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游记异闻

霜鬓明朝又一年

作者:黄尘刀客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06   点击:


  那日宝儿与我玩飞花令,输了的要认赢了的当大王。宝儿言“春到人间草木知”,我言“阳春布德泽”,宝言“二月春风似剪刀”,我言“无计留春住”,那时离春节还有些时日,天气回暖,屋里的花草也多了些生气,我二人玩的也算是应景。虽未及春,却是暖意融融,看着眼前这个鸡狗都嫌的家伙一心一意要给我当大王,心里也说不上能想些什么了。
  但万万不曾想到的这一年的春节来的如此仓促,不是春节仓促,节令该来就来,万古不变,而是佳节与大疫同时到来让人真有些措手不及了。一日宝儿吵闹要去超市,我骗她说,外面有抓娃娃的,谁知狼来了喊多了连孩童也不信,她说,怎么不说抓你。
  这孩童哪里知道,那时的超市虽然是音乐轻快,商品琳琅,但来去之人都行色匆匆,张口闭口谈得都是病毒、疫情,我算是一个不关心时事的人,硬是被他们一个个你一言我一语普及了疫情、病源、天灾、人祸等种种常识。
  窗外北风吹雪,灯下新桃换符,属于春节的细节一个一个被实现,记得老舍在《北京的春节》中写道,“必须把肉、鸡、鱼、青菜、年糕什么的都预备充足,至少足够吃用一个星期的——按老习惯,铺户多数关五天门,到正月初六才开张。假若不预备下几天的吃食,临时不容易补充。还有,旧社会里的老妈妈论,讲究在除夕把一切该切出来的东西都切出来,省得在正月初一到初五再动刀,动刀剪是不吉利的。这含有迷信的意思,不过它也表现了我们确是爱和平的人,在一岁之首连切菜刀都不愿动一动。”
  正月初二,我们这里的情形严峻了起来,本是格外热闹的一天,以往女儿们在这一天都要打扮的光光鲜鲜,带着一家提着礼物回娘家,而这一天大多数小区门口有社区的志愿者执勤大红条幅上赫然写着“非本小区人员车辆请勿入内”,谣言更是风声水起,这一例那一例,还描绘了确诊者经过的处处地方,细细数去几乎覆盖了市区,一时间人人自危。
  有讲出不了门,因为没有买到口罩的,有讲青菜备少了,可能吃不过初五的,我心里暗想还好是赶上了过年,平时哪里会备下这么多食材,所以谣言啊、恐慌啊或是没有口罩什么的先搁在一边,家家依然是赶作年菜,品味佳肴闲了,倒可以比比谁的谣言更下饭。但新衣却没有必要再穿了,在家里吃喝坐卧邋遢不便。
  可苦了小孩子们,老舍曾写到“到了初五六,庙会开始风光起来,小孩们特别热心去逛,为的是到城外看看野景,可以骑毛驴,还能买到那些新年特有的玩具。”先别说毛驴本来就稀罕了,哪里又能出得了门呢?于是三天两头给宝儿上课,这是特殊时期,你要听话,不能乱跑。这宝儿可是闲极无聊,竟一篇篇写起作业,大年初二就用起功来。这年没白过,可喜可贺。
  屠苏酒、夜未央,在我看来年还是那个年,只是窗外的风险让人不快罢了。而且风险似乎如毛发般纤细,又如同当头悬了一把巨剑,生与死的距离本来就不辽远,何况我等愚痴人,又怎能参透命运的舍与得。
  人虽不能走动,今年也是奇怪,微信上拜年的也少了,可能复制群发消息还是真不如传谣言来得带劲,真不如发段子讲得快活。可叹世上这便是岁月静好了,艰难苦恨繁霜鬓的是圣,我还能逗孩子、玩手机、烹小鲜、窗外西风恶,一堂人如昨。
  那是大年初二的夜里,得知猴哥返京,人人皆是担心他这一路会不会被拦,他言已过你家门口,我也打趣他,说“我们村口尽是手持大棒的大汉”他这一路还顺,想再晚两日就得是另一番情景了吧。他说的倒是简单,不想袖手旁观,可叹他还真是没机会旁观,历来我常以安徽奸商打趣他,说“黄山白岳,山水都透着土豪气,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但他却偏偏喜欢这二句,便是无梦也是徽州,他的徽州。可是这一天佳节团圆,可这一天风雨将至,他却趁夜离开了魂牵梦萦的故乡。
  与他的有用相对,我自然是无用。弥年不得意,新年又如何。已不知白长了多少岁月,就姑且以闲为自在,将寿比蹉跎吧。
  看一窗灯明火暖,感叹一句,时艰无补难为用,霜鬓明朝又一年。
  
  
  审核编辑:紫衣侯   精华:紫衣侯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曹丕宝宝心里苦

下一篇: 《 略谈“無”与“无”

编者按:
站长   紫衣侯:
如此,这个年终生记得。人间动情,彼此心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黄尘刀客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