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休闲小品

年味

作者:花落无声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1-11   点击:


  年关已近。同事感慨地说,一年又一年,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我在一旁未置可否,只是笑笑。早在几天前,婆婆就吵着要回老家,去为过年做准备。在婆婆的坚持下,我们全家每年都要回乡下老家过年,按照老辈传下来的习俗,过地道而传统的年,年味自然浓郁而醇厚。
  在老家过年要遵从很多旧俗,一板一眼地很有仪式感,不可有一丝含糊。而最有仪式感的,是腊月二十三。腊月二十三是祭灶的日子,又俗称过“小年”。这一天是传说中灶王爷上天的日子,家家户户清扫房屋,把灶上辛苦了一年的灶王爷请下来,送他去西天述职。这天早晨,要用一种很黏的黍子面蒸“黄面”,蒸出来是金灿灿的黄,上面点缀着红枣,煞是好看。咬一口,越嚼越黏,黏的要把牙粘下来。说是为了让灶王爷吃了黏住他的嘴,到玉帝那里汇报工作别乱说话。我不知道灶王何以总会上人的当,吃这个难吃的东西,大概他自己贪吃成性,就容易被漂亮的食物迷惑吧。这一天要求一家人必须齐全,灶王爷就要上天作述职报告去了,他老人家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临走时要清点人数,少报了户口,可是不好玩的。民谚说:媳妇大似天,不敢不过腊月二十三。我这个做媳妇的,自然也不敢违背,会尽量在这一天回老家去,跟家人规规矩矩地吃一顿团圆饭。
  过年前的准备工作有很多,所以又叫忙年。其中,蒸馒头就是一项比较大的工程。首先,要选一个黄道吉日,还要组织好人员。一般是一家蒸馒头,几家来帮忙。和面要由年轻力壮的男人们来承担,一次就得和好一两百斤的面。先把一袋面(一百斤)倒在一只大簸箩里,加上相应的水,好几个男人就把袖子高高挽起,抡开了膀子,摆开了架势,围着那个大面团不停捶打揉捏,那姿势很象舞蹈,又象是西班牙的斗牛士,在众人的围观下,表演得越发卖力。他们一边揉面,一边有人不断把干面粉加进去,直到把添加的干面粉全部揉进去,面才算和好了。这样和出来的面硬得象石头,等饧过半个时辰,把大面团切成块,揉一遍,合起来,切开再揉,如是三番,再饧半个时辰,才开始揉馒头。揉出来的馒头高高瘦瘦,一个个光滑而俊俏,不像平日里吃的大馒头,饱满而丰腴。按照标准,是六个馒头一斤。技术好的人家,做出来的馒头放到称上一挂,分豪不差。这样蒸出来的馒头,光滑细腻,一层一层的,俗称“千层馒头”,口感筋道耐储存,可以一直吃到正月底。近几年,家乡出现了蒸馒头“打工队”。就是在家的壮劳力组织起来,讲个适当的价钱,挨家给人家和面蒸馒头,据说很受欢迎,尤其那些年轻人外出打工一时回不来的,特别需要蒸馒头“打工队”。这也是旧风俗与新形势结合的新事物吧。
  等到白花花的馒头晾好储存起来了,手艺高强的女主人又开始指挥一家人烹制传统食品。炸鱼,炸肉,炸里脊,炸丸子,炸耦合,炸豆腐,炸鸡块,能炸尽炸。记得小时候,若有剩余的面糊,母亲会再掺上白糖和面粉,教我搓成均匀地细条,再搓成麻花,炸了给我们当零食,过完年走亲戚带着也是个稀罕物。油炸的食物不仅好吃,也好存放,等年后来亲戚,大锅里一蒸端出来,就是一个蒸碗。凉盘和热菜是伺候客人喝酒的,吃饭则必须有蒸碗。最少四个,有新婚的儿女亲家,新上门的女婿,则要六个或八个蒸碗,才能显示出主人家的用心招待。烹炸也是比较复杂的一个工程,一般在腊月二十六、七进行。那天,一家人早早吃过早饭,按照分工,有剁馅的,有和面糊的,有团丸子的,鸡、排骨和鱼是提前几天用五香调料腌制好了的,有负责烧火的,还有专门伺候茶水的,一家人分工合作,忙而不乱。油锅冒烟了,“嗤拉——”一声,随着油花翻滚,一阵浓香在小院里升腾着。食品被炸成了金黄色,但只有八九分熟,还不能吃。等晚上一锅锅上锅蒸了才能吃。小孩子们嘴谗,不管熟不熟的,一遍遍跑过来闹着要吃丸子、吃肉。
  农村人过年,似乎一直在忙吃。对于北方人来说,过年的主角依然是饺子。尤其大年夜的饺子,是有特别讲究的。饺子谐音交子,要在交子时的时辰吃。至今还有很多人家,依然遵从着老辈人的传统,大年夜子时吃的饺子,要吃素馅的。这样预示着来年一家人素素静静,没有是非和灾祸。大年夜煮饺子,烧火要用麦秸,不能拉风箱。老人们都说,烧麦秸,出秀才。寓意是孩子们会有好前程。大年夜的饺子,包好了要摆成一圈圈的圆圈,寓意一家人永远团团圆圆。下饺子时,里面的芯还要留下,不能全部都煮了吃掉,一般留到初二的早晨再吃,意在提醒大家过日子要细水长流,才能年年有结余。有了这些讲究,大年三十这天包饺子,就格外地有仪式感,不敢疏忽大意,更不敢乱说话。一直到年三十傍晚,炮竹声由远及近地传来了,也包完了最后一个饺子。
  孩子们早就等不及了,搬着烟花爆竹到大街上燃放去了。这时,家家大门洞开,灯火通明,大红的灯笼高挂着喜庆,映着新贴的春联,家家门口一片红火。远远近近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烟花在夜空中交相辉映。一簇簇的人群涌向街头,随着烟花的腾空,不时地传出阵阵欢呼。男人们此时尽可以一显身手,用手中的烟从容地点响一挂挂鞭炮;胆儿小的女人则吓得捂住耳朵躲躲闪闪,但又不肯离去。除夕夜的乡村,欢乐和喜庆不停地爆响,幸福与祥和处处燃放,火光映红了一张张开怀舒畅的笑脸。一年的忙和累,都随着烟花一散而尽了,随着爆竹声声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年三十晚上,家族里的男人们会到族中辈分、年龄最长得长辈家里团聚,你拿一盘菜,我带一瓶酒,酒菜很快摆满了桌子,边吃年夜饭边守岁,真正是把酒话桑麻。听听长者们说说家族里的大事小情,家长理短,对年轻人来说是一次接受传统教育的机会,有些观念的传承就是在这个时候完成的。而有些年轻人常年在外打工,这个时候正好可以跟大伙说一说自己这一年的收获,外面世界的见闻,年长者又会给年轻人一些忠告和提醒。忙了一年的女人们,婶子大娘姐妹妯娌,这时也清闲下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喝着茶水嗑着瓜子,拉拉家常,享受这难得的清闲与和睦。大街上,则是孩子们的天下。总有三五成群的孩子,意犹未尽地在一堆堆纸屑中,翻找着那些没有燃尽的鞭炮。浓郁的火药味,在夜空中弥漫着,涌动着,久久不肯散去。
  轻轻吸一口气,你就闻到了年的味道。待子时一过,新的一年就到来了。
  审核编辑:十八孩十八公   精华:紫衣侯  推荐:十八孩十八公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见雪欢喜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十八孩十八公:
过地道而传统的年,年味自然浓郁而醇厚。 闻到了年的味道,新的一年就到来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4

  • 关健

    还是农村的年有味。

    1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按照老辈传下来的习俗,过地道而传统的年,年味自然浓郁而醇厚。

    6天前

    回复

  • 喻芷楚

    看到年味了,更迫切想过年了!

    8天前

    回复

  • 沁芳闸

    看着看着,我的口水流下来了。虽然我们基本没假期,可看看你的文字,跟着你婆婆回乡下过年喽。

    9天前

    回复

  • 落叶半床

    自家土灶上蒸的那种馒头是最好吃的。现在很多人家懒了,连馒头也不蒸了。

    9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落叶半床 是的。传统的东西真是不能扔呢。

      8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过年,除了放假,就没有吸引人的地方了。

    10天前

    回复

  • 紫衣侯

    这年越来越近,年味越来越浓了。总感觉这传统的东西有人守候,就会慢慢的回来。

    10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紫衣侯 年纪越长,越能够理解老人家对传统过年的坚守了。改掉以前的传统习俗,还真的没有年味了。

      10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谢谢十八公十八孩的辛苦编辑。快过年了,希望大家都来晒晒自己家乡的年味。

    10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花落无声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