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紫衣侯同题】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疫情下的生活

作者:紫衣侯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06   点击:


  这几年因为文字的缘故,认识了很多工作和生活之外的朋友。如果把每一个国内朋友落脚地方做一个印记,拼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中国地图。巍峨昆仑处有月光,东海之滨有红日,千里冰封地有残花满楼,南洋暖日下有凤凰如冰。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我们这些人虽然有不少挂着作协会员之类的头衔,但是真正靠文字生活的不多,除了少数几个从事编辑的工作,其他的都有正规的谋生手段,如教授,官员,或者医生,律师,也有不少亦商亦文。用湘人粒儿的话说:在岁月静好的时候,他们会享受小桥流水,在惊涛骇浪的时候,他们能毫不犹豫的勇敢担当,待到脱下战袍时,又是一个个文人骚客。
  亦如: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
  往日里岁月静好,所写的与军书无关,多是一些心情文字,唱和做文,相互有一搭没一搭的,数月数年。有的朋友从开始认识到现在已经近二十年了,无论岁月怎么变化,人依然,他在,我在。原以为生活就是这样,再过个二十年后,无非是新朋旧友。或者数年数月不相见,当想起来后,打个电话发个微信:最近咋样,对方回答:挺好呀。就彼此心安。或者相见,彼此相对,静坐中一杯清茶或者几杯暖酒,让时光在无波澜中流逝。
  只是旧年,正值壮年的西凉孔雀突然西去,好一段时间,文友圈中愁云惨淡,当时说西凉失一大儒,朋友中失去一位风趣的长兄,才惊觉人生无常。
  一个孔雀的逝去,已经让人心不安,但是毕竟逝去的已经逝去,活着的还要活着,生活不能交给悲痛。但是近一个多月,几个偶尔联系的朋友却是突然没有了音信,相互认识的文友在朋友圈发文:谁谁,你们最近有联系没有?问了数遍,没有人能准确作答。这谁谁,恰巧有湖北的,有武汉的,都是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重灾区。不禁惴惴不安。
  为了防止疫情扩散,不几天湖北武汉封城了,再后来,其他好多地方也封城封村了。包括疫情重灾区的武汉朋友,又相继有几个朋友没有了消息。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关于生死,没有谁真能悟透,只是,旁观生死或多或少心有戚戚,如果悲痛是知道结果后的,那最为难受的应该是在这生死未知时候。知道不该绝望,应该在该有他们信息的时候,他们会出现,或是某天清晨或夜晚,微信群里能够闪烁他们的头像,彼此问好。
  只是这一场疫情来的如此迅猛,让太多人始料未及,一时间山河变色,天南地北谈疫色变。各种新闻铺天盖地,其中,关于封城的,封村,封社区的存出不穷。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说是一个湖北籍贯的人在高速路上游荡了七天时间,有家不能回,有酒店不能住,这个时节南方正是阴雨天,偌大天地却无容他身之地,内心的惶恐可以想象。这样的新闻不是一起两起,且成为一个普遍现象。曾有人说“绝望是走向死亡的疾病。”
  生而为楚人,曾经有他们的骄傲和辉煌,但是如今,身为鄂人,遭疫情天灾,本就惶恐,却又要背负这样的绝望。虽是旁观,又如何自渡?
  这一场疫情,犹如国难,谁又能独善其身?就如我来说,因为公司是从事抗击疫情有关的业务,所以上班要比其他的行业早,从正月初三开始,留京的人员陆陆续续回公司报道,初三晚上我在公司微信群里要求所有员工报备行程,到初四的时候,没有回京的三十多人员中有一半回复说:封村了,没法出来。
  如此时刻,如何的严格防范都不为过,比如专家倡导的勤洗手、戴口罩,不到人多聚集地方去以及严格的人员出入登记,测量体温,及时上报和病例隔离,这样的措施虽然繁琐,也给政府基层管理人员增加了很大的工作强度,但是能够防止疫情,就是保护自己也给别人减少危害和麻烦。
  往年北京的这个时候正是春运返程的高峰,只是今日,即使如西客站这样最该拥挤的地方也是冷清的多了,不认识的人匆匆而过,口罩上的双眼流露的是迷茫和惶恐,即使熟识的人,不得不碰面时,也是三米外站定,拱手问好,然后转身而去。
  中国是礼仪之邦,一场疫情,让人之间变得疏远。
  昨夜北京下了第二场雪,天地白了一片,街上的行人稀落,那一排排树木如人间藩篱,有风吹过,树梢抖动,落下白雪几点,藩篱却是坚如磐石。
  想起那远处未归的同事们,村口挖掘机垒砌的壁垒何时能够拆去,何时能够回京?
  这堵起的城何时解封?
  在壁垒拆去之前,在封城解封之前,在站定三米拱手后立即转身的时刻,希望这样的藩篱只是藩篱,我们眼睛可以看到,却不在心中留下刻痕。东京晴空塔专门点亮了红色和蓝色时,我们的近邻那句话:“坏的是病毒,而绝非是人”,你我亦听见。
  而山河依然,曾经有过风,有过雨,有过雾霾和落雪。无尽岁月变迁后,沧海桑田中大河依然咆哮,山川依然巍峨。隔千山万水,你我皆祝福: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20200206于西山
  审核编辑:帘外落花   精华:帘外落花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月赋

下一篇: 《 【紫衣侯同题】愿山河无恙,世间皆安

编者按:
管理组   帘外落花:
北京下雪了,从新闻里面看到,这场雪下在这个时节,寒意是心底而起的哀伤,不知何时才能揭开口罩看看积雪融化的春光。玩偶写冠状病毒,这是第二篇了,看得热血又含泪,那些平常原来是那么奢侈,说过的珍惜恰恰不经意。祝福人间,早回平常。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