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上等的女人味是烟火味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0-02-13   阅读:

  
  我承认我有点坏,设了个坏标题,目的是把你们骗进来。
  既然进来了,就坚持看下去吧,没准有惊!喜!哦!
  言归正传,什么是女人味?
  若想诠释到位,真不容易。用古代小资派开山鼻祖李渔的话来说:“(女人味)应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词为心。”
  按照这个标准,那位“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春来葬葬花,秋至吟吟的林妹妹是有女人味的。她的韵味在于娇弱文雅。
  那位“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裹着一袭金丝银线绣霓裳的杨贵妃是有女人味的。她的韵味在于雍容华贵。
  那位“团面皮,细湾湾两道眉儿,且是白净,好个温存性儿”,时不时面色潮红,动不动汗流香玉的李瓶儿是有女人味的。她的韵味在于妩媚妖娆。
  那位“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能让守关将领冲冠一怒为红颜,倾覆天下也不顾的陈圆圆是有女人味的。她的韵味在于风华绝代。
  话说回来,林黛玉、杨贵妃、李瓶儿、陈圆圆具体长什么样子,世人是不得而知的。林黛玉和李瓶儿都是小说家虚构的人物,杨贵妃与陈圆圆同时代的人早已作古。后人说她们美、她们媚、她们风姿绰约、她们倾国倾城主要是靠想象力。人们通过想象力,可以尽情渲染传说人物的丽色:她们会穿着澹澹衫儿薄薄罗,轻轻一颦双黛螺;她们纤纤手执着白团扇,曳地长裙隐隐地露出小金莲;她们行走时香风细细,坐下时嫣然百媚,临去秋波那一转,便是铁人也不由得心荡漾……她们像春季里的花,夏夜里的萤,秋空里的月,冬天里的雪。她们情画意的不食人间烟火。而沾了烟火味的女人,纵然再动人也似降了三级。
  君不见,古往今来,除了董小宛,没有几个会做饭的美女被人纪念。
  说到董小宛,人们最初记住她并非冲着她的美貌与才华,而是源于冒辟疆在《影梅庵忆语》里记叙她对自己贴心暖肺的照顾。
  董小宛是苏州姑娘,年少家贫被卖入青楼。她身在风尘,却修炼出一副琉璃风骨。不但精通琴棋书画,擅长茶道女红,还练出了一手好厨艺。后来她跟了冒辟疆,为了在夫家立住脚,她天天在案板上面下功夫。史称董小宛能用鲜花“酿饴为露,和以盐梅,凡有色香花蕊,皆于初放时采渍之。经年香味、颜色不变,红鲜如摘……”就是用新鲜的花朵与话梅炼成花露,在冒辟疆和朋友们喝完酒之后,董小宛端出这些看上去五颜六色的花露,给他们解酒—“五色浮动白瓷中,解酲消渴,金茎仙掌难与争衡也”;董小宛还喜欢“取五月桃汁、西瓜汁,一穰一丝漉尽,以文火煎至七八分,始搅糖细炼,桃膏如大红琥珀,瓜膏可比金丝内糖。”桃子与西瓜是在夏季才能上市。董小宛在酷暑天气炼制桃膏与西瓜膏,除了要在火炉边静看火候,还要精细提炼,不使焦枯,方能端出成品;除了甜点,董小宛做的虎皮肉被誉为“董肉”,人人尝了口称妙绝:董小宛将五花肉切成长方形大块,入葱姜黄酒在锅中煮八分熟,取出肉揩干水分,在肉皮上抹上糖色入油锅内煎炸。炸到肉皮起泡,董小宛取出改切薄片后码于大碗内,再上佐料上笼蒸至酥烂,最后收汤勾芡成为扣肉。晚明将领史可法吃了董小宛做的“董肉”之后,形容道:“肥而不腻,咸中渗甜,酒味馨香,虎皮纵横。”更不用说董小宛还会做糕点、腐乳、腌菜与别的吃食……但是她老公冒辟疆若非赫赫有名的明末四大公子哥之一,谁又能够知道这些呢?
  冒辟疆是不爱董小宛的。起码在董小宛活着的时候,冒辟疆对她是一点也不爱。
  董小宛不是他的正妻,只是他的妾。冒家的小妾地位就跟灶下婢没啥区别。董小宛在冒家含辛茹苦,忙里忙外整整九年。这九年里,冒家人吃饭她看着,冒家人坐着她站着,冒家人让她辅导孩子功课她去当家教老师,冒辟疆写文章让她当校对她不但校对还誊录。冒辟疆身子骨不强壮,时不时就卧床不起。董小宛在他床边地上铺一张破席,任他随叫随到,不叫了才能睡一会儿觉。即使如此,冒辟疆病中烦躁,经常无故打骂董小宛。董小宛毫无怨言,“惟跪立我前,温慰曲说,以求我之破颜”(冒辟疆语)。最后,冒辟疆站起来了,董小宛活活累死了。累死了的董小宛在冒辟疆心里就是少了一个死心塌地伺候他的老妈子。他终生魂牵梦萦的,还是那位与他有一面之缘却被崇祯皇帝捷足先登,后来被吴三桂占为己有的陈圆圆。
  陈圆圆为何被冒辟疆念念不忘?因为俩人只有谈恋爱时候的耳鬓厮磨,海誓山盟,没有过日子时候必须面对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与公公婆婆孩子娃。
  董小宛在嫁人之前与陈圆圆并列“秦淮八艳”之内,也是生得肤如冰雪,面似芙蓉,出口成章,见解不俗。董小宛嫁人以后,她就成了一天到晚连轴转的人肉陀螺,别说风花雪月顾不上,就连吃口饭都得战战兢兢的。董小宛虽然是美食发明家,她每顿饭却只吃“水芹数段,豆豉数粒”,然后喝一小杯清茶。试想,她每天的工作量那么大,食粮却这么点。难道是为了保持身材而减食?还不是她清楚自己一直是冒家眼里的“外姓人”,不敢稍微有一点放纵罢了。
  做女人做到这个程度。哪怕是天生丽质难自弃,也难保不会被活活榨成甘蔗渣。也可以说,若是陈圆圆嫁给冒辟疆,也难保不是这下场。
  当然,在古今直男眼里,做饭做家务这种事能难到哪里去?
  董小宛做得到,你怎知陈圆圆做不到?陈圆圆做得到,自然王圆圆,张圆圆也能做得到。
  尤其在直男癌眼里,女人的价值从来不是以道德事业与家庭来衡量的,而在于她们是否能周身散发出浓浓的女性特质,是否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能让他们神魂颠倒、意乱神迷、雄性荷尔蒙刹那间旺盛分泌。
  所以,“聪明”的女人不爱做贤妻良母,她们更喜欢把自己打扮得明媚生辉,表现得温暖有趣,在男权社会里或走捷径,或受恩宠,或找垫脚石。至于真心嘛,付出五六成就算多了。而那些不够“聪明”的女人,往往由于太重视责任感,太在意家人的幸福指数,逼得自己练出了一身强硬干练的风骨,巾帼不让须眉的胆识,成就了常人难以企及的事业,却难以为自己的幸福婚姻加分。
  因为她们不懂得男人这种矛盾的生物,他们乐于在异性面前表现自己的勇敢与强大,又怯于在异性面前展现虚弱与敏感。他们更相信自己英雄救美的梦想总有一天能实现,若是在婚恋场合看到女人以强硬的形象亮相、以强势的作风行事,她就失去了他们眼里的女人味,转变成他们潜意识的竞争对手,抑或视为同性般的朋友、搭档、哥们弟兄,往往不容易被珍惜。
  最懂女人心的作家古龙很早就提醒女性读者:女人唯一应该练的刀法,是切菜刀法。对女人来说,这简直比五虎断门刀有用。五虎断门刀最多也只不过要人命,但切菜刀法却能令男人乖乖地养你一辈子。
  当然,古龙还漏掉了一个真相。女人纵然厨艺高超如黄蓉,也要记得保住自己的天然属性:比如你的活泼,比如你的天真,比如你的娇俏,比如你的羞涩,比如你的矜贵。在成长中失去了天然属性的女人,就像鲜花失去香味,明月失去清辉。不但减少了个人魅力,而且生活得压抑不释放,还在两性博弈中一败涂地。女人要学会自强但不争强,自爱兼懂爱人。光指望练就一手好厨艺,就能守住婚姻是不可能的。但是你练就了一手好厨艺,还能把日子过成诗,无论有没有婚姻,你的幸福指数都是不低的。
  实在没路走了,你还可以开个小饭馆,当个美丽的老板娘不是!

  审核编辑:十八孩十八公     推荐:十八孩十八公  

上一篇: 《 关于公众号的流量问题

下一篇: 《 我的闺蜜终于恋爱了

【编者按】 红尘会员   十八孩十八公:
老板娘,给红尘兄弟们上个青椒炒烟熏肉来,烟火味越浓发的越好。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