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春暖花开

作者:紫衣侯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2-02   点击:


  这个春节过得有点仓促,甚至有点狼狈。
  因为父亲年老多病,在北京和我们共同生活多年的父母终究抵不过落叶归根的思想,父亲坚持要回老家养病,母亲陪同他回到那个山村。一年时间,心时时不安,有时候梦中突然惊醒,生怕接到母亲关于父亲病重的噩耗,起来,拿起手机,四顾茫然唯有黑夜沉沉。母亲当然也常打来电话,多是语气如常,说起父亲,病情反复无大事。
  因为一年都在忙碌中,归心被一次次搁下,直到腊月二十七,自认为忙完所有该忙的事后,启程回家。去年春节不是太仓促的时候,开车回家时候在聊城住了一晚,第二天过菏泽、阜阳、蚌埠、六安,回到那个日盼夜盼的小山村,回程的时候在菏泽住了一晚,第二日经德州、邢台、衡水后回京。今年时间仓促,早晨四点多起床,洗漱后叫醒两个女儿,开车启程,天虽然灰暗,但是一路无风无雨,十二个多小时跑完一千二百公里行程,看到父母。母亲依然如故的唠叨,不再觉得烦反而亲切,父亲气色还好。
  二十八,二十九,大年三十,连着三天的阴雨,所以答应大女儿的上山找石头,下河摸鱼都没法兑现,还好小女儿依然乖巧,也比去年懂事的多,围着爷爷奶奶欢叫个不停。到大年三十的时候,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已经铺天盖地了,心情开始紧张,到初一,气氛更为凝重。
  原本答应母亲的,初三的时候陪她去娘舅家拜年。初一晚上的时候,我试探的问母亲:今年能不能不去娘舅家了,疫情越来越严重,我想明天回公司。母亲愣了十来秒钟,点头答应。我知道母亲这么大年龄,对于仅存的几个娘家人感情至深,但是当下时节,虽然不忍心让她失落,终究还是咬咬牙,默默的往车子里收拾东西。
  初二早晨,雨越来越大,上高速前的一百多公里,夜色下愈加难走,幸好两个女儿都乖巧,和她们母亲都安安静静的坐在车后。上了高速后,行走几百公里,很少见到几辆车,一路飞奔出了安徽,进河南境内一个服务区加油时候顺便去食品店买点早点,售卖员一再催促,说:马上要封路了,随时有人检查。感觉气氛越来越凝重。
  一路上,除了我偶尔停车加油,打开车窗,车内其余人不下车。到了山东境内,大地开始变得枯黄,不像安徽境内还随处可以见到绿色,偶尔还有花开。下午五点不到,终于回到公司,马上落实大年三十开始向厂家预定的消毒片、口罩等防疫物资。
  因为零三年非典时候,我正在一家四星级酒店担任中层管理,分管后勤,非常时期防疫物资的紧缺我记忆犹新,所以面对这次疫情,对物资的储备非常重视。大年三十,我给公司供应厂家的电话不是拜年,而是拜托帮忙物资调配,所以初三到公司的时候,紧急采购的三百公斤消毒片,以及数千个口罩已经陆续到货,包括消毒用的喷壶等器械公司留守人员也都落实。随着疫情的持续爆发,后续增加的消毒剂以及口罩等相关物品也都持续落实。
  我以为这样的储备已经足够了,但是随着接到不断的求援电话,我才发现这样的储备面对疫情也是杯水车薪。先是客户的电话,我尽量满足,对于特殊事项,即使免费,公司人员也是随叫随到,以解决政府需要为第一己任。但是到初四的时候,陆续接到素昧平生的人的电话,都是辗转多次要到我的电话微信:缺少消毒剂、口罩等防疫物资。
  能满足的我尽量满足,都是以进价销售,虽然我抢购的物资都是高价进来。不能满足的我也是想法子平衡,不让人在此刻恐慌情形下过于失望。但是有几个电话却是不得不尽心尽力,一是北京某医院缺少消毒片,一个医生通过另外一个未曾见面的医生要到我的电话,问我能不能匀一些消毒剂,虽然物资紧张,这事还是立即处理了。另外一件就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接到黄冈一个重点医院里医生的电话,她们对防疫物资的需求已经迫在眉睫。
  黄冈我没去过,这个医生我也没有见过,但是上网一查,这个医院确实存在的,而且承担的任务非常重要。当时稍微犹豫,我这储备的物资也很紧张,但是当她说到现实情况的时候,还是决定了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时候,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到不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程度,但是大灾大难面前,亲临的水深火热,旁观的谁又能心安?
  而且这个医生也是在她们医生交流群中要到我的电话,当我答应她时,她说整个医院因为防疫物资的落实而开心,我反而怯怯,我能提供的物资实在太少,无非是数千个口罩,十多公斤高浓缩的消毒片而已,这些东西在平时价格低廉,即使在现在特殊时期,价值也不是太高,但是因为她们的开心,我心亦亦然。所以当时决定,等今天再向熟识的厂家采购一批消毒液给她们。但是事与愿违,早晨通知顺丰来发货的时候却是出了问题。黄冈那边交通管制,货物进不去,好在顺丰小哥是个熟识的人,采取小包装快寄,或许能到。
  求,上天保佑,这一批物资能够顺利到达急需的人手中。只期盼这批物资顺利达到后,能采购稍多的物资,然后能够顺利到达她们的手里。力所能及,只求心安,至于前程,只要大家都安好。
  昨夜,北京下了一场雪,此刻雪晴,窗外一半阳光一般灰暗,落叶木仅留树梢光赤赤的站在路边,山色枯萎,生机萧瑟。
  昨晚回家的时候,家里三个人已经自觉在家隔离了一个礼拜,连门都没有出一步,大人还好,小孩子却是被圈出烦躁,无奈中自娱自乐,披一个床单,大小孩子扮起土匪和大侠。当见到我,第一句话问:爸爸,咱什么时候能出去?
  等春暖花开吧,到那时候,疫情应该散去,满日晴朗,花在树梢绽放,你在花间笑。
  
  20200202于西山
  审核编辑: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风赋

下一篇: 《 【紫衣侯同题】愿山河无恙,人间皆安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吟湄

    大爱无疆

    63天前

    回复

  • 一尘

    纪实真切,惊心动魄 大爱无疆,项总力行,感动!

    63天前

    回复

  • 一尘

    纪实文字,却惊心动魄,,大爱无疆,见诸项总!

    63天前

    回复

  • 古刹昏鸦

    很暖心的文章,令人敬佩的义士!

    63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