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颗汤圆,都是人间小团圆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09   阅读:

  
  元宵节不话汤圆,好像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少了饺子一般。
  元宵节若是提起汤圆,无非也是老调重弹。
  这种吃食,糯米团成。圆圆滚滚的一身白衣,内里的馅儿才是勾人馋虫的灵魂。市面上的汤圆,多是玫瑰花生、桂花南瓜、枣泥砂糖、山楂红果之流……也出现过巧克力与榴莲酱、金糕丁配核桃仁,以及香蕉奶皇和紫薯莲蓉类的。对我而言,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汤圆,乃是在衢州一位朋友家,她母亲亲手做的汤圆。
  那种汤圆是地方美食,分为咸甜两味。
  甜味的是把黑芝麻炒熟碾碎混上白糖、猪油,拌匀之后裹上粉皮,清水煮熟之后盛在碗里。乍看上去,它没有机器加工出来的那么圆润,倒有点像白色的蟹粉狮子头。一嘴咬下去,皮是皮,馅是馅,糯是糯,软是软,甜是甜,香是香,丝毫不觉得粘牙,也不觉得腻口。因为那位阿姨做汤圆下了大工夫。她包汤圆用的皮是挑了上好的糯米,在水里浸泡几天之后磨成粉,再反复用力揉捏,最后揉出了劲劲道道又薄薄韧韧的粉皮子。对比北方人习惯性的滚汤圆,南方人像包饺子似的包汤圆,在口感方面更胜一筹。
  说完了甜味的,再来说咸味的。如果说甜味的汤圆让人喜悦其美而不华、甜而不腻、香而不散,咸味的则是让人一口惊艳其鲜而不浓,辣而不烈、杂而不乱的五香宜人。咸味的个头要比甜味的大,尖头圆肚,有点另类。一般是一个小碗里只能放一个。咸汤圆的皮和甜汤圆的皮一样,馅料则由茭白、豆腐干、鲜笋、瘦肉等切成碎末拌均匀。馅料虽然简单,选用的都是当季最新鲜的食材,按照比例调配好包好,煮熟之后捞出来。再用另烧开的水做汤,汤里撒上爆好的糊葱花与酱油,再加一点点的香油,最后把汤圆搁进去。吃咸汤圆必须得趁热。越是趁热吃越能领略那种咸淡相宜,鲜美难言的滋味。
  我吃的时候,对朋友的妈妈说: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汤圆。此言并非夸张。由于教书的缘故,我每年都有两个长假。宅在家中无聊,我习惯性去各地旅游。也曾品尝过金陵城出售的外观有如雨花石的汤圆,也曾领略过上海豫园名声大噪的鸽蛋圆子,也在超市里买过米酒,自己动手做桂花酒酿汤圆……就是说不上来为什么,它们似乎都没有这个包着菜蔬葱香的汤圆好吃。
  朋友妈妈告诉我,这是她们家乡有名的特产——龙游汤团。我听完微笑。心想她称这种美食为团子还真形象。圆子的叫法是从宋朝开始。南宋周必大的《元宵煮浮圆子》是我国最早描写汤圆的:“今夕知何夕?团圆事事同。汤官寻旧味,灶婢诧新功。星灿乌云裹,珠浮浊水中。岁时编杂咏,附此说家风。”周人笔下的“浮圆子”是取其煮熟之后浮在汤碗中,圆圆的好像一轮明月的形态而称呼之。宋朝的元宵节和现在一样,也是在正月十五。正月十五月亮圆,家家户户图团圆,自然而然的,碗里边的吃食也要应景也要圆。宋朝的人们做汤圆,做的不是精致玲珑的小汤圆,就是一个一个的团子。宋书《吴氏中馈录》中记载:“砂糖入赤豆或绿豆煮成一团,外以生糯米粉裹,作大团。蒸或滚汤内煮,亦可。”但是人们还是习惯性的叫圆子多过团子。除了圆子、浮圆子,汤圆还有“水圆、糖圆、糯米圆、粘元宝、灯圆、上灯圆子”等昵称。到了元明清时期,南北方人们才对汤圆有了不同的说法,北方人统称之为“元宵”,而南方人还是叫“汤圆”。参见明代刘若愚的《明宫史》:“吃元宵,其制法用糯米细面,内用核桃仁、白糖为果馅、洒水滚成,如核桃大小,即江南所称汤圆也。”而在唐宋文献书籍中,从未有将汤圆称为“元宵”的记录。
  与此同时,南北方人们吃汤圆的时间也发生了变化。汤圆原本只是在元宵节吃。稀罕的是,南方人冬至就吃起了汤圆。清代的《晋江县志道光本》中记载过“冬至供汤圆子”。北方人则是在这一天集体吃饺子;后来,南方人在大年初一的早上也吃起了汤圆。明代的《西湖二集》中记载道“杭州风俗,元旦清早,先吃汤圆子,取团的圆之意”。北方人还是集体吃饺子。南北方人民唯一达到共识的,是元宵节这一天统统吃汤圆。至于是煮着吃还是炸着吃还是炒着吃还是清蒸着吃就看个人喜好了。
  小时候,我比较喜欢吃油炸汤圆。在90年代的经济背景下,小孩子有几个是嘴不馋的?那时候,我的父母各自的工资也就一个月一百来块钱。过年的时候,一大家亲戚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红红火火。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六,大人们忙着打牌垒长城,小孩子们则是跳皮筋、砸沙包、玩老鹰做小鸡。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春节期间没啥让我念念不忘的美食,除了元宵节那天能在外婆家吃到油炸汤圆。我外婆生了七个子女,几乎每个子女都在元宵节拎着一包包汤圆回到她身边。当然,他们买的汤圆都是不同馅料的。这就便宜了追求新鲜与不同的小孩们。我很喜欢与表弟、表妹们打赌,看谁吃到的汤圆口味不同的多。也屡屡因为争强好胜,几个小孩们比着比着就打成了一团。现在回忆,那年那月吃到嘴里的汤圆是何滋味早已忘记。隐约记得的是外婆看着一个个哭鼻子抹泪的外孙与里孙,左哄右哄,前骂后骂,哭笑不得,招架不住的窘态罢了。
  到了青春期,我就怕胖,极少吃汤圆了。可能每个女孩子正在生长的时期,嘴上虽然极度馋,也为了在异性面前得到尊重而死死压抑住她们对于甜食的渴望。在我十五岁到二十五岁的期间,我没有吃过一次汤圆。甚至别说汤圆,连冰激凌、QQ糖、提拉米苏与葡萄蛋挞都坚决不碰。我对甜食极度憎恶,哪怕学习压力再大、工作任务量再多,忙得疲惫不堪了,我大不了用百岁山矿泉水泡着大红枣,煮熟了就着窗户外边的鲜花香气来打牙祭,也要在路过甜品店的途中目不斜视,心无旁骛。
  什么时候,我又开始吃汤圆了呢?应该是父亲去世的那一年。
  父亲走得突然,令我猝不及防。白天我要应付繁忙的工作,晚上我要调整内疚不堪的心灵。说不清楚是为了让自己精神振作,还是为了让大脑的奖励中心活跃,我肆意地咀嚼着一切能让我兴奋起来的食物。直到体重飙升得令自己忍无可忍,又开始用意志力控制自己远离那些东西。但是那一年的元宵节,我再次捧起一碗热腾腾的汤圆,轻轻咬破外层的皮,一股蜜流充斥在我的齿舌双颊……不知不觉之间,我泪流满面。
  也是在那一年,我与衢州这位朋友沟通了非常非常多的内容。我是基督徒,她也是。我经历了丧父之痛。她也经历了。我在无数个黑夜向她倾诉自己内心的痛苦与无奈,她也向我表达了自己无力回天的遗憾与亏欠。我们在整整五年的网络交流里,无话不谈,成为挚友。直到我如愿以偿来到她的家乡观光,顺便去她家做客。她和家人准备了好吃的饭菜招待我,其中有她妈妈最拿手的龙游汤圆。我释怀了。如果说人间的家庭完整是一种大团圆,那么暂时分离也是一种小团圆。宛如这些汤圆,密密实实、分分明明的聚集着。你咬破它的皮,吸取它的液,吞咽它下肚,让它与同伴们隔开。最终,却都要在你的肠胃里团聚。
  所以,只要珍惜经营,自然天长地久。他日天堂再回,大家还是团圆美满。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精华:落叶半床    

上一篇: 《 一只老鼠的一天

下一篇: 《 被读书人欺负惨了的韭菜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由汤圆及人,及这世间人与人的情。珍惜经营,天长地久。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