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微型小说 > 跳槽日记

跳槽日记

作者:海上稼轩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20-01-14   阅读:

  
  一

早上,经理从我面前经过,他的眼睛像狼一样盯着我,似乎要从我身上找到没有啃到的肉。在公司工作了两年,经理不断给我增加工作,似乎要把我身上的肉全部吃干净,把骨头榨成油。



我去找HR,她眯着眼睛看着我,似乎在掂量我到底有几斤几两。
我说,我进公司已经两年了,到现在也没有加过工资。
HR说,当时招你的时候已经给了这个岗位的最高工资了。
我说,可是我的工作量在不断增加。
HR说,那是你们经理的事,公司该付的工资都付给你了。



我们找了经理,他依然是用狼一样的眼睛看着我。
我说,我进公司两年了,工作量越来越大,要求也越来越高,但是工资一分也没有加。
经理说,公司要发展的,工作不可能一成不变,现在你做的工作就是这个岗位的工作内容。



今天来了一个新人,和我做的工作一样,工作经历也和我一样,都是两年,但是她的工资比我多10%。这是什么道理?



不行,指望公司给我加薪就像指望狼给羊喂草。我得自寻出路!



我要修改自己的简历,把我在这家魔鬼公司的经历加进去。



我找到和我类似的岗位,工资确实比我现在的要高10%以上。那我还犹豫什么?



我开始投简历,只要是精算师,不管是保险公司、投资银行,还是咨询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当然,薪水至少比我现在多10%。其实,我只要做事挣钱,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事业。



嗨!撒下去的网终于网到鱼了,其中还有不少大鱼!
今天有5家公司,还有猎头打电话给我,其中有瑞典保险、德国德勤、养老保险,还有在保险公司、瑞典大麦。我一时都都搞不清楚该去哪家公司了。先面起来再说。



还是猎头动作快,他们马上就开始了电话面试。我并不惧怕面试,但对着千篇一律的问题,往往会失去耐心。
猎头说他们是在帮北欧银行进行第一轮面试。
北欧银行?冰壶女王安妮特•诺贝里不就在那里吗?我心中涌出一份喜悦和期待。
我做梦都想成为一名会打冰壶的精算师,或者是会做精算的冰壶运动员。
于是,我很愉快地参与了电话面试。一般而言,第一轮面试都是试探性的,双方互相了解情况,提出初步要约,双方觉得差不多再往下走。我刚开始工作时的薪酬3万5,现在有了两年的工作经验,涨10%到20%应该可以谈的,也就是3万8到4万2。于是,我报价4万2。猎头没有回答,反过来开始向我提问,你原来的岗位叫什么,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会不会自己编程序。
这些都是小case,我说,我做的是保险精算,主要是帮助那些比较小保险公司委托的保险产品的设计进行设计和精算,遇到从未见过的问题就自己编程,否则就太累了。
对面听了,问,你要求多少薪酬。
有毛病!我刚才讲了,她不听,现在还来问!
4万2,我坚定地说。
对面说,你的能力很强,估计公司会要你,但是他们能给出的薪酬最多只能4万,你看可以吧?毕竟你只有两年的工作经历。
我的工作能力比工作了四、五的人还要强,怎么他们也像中国一样论资排辈,而不是按质论价呢?当然,他们会说,我们还没有用过,怎么知道能力强不强呢?但是,进了公司就同意了公司的薪酬条件,还怎么加工资?
没有什么可考虑的,只要可以加薪(至少10%),就应该跳。于是,我说,4万啊,转正以后呢?
对面说,我们讲的都是转正后的。
我说,4万可以啊,但不要试用期,签无固定期限合同。
对面说,这个可以谈,我和公司沟通以后回复你。

十一

德国德勤打电话来,说,你的简历我们都看过了,你的能力我们不怀疑,我们只想问一句,愿不愿意来德国工作。
我正想问薪酬,对方接着说,你的薪酬是4万5,你在简历中说的期望薪酬是4万2,岗位还是精算师。
怎么这么厉害,我想说的问题,在一段话里全部讲清楚了。这下我忽然感觉到自己一下子落下了一个台阶,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讲话语调也变得缓慢了。我说,可以。
对方说,你来德国面试,机票费用我们报销。
嗨!大公司就是牛,我就当去德国旅游了。我说,可以去德国。
对方说,很好,时间定了就和你联系。

十二

猎头打电话来,说,北欧银行同意你的薪酬要求,明天上午10点能不能去他们那里面试。
面试不就是相亲吗,去一下有什么关系?
我说,可以。
猎头说,我把面试通知发给你。

十三

北欧银行打电话给我,说,猎头公司已经把你的基本情况和要求告诉了我们,我们这里没有问题,现在安妮特想见你。
我没等她说完就问,什么时间?

十四

我做梦都想见到安妮特,但是真的要去见她,我又开始担心了。首先穿什么衣服就让我纠结,是穿职业装还是休闲装。职业装很正式,但不能显示出阿斯女的个性;穿休闲装有个性,但又不能表达精算师的严谨。
我先看看安妮特穿什么衣服,于是就上网去找安妮特的照片。

十五

我终于见到了安妮特了,我表达了我对她崇拜,并表示愿意跟着她做好一切事情。
安妮特始终眯着眼睛听我讲话,我看着她蓝莹莹的大眼睛,觉得像只可爱的波斯猫。忽然间,他的眼睛又变成了绿色,像一只夜间的狼。
一丝恐惧的感觉从我心头掠过,我怕我不能接受她的管束。我开始犹豫,讲话也变得语无伦次,甚至想早点结束面试

十六

这两天,我又去4家公司面试,应聘的岗位有精算师、也有数据科学家,甚至还有风险控制,我不知道精算与风险控制有什么关系。
他们要求很多,但薪酬给的不高,最多才4万。看来,我现在在市场上就值4万。我要盘算一下,到底去哪家公司,干什么工作。

十七

德勤来电话要我去德国面试。
德勤的面试与其说是他们面试我,还不如说是我在面试他们。我说,4万2是我在瑞典的薪酬,我到德国以后还要付房租。
德勤说,所以我们给你4万5,如果你是德国人也差不多相当于4万克朗。
原来如此,那我到要计算一下了。如果德国大房租在500欧以下,生活支出超过在瑞典的5%,,我就当用这些钱到德国德勤来写简历了;如果生活支出超过10%,就相当于降薪10%,我觉得就没啥意思了。
德勤那里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就说,公司还有加薪机制,绩效考核优良的员工每年有5%到10%幅度的加薪,在公司只要你努力,足够优秀,你就可以加薪,也不需要跳来跳去。
这倒也是。

十八

德勤说得蛮好,但真的说要加薪了,他可以说你确实很优秀,但还不是足够优秀,所以……

十九

我还是选择最靠谱的“跳槽涨薪法”,去咨询公司做了数据科学家。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推荐:欧阳梦儿  

上一篇: 《 课堂与老师

下一篇: 《 正常活动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挺有意思的一篇跳槽经历,各种比较、分析,清楚幽默。事实证明,每家公司都一样,又想马儿跑,又不会喂马儿吃饱。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