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紫衣侯同题】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05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这个春节没有过年的样,若不是满街红灯笼提醒。口罩时时把气息逼到眼镜上,潮气使得眼前模糊,脸部温热,冰雪融化时也会这样朦胧不清。
  我生活的地方冬暖夏凉,有满山植被与河流溪水,空气清新,没有雾霾,一年四季都不需要戴口罩。早年也是戴过口罩的,那时在藏地,口罩是御寒之物,厚厚的纱布隔着零下几十度的气温,口罩上覆盖厚厚的冰霜,头发眉毛也覆白霜。成年后为去敦煌买过口罩,漫漫黄沙没有口罩遮蔽,唇齿会受不了。这个年,一场病毒,让我,我的家人,我家乡的人,我们的国民都戴上了口罩。买不到口罩的除外,也有人有口罩不愿意戴或随意套在脖子上。
  若不是这场意外,按计划是大年初二外出旅行。先去安仁喝一杯咖啡,那里有一家咖啡博物馆,豆子很正宗,现磨,口感很巴适。再看成都平原早熟的油菜花,润四月不知道受不受影响。几年前,城区后山那片地会在春天到来之前开出油菜花、迎春花、豌豆花、胡豆花,树上遍开樱桃花、梨花、李子花,粉的、白的、紫的,黄的,盛开在即将开启的春光前。坐在一笼竹下,望紫云山发呆,偶尔有农人去地里浇水、捡菜,看他们安闲劳作,河谷地带的狭窄在恍惚间变得辽阔高远。这几年地里长出来的不再是油菜花,而是华丽的墓,一座座从山脚到坡顶,挤占了花草原来的位置。境况如此,那里还能生出意。
  去年去安仁因为人多,错过建川博物馆,想再感受下明月村的民宿。大山里待久了,心灵时时生出枯寂,对山外的事物感到新奇,虽然千城一面的打造让新奇越来越少,但我仍然深深爱着吃喝之外漫无目的行走。一切发生在转瞬间,腊月二十九那天气氛开始不对,虽然工作仍在正常推进,假日安排已开始,春节新增三馆信息报送,往年只报景区。早上上班,我先去图书馆看安全,干净的大厅和阅览室只有图书管理员,也许读者有了关于疫情的敏感,而不是过年不需要读书。再去办公室,相对平常的忙碌气氛显得轻松,家在外地的同事打开了启程阀门。晚上在微信群先后看到国家图书馆、故宫博物馆、国家美术馆暂时闭馆公示,接着省馆,其他市州。对市馆啥时候出闭馆文件开始关注,腊月三十上午市上打来电话通知三馆闭馆。紧接着防疫文件越来越密集,如鹅毛大雪飞在天地间,引来寒流侵袭。
  武汉封城的消息像烟雾弹,弥漫在上空,坚决取消出行,自动居家隔离。安排居家时间,读几本书,写点文字。过去一年,很难静心读书,文字几乎荒废,书柜成了摆设。取出新买的《艾米尔博物馆》,喜欢读博物馆和文物类书籍,俄罗斯民族的艺术少了点吸引人的细腻,读了一章再读不下去。又换王澍《造房子》,这个获普利兹克建筑奖的人,设计的宁波博物馆给了我深刻印象,后来他又研究古村落和夯土墙。喜欢炊烟缭绕的童年,喜欢小青瓦坡屋顶的木瓦房,这些年,乡土记忆越来越稀少。《造房子》文字讲述稍微枯燥,不如他的设计,中间部分稍有可读性。再打开蒋蓝《极端人物笔记》,第一章似曾相识,第二章又是,找出年前读的《成都笔记》对照,可恶!实在可恶!全书只换了个书名。唉,很多书都如此,比如汪曾祺、余秋雨、阿来、迟子建的作品,出版社换个书名组合再组合,又卖出来,但人家多少会增减一两篇啊,将蓝这本极端人物笔记完全取自《成都笔记》。网络买书不能亲自查看,柜子里被重复的书何止这些。书之哀!
  想来也是心不静,翻了很多书都读不进去,室外越来越嘈杂,关于疫情防控的广播巡回播放,以前楼下鞋店天天放《九妹》,放得做梦都有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那时好厌烦,现在好想快点切换九妹频道,还我国泰民安。群里发大瓦山雪景,想起扶贫时收集的素材和那篇没写完的小说小说开头写就写了大瓦山雪。那是在村里扶贫遇到的一场鹅毛大雪,雪花在木格窗外翻飞,室内柴火温热,雪落地的沙沙声,雪花气味清冽,空气中清冷的甜味一度让我沉溺。想起生活、希望和爱,想好了题目《雪落地的声音》。敲门声打断了思绪,打开门是妈妈,她来看几天没去她家的我。我和孩子嗔怪她没戴口罩就来家里,妈妈坐在茶台边委委解释买不到口罩,她说走遍所有药店都没有卖的,她去给爸爸拿药,区医院也没有卖的。一向强势的妈妈做出这样的姿态,使得我愧疚和不忍,碍于面子没道歉,赶紧给她递各种零食。何止妈妈买不到口罩,创卫群里发的照片,环卫工人也没有口罩戴。缺口罩的情况几天后得到缓解,做到了全员戴口罩上班。
  没有口罩不适合出门,家里吃的够,想着到上班时间疫情就结束了。孩子不如我淡定,向她爸打电话求助,两天后收到邮局寄来的口罩。有了口罩,待夜静时下楼去看了一下父母,街上有很少的人,一半人没戴口罩。起初还有一点不好意思。口罩让头变得晕晕的,眼镜雾蒙蒙一片。父母家往年热闹非凡,今年很是冷清,散步回来的妈妈居然戴了口罩,让我颇感欣慰,再次叮嘱她尽量不出门,不去人扎堆的地方,不和没戴口罩的人聊天。妈妈都答应了。
  随着疫情的发展和重视,我们提前上班,隔离自行结束。每天景区检查和布点检查,劝返出行游客和走亲访友的群众,也有同事配合社区入户走访,再信息数据上报、做宣传警示牌等。大部分游客会听劝说返程,少部分人不以为然,继续游荡路途。在部门乡镇村组全力配合下,没有让一名游客到达景区,也算是防控工作的小胜利。正式上班前一晚,同事对公共和办公区域做了消毒,城区处处都是消毒水味道。用酒精擦办公桌和键盘,几天下来,键盘泛出了光泽。
  上下班路上没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少,这两天小区、单位门口都有防疫检查人员,检查外来人员、检测体温。看着每个人脸上的口罩,好像这个冬天落下的雪花,飘落在每个人身上迟迟不化。频繁的宣传让我知道怎么防范,也带来不安和焦躁,总想发火。老吟在湖北,每天关注那边的局势,她说这次疫情给她的感觉离得越远的地方越恐慌。也许是吧,我们看不见,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就像脸上的雪花会结成冰霜还是融化,什么时候结束,期望越来越模糊,网络弭患各种流言,时时让人恍惚,像罩了雾气的眼镜。读过加缪的《鼠疫》和迟子建的《白雪乌鸦》,看过电影《第七封印》,人类在病毒面前时时会弱小而无力,自私或自大。但面对漫长的历史长河,又坚韧地存活下来,我们终究会战胜病毒或者与病毒和谐共生。坏事不一定都是坏事,好事也不一定都是好事。人类每经历一次大事,将是人与自然共生的一次进步,让我们懂得生死和敬畏。虽有无知者,但会培养更多有识之士。
  立春了,仰望远山,有隐隐返青,山顶积雪渐渐退场,油菜花要开了。随着国家防控力度越来越大,防控措施越来越有序,使我们坚信,在如此大力度的联防联控之下,疫情一定会在最快时间得到遏制。希望生活赶快回到正轨,忙碌一点也没关系。此刻,大渡河依然流淌,紫云山仍然昂立,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春暖花开

下一篇: 《 月赋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疫情面前,没有局外人。随着国家防控力度越来越大,防控措施越来越有序,全国上下联防联控力之下,我们坚信,疫情一定会尽快得到遏制,大家的生活也会很快回到正轨。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帘外落花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