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滴血樱花

作者:喻芷楚    授权级别:B    精华文章    2019-12-16   点击:

  
  1937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孙立人税警团9月开拔奔赴淞沪会战前线,经过数次大战,孙立人在苏州河周家宅一线血战,最后被炮击伤,他的官兵死伤不计其数。李开芳也是在那场大战中作为阵亡将士列入英灵簿,只是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他从瓦砾炮灰中爬起,身边倒着个女人……
  一
  “八格牙路,死啦死啦地!”日本特高课课长山崎少左怒气冲冲胡乱叫着,他一个月里已是第十八次接到上峰怒斥的电话,发过一通脾气后他去了樱花楼。
  樱花楼是山崎少左开在苏州一个小镇上的酒楼兼妓院,是他收集情报的重要场所,出面打理樱花楼的是他的情妇千叶英子。他见到千叶英子看也不看眼,黑着脸负手上二楼临河边的锦羽阁,他的工作室。
  千叶事先没接到电话,看他一张黑青的脸,茄瓜似的拉长,把他原本就尖瘦的脸拉的不见形状,她便小心地陪侍。
  山崎少左睃眼她,往榻榻米上盘膝而坐,调了调内息缓声说:“你这里有什么消息没有?听说樱花盗了吗?”
  “有,有几天,是从上海沿线作案下来的,前天铃木宏光家和西村柚木家先后遭盗,不仅有大量财物,他们家各有个小姐也是被先奸后杀,我知道你没来问我,是想让我有更多时间去了解事情源头,我派出去上海的情报人员已有消息传来。”
  “情况怎么样?”山崎急问,面色稍有好转,看千叶的眼神也恢复正常,千叶微圆的下巴不停颌动,只听她说:“嫌疑犯有两个,男,应该出生为军人,狙击手,受训德国。”
  “呦西,很好。”山崎面色展开,“不愧是我帝国之花。”
  “看他们作案手段,铃木是企业家,半年里先后在附近开了两家纺织厂,将三家华人企业霸占为旗下;西村凭黑龙会坐收渔利,将一家华商银行攘入袋中,最关键他们各有一子都是华北派遣军谷寿夫第六师团的,去年12月13日他们最先由中华门攻入南京。”
  “依你判断这是华人有目的的报复行动,我们必须尽快取得一份六师团的人员名单?”
  “这个不劳您分心,我已从军部弄到一份名单,您看!”千叶从她内衣里掏出一份名单说,“根据名单我再核查南京城附近几十个市镇日本侨民状况,尤其是离我们苏州管辖范围最近的小镇的日本侨民。”
  山崎摇头:“你思路是对的,但未免狭隘,他们就是要破坏我们在华的势力,制造混乱。”
  “依您的意思?”
  “我们不必那么客气被动,抓几个市民逼他们现身!”山崎冷眼说。
  千叶迟疑了一会说:“这样也许未必好,稳定苏州人心是我们特高课的任务,不能像刚攻入城样再随便杀人,何况如此很容易授人以柄,落入您的对手藤原羽的笑话中,他一直轻视您说缺乏大脑。只会用简单粗暴的方法对待支那人,实不堪重用。”
  山崎原本缓和了的脸色瞬间又温怒起来,横目瞪眼千叶似说你好大胆,你敢这样直面对我说我敌人瞧不起我的话。千叶俯身道歉说:“请原谅我的直言。”
  山崎没好气暼眼说:“依你有什么好计?樱花盗从上海过来,上海方面办事不利却让我们兜他们的屎盆,遗患苏州。”
  “只依我想您不如去探探藤原羽的口风,看他有什么意向,他向来自持甚高,不拿您放在眼里,如果您能屈尊降贵……?”千叶没说下去,只是两目动人地望着情人,山崎变形的三角脸已经平缓恢复正常,枯瘦的面容上一对绿豆眼轱辘转,鼻子下面一撮仁丹胡跟着他嘴一起裂开笑,开始注意到千叶身上穿的和服,上面花纹竟是许久不见的日本奈良时代仿唐团窼宝花刺绣。他兴趣一下由案件转到千叶和服刺绣上,和千叶谈了大半天的刺绣历史,最后问千叶这身和服出自日本哪家刺绣世家,高乔还是铃木?
  千叶微笑说:“您也看不出是吧!”说话间颇有得意说,“不是高乔家也不是铃木,是苏州城外离我们这两三里地一个普通绣坊普通绣娘绣的。”
  “呦西。”山崎眼睛放亮,“你肯定它是这附近绣娘绣的,她竟然懂我们日本奈良时期的绣针?”
  “我也是暗查苏州城各处村镇情况偶然发现的。”
  “带我去看看。”他二话不说起身出门下楼。
  二
  绣坊街13号精绣坊门外一群日本浪人拥着一个清秀的日本青年挤进狭窄的精绣坊,精绣坊柜台后面一个上年岁的老头,有七十多,面无血色,皮包骨的身形,背微见驼。他瞪大眼看一群声势浩大的日本人进来,微带怯生地问:“太君您们?”
  “我想问你们在苏州城也开了同样一家精绣坊吗?”清秀的日本青年问,他身着白色单一色,绣面是仿唐朝的团窠宝花花树对羊锦狩服。
  老人迟疑地望着青年,眼睛最后落在他狩服上许久点头说:“您这件狩服就是我们苏州城里精绣坊的,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
  “爷爷,什么人?”柜台帘布后面挑开布帘出来一个穿粗布粉蓝旗袍的女子,声音甜潤,胸前搭条粗黑辫,腰身窄的像根针,清秀的日本青年从女子身上扫到脸上,不免几挑眉,女子小团圆的脸,鼻翼两侧是连片的褐色雀斑,深浅不一。她抬眼看见眼前的一群日本人愕然急欲转身回布帘里。
  “马玉娘姑娘请留步,我藤原羽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想问下你是否在日本东京留学?”
  “是!”女子转过身。
  “我就说,綉坊的东西这样眼熟。”藤原羽四方形的脸,面色有些苍白,他看几眼马玉娘。
  “我马家精綉坊只有吴服,日本服源于吴服看着眼熟不为奇怪。”
  藤原羽呃声无语,呆看马玉娘有一分钟说:“的确,日本服源于中国三国时的吴地,一千多年后我们日本人也终于踏在吴地,实现了日本祖先的宿愿。”
  马玉娘面无表情看藤原羽说:“这并没有什么,中华不是没乱过,每次乱都会成就中华另番成绩。”
  “你在东京学的历史吗?”
  “世界历史。”
  “为什么要回中国呢,你不知道这里是战场?”
  “我一个人安全有什么用?不回来我怎么知道我的母亲父亲奶奶是怎么死的?”
  “所以你就报复日本侨民对吗?”
  “你说什么?我不懂!”
  “你不懂?你看,这几朵樱花可是出自精绣坊?”
  三
  马玉娘接过藤原羽手上的樱花图案看几眼说:“的确是,可是这是一个你们日本浪人订购的,他要我绣了一匹布多,据说他是铃木先生家大小姐的情人,他很有钱。”
  “什么?你说伊藤小林?”
  马玉娘没出声只看藤原羽,藤原两眉浓黑,四方下巴坚毅冷酷,他正要说话时山崎少左和千叶来了,山崎看见藤原羽,大步跨进精绣坊,藤原羽乍眼瞅见他鄙视一眼问:“山崎课长也想订购精绣坊的室町时代的直垂穿吗?”说完哈哈大笑而去。
  山崎本能地想追上去,千叶一把抓住他说:“您不用和藤原君计较,他就是想笑您不如他时髦,您不见他身上正是穿着一件奈良时期的复古唐装?您却是件普通的黑色便服,他笑您是个土包子。”
  山崎恨恨地长长地吐纳一口气,马玉娘眼看藤原羽骄身离去,山崎气得面色铁青不觉偷笑,嘴角微翘,山崎和千叶,马玉娘都认识,她不知道他们来是不是同藤原一样的目的,近来她的精绣坊是被日本人盯上了,经常被日本人预定各色绣品。
  山崎带着怒色扫眼精绣坊,一匹匹刺绣精美的的丝绸挂在他面前,花色巧夺天工,他看的有些痴,恼怒的心竟是和顺了七八分,连连点头说吆西,千叶一旁只等山崎开口说话,山崎饱餐眼福说:“这些绣艺完全来自苏绣民间工艺,像左边第三匹就是北宋时期已经失传了的工艺,能重新拾回真是不可思议。”
  “这就是您要说的话吗?”千叶不解地看着山崎。
  “山崎课长是历史方面的专家,对染纺刺绣方面更见功夫,我在东京大学就十分仰慕呢!可惜战争不能让您专著学问,但却不改变您的爱好,哪里像藤原副课长见面就是拿朵樱花拷问马玉娘。”马玉娘讲话十分巧妙,山崎听着喜欢,面色完全平复,尖锥脸和顺起来,眉欢起来,确然有几分学者模样。
  “樱花?什么樱花?给我看。”山崎命令道。
  马玉娘忙将藤原递给她的樱花给山崎,山崎拿在手,一朵刺在红绢丝上的粉白樱花清秀欲滴,山崎观看良久心里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对千叶说:“我们回去。”
  四
  樱花楼锦羽阁,山崎盘膝坐下,千叶拉亮电灯,此刻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她先命人上酒菜吃饭,侍者送上酒菜,其中有道清炖河豚,山崎胃口大开,现下正是隆冬季节,是吃河豚的良好时机。
  千叶为山崎斟酒也为自己斟满一杯,向山崎举杯,山崎先谢谢了千叶,然后在千叶期待的目光中说:“那朵滴血樱花根本不是马家精绣坊的,是铃木宏光家的。”
  “怎么可能?”千叶不肯相信,“这难道不同身上的针法相同,丝质也一样啊?”
  “什么叫赝品?这就是,刺绣同所有艺术品一样也是可以仿制,如同你身上这件和服,它虽不是赝品却是模仿一个时期的作品,并成为一种时尚,这朵滴血樱花正是铃木家的作品。”他说着取出几张相片说,“你看,这是我收到上海那边和铃木家和西村家两位小姐死后身上扔下两朵滴血樱花,你看它们可有不同?”
  千叶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只得摇头,山崎哈哈大笑,自已斟酒喝下一口说:“铃木家的布匹刺绣都会留下一个禅字,据铃木宏光说是他家第一代曾祖的名字,不知道他家历史的人是无论不知道也不会注意里面这个字。”他一面说一面指点千叶看,千叶顺着他指的位置看终于看到一个细的根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经纬线组织的一个字说:“您仅凭这个就判定是铃木家不是马玉娘的精绣坊?”
  山崎点头说:“我们现在可以来重组案情,铃木家大小姐是死在前半夜,偷盗却是后半夜,他不应该说是同一个作案者,上海方面死者有日本女人但也没有奸杀的,十个全部都是枪击致死,而且是一枪击胸。铃木家大小姐和西村家二小姐一个花园枫树下,被勒死,一个是在卧室被匕首刺死。”
  “没错,然后胸口就放着那方绣樱花的手帕。虽然都是红纱地纳绣却远不及上海之方帕子,但上海这方帕子又有不同精绣坊”,山崎接下又讲一大段刺绣方面的知识,千叶如坠云雾。
  “问题来了,她们死前后隔了一天时间,怎么会这么巧?”山崎讲完又喝口酒挟块河豚肉吃下,说:“我们再来看看他们两家关系。铃木的二夫人是西村的三妹,一直视大夫人为死敌,却又想西村的长子娶她的女儿,谁知道她的女儿却有个情人叫伊藤小林,她格外恼怒,这个你是知道的。”
  千叶点头说:“二夫人还来我这里说过,要我劝劝大小姐不要跟伊藤来往。”她说着停下疑惑地问,“难道会是二夫人生气命人杀了她?然后伊藤就杀了西村的二小姐?”
  “不好说,但案情到了这里,我觉得铃木会顺水推舟,他会拿下马玉娘的精绣坊。”山崎微笑地给千叶斟酒,“那个偷盗贼便是马玉娘了。”
  “马玉娘是女的怎么奸杀?”千叶问。
  “当然是有同伙。难道帝国要给支那人安个罪名还要真凭实据?”山崎狡黠且暧昧地笑起来。
  千叶似乎明白山崎打什么主意,他这也是想据精绣为己有,不能独占最起码也要占点股份,不能白白便宜铃木。
  五
  千叶想明白也是微笑了一下说:“真正的偷盗犯如何办理?”
  “挨家挨户严查,对客栈酒店犹要盘查紧些。”山崎说着想想说,“一刻我去拜访藤原羽,这个花花公子,看他如何主张?”
  他这样说着人也就加快了吃的速度,十几分钟光景即站起身出门,到了藤原羽的寓所单刀直入地问:“藤原君在马玉娘的精绣坊有何发现?不是只想做件直垂吧?”
  藤原羽斜眼看他说:“我已经命人抓起伊藤小林和铃木二夫人,以扰乱帝国治安罪逮捕他们入狱。”
  “什么?你,你怎么可以轻意放过马玉娘,她才是帝国的罪人。”
  “她只是个绣娘,贩卖帝国人民喜欢的刺绣,她在为帝国服务。”
  山崎气地翻白眼一字一句的:“你不知精绣坊的经济价值和艺术价值吗?”
  “我当然知道,稳定苏州城正是我们特高课的重任,妨碍秩序者死。”
  山崎白眼翻得转不过来,生硬地问:“上海过来的偷盗者你怎么办?”
  “据我掌握的资料,他们的目的在于我们手上的文物,钱财只是顺手牵羊。”
  山崎想想觉得有理,军部攻入南京城除了进行威吓性屠城就是对文物的抢劫,铃木的儿子和西村的儿子一定没少抢,他们还送了几件商周时的铜器给他另各有两副王维的字画,他想着不由冷汗微沁,如果他们的目的是文化,他不是?他没敢想下去,藤原羽瞅眼他冷笑说:“我上海方面的资料可以和你分享,千叶小姐也是帮了我不少忙,让我可以每天吃到帝国的料理免我思乡之情。”
  山崎干笑几声想:“那是我开的酒楼,是我为你们想的周到。”他这样想但不说,又干笑一阵接过藤原羽的一叠材料回去。
  六
  马玉娘精绣坊,马玉娘眼看山崎、千叶离开,转身挑布帘进里间后院,这里是绣坊,有十几间房,中间一块大空地,挂着许多丝织品和其他布料。马玉娘穿过院子打开右手间屋走进去,里面光线微暗,但看东西还是不成问题,屋里有个人,她叫:“开芳哥,藤原羽和山崎少左果然来了,你觉得藤原羽会杀了山崎吗?”
  “山崎少左贪婪,凡事以己利益为目的,藤原羽却是忠实的天皇信派,有刚正之风,对他做他的顶头上司早有恨意,到了不除不痛快的地步。”叫开芳哥的男人说,“我们趁机杀了千叶英子,把她手上红纱地纳梅花夜宴图取来。”
  “好,我去通知小宝他们。”
  “不,我们要在藤原羽下手时同时下手。藤原羽是不甘心山崎死在我们手上的,所以我送他一个顺水人情,我们解决千叶英子让他们造成是一件案子,然后我们就撤。”
  “我们在铃木和西村两家做的案子你觉得会像在上海一样?”
  “凭我们几个人力量能做到这些我们就赚了,我们在炮火中有幸意外的死而复生,能痛快杀日本人,抢回失窃的文物字画还有什么遗憾?”
  马玉娘深深点头,她从日本匆匆赶回苏州就遇上日本军攻苏州,她被一声炮击震晕倒在瓦砾中以为自己死了,醒来她就在开芳的怀中藏身在一处芦苇丛中。他们不程度都受了伤,开芳伤的更多,他们养好伤后去了上海,开芳又喜碰他的战友,他的战友又把他们引荐一个偷盗团伙,李开芳从那群小偷偷的东西看马上就有了一个主意,对准日本人下手,把他们抢劫过去还拿出炫耀的文物再偷回来,他将他的想法同大家说后,得到一至赞同,开芳就成为整个行动运作的指挥。
  七
  一个星期以后,山崎少左在寓所死了,他旁边死的还有千叶英子,他们身上各有一条红纱地纳绣樱花图,一朵绢秀欲滴的樱花,藤原羽说它是滴血樱花,他在山崎寓所对面的窗户看人影飞进山崎家,他的人迅速包围了山崎寓所。他手拿望远镜远远观察,突然门开了,一个人影到他身后,他惊回头,来人身材中等,平头,面色微黄,两眼细小,鼻挺,唇薄,一身夜行紧身黑衣。
  “李开芳,传说你在随孙立人税警团在苏州河周家宅一线和我们日军作战,战死,但是从上半年在上海樱花滴血案中我就隐隐猜你没死,那每一枪的枪法像极你。”
  “到底是老同学,看我们彼此熟悉,在德国受训两年,我们技艺不差上下。”李开芳微笑。
  “你想怎么样?”
  “不想怎样,先谢谢你公正廉明处理了铃木西村家的案子,没有祸及无辜。”
  “这是我的责任。”藤原羽冷眼。
  “杀山崎也是责任吗还是栽赃嫁祸于人!其实你知道我们会对他下手你何必动手呢?”
  “我看他不顺眼,一副奸诈愚蠢模样。有个可以利用的罪犯我们为什么要错过?”
  “哈哈,这真是我认识的藤原羽。”李开芳笑,“做个交易吧,这回我们算打个平手,放我人走。否则我们谁也不好说最后的结果!”
  藤原羽看看李开芳又看看山崎寓所,面容如冰霜,原本白的脸更见酷寒,漫漫吐出几个字:“可以,我放他们走,但马玉娘必须留下。”
  “为什么?”李开芳惊愕,“你留她做什么?她又不是美女,那么丑!”
  “与丑无关,与艺术有关,与心灵有关!”
  李开芳紧闭双目,有刻说:“不可能,她死也不会留下,如果你想看到她的尸体。”
  藤原羽没出声,山崎寓所却是响起密集的枪声!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精华: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日本铁蹄下的中国,什么都会成为掠夺的对象,从资源到文化。而与此同时,中国人民的抗日,也会从不同领域以不同的形式展开。小说作为与苏州刺绣有关的抗日故事,题材别开生面,构思独具匠心,情节引人入胜。马玉娘和李开芳等正面人物,性格鲜明,形象突出,让人看到正义的力量和希望!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 吟湄

    好小说。

    2019-12-25

    回复

    • 喻芷楚

      @吟湄 谢谢腊八节请喝完腊八给你喝( ´›ڡ‹)┏粥

      2020-01-02

      回复

  • 雨打月光

    只有学习的份儿

    2019-12-20

    回复

    • 喻芷楚

      @雨打月光 请输入内容......谢谢月光支持,早上好,学有专长,你的诗我望尘莫及,我总也抓不住要点。

      2019-12-23

      回复

  • 西苑长江

    这小说写的,我看了好几遍,学习了

    2019-12-17

    回复

    • 喻芷楚

      @西苑长江 谢谢西苑老师支持!请茶!

      2019-12-17

      回复

  • 西部井水

    你能把苏绣写成抗日故事,我却没办法发挥地方有势,因为日本人不喜欢吃羊肉泡馍!

    2019-12-16

    回复

    • 喻芷楚

      @西部井水 西部老师好,真逗笑.长安美食都好吃的很,特别肉夹馍,怎么都可以馋死日本人,可以写,要不一起写个

      2019-12-17

      回复

    • 西部井水

      @喻芷楚 还是不好写,因为日本人只是轰炸过陕西,没有下飞机。要是写一个把肉夹馍送到轰炸机上的故事,有点牵强啊

      2019-12-17

      回复

    • 喻芷楚

      @西部井水 不写过去,写现在。美食无国界。

      2019-12-1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