宝莉犯的第二个错误,就是舍不得对自己好。
  马学武生前与李宝莉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冷战,彼此消耗互相折磨不需赘言。马学武死后,李宝莉完全有机会寻找一个跟自己能够处得来的伴。比如建建。建建在她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她,到了她容貌衰老的时候还是一见到她就两眼放光。建建跟李宝莉一样嘴贫舌贱,却是古道热肠,为人仗义。建建却比马学武更像一个有责任感的大老爷们。建建出狱后,联合老伙计一起做物流生意,看到李宝莉当“扁担”辛苦,就邀请她看守货运点,方便多挣点钱;建建跟李宝莉一夜情之后,正儿八经地打算为她负责;李宝莉被婆婆在小宝高考前撵出家,建建二话不说让她留宿在自己家;小宝跑来辱骂李宝莉,建建一怒就抽这个“小王八蛋”;李宝莉用啤酒瓶打伤了建建的头,建建不许弟兄们动手,让他们母子离去;李宝莉找到建建赔偿医药费,建建只是嘴上气她,在她有了困难的时候又及时出现。
  建建是最适合李宝莉的男人。可惜李宝莉始终放不下那段垃圾婚姻。直到她被扫地出门,她才感慨万千地对着婆婆说:“如果当时马学武要离婚我答应了,也不至于后来发生那么多事……”我想,她也许在心里后悔的事更多。如果李宝莉不是在婚姻里过度的大包大揽,妄图用“殉道者”式的角色扮演来自我享受那些慷慨壮烈的情怀,她可能会让自己经历短短的“万箭穿心”之后,迎来“万丈光芒”的好日子。
  有人说李宝莉的悲剧是被她的“刀子嘴豆腐心”给作没的。我却觉得李宝莉是舍不得放过自己,也舍不得善待自己。她太苛求婚姻的圆满,哪怕徒有虚名。她太恐惧婚姻的破碎,导致恐惧多过愤怒。马学武的死让她悔恨滋生愧疚,愧疚引发更多的恐惧:一旦打破生活的惯性,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实际上,人只要有生命在,能有啥坎越不过去?想要逢山开山,遇水涉水,你就需要热爱你自己。紫霞仙子朱茵曾在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节目里说过:“错了就要放手,你必须先爱你自己,才能给别人爱。”无奈许多女人不懂得这个道理。唯有走到山穷水尽的程度,才发现她们的“万箭穿心”,不过是咎由自取。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李宝莉式的女人在生活中并不少见,她们因为自卑而过度付出、过度捆绑身边的男人,却往往更快地把婚姻推向绝境,这样的悲剧当真很值得反思。小说的表现是多面的,作为一篇书评,作者抓住了人物的性格以及人生悲剧的关键。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沁芳闸

    好像看到过有这么一个电视剧,没看完整,只是一个小片段。虽然做人心要宽大,要有容人的雅量,但我依然不喜欢她。

    2020-02-29

    回复

  • 花落无声

    正要找这本小说来读呢!就看到了这篇评,确实很值得一读。

    2020-02-2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梨涡小篆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