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看朱成碧同题】看朱成碧思纷纷

作者:落叶半床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1-03   点击:


  (一)

  晚间,烛光微弱地跳动不已,感业寺的尼姑们自找乐子,日复一日的单调重复的生活让她们无所事事,混吃等死。关上门,离开威严老尼的约束,她们脸上身上隐藏的欲望张牙舞爪,狰狞无比。武媚远离她们,这样的生活冗长而无聊,绝不是她想要的。
  武媚打开她的箱笼,展开石榴裙,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那时她就穿着这件裙子,作为陛下的贴身才人,小心伺候着脾气日益暴躁的君王。皇帝误食丹药,喜怒无常,身为太子的李治不得不帮忙处理朝政。就在那一天,他进宫请示父皇,一眼看见了侍立一旁的她。她并非貌若天仙,然而天然去雕饰,她双目精灵闪光,太子本来木然绝望的眼睛放光了。
  武媚给他的暗示,他心领神会,在父皇的面前表现得再也不是那么软弱无力,独木难支的为难模样。皇帝正值壮年,本不该就此撒手人寰。然而皇帝迷上丹药,终究因为服食过多不治而亡。
  泪珠顺着武媚的脸颊滑落到石榴裙上。在刀尖上的那种日子,李治是她生命中的光。

  (二)

  武媚再次打开她的箱笼,看取她的石榴裙。那条裙子她是不再穿了。她的身份早已非同往日。让她因为思念一个人为之泪目的日子也早就不复存在了。这个让她刻骨铭心思念过的人已经永远离开了她。她颤抖着双手,从那条裙子上看到自己昔日的美好与光芒。第一次和他的相逢,四目相对,彼此就住进了对方心底的感觉仿佛再次回到她的身上。她的眼睛模糊了。
  张氏兄弟死了。这是有预谋的。
  她的皮肤起着褶皱,怎么抹也抹不平,她为此感到气恼。她对着镜子发疯。她想捣毁这世上能照见自己容颜的东西。
  只有面对他们,从他们兄弟二人身上,从那光鲜美好的颜色,从他们年轻的肌肤,她能瞬间找回自己逝去的青春亮丽,重新回到过去。她害怕揪着的心,日日夜夜与他们厮混,让自己耽于往事的回响,不想世事的纷扰。
  然而他们死了。年老的武媚像坐在幽暗里眼睁睁看着网毁虫落的蜘蛛,无奈而怅然地陷入无边的忧伤。她老了,无力再去寻找青春的替代物。就连婉儿也见老了。她回首,婉儿呢?空荡荡的宫殿,寥落只生风。

  (三)

  她庆幸自己这辈子终究被人爱过,虽然最初时候的遇见不是最好的年华,亦不是最好的时机。她该知足了。
  她曾经梦想过和一个心仪的男子,过着最平常的生活,生儿育女,她必定也会是一个好女人和好母亲。她的儿女亦会敬她爱她,以她为荣。
  可是她入了宫,成了皇帝的才人。她不想毫无希望地生活着,她不甘心哪天一不小心就掉了脑袋。她珍惜她的青春年华。
  遇上他,还是太迟了。她已蹉跎了十多年的光阴。然而她还是爱了,成了他最爱的女人。为他相思的日子,她没有忘,但是感业寺的生活她这辈子再也不想重来。她只能一路向上,跌下去就是无底深渊。
  在她做噩梦的日子里,他在枕边抱着她轻声告诉她不要怕,有他在日子里,她是无需害怕的。作为帝王,有太多的身不由己。然而那些年,他始终陪着她,而她为他生儿育女,彼此心甘情愿。她本想安安稳稳地过完自己的一生。然而宫中的日子,总有人用心盯着。她得活下去,好不容易挣来的,她要好好活着。一步一步地,她就走到越来越高了。她以为走得越高就会越安稳,就能造就更多的安稳。
  后来,本就体弱的他,多病。病中,他携着她的手,期望平平常常的生活,寻常的夫妻,寻常的儿女情长。他抱歉不能陪她到老。他双目失明,已经看不见她,他心底时时浮现出当年她的模样,她就站在那儿,浑身散发着不同寻常的光芒。
  他曾试着服食丹药。她打翻他手里的丹药,“先皇的教训,你忘了吗!”她失声大叫。

  (四)

  直到她自己当了皇帝,她终于光芒万丈。
  别人总觉得皇帝怕他。皇帝已经没什么好怕,除了死亡。直到她见惯死亡,终于明白作为皇帝的李治无须怕她。
  武媚用她颤抖的双手,抚摸那条石榴裙,目光回到和他初次相遇的时光。她折腾了一生,做了别的女人绝不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他,她早就老死感业寺。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长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想着当年感业寺留下的这首,她深感此生足矣。她留不住的,别人同样也留不住。无能为力的事情,未竟的事情,就让后人继续吧。
  毕竟该来的终归要来的,该还的终归要还的。
  只有一点她是确定的:作为他的爱人,死后她葬在他的身旁。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沁芳闸  推荐: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黑蹄印与花朵

下一篇: 《 鳌江的记忆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那条石榴裙还在,但岁月已老。是的,她留不住的,别人也留不住。待所有的繁华退去,才能让一个人的本性回归。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5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落叶半床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