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游记异闻 > 三晋拾遗

三晋拾遗

作者:西苏    授权级别:C    精华文章    2019-12-14   阅读:

  
  一
  临去山西前,我还在翻看堆在案头边的《山西古迹志》。这书十几年前从旧书店淘来,一直就放在书桌上的书堆里,倒也不是说会经常去翻看,只是没想收到书架里积灰。这书谈不上稀罕,上世纪九十年代由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才印了一千五百册,一本冷门的没什么人买的东西。书是两个日本人写的,水野清一和日比野丈夫,后者我不熟悉,就觉得名字挺奇怪,前者水野算是日本研究东亚史的著名学者。水野清一写的《龙门石窟》一书,是研究中国五世纪北部佛教石窟寺院有分量的著作。这本研究报告居然出了十六册三十二卷,在今天足可以让中国的学者汗颜吧。
  日本学者对汉学的沉迷恐怕不单是一个膜拜心态那么简单,他们更多是学以致用的,或者根本就是抱以研究本国文化的心态。早年日本人无法抗衡西方列强,掠夺上古唐宋的重器珍玩,转而大量收集西方人不懂,中国本土文人不屑的明清二代书籍。举个简单的例子,古琴一直是中国文人的代表性乐器,有记载最早的琴谱是萧梁会稽人丘明的《碣石调幽兰》,而今天我们所见的文字谱,就来自杨守敬日本访书时所见的宝素堂抄本。我们无法想象这些东西假如不是日本人的收罗,我们今天是否还可能一窥当年。从这一点上,日本早期文人对中国文化的保护似乎是有功绩的。
  日本人在侵华战争前后,有一批学者来到中国,他们抱着各种目的,辗转在中国的各个地方,分析着评述着中国。比较出名的如宫崎市定写的《九品官人法研究科举前史》。关于这部著作诞生的背景比较悲催,仅仅是因为日本军国主义政权在侵华前,为了想控制中国而需要对中国历史政策方面进行研究。宫崎市定便是受日本国策调查机构东亚研究所委托,承担清朝官制与官吏甄选制度这个项目。后来宫崎市定的学人心态把这书做成了没有参考价值的学术文章,被当政的部门废弃,转而此书成就了他成为东亚研究巨擘的开始。
  水野清一写这本《山西古迹志》时,正是倭寇在华猖狂时,中国大好河山处于沦亡边缘之际。水野清一和他的同事,从一九四〇冬季开始,由大同一路南下,考察了三晋大地七八个县,直到来年的元旦到达山西最南处的风陵渡。他眼中的汾河流域,一片战火中的荒芜状态,中国古老的文明记忆在战火里一点一点湮灭。但是,三晋大地尚存的一些历史遗迹还是让他欣喜欲狂,毕竟这是和书本描摹无法相比的真实感受。
  已经无法知道水野清一是以什么的目的开始这段艰辛的行程,也许是和宫崎市定那样,受某个机构的委托,想做一个战略规划的前期准备,也许是像更多战争中的投机者一样为偷盗而来,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变成了他的一次野外历史遗物的考察。
  一个考古学者的学术考察,上世纪的学人有着众多的共性,严谨细致却是最突出的。水野清一的这部记录山西古迹的小书,不仅有文字记述,还有大量的影像资料,虽然战争中缺失了一部分测量数据,但无妨他成为近代山西地面文物最珍贵的资料之一。在这本考古学者的考察笔记中,我们尚可以窥见当初天龙山圣寿寺的建筑外貌,可以知道天龙山第九洞窟前是有楼阁的,还有很多今天无存或改了容颜的旧时风貌。
  我一度沉溺于这些黑白的影像之中,这些苍老却又盎然生机的建筑塑像,如同一本书或者一位智者,在静候他的后人某一日轻轻翻开,潜心聆听。我喜欢这样的地方,也渴望能够有一天可以呆立在风中,感受下前朝的声音。
  这一年其实过得很不如意,变化来临的时间点放在知命这个坎上,我似乎很不适应,也有一些茫然。选择尽管是人生不断经历的,但难免还是有如履薄冰,甚至畏缩的想法。我其实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或者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
  离开生活的城市是我一直想做的,哪怕只是短暂的一时。所以我决定先逃避一段时间再说。
  车到大同府老天就开始下雨,淅淅沥沥,甚是萧飒。山西的朋友说,这个季节能够看到山西的雨是一种机遇,人品是有问题的。老实讲我很讨厌雨天,那种写就雨天浪漫的文字都是骗人的鬼话,尤其在这秋意浓烈的平城故地。
  二
  谈及平城自然联想北魏孝文帝,或者再深刻一点,联想一点关于拓跋族放弃鲜卑习俗完全汉化的说辞。习惯思维中的拓跋一族的汉化显得那么简单,然而我们稍微深入思考一下,就可以发现所谓汉化其实是一种无奈的选择,绝非是草原民族追慕汉文化的自觉改良。草原民族的汉化终其原因还是游牧社会进入农业社会的必然变化,进入长城后的游牧民族,社会状态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原先的社会管理方式,已经无法适应当下的现状,如何在短时间内生成一套成熟的国家管理方式,那么选择借鉴中原的政治文化体系是很自然的,当然这样的直接运用是痛苦的,惨烈的,双方都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促成草原民族作出这样的艰难的选择,关键还是在于农耕生产给统治阶层带来的巨大利益。孝文帝拓跋宏之前的北魏政权一开始选择了杂相糅乱政策,汉人并没有真正走进统治的中心,先期这样的状态还勉强可以运行,可是当地域子民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后,弊端就显现出来。比如北魏前期官吏是没有俸禄的,他们的财富来源是掳掠,可当没有可掠之财时,政局的混乱也是必然的。冯太后时期汉文化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尤其得到年轻的贵族喜欢,新旧思想开始在政治中碰撞,摆在孝文帝面前的并不是和稀泥的工作而是选择。
  有野心或者是抱负的帝王,他们与地方权臣的思想必然是相悖的。年轻地的孝文帝采取了一种很极端的手法,他率领了拥戴新政的权贵踏上了南征的道路。不过他并不是想征服南方,他明白自己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他只是借此名目离开了保守势力下的平城,在比干墓前发出信号,在洛阳城停住了脚步。
  即便是拥戴他的年轻贵胄也不是完全同意他的迁都之举,比如他的太子年少的拓跋恂。史料中有一条是这样讲的,太子“深忌河洛暑热,意每追乐北方”。看来太子是与北方老臣思想一致的。以元丕为代表的拓跋权臣反对迁都的理由中有一条,黄河流域的气候不适合北人生活,容易水土不服,增加死亡率。
  没有得到足够支持,年轻的拓跋皇帝,无奈中只得再一次穿上了黄金战甲,骑上了白龙驹,他说我还是继续南征吧。南征意味着什么,身边的宠臣们很清楚,皇帝需要什么他们同样很明白,于是全票同意迁都洛阳。当然妥协意味着利益的满足,盘踞在平城的拓跋权臣们,在经过讨教还价之后,也表示同意皇帝的决定。
  皇帝做到这份上,应该算是比较憋屈的。所以当太子北归吊唁冯太后之兄太师冯熙时,北方权臣得到了某种契机,年少的太子卷入了政治纷争的漩涡。拓跋恂死时才十五岁,即便是草原民族也算不上成熟的男性,政治城府要说有多么深刻相必也是附会的。孝文帝剪灭太子,无非就是二个想法,其一告诫所有心存贰心的人,其二重点还是为下一任接班人扫除障碍。
  但全盘汉化和迁都之举并没有解决北魏政权的问题,从时间上来看,拓跋宏自亲政到死亡前后不过九年,死后到整个北魏政权灭亡分裂也不过三十五年,相对整个北魏政权一百四十八年的历史,他的改革和融合政策,似乎有点下药过猛的感觉。
  三
  从平城到洛阳,拓跋一家从兴旺到衰亡,而自拓跋一家走后,平城再无安宁,拓跋一家留下的似乎只有武周山南的那些洞窟。那个叫昙曜的凉州僧人,将道武、明元、太武、景穆、文成五世帝王凿成偶像,供人膜拜,复兴了佛教在中原的传播。谁又想后代的拓跋领袖们,竟然举国家之力在这武周山麓开窟造像,佛家开心了,想来北魏的百姓是愤怒的。
  今天的大同古城,一片废墟再建之中,明朝的代王府也在明末兵火之后,再次拔地而起,与五彩九龙壁连成一个完整的旧口新腹的赝品。辽金时代的华严寺也新造了华严木塔等一系列建筑,让辽人的薄伽教藏殿和金人的大雄宝殿,湮灭在一众仿制建筑里。本以为今天的大同府已经难觅当年旧迹,直到看到那处清冷的善化寺。
  这是到大同让我心生震撼的地方,如同当年第一次入疆,面对巴音布鲁克的九曲长河。善化寺从五龙壁到天王殿的山门,三圣殿,大雄宝殿,东西两侧的文殊普贤两阁,除东侧文殊阁民国间毁火灾外,几乎完整保留了辽金的原貌。三圣殿庑殿顶式,面阔五间,进深四间,殿内四根立柱与四根辅柱支撑梁架,左右各出斜拱,状如盛开之花,为金人建筑之特点;大雄宝殿立高台之上,面阔七间,进深五间,单檐五脊顶,正中有八角形藻井,内围列二层斗拱,下层七铺作,上层八铺作,雕刻极为精湛,典型辽人风格;普贤阁为一座金人仿辽的三间见方的重檐九脊楼阁,外观二层暗藏一层,与应县木塔类似,颇有唐人遗风,似乎在纪念寺庙缘起玄宗开元。
  免了门票的善化寺几乎没有游人,独立在三圣殿看彩塑的时候,实在有点孤单寂寞的感觉。其实我并不懂古建筑,也看不出唐代和辽金之间的差别,如同佛像我也分不清北魏和唐宋的区别,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给我造成的一次又一次的震撼。是的,视觉上的震撼和心灵上的震撼,这些是江南小家碧玉般的美丽无法给予的,也是塞北草原雪山的波澜壮阔般的美丽所不具备的。
  朋友问我去山西看什么,大同的云冈石窟,太原的晋祠,还是壶口的黄河,平遥的票号?其实我真心不知道,也许什么都想看一下,也许到山西就为了看一眼先贤的痕迹,我甚至想过找一个地方找一把椅子,然后背着风迎着阳光,在窑洞下晒几天太阳。但是到了大同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晒太阳,老天似乎不想让我干这年轻文艺范的事情,直到我搭车去太原的时候,老天才散去乌云。西北的太阳照在身上真的很暖和。
  阴雨中我去了悬空寺,那座传说中儒释道三教皆奉养的崖寺。庙很小人很多,和尚道士没见一个,菩萨天尊像也没见高明之处。这该是一处修行之所,当时也许还没有红色的栏杆黑色的檐顶,天师或者和尚登上崖壁闭关思索,山脚下的铁蹄呼啸而过,山那边的庙堂火光四起,世间毁佛灭道还是尊儒,他都游刃有余,屹立在这恒山的翠屏峰间。至于北岳恒山之美恰可用一句俗语来形容,黄山归来不看岳。秋意正浓的恒山居然一片萧瑟。
  让人眼睛发亮的建筑还是那座闻名的应县木塔,应州城里的佛宫寺释迦木塔的雄伟是无法靠想象的,这座载入世界建筑史的楼阁式全木八角九层佛塔,无疑是今天我们能够感知辽人的最好实物。千年之前一座近七十米高的庞然建筑,矗立在三晋的村野之间,怎么可以不让人心生膜拜。从鲜卑北魏到契丹大辽,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是遥远的东胡后裔,几经风雨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再由某个伟人的带领下,横扫中原入主华夏。草原民族的南下入侵,统治的需求是在他们求取生存渴望之后的,恰恰生存是个复杂的概念,从简单的饱饭好眠,升级到汉人所讲饱暖思淫欲。对于华美奢华,人这东西都是非常容易接受,用下半身思考问题,对于外来民族并不豁免,甚至更加明显。绫罗绸缎与野兽皮毛,草屋火塘与雕梁画栋,能在掌心跳舞的女人和在风沙中赶羊的女人,选择的结果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思考,汉化看起来是一种消极的态度,但何尝不是一种向往文明的行动。
  契丹的灭亡不是休止符,成吉思汗的后代飞快地追赶着,女真人呢?似乎三代之后,八旗兵也不会打仗了。可惜冷兵器时代已过,新的草原民族再不能依靠金戈铁马一统江山。曾经的腥风血雨也许只留在后人的揣摩臆想甚至是胡编乱造中,唯有这屹立于风雨中的古物才是真实的。
  四
  在太原与友人赵君聊起山西的古建,说早年梁思成林徽因二位先生发现唐代原构木建筑佛光寺大殿,以及现存的唐构木建筑南禅寺大殿,天台庵佛殿,广仁王庙,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都在如今的偏僻小村庄,也许当年也是远离都市的穷乡僻壤。于是想地偏路远,不知秦汉,民风古朴,不通商贾,才让这些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免遭灭佛的祸端,战争的铁蹄,以及政治风云的内乱?
  确定的答案必然是没有的。不过佐证有一条,昔日李氏的大明宫,武瞾的太初宫,是何等的宏伟壮丽,金碧辉煌,可是到今天只剩下一片遗址,连断垣残瓦都没有。赫赫有名的“明堂”硬是没有撑过武周一朝的区区几十年。
  北都并州城应该算是大唐文化的发祥地,李渊担任大隋太原留守并领晋阳宫监,与他发动“废昏立明,拥立代王,匡复隋室”的反叛大隋的行为,都发生在大业十三年或者叫义宁元年,即便算上大业十一年他调任山西河东慰抚大使,满打满算也就二年是时间,如果不是他刻意盘算,这么短的时间就要做成灭隋兴唐的准备是不可能的。以太宗当时的名望,如此短暂的时间,还不足谋划布局反叛这样的大局,太宗的声望和野心似乎是在之后的一统江山上形成的。
  今天我们把大唐作为汉文化中一个顶峰时代,但李唐究其先祖应该不是《新唐书》或《旧唐书》所讲的李耳的后代,从可信程度上,陇西李氏的后代更加接近事实,所以李唐的血统上并不是纯粹的汉人血统,而是汉胡混血。从某种角度上讲,鲜卑外族在李唐时期是以血液继续着他们的中原统治。因此我们发现早期唐代在帝位传承以及婚姻习惯上,有着鲜卑的影子。其实武则天的出现并非横空出世,北魏冯太后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如此或可以解释李世民在创造贞观之治前的玄武门之变,以及唐高宗立武媚为后的原因。
  玄武门是大唐风云变幻的命脉所在,无论是李世民诛杀太子和齐王,神龙革命张柬之灭周复唐,唐龙之变李隆基剿韦后,还是景龙之变李重俊欲戮韦后,关键的节点都在玄武门。不管是在京都长安,还是在东都洛阳,得玄武门者就可以掌控全局,失玄武门者则一溃千里。一座朝北的宫门,居然如此重要,实在有点匪夷所思,更让人疑惑的是,太宗之后的帝王居然没有接受失败的教训,让故事一再发生。
  我是在太原城的柳巷见到赵君的,她是我一位认识多年而从未谋面的老朋友。多年前在一个叫江山的文学网站上认识,其文多有见地,其人颇有侠士之气。她与红袖女士交好,曾经有立雪相候秉烛夜谈的之典,不时还有相约和唱之文。
  当初的网站大都不复存在,朋友也渐行渐远,有的已经是一方名宿,著作等身,有点已经开讲国学,教导后辈,也有几位驾鹤西游,只留回忆,更多的人停了手中的笔,远离尘嚣。而我似乎也背离了当初拾起文字的缘由,读本书写点杂记,去个地方留点记忆。书就随心翻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也只留下一张照片。笔丢下了,有时候再难重拾。
  假太原柳巷晋菜名店小坐,挑了处临窗的位置。赵君果然人若其字,晋人的内敛和豪迈,大家之后的优雅和气度,都在言谈举止间自然流露。窗外秋雨正浓,江南的雨丝是不是随我到了三晋?夜幕霓虹下人流如织,都市的繁华似乎都表现在人群的熙攘之中。席间所上菜肴都是晋帮名菜,因顾及我的习惯,赵君所甄选的几味竟然有苏帮菜的味道。我笑说或这是三晋之风遗落江南的佐证。赵君过午不食,也不饮茶,为了远道而来的我,破例要了杯白水作陪。
  话题就是从所在的柳巷而起。柳巷之名其实泛泛,苏州也有以柳为巷名的小弄,与花街巷,东美西美巷相邻,近苏州府前街,是当年军吏寻花问柳之地。不过东美和西美两巷还真不是烟花场所,原本称为东米巷和西米巷,明代是中国米市的集散地,清入关后米市萧条,这米名就变成了美字。也许是米店开不成,改操皮肉生意了。西米巷有明苏州知府况公祠,一个书吏出身的三品知府,一地任职长达十三年,这在历代地方官吏中是独一无二的。
  太原柳巷如果与苏州城有某种牵连的话,那就要应在太原柳巷由来的人身上。明将常遇春至正二十六年随徐达围苏州城,十月后破平江城。次年常遇春率军北伐,平山东,取大都,再一年进军山西。攻打太原城前,主帅乔装入城探求虚实,遭元人抓捕,逃至城墙下的一条无名小巷,得老妪相救。为抱救命之恩,常遇春嘱咐老妇破城之际,门插柳枝可保太平。明军入城见小巷门上便插柳枝,柳巷自此成为太原的一个骄傲。
  太原城的另一个骄傲也是条街道,名叫迎泽大道。这条贯穿太原城的道路与汾河一起将城市分割成四片,她南接古南门,宽七十余米。这个数字定格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在今天看来是大都市主干道的标配路宽,当年是不可想象的。迎泽来自古迎泽门之典,至于古南门和迎泽门有什么典故,吾辈实在不清楚了。不过迎泽门在近代还有个笑典,说在四九解放军破城年之际,山西一众名流谏言,昔日酋破并州,从迎晖门入城,盖晖字可析日军二字。今共军来,泽字契合共匪首领之名。阎都闻之即令摘匾。此典出晋地文史资料,不出意外为后世文史老人鄙薄阎锡山的。
  其实阎锡山治晋,还是颇有政绩的,与许多近代军阀一样,他们在治理小圈子时,用的还算是怀柔政策,保境安民是他的第一目标。从阎锡山治理山西三十余年的实际状态来讲,晋地相比其他省份,更安定和富足,教育和实业也更发达。如实对于山西的百姓来讲,这一点真的足够了。
  石卿之前跟我讲,赵君学识深厚但少言寡语,话不投机者更是无片言只语,相见之初颇多顾虑,怕是一直冷场,相对无言,岂不是尴尬。然赵君极尽地主之谊,侃侃而谈,晋人晋事,前朝今世,字字珠玉,妙趣横生,尤其所讲晋地晋人更是胜读十年旧书。可谓谈笑风生可比汉唐名士,豪爽之气宛如韩赵侠士。
  赵君先人曾奉阎都治晋,多有建树,后因襄理观念之别,离晋远赴关外。内战之后,因思亲过甚,偷回龙城,却被昔日同僚小人所卖,以阎公旧部之罪所诛。赵君自幼随母读书,涉经习史,终生以读书为乐。晋地四九年后,文脉凋落,所见文史杂谈多显浮夸,所讲阎都多为主义论得失。赵君深晓晋地文史,又兼阎公旧部后人,若能够以两者相加定可以讲一番好玩的东西。
  有关三晋,诚如赵君所言,想知道山西的妙处,一次旅行是远远不够的。从太原晋祠中的鱼沼飞梁到平遥古城外的王家大院,从黄河岸边的壶口到芮城永乐宫的朝元图,每一处都让你感觉自己的渺小和无知。朋友曾经问我,去了那些地方,为什么就不留下一点文字呢?其实这问题自己也扪心自问,答案是模糊的。
  孔夫子有“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之说,我们今天再说这些,其实是羞辱老先生的。不过《论语》这“四可”之后还有三句:“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鸟兽草木之名。”这三句抛弃前两个目标远大的,单讲最后一个还是可以的。犹如读书写字到底为什么,我们一直在纠结。其实放弃所有宏大的,剩下的那点微小目的,知道一点不懂的东西,开一点眼界还是蛮不错的。
 
 二〇一九年元月十三日初稿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改稿
   西苏于吴中沁庐西角
  
  又,去山西期间曾用手机随手记录行程,比之上文更多一点乐趣,故摘录于文后。
  十月十一日
  苏州火车往山西大同。好久没出门,居然有点忐忑,看网上讲大同天气已经入冬,而且印度洋有台风袭来,山西在深秋将有场大雨。朋友从太原发来信息,说想看看淋湿的囧态,满是欣喜的神态。
  关于山西的印象完全是梁先生发现的唐代村庙大殿,还有朋友炫耀的那些长卷壁画。
  这一年过的很不平静,说不出的压抑,却又是毫无出路的无奈,也许是过了知命的年纪,无法把握自己的衰老,有点害怕而彷徨,可是我又害怕什么呢?
  身边很多朋友渐渐失去消息,生活把当初那点热情和爱意已经消磨殆尽,孤独重新环绕。如同坐在列车的窗口,望着外面一片漆黑,无所适从。丢下的故事,是不是可以在这趟旅途有一个重新开始,其实我真的蛮期待。
  山西我果真来了。
  十月十二日
  醒来,车正停泊德州,翻身再睡,迷糊中似乎听到沧州的地名,再醒来车已经到了天津。车窗外阳光明媚,一抹阳光刚好落在一幢西洋建筑上,特别的漂亮。离目的地还远,翻身再睡,下铺的旅人鼾声如雷,真想一巴掌拍醒他。
  如今高铁盛行,绿皮车就显得有些落寞,行走变得那么随便,停停走走,说好听是自由自在,实际上无非是为别的路让行。
  窗口的太阳很暖,如果能够安静一点,如果还可以有一缕音乐,那种舒缓似私语,仿佛是经年的老友,或深爱的恋人,在耳边缓缓道来,那就圆满了。可惜这个真没有。
  傍晚,车抵大同。车站一如平常,未见昔日平城风貌。入古城延绵新筑城墙倒也蔚为壮观。住孔庙一侧大同府客栈,四合院模样,不知是否是山西的民居特色。
  晚去凤临阁吃饭,点当初慈禧老太奔陕西逃难时所吃凤趴窝和当地盛名的烧麦。鸡味道尚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饿的缘故。席间国外游客居多,手捧旅游指南。大同的夜色很美,尤其是沿城墙,灯光下的老城有一种诱惑。
  十月十三日
  今天去城外的云冈石窟,朋友说美梦实现,这话很有点意思。云冈开凿于北魏时期,风格迥异独特,相对中原的造像多一份刚毅。鲜卑人入主中原,汉化的过程中,选择了印度佛教,抛弃了自己原先的原始巫术,应该不仅是对释迦如来的信奉那般简单。
  云冈石窟大都以石凿像,后代有再塑泥衣,加描彩色,但昙曜五窟,还保持着当初的原貌,像身巨大,人物面目多比照北魏帝王之容,实在是让人震撼。石窟多双佛造像,颇为罕见,该是鲜卑政治的因缘。
  黄昏行古城中,得见代王照墙九龙壁,虽建于洪武年间,亦可见代王在山西这地所拥之权势,僭越之行在远离江南的地方,到了如此的肆无忌惮。站在九龙壁下,忽然想,也许明初的政治不是史料里讲得那样可怕。
  十月十四日
  今天有点赶,需要去浑源的悬空寺和应县看辽代木塔。悬空寺在恒山脚,崖壁上凿洞为屋,外插方木建廊道,远观颇为壮观,入寺则显幽闭,故推测当年是僧人闭关所在,现在所见廊檐均是后期所加,李白当初意定不是今天之样。
  后登恒山,山中为道家恒山大帝所居,是五岳中道家居主的大山,佛教寺庙并未看到。反思悬空寺在山脚崖壁也就顺理了。
  衡山无华山之险无嵩山之学无泰山之伟无衡山之秀,或这也是山西地貌之缩影。
  应县木塔,为山西古建之翘楚,当年梁林先生发现时,震惊中华。此塔为辽皇室为萧后所建,全木结构,九层浮屠,气势磅礴,非江南灵秀可比。千年之前辽人倾一国之力,造神奇之物屹立三晋之端,当年该是如何的富贵模样。
  初见惊叹,再看感慨,细观无一不精妙,大同之妙此塔足以代表。
  夜归,登大同城墙,灯光照射下的城楼,别有一种气度。遥想当年拓跋耶律,他们顶盔贯甲,迎风而立,或是面对城下金戈铁马,点点火把,是什么样的豪情壮志或悲凉哀歌。
  十月十五日
  在大同的最后一天,天时阴有雨,又云散日出,阳光斜来的一刻,映射到古寺的琉璃瓦上,千年的古寺变得那么美丽诱人。大同的善化寺,始建于唐,胜于辽金,今尚存辽构大雄宝殿,趋势宏大,顶部有斗拱环抱金龙藻井,五方佛侧有辽金二十四诸天塑像,四壁绘清康熙间大型壁画。
  辽金所构建筑大气异常,绝非江南可有,站立殿前一时间居然有点迷茫。
  游走在大同的古城里,那些尚存的古迹总能够让眼前发亮,只是当华严寺出现在眼前,感叹之后忽然发现我没有走进的兴趣。
  傍晚到太原,有朋友来访,谈晋地过往与今昔,收益良多。
  十月十六日
  去晋祠,观三晋之源,得见北宋时代大殿,鱼沼飞燕之遗迹,唐碑真迹,尤見秋色正浓的美景。
  夜与旧友继续长聊。
  十月十七日
  上午去山西博物館,拜謁晋地的文明史。館內所藏彝器丰富且精美,晋地风格尤为明显,堪称是山西的絕美之物。館內壁画也极具特色,之前在沪上錯失,這次正可以补上,欣喜不矣。午后离开太原去平遥。
  夜游平遙,恰逢第二屆平遙电影节。游人依旧,未见痴狂的迷恋者。灯光下的平遥特色浓烈,只是少了些民俗的质地,多了些商品的味道。不知道当初晋商是否如此?
  十月十八日
  去王家大院,看王家的七百年,由农经商至吏,王家完成了一个中國人的梦想。所建大宅类似堡垒,外有高墙,內里呈王字,累年扩建,世代同居。多砖石木雕,年代越近越奢华繁复,清代所修新王氏兄弟大宅几近不忍视。
  后去二百里外的壶口。黄河至此忽外变窄,河水因地勢而如壶水傾泻,沿途秋意浓重,兩山秋树红黄,艳丽秀美。至壶口黄河之水如天上來,咆哮洶湧之态,犹如万龙飛舞,万马奔腾。
  十月十九日
  仍在平遙,晨去城外十几公里的鎮國寺。寺内万佛殿为五代遺购,虽仅是村庙,但氣勢大度,飛檐高挑,斗拱疏朗碩大,法度严謹,頗有唐人之风,堪稱為晋中一绝,与佛光南禪二寺之大殿,除年代略晚㚈,別无差距。大殿有五代塑像十一尊,神形具備,雖非名家手笔,但依旧非后代可比。大殿后有三佛樓,二层建筑,底层供奉彌乐佛,恐為新添,上層供明代彩塑三身佛,兩側三墙繪佛主生平八相图,為淸人壁畫,可惜畫面已經開始断裂,不知还能保存多少時間。
  從镇國寺回平遙古城,訪日升昌票号,所謂中國首家票号旧址,在今天看來頗是窘迫。游走小巷中,兩側旧樓与江南不同,与徽州的馬头墙式豪門大宅也不同,更多類似堡垒,但又不同王家大院式那样森森层层。
  今天有點累。
  十月二十日
  今天把平遙古城兜了遍,發現修複痕跡明显,許多建筑构件都是相同的,喪失了原先建筑的風格。畢竟平遙的大宅都是主人彰显自己的表現,一直看到馬家大院才突破這种修正的缺點,跑馬樓式的圍牆,各顯特点的院落,奢華的裝飾,無一不在告訴人們馬家的與众不同。
  在平遙古城見到最特別的事情,就是看到本地人出殯的狀況,那是一种將要灭絕的仪式。前排花籃花圈開道,跟着是類似幡狀的紙燈,再然後是各式的紙扎器物,從樓房到汽車再到生活用品,再后是吹奏樂隊,四五人模樣,主要是鎖吶,還有鼓锣之類。鎖吶手二三人,一人為主,其他輔助。孝子在后,引白带拖其后巨大棺木,孝子孝女全身縞素,面覆白色色麻片,足登白麻布鞋,跪地哀嚎,痛哭流涕。乐手拟各种哭腔,主副銜接,有撕心裂肺之音,頗有斗技之狀。渐而孝子起,頓足大恸,似有古礼之風。棺木裝饰精美,外覆绣花棺罩,上有頂蓬歇山狀,孝婦孝孫扶棺,前后共有近三十人抬棺,頗為狀觀,最后隨送別親友。
  平遙有特產為冠云牛肉,初食甚美,再食口感也就那樣,平遙有漆器,多手飾盒樣,花樣多吉祥,然少古韻。平遙多小吃,號稱一百單八種,尝之則少有让人回味。夜市里的平遙燈光酒影人流交识,當年晋商正盛時,這里也不過這樣吧。
  十月二十一日
  晨起趕公交去双林寺,寺在村中,沿中轴前后共四殿,兩側有偏店,最后一殿為娘娘殿,有別他寺,恐與村民之望有关。規模比之镇国寺略大,但殿宇气度却無法相比。双林寺以明清彩塑為最,造像神態逼真,衣饰華美,尤以千手觀音像為最。據說寺內共有塑像二千余尊,實在是平遙之勝。
  午后往运城。此城市骯髒不堪,道路擁擠,無都市之文明,路邊似農貿集市。也許我居的中心汽車站處邊緣?
  十月二十二日
  今天去芮城永樂宮,元代壁畫在等我。永樂宮因黄河水利工程整體移建,原來布局已經不可觀。無極殿內壁畫也因為移建割裂,多少受到影響。所幸整體尚能見到原貌,朝元圖讓人為之震撼。主人物高達三米,次要人物也都超過二米,神態各一,毫無雷同。繪畫呈水陸畫風格,工筆描摹,人物面目細腻傳神,衣飾線條一筆而就,飄逸自然,為后代難以追摹,衣物所繪花紋細節逼真,與人物之間配合無瑕,果其然是元人所繪人物畫的高峰之作。
  無極殿建筑堪稱奢華,斗拱之巨大,藻井之繁複,是山西古建中少見,甚至與晉祠亦可媲美,也是除晉祠外,柱梁井裝飾有四爪龍飾的建築。
  純陽宮與重陽宮與無極殿頗有不同,建筑工艺別有他法,或是年代的問題,四壁所繪更是區別頗大,不見巨型人物,都以㠯洞賓和王重陽修道故事為本,類似佛本事。可惜這二處璧畫損傷嚴重,多處有失色和靡爛之樣。
  從永樂宫門出來,右拐沿小道穿出,右轉至村路行約二千米,至中龍泉村,此地有山西境內目前發現的四座唐構原件的廣仁王廟大殿。说是大殿實則為村廟,對面為戲台,時代應晚于大殿,此廟历代都整修,尚留乾隆光緒朝維護墨跡,近几年更是整修不斷,從外觀難見古跡之踪,廟内所塑彩塑也很無趣。
  大殿之構還是很有特色,與之前所見均有所不同,雖只是村級小廟,但氣勢依然宏大伟岸,可窺見唐人之風,遙想唐代的大廟甚至是皇家寺院该是如何的驚人心魄的氣派。
  十月二十三日
  本打算去解州關帝廟,只是等很久車還是沒影,查了手機運城有博物館,便轉道而去。運城博物館頗大,館內陳設有點讓人喜悦。一組水陸道場畫比較少見。几外大型壁畫的臨摹也較出色,几乎可見運城出彩的地方,對無法走遍古迹也是一種補償。
  不過今天總算看到運城的都市一面,與其他的城市并無太多的差別,只是總體這城市比較臟,空氣也差,不适合居住的。
  午后搭動車去西安,原本該在運城返家,但時間似乎允許我再留西安一晚。
  在西安的晚上,見到認識多年的網上文友笑哥。之前几次西安之行,都因为各种缘故没能一见。笑哥如今痴迷拍鸟,几乎不再写字。匆匆一别,不知為什麼總感到一些遺憾,也許與之前的認知相差甚多吧。
  十月二十四日
  留西安一天。自然酲后,去大雁塔欲看西安的秋色,可惜未能見到,大概西安的秋色在其他地方。见到大慈恩寺塔還是有感覺的,雁塔留名的勝舉也就大唐才能有。那個令人心醉或夢牽的大唐,有多少是真實存在的呢?
  從大雁塔出來步行去博物館,陝西歷史博物院或是比北京更擁擠的,沒法還是購了珍寶館的票,少一些等候時間。展厅里的東西與多年前變化不大,略微增加了一些近年追討回的文物。故地重游,再次看見還是那麼陌生,還是要細細看來,這次似乎燈光比幾年前亮許多,希望帶回家的照片可以看到更多的細節。
  西安的路與所有大城市一樣,堵塞到沒有脾氣。
  別了長安城。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上一篇: 《 风雨寒山寺

下一篇: 《 蚬壳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三晋大地上遗留下来的古迹,在作者的眼里都是鲜活的,可以钩沉起那些在三晋大地上曾经演绎过的金戈铁马,王朝更迭,争夺与妥协。作者深厚的文史功底可见一斑。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 东方玉洁

    你的文,要心静时慢慢品味,不然知识不够,还要查阅资料。但游记能述及这么多的场景,已经不是游记,而是资料了。

    2019-12-16

    回复

  • 禅心如月

    好文,大赞

    2019-12-15

    回复

  • 吟湄

    杂芜了,这内容不是一篇文章承载得起的。是不是年纪大了就不想多说话?来龙去脉不说清楚,不了解这段历史的人看着累,文章写出来是给人看的,你只管自己,这叫做文的自私,哈哈。另,文后附注不如另外成文,倒也别致。这样附于文后,不好玩。其实我想说,附注比正文好

    2019-12-15

    回复

  • 许有科

    一半

    2019-12-15

    回复

  • 许有科

    三晋现是山西的别称。源源来自韩、赵、魏三国。是由华夏族建立的王国。现在的韩国人动不动就说好多东西是他们的。其实历史上就有一个韩国,而且很强大。三晋立而秦弱,三晋弱恶秦强。作者的这篇游记很有味道。中国一并以上的历史发生在三晋周边

    2019-12-15

    回复

  • 花落无声

    文后所附行程,可以看做是为大家做个旅游路线参考吗?

    2019-12-1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