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無”与“无”

作者:十八孩十八公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0-02-14   阅读:

  
  说起“無”与“无”,很多人都觉得“無”就“无”的繁体字,“无”是“無”的简化字,但古汉语里,“無”与“无”并不是一个字,如同繁体字“党项族”的“党”与繁体字的“黨”不是一个字,繁体字介绍“党项族”,把“党项族”写成“黨项族”是错误的,“党项族”的“党”并不是繁体字的“黨”。前几年还闹出某大明星因为写繁体字,把“皇后”写成“皇後”的笑话,以至连语言学家王力到了晚年都反思说,简化字为了节省那么几笔,产生那么多的歧义,一定程度上说,是得不偿失。
  言归正传,古汉语里,“無”与“无”并不是一个字,本来是两个字,简化字把两个字合并了。最有力的证据是,公元818年(日本弘仁九年),日本全国瘟疫流行,京都嵯峨野大觉寺,嵯峨天皇的亲笔御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部《心经》,共262字,比国内现在流行的《心经》多两个字,也就是多在“远离一切颠倒幻(MENG)想”,国内当前流行的版本,没有“一切”两字,也许,后来流行的版本觉得“一切”两字,反复出现,在这里是多余,故意删除了,但在嵯峨天皇公元818年抄写的《心经》里,的确有“一切”两字,这个版本的《心经》,是目前发现的最古老的手抄《心经》。这部经目前还供奉在京都嵯峨野大觉寺的心经殿,每60年开殿一次,最近一次开殿是2018年。就是2018年的开殿,发现京都嵯峨野大觉寺里嵯峨天皇的亲笔御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里面的“无眼耳鼻舌身意”,全部都是写成“无眼耳鼻舌身意”,而不是繁體字的“無”,也就是说,在这部佛经《心经》里,《心经》無与无,不是一个字。公元818年,日本全国瘟疫流行,日本人口減少了三分之一,留唐高僧空海建议嵯峨天皇抄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皇帝亲自抄写《心经》,度世间一切苦厄。也许是巧合,嵯峨天皇抄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周之后,日本全国瘟疫居然退了,这个,有日本正史的记载。嵯峨天皇的亲笔御书《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部《心经》现在也密封在京都嵯峨野大觉寺。
  日本在一定程度上传承了大唐文化,但与大唐有各自的文化发展,就佛经说,日语的《佛说八大人觉经》与国内的同一部经也不完全一样,个人觉得日语的《佛说八大人觉经》比国内目前流行的好理解。
  “無”与“无”,我们习以为常的认识,有时候不一定完全一致,语言的发展,经历了很长的时间。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也需要很长的时间,甚至还需要更长的时间,科学的进步,给我们揭开了很多古代的谜团,但目前科学还是有局限性,对鬼狐仙怪、瘟疫瘴气,目前我们的科学还有很多解不开的谜团,留待后人进一步解释。这个世界,到底是几维的,科学家们不敢断言,也许,我们转换一下思维的角度,从来另外的角度思考一下,会找到另外的一个途径,如同我们习以为常认为“無”就“无”的繁体字,“无”是“無”的简化字,其实,在远古的唐朝,我们的先人就在不同的场合把他们已经作了不同用的区别。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回过头来看看古老的传统文化,有时间读读《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也许也是一种心灵鸡汤,度一切苦厄。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上一篇: 《 霜鬓明朝又一年

下一篇: 《

【编者按】 往期编辑   沁芳闸:
文化在传承的过程中,总会有改动与变化,有些固然是好的,但总会有遗憾处。因为,本来世事俩难全。这繁体字改成了简笔字,是个大遗憾,可想再改回去,可能有些难。不过,还是有许多人、很多地方喜欢用繁体字的,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十八孩十八公

    謝謝編輯的美言,傳統文化《易经》:火雷,噬嗑卦,火主生养万物;雷主祛瘟除疫;山镇惡魔。

    2020-02-15

    回复

  • 沁芳闸

    有些事还是蛮奇怪的,第一次去台湾,就在诚品书店玩了一下午,还是独自一人。导游问我,看的懂吗?我说第一次接触,但完全不成问题。然后,导游拿出了一本书让我给大家读,再然后,一字不拉的读了出来。

    2020-02-1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