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修车夫妇

修车夫妇

回忆二十年前的一对旧人

作者:禅心如月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2-15   阅读:

  
  我们单位的门口,是一个十字街头。在十字街头的口上,有一对修自行车的夫妇。
  这对夫妇年龄大概在三十五岁左右,男的个子不高,戴着厚厚的眼镜,跟瓶子底一样,是个高度近视,看东西都在离眼睛最多有三厘米处,每天蓬首垢面的,女的收拾得稍微干净一点,个子也不高,说话带着沉重的乡音,成天戴着一块分不太清颜色的头巾。
  在我们这个高原的小城里,一年四季不是风沙就是烈日,但从来不见他们有休息的时候,基本上是属于风雨无阻的,早早的就出摊,晚上很晚才收摊,而且,他们的家住在离摊点很远的火车站,有时我们在晚饭后散步时,可以见到他们收摊回家的情景,两口子说说笑笑的非常恩爱,有时候我也想,他们两人都那么的瘦弱,也不知道他们每天怎么把那么大的一车工具和零配件拉到这远的地方,时时的总让我想起蚂蚁的力量,那么多年从来不见他们红脸,只见他们认真的干活,但有时两人都为争着骑重的车子而发生争执,都想让对方骑轻便车,自己来骑那个负重的三轮车,真让人有些感动。
  慢慢的,我们也就知道了,男的是企业下岗的,女的是家属,没有工作,家里有两个孩子,大的上初中了,小的上小学了,为了谋生,两个出来摆了这个摊,女的跟上学修车,两人出来撑着这个赖以维持生计的小摊是他们全家人的希望,政府也给了他们低保,因为他们这个小摊,所以每人只能拿70多元,而不能拿170元的标准,说起来,他们也很无奈。男的话不多,只是忙着干活,女的有时候闲下来,与过往人打个招呼,偶尔也聊聊天,因为摆摊的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他们也基本上认识,他们修车收的价钱也不高,基本也就是五毛一块的,用他们的打气筒,打完气后,有时给上一毛钱,没有他们也不要,因为这样,这一片的人大都都在他们这修车,一天下来,好的时候,能够挣到20多元,不好的时候也就挣个10多元,这个数字可能对有钱的人来说,也不过是一包烟钱,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生活的来源,还要交摊位费、管理费、占道费等好几种费用,如果不能按时去交,那些权利部门的人就会来找点麻烦。因为要挣钱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他们的孩子他们也顾不上,每天孩子只能自己照顾自己的午饭,胡乱吃上一点,他们两人也就是中吃点冷馍馍,从附近饭馆要点热水喝上就算是一顿饭,常年累月我看基本上就是这么过的,长期的营养不良使两个人看上去显得非常苍老,面相至少比实际年龄大10岁,生活的的重担压弯了他们的背,他们的脸上真是写满了生活的沧桑与无奈。有一次,他们的一个亲戚在附近的饭馆吃饭,顺便给他们从饭馆给他们一人端了一碗刀削面,把他们高兴得都不知所措了,一碗刀削面也不地过4元钱,但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是对生活的改善了。在我们这个干燥少雨的地区,我们总是盼望着下雨,对我们来说,下雨是增加空气湿度,调节心情的,然而,他们最不愿意下雨,一下雨,他们的生意就会很清淡,甚至没有生意,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难。
  生活对于他们是沉重的负担,对于我们而言,他们确实生活得非常可怜,甚至是卑微的,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对生活失去希望,我见到他们一家四口有时也非常开心地玩,在孩子不上学时,父亲偶尔也会放下手中的活,看着他们的孩子在戏闹,脸上洋溢着慈爱和幸福,母亲也会拿出点钱给他们买点好吃的,孩子们高兴得笑个不停,虽然那些零食不值钱,但对他们来说是难得的美味,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乐趣,也许在别人眼里是微不足道的,我们有我们的生活方式,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真正的我们又能比他们快乐多少?
  最近,他们的生意越来越难了,本来这里只有他们一家修车的,现在又摆出来二家,形成了竞争的局面,那两家修车摊都是两个老人在谋生,这也无所谓谁该摆谁不该摆,都是在谋生,也都不容易,得总是影响了收入,他们也无奈,只能这样的维持吧。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上一篇: 《 静坐

下一篇: 《 紫色的兰花,紫色的梦啊!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静静的沉下来,你就会发现还有很多人生活的不易,是真的不容易。修车夫妇就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对。他们下岗了,有二个孩子在读书,靠摆个修车摊维持全部的生计。4元一碗的刀削面对很多人来讲是便宜,可对他们来讲是不敢轻易尝试的美味,亲戚端来了,他们吃的很开心,或许还可以回味很久。有人说,歌颂苦难是不道德的,可我还是打心眼里佩服他们,至少他们没被压垮,没有自暴自弃。愿他们老去后,有个温暖的晚年。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雨打月光

    问好禅心

    2019-12-20

    回复

  • 沁芳闸

    原文是女的收拾的稍微干闪一点,我改成了干净,我想应该是干净或是干练吧。文笔稍显稚嫩,但我喜欢这样发自内心的文字。

    2019-12-1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