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年夜饭

小小说

作者:一声叹息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23   点击:

  ”春,快去,去菜市场多买点菜回来,鸡鸭鱼肉、青菜,能买多少就多少。“一早,父亲就冲我嚷嚷个不停。
  ”不是说好不营业了吗?明天还过年了呢。”我嘟囔着躲在被窝里,不肯出来。“
  父亲还在嚷嚷,过年东西都得涨价,咱能多屯点就屯的,只要有钱赚,过年咋拉,过年还不照样开店,还别说,就过年的钱最好赚。
  你个财迷!我揉了揉还有些睡意朦胧的眼,穿起衣服极不情愿地走出了家门。
  武汉封城了,街上也在疯传,在菜市场跑这么一趟,我耳朵里塞满的全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
  回家的路上,天空又下起了雨,冰凉凉的雨滴砸在脸上、落进脖子,让心一阵比一阵慌乱。不觉间,脚下的步伐加快了,“吭哧、吭哧”的喘气声夹杂着几声咳嗽。声音刚起,一戴口罩的男子正好从身边走过,眼睛从口罩上面抠过来,盯了我一眼后,飞快地跑到了街的对面。
  ”爸,流行病毒了,医院已经确诊有病例了。“提着大篮小篮的菜,我风风火火地闯进屋里,”快关门吧,这病传染,是要死人的!“
  父亲正在给厨房的碗筷烧水消毒,他的眼睛冲我望过来,空洞洞的眼神直盯得我心里发毛。
  我突然想起,不该把这样的消息告诉父亲。
  母亲走了10多年,也是在一场瘟疫里。谁都没有想到,起初的一场小感冒会引发那么大的一场灾难。
  ”去医院看看?“在母亲发热的那个晚上,父亲摸着她滚烫的额头,再也坐不住了。
  ”就是一小感冒。“母亲躲在被窝里,全身哆嗦着,”吃了药,你刚刚又泡过姜汤水,发发汗就应该没事了。“
  ”看你,说话牙齿都打哆嗦,还说没事。“父亲将手伸进被子想把母亲拖起来送医院,结果自己却跌倒在地。
  ”咳咳!“父亲使劲咳嗽着,感觉心口也一阵一阵的闷,”是不是我也感冒了?“
  母亲惊恐地看着父亲,说:”打120吧。“说完,人就昏迷了过去。
  一张病房里,躺着母亲也躺着父亲。母亲已经进入了重度昏迷中,而父亲的病也在一天天的加重。父母住进医院不久,我们听到了一个新名词——非典。
  住院的病房被隔离了,我们进不去。每天守护在他们身边的都是医生和护士。那年,母亲走了,所幸,经过医院全力救治,父亲留了下来。
  “春,知道咱为何要把饭馆开医院旁吗?”父亲叼着一根香烟,神色凝重地看着我。
  见我呆呆地看着他,便将头摇得像拨浪鼓:“终究还是不懂事啊!只知道你爸是财迷,医院病人多,医院门口好赚钱。但你爸赚了昧良心的钱吗?病人来买饭菜,价格是价格,可我这饭菜质量是质量,不坑不骗不用潲水油不做变质菜,还有哪个医生来了,我还不都额外加点好吃的?以为我巴结人家啊,那是报恩,做人就得知恩图报!”说完,他又深深地叹了口气,像在自言自语,“难怪我还奇怪,今天打咱门口经过的医生护士哪来这么多,一个个慌里慌张的,原来是摊这么大的一个事了!看来,又够他们忙乎的了!”
  “爸爸,我……“我刚张开嘴,父亲就冲我使劲挥了挥手,说,”赶紧的,把买的菜都拿出来,今儿个咱就做蛋糕、做扣肉,把咱店最拿手的菜都做上。“
  我惊讶地望着父亲:”你还想开门营业?“
  父亲立刻就拉黑了脸:“谁要营业啊,这是我为医生们明天准备的年夜饭。”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考试

下一篇: 《 设备员上任第一天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新型冠状病毒突然袭来,我们除了保护好自己,还能做点什么?不一样的年,不一样的年夜饭,满是感恩,满是感动,满是正能量!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取得完胜!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9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一声叹息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