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杂文随笔

《金瓶梅》读书总结:恶人自有天收,却更需要救赎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25   点击:


  我把《金瓶梅》草草读完了。
  草草的原因是我读的未删版——我在网络书城耐着性子看完了错别字成堆的崇祯本的《金瓶梅》,累得眼疼。
  讲真,我在很早以前读过洁版的《金瓶梅》,那时候的我心智懵懂,直觉得西门庆是个流氓,他娶的女人们都是些淫娃荡妇,整日里不通文墨,浑浑噩噩。对比《红楼梦》,我更喜欢大观园里的美少女们结着海棠社,写着柳絮词,吟着桃花,吃着螃蟹宴,喝着碧梗粥,行着飞花令,赏着中秋月,住着潇湘馆、怡红院、蘅芜苑……春来入眼春韭绿,夏至满目芙蓉天,秋收十里稻花香,冬临一夜红梅喧……多么雅致,多么像世外桃源。人生在世,如果不能用物质财富打造如此仙境,也该在精神世界里营造一个意的花园。否则,活着不是太辛苦了?
  三十以后的我却发现,远离凡尘实在太难了。正如北岛形容:“眺望是青春的一种姿态”。人在青春时代,能够活得有盼头,不憋屈,那是青春给予了人们太多机会。无奈青春何其短。它在你还未功成名遂去还乡,还来不及醉笑陪君三万场,已经马不停蹄地远去。你来不及举行一场送别的仪式,命运预备好了的阴暗面就扑面而来:生死苦、老病灾、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贪恋的岁月,终成为回忆。唯有读书码字,继续给自己的心田种花。可是,王小波在知青岁月用一支钢笔将一块玻璃写成蓝莹莹的情书绘本,他也无法缓解生命里不断受锤的悲怆;安徒生编著了一个又一个美好的童话,出国游历了小半个地球,却是终生孑然;张国荣是香江宠儿,他却抛下万众粉丝与最爱唐鹤德,选择纵身一跃;陈晓旭从林妹妹到CEO,风光无限的背后却是罹患乳腺癌症,最终落发归天;就连少年得志、中年兴盛的张朝阳,也会在杨澜的镜头前坦白患有抑郁症。我也不例外,我也会经历很多生活里的坎,我也难以释怀一些精神层面的重创。毕竟,“人生在世必遇患难,如同火星飞腾”——《圣经》如是说。所以,三十岁以后的我,更青睐于关注现实主义题材的书籍与时事。《金瓶梅》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一部有中国特色的现实主义著作。
  《金瓶梅》写的是什么?用哈佛大学教授田晓菲的话来说,就是中年男人与中年妇女的世界,是《红楼梦》里贾琏、贾政、晴雯嫂子、鲍二家的和赵姨娘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你看不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热血誓言;你看不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男欢女爱;你看不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悼亡表现;你看不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无私奉献……你看到的是什么?无数的出轨;无数的嫁祸;无限的贪财;无限的纵欲;无休无止的世态炎凉;无止无休的人性螺旋。他们出口成脏,张嘴骂娘。他们轻辄谋财,动辄害命。他们势利刻薄。他们奢糜浅薄。他们也讲恩情,却是表面感恩,背后负义。他们也讲亲情,却是有利则趋,无利则散。他们也讲爱情,却是共患难易,同享福难。不夸张地说,纵观《金瓶梅》全书,竟无一个好人。直让读者内心倍生寒意。那寒意从骨髓蔓延到皮肤,却又滋生出强烈的悲悯来。
  缘何悲悯?因为他们下场太惨。
  西门庆不消说了。他算是恶有恶报。作为《金》书里的第一恶棍,西门庆吃喝嫖赌、胡作非为、欺男霸女、污秽不堪。本该有《水浒传》里被武松一刀劈死的下场。《金》书的作者却给他安排了另外一种结局:他先让西门庆与李瓶儿产生真爱,却眼睁睁地看着李瓶儿与他们的孩子先后撒手人寰。这种失去对于一个毫无人性的人来说,不算痛苦。对于西门庆这个人性尚未全成兽性的人来说,如受极刑。李瓶儿死后,西门庆经常在梦里哭醒,他留不住心爱的女人,心境如《四梦八空》里的形容:“恩情逐晓风,心意懒慵。伊家做作无始终。山盟海誓一似耳边风。不记当时,多少恩情重。亏心也是空,痴心也是空,都做了蝴蝶梦。”为了排遣痛苦,西门庆服食胡僧春药各种滥交,死在了潘金莲的床上。西门庆死前,放心不下潘金莲,生怕她被别人欺负。但是潘金莲在他断气没多久,先勾搭了他的女婿陈经济。西门庆的独生女西门大姐,难忍陈经济的欺凌,去找吴月娘诉苦。吴月娘却说西门大姐“你活是他人,死是他鬼”,导致西门大姐被陈敬济虐待致死。吴月娘生下来的儿子,长到十五岁就遁入了空门。西门庆算是绝了后,他的家产被仆人玳安继承,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再说潘金莲。她也领教了“现世报”。她在西门庆眼里是一个最佳炮友,类似长年包养的妓女。她也把西门庆当作恩客,并未对他有什么爱意。西门庆死前,吴月娘在天井焚香许愿,希望能给西门庆延寿。潘金莲却没动静。她对西门庆的死活毫不在意。因为在她内心深处,她真正爱的人是武松。可是,她最后命丧在武松手里。武松杀她,先把她旋剥净了,让她跪在武大郎的灵桌前。再用油靴踢她肋肢,后用两只手去摊开她胸脯,“说时迟,那时快,把刀子去妇人白馥馥心窝内只一剜,剜了个血窟窿,那鲜血就冒出来。那妇人就星眸半闪,两只脚只顾蹬踏。武松口噙着刀子,双手去斡开她胸脯,扎乞的一声,把心肝五脏生扯下来,血沥沥供养在灵前。后方一刀割下头来,血流满地。”死相如此凄惨,也是世间罕见。
  更不用说李娇儿、李瓶儿、孙雪娥、庞春梅她们……均无一善终。吴月娘长年寡居,掩泪装欢,生活目的就是为了面子;孟玉楼三次出嫁,看似圆满,实际已将男女情爱玩成了宫心计;西门庆生前厮混的那些妓女,流落勾栏媚笑卖身,难觅真心……我看不出有哪个人是过得非常幸福的。因为灵魂堕落的人,是不可能生活幸福的。
  人类到底有无灵魂?
  这是一个让无数科学家都态度模棱两可的话题。据说在1907年,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麦克杜格尔发表了一篇名为《关于灵魂是物质的假说并用实验证明灵魂物质的存在》的文章。他通过实验测量,有人在死亡的瞬间,体重下降了21.26克。故得出人的灵魂有21克重量之说。著名的物理学家爱因斯坦,也借助能量守恒定律判断人有灵魂。但是灵魂用肉眼看不见,用肉体摸不着。如何确定灵魂真的存在,可能活人都没有这个本事。除非将来科学技术飞跃到一定程度,比如发明出来能够观察到灵魂的透视镜。所以,当下的人们相信灵魂存在,更多的是通过宗教信仰。
  我是一名基督徒。我相信灵魂存在,也相信灵魂终究只有两个去处: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在基督教的理念里,不信上帝的人,死后都要下地狱。没少引发学术界的争议。相对比佛教主张的“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观无量寿佛经》),《圣经》里提倡基督徒必须接受耶稣的救恩,认罪悔改,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还要弃绝虚谎、污秽、毁谤、论断、辱骂、暴戾、诅咒、怨毒的言语说诚实、清洁、感恩、和平、端正、祝福、使人和睦、让人受益的话;还要与人来往交接,宁可自己吃亏,不可使人吃亏;一旦有了机会就当行善,不容恶念杂意留在心里,谨慎处事,殷勤工作,烟酒赌博皆戒绝,妖冶装饰全摒弃。要求甚多。特别是被人欺负了不要报复,不要轻易发怒,反而为仇敌祝福——“你们有听到俗语说:你们应该爱你们的邻舍、恨你们的仇敌。但是我(耶稣)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祝福那些正诅咒你们的人、善待那些恨你们的人、为鄙视和迫害你们的人祈祷,这样你们就可以成为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估计很多人都要败下阵来。
  活在世间,人人渴求公道。若是世道不公,为何不能自己找机会挣一个公道?如《金瓶梅》里的武松,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用淫妇潘金莲的人头和心肝为兄长武大郎出了一口恶气,也在那个肮脏败坏的社会里成了“正义”的化身。无奈耶稣不允许。耶稣要祂的门徒拒绝用报复来补偿自己的损失,反而关心如何让伤害自己的人得到最大的益处。因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太容易了。人性的本质就是睚眦必报,只是迫于环境限制而隐忍不发。可是耶稣的诫命就是“爱”。耶稣爱人爱到什么程度?“人打我的背,我任他打;人拔我腮颊的胡须,我由他拔;人辱我吐我,我并不掩面。”耶稣在上十字架之前,被犹太官吏极尽凌辱,鞭笞得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铁钉生生钉进他的手腕和脚踝,血流成注。犹太人把耶稣架起来供世人观看,要他承受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耶稣却为他们向上帝祈求:“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我无数次读到此处都在思索,耶稣此举值还是不值?祂认为犹太人是不知自己活在罪孽之中的。但是有些人是明知道何谓罪孽还要悖逆去犯的。为何基督徒还要爱他们?顶多做到不去冤冤相报就得了。但是读完《金瓶梅》,特别在西门庆死后的家业萧条,妻离子散,我忍不住落了泪。我落泪不是同情西门庆那批人,而是深切的理解了耶稣的良苦用心。
  人真的不需要以恶报恶。因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芸芸众生碌碌而为的上空,有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时刻在盯着这个地球。这双眼睛的主人或对作恶者施加“现世报”,或记叙作恶者的恶行,等到末日审判一起清算。如果被作恶者伤害了的人也去报复,又与作恶者有什么区分呢?换言之,如果作恶者能够洗心革面,回头是岸,世间不是少了更多人为的悲剧吗?
  《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是伟大的。他伟大在于他不像别的作家要么过于拔高人性的光辉,编织一大堆脱离地气的荡气回肠的鸳鸯蝴蝶梦,如琼瑶、席绢之流;要么白描大时代的动荡,允许病态的环境里滋生出病态的男女,先是挣扎后是沉沦,最后宿命般走向精神枯萎,肉体死亡,如张爱玲与白先勇。兰陵笑笑生告诉世人:西门大院里每一个人的罪孽都与内心的欲望有关,与骨子里的贪婪相关,也与他们的持身不正有关。而一个小小的西门大院,实际是中国几千年的世情照影。鲁迅曾经赞誉《金瓶梅》:“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随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无奈,鲁迅没有吃透《金瓶梅》的精髓。
  鲁迅是带着不平之气离开人世的。他死前留言:“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兰陵笑笑生却在《金瓶梅》最后一章劝道:“劝尔莫结冤,冤深难解结。一日结成冤,千日解不彻。若将冤解冤,如汤去泼雪。我见结冤人,尽被冤磨折。我今此忏悔,各把性悟彻。照见本来心,冤愆自然雪。仗此经力深,荐拔诸恶业。汝当各托生,再勿将冤结。”
  兰陵笑笑生懂得了饶恕之道的重要性,却没有让读者找到救赎之道。因为真正的救赎来自于上帝的拣选。上帝助人脱离罪恶,才能够让人灵魂得救。灵魂得救的人,已是蒙了莫大的恩典,又何必与前尘往事斤斤计较呢?
  《圣经》有云:“亲爱的兄弟,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圣经》还有云:“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
  曾经在台湾臭名昭著的竹联帮杀手吕代豪,偷盗勒索、杀人越货、鱼肉乡里、无恶不作,在接受了基督福音之后痛改前非。原本高中都没毕业的他,出狱之后奋发向上,留学美国获得两个博士学位,更成为一名牧师,引领无数古惑仔金盆洗手,回归正道。
  曾经被称为“香港杜月笙”的洪汉义,为了追求更多的女人、权力与金钱,参与泰国金三角的毒品交易,经营赌场杀人放火。他信主之后放弃了高名巨权,专门为黑社会设立了“得胜教会”,帮助误入歧途的年轻人认识真理,改邪归正。
  他们都是现代版的西门庆,都被他们伤害过的人诅咒“不得好死”。但是他们找到了救赎,脱离了罪中之乐。他们的灵魂被耶稣的宝血洁净。他们的旧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了。
  在耶稣的遮盖里,每个人的旧事都可以既往不咎,每个人都可以迎来新生。这就是基督信仰的力量——祂让你有能力重新来过,祂让你有机会越活越好,祂让你的灵魂得救,不至于死后坠入火湖。
  祂是宇宙里的唯一真神,唯一活神。祂是爱。祂是人类最需要的爱。
  愿耶稣的福音传遍华夏大地,传遍世界各地,拯救更多的灵魂。
  愿更多的基督徒以耶稣的心为心,止怒,止恨,止暴,止戈。
  让我们一起来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阿们!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精华: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我的妻子也信仰基督教,虽然我并不信仰,但也并不阻拦她。不管怎么说,一个人愿意去向善,总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关于纵容恶人并最终感化恶人的说法,我是持保留意见的。比如今天的以色列,如果只知一味软弱低头,那么他们将很快失去立锥之地。历史上,美洲原住民历经屠杀,他们何错之有?但却从来未曾换来恶人的忏悔与怜悯。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渭雨轻尘

    关于《圣经》,我比较喜欢新约,对旧约是非常反感的。在旧约里,其实上帝是一个暴君,没有少干坏事,只要觉得人类不听从他的旨意,那么他是断然要严加惩罚的。而在新约里面,耶酥降临人间,只是教人向善信神,显现神迹,并最终代人受罚而“死”。所以在我看来,新约显然要比旧约更加受人欢迎。耶酥是上帝之子,随时可以死而复生,随时可以回到天堂,而人却不可以,从未有人到过天堂。这是凡人与耶酥最大的区别。一直有人在预言末世降临,但是上帝却从未降临人间。根据末日审判的说法,一个人的判词就算只念一分钟吧,地球上几十亿人,上帝需要审判到何年何月?感觉梨涡是一个智慧而又果敢的子,我在这里就多说了几句,仅供参考。如有不妥,请勿介意。

    40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梨涡小篆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