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杂文随笔

应对“家暴”,没有法律保护的民国妇女咋整的?

作者:梨涡小篆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2-07   点击:


  最近,因着网红“宇芽”与蒋劲夫外籍女友的发声,“家暴”新闻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虽然在2016年3月1日,我国出台了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对于如何反对家暴,司法届与妇联相关机构有了明确的分工:比如对于家暴者发布有警示作用的“告诫书”或者拘留,比如对被家暴者提供“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临时庇护”,但是家庭暴力的现象,依然频频在国内上演。
  2016年,全国妇联统计:在中国2.7亿个家庭中,有30%的已婚妇女一度遭受家暴。每年近10万的女性自杀,有60%出自遭遇了家暴而无力求生。
  《人民日报》也统计过,在中国,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被家暴。经调查显示,许多妇女被家暴了50次以上,才会考虑报警,报警率还不到10%。为何家暴之风屡杀不禁?在执法机关已经对“家暴”高度重视的当下,在男女性别平等意识不断提高的今天,受伤害的人到底在想什么?
  有人说是因为“家丑不可外扬”,也有人说“家暴,不就是男人打老婆的家务事么”,还有人说“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合。说不准这会儿的拔刀相向,过两天就是偃旗息鼓。你看,如李阳的前妻,曾经被誉为“推动反家暴立法的女权斗士”,如今还不是小鸟依人状窝在李阳怀里,深情绵绵的向全世界表达“我将永远爱我的丈夫”……
  对于“被家暴者为什么舍得离开家暴者”这个话题,唯一的答案是:她们不想离开,她们舍不得离开。她们如果有能力离开,她们早就离开了。
  民国时期的女作家萧红是一个例子。
  萧红当年为了反对父母包办婚姻,选择与表哥陆哲舜私奔。结果被已经有家室的表哥玩弄之后抛弃,她只好拐回来找之前的未婚夫求助。她的前未婚夫汪恩甲居然接纳了这个害得自己家族名声扫地的女人,还对她嘘寒问暖,恩待有加。俩人跑到哈尔滨的旅馆里同居。一直同居到萧红怀了孕,汪恩甲借着回家拿钱的名义,丢下欠旅馆的六百多块钱的债务以及大肚子的萧红,从此消失不见。
  萧红这才知道,自己被汪恩甲耍了——你让我戴绿帽子,我让你为我未婚生孩子,我还不负责,看以后哪个男人还要你!
  好在老天垂怜,萧红遇到了萧军。这个代表报馆来探望她的才子,仿佛一道来自天堂的亮光,将已经饿得满眼漆黑、满面菜色的孕妇拯救。俩人见了两次面就睡在了一起。之后,萧红与萧军一起流浪天涯,吃着黑面包就盐,一起拥抱取暖,一起合著小说。看起来挺恩爱的是吧?这俩人有着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精神的升华,应该过得很好很幸福对吧!真相却是萧军一言不合就对着萧红拳打脚踢。俗话说“打人不能打脸”。萧军却是专门逮住萧红的面部痛击,导致萧红身边的朋友们几乎都知道她被萧军痛殴的事实。如胡风的妻子梅志在《爱的悲剧——忆萧红里》记录的“在一间小咖啡室里,萧氏夫妇来了,还有另外几位。但是大家最奇怪和最关心的是萧红的眼睛,她的左眼青紫了很大一块,我们都不约而同地背着客人走到她身边轻声地询问:
  ‘你怎么了,碰伤了眼睛?’
  ‘好险呀!幸好没伤到眼球,痛不痛?’
  ‘怎么搞的?以后可得小心呀!’
  对这些好心的问话,她平淡地回答:
  ‘没什么,自己不好,碰到了硬东西上。’她又补充了句:‘是黑夜看不见,没关系……’
  回答得虽然有点吞吞吐吐,但我们谁也没有不相信……可是走在一旁的萧军忍不住了,他表现男子汉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的气派,说:‘干吗要替我隐瞒,是我打的……’
  萧红淡淡地一笑。
  ‘别听他的,不是他故意打的,他喝醉了酒,我在劝他,他一举手把我一推,就打到眼睛上了。’同时她还细声地告诉我:‘他喝多了酒要发病的。’
  ‘不要为我辩护……,我喝我的酒……’
  我们不好说什么,就这样各自走散了。”
  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萧红能忍受萧军,固然有他们一路走来,充满艰辛又充满快乐的感情基础,也是源于她患有典型的依赖型人格障碍:缺乏独立性,深怕被遗弃。平时控制情绪的能力较差,不是过分地顺从别人意志,就是爱将责任推给他人来对付逆境。尤其难以忍受寂寞,极度需要情感寄托。哪怕是有毒的寄托,她也无力摆脱。所以,萧红一直毫无尊严地爱着萧军,直到她遇到端木蕻良。后来的故事就狗血得毁三观了。发现萧红与端木暧昧的萧军,竟然提出了“我与丁玲结婚,你和端木结婚”这种换妻游戏。他是根本不在乎萧红了。哪怕萧红因庸医误诊而错动喉管手术死去的消息传到萧军耳朵里,他冷漠地在日记里写到:“下午听萧红死了的消息。芬(肖军后来的妻子王德芬)哭了。”10日日记中又说:“心情只是感到闷塞。我流了两次泪。对于她,我不是悲悼过去的恋情,只是伤怀她命运。’我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我不愿承担起这罪过和谴责。”
  可见,萧军从未对萧红的悲剧产生过自责。他为什么要自责呢?在他眼里,萧红虽有才华,却生性软弱,活得极不体面。除了从一个男人怀里滚到了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找存在感,还抛弃过两个亲生骨肉,至死学不会自尊自爱、自立自强。作为露水夫妻,他根本没义务对一个巨婴女人进行自我批判。
  萧军第一次将拳头对准萧红,实际上就是在撵她走。可是她死赖着不离开。他只有使出更大的力气来虐待她,直到她滚出自己的视线范围。
  以上是萧红的故事,我们再谈一谈同为女作家的苏青的故事。
  几乎全中国人能够记住“苏青”这个名字,都是因为张爱玲的一句话:“如果必须把女作者特别分作一栏来评论的话,那么,把我同冰心、白薇她们来比较,我实在不能引以为荣,只有和苏青相提并论我是甘心情愿的。”
  张爱玲是何等人?
  中国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最杰出的女作家,晚清名臣李鸿章的后人,整个大陆文坛视之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国宝级文艺女神。她气质华贵,目无凡尘,能让她赞誉一声“写得好”的苏青,可想而知,能有如何惊世的才华!
  苏青,浙江宁波人,出身书香门第,少女时代考取过南京国立中央大学英语系,却因为与一个富家少爷结婚而中途辍学,否则很有可能毕业了成为一名女性外交官。
  与萧红的一生除了贫穷就是饥饿,除了饥恶就是寒冷,除了寒冷就是动荡,除了动荡就是绝望的日子相比,苏青的婚姻生活算是体面多了。
  首先,苏青的娘家曾经富贵过。她的祖父曾是晚清举人,因经商成为豪绅,家里置地达到千亩数。可惜受1921年上海信交风潮的影响,苏青家业败落,苏青的母亲节衣缩食地供养孩子们读书与生活。好在“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苏青胸中的底气很足,不减大家闺秀气质,因此吸引了一家钱庄的老板,特意上门为自己的儿子提亲。苏青就这样嫁给了家境殷实又是东吴大学法律系在读的富家公子——李钦。
  那么,嫁给了高富帅,生下了小女儿,过起了小日子,苏青感觉幸福吗?
  幸福个屁。
  苏青经常怨声载道,原因多是因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她的丈夫薪资不高。苏青的小家庭里还养着佣人,她因为入不敷出跟李钦吵得没完没了。俩人吵急眼了,李钦抬手给了苏青一个耳光,你没本事就骂我,你有本事挣钱去!
  这一记耳光把苏青打醒了。她一怒通过文字揭开婚姻的底裤,从婆家重男轻女到《谈女人》、《谈男人》、《谈性》,语文揶揄幽默,文风老辣刻薄,不但养活了自己,还在上海一度掀起“苏青热”。经济独立的她与丈夫的婚姻关系出现了改善,直到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苏青又因琐事与丈夫发生口角,口角之下她又被李钦家暴。这一次,苏青终于下定决心离婚,还甩手给了李钦一笔分手费。
  离婚后的苏青独自抚养着孩子。虽然名气逼人,却在婚恋市场上未被重视。想想看,在那个战火横飞的年代,有几个男人愿意给别的男人养孩子呢?何况,苏青才华出众,但是年龄、长相都不占优势。看得上她的男人,她看不上;她看上的男人,看不上她。比如胡兰成。
  苏青将一腔孤愤都发泄到了字里行间,她写的《结婚十年》,一度畅销,成为比张爱玲的书还要卖座的读物。她还创办了《天地》杂志社,活得热气腾腾,新鲜热辣。她甚至充当过女版“包青天”,为1945年上海新昌路酱园弄85号发生过的女子杀夫碎尸案写下了《为杀夫者辩》,呼吁社会多关注被家暴的女性,提倡妇女解放,并组织了广泛的讨论。使得此案件一时间备受关注,杀夫者詹周氏也被法院由原判定的死刑改判为有期徒刑15年。
  晚年的苏青,却因为一些政治因素和壮年时代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行,她与女儿及外孙一家三代,居身在一间10平米的房子里相依为命,日子非常清苦,身体老病难支,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往来。
  1982年12月7日,苏青吐血而亡,终年69岁。她的一生活得也算痛快。
  
  真正经历过“家暴”,却选择凤凰般浴火重生,并且飞翔得更高的民国女性却是另有其人——董竹君。
  说到董竹君,不能不提一本传奇回忆录《我的一个世纪》。
  在书中,这个出生在贫民窟里的弱智女流,从青楼卖唱女变成革命党人的红颜知己,再变成四川省都督夫人,因为家暴选择与丈夫离婚。离婚后,她带着四个女儿来到上海滩讨生活。历经万般辛苦,闯过无数难关,创办了锦江菜馆和锦江茶室。新中国成立之后,她还能够躲过政治风波,创立了上海第一家可以接待国宾的锦江饭店。这般魄力与豪气,才是让家暴者汗颜,让觉醒者振奋的楷模。
  董竹君其人,从未因为困窘而献媚他人,也从未因为柔弱而依附他人。
  她始终是独立的,清醒的,保持着骨气的,拥有着志气的。
  她十三岁那年被病重的父亲卖进长三堂子,从此沦落风尘。她坚决卖艺不卖身,暗暗找机会准备出逃。在制定计划的期间,她偶遇四川北伐总督夏之时,俩人惺惺相惜,产生情愫。当夏之时提出为她赎身,董竹君顿时拒绝:“我自己会想办法逃出去,不用你花钱。以后我和你做了夫妻,你一旦不高兴的时候,也许会说,‘你有什么稀奇的呀!你是我拿钱买来的!’”
  董竹君这番豪言壮语让夏之时对她产生敬重,而董竹君之后兑现诺言,成功逃离青楼更让夏之时对她产生敬佩。他明媒正娶了董竹君,还带着她去日本求学,让她就读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董竹君从此获得了婚姻的甜蜜与学问的滋养。
  但是,后来因为站错派系而被革职的夏之时闲赋在家,心理开始失衡,频频对董竹君进行猜忌,猜忌之后就是语言暴力,语言暴力之后便是家庭暴露。哪怕董竹君挺着大肚子料理家务的时候,夏之时一个心情不爽就对她进行痛殴。董竹君起初也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后来看到夏之时拿着菜刀逼向她。她终于接受了记忆里那个白衣儒雅、风度翩翩的爱人已经死去的事实,态度坚决地与夏之时离婚。夏之时闻言狂笑:“我们来个君子协定,暂不离婚,分居五年,你要是带着女儿没在上海饿死,我手掌给你煎来吃。”
  董竹君一言不发,携带着孩子们与行礼,头也不回地走了。
  分居期间,董竹君没有拿过夏之时的一分钱,包括孩子们的学费与抚养费。夏之时不愿给,董竹君不屑收。她借了别人两千块钱创业,靠着一手绝活与一肚子的胆识,把餐饮事业搞得红红火火,连当时上海滩的杜月笙、黄金荣,都是董竹君的座上常客。包括卓别林,也慕名来过她的饭店。
  五年后,董竹君与夏之时离婚了。她在人前不说夏之时任何不好,也把孩子们教养得彬彬有礼、落落大方。她的孩子们个个学有所成,儿孙里出人头地,定居国外的更多。解放后的董竹君还把自己苦心经营的饭店与自己赚取的十五万美元都奉献给了国家。
  回首过往烟云,董竹君从容淡定的自剖:“我从不因曲解而改变初衷,不因冷落而怀疑信念,亦不因年迈而放慢脚步。”
  活出了最美好的自己的女人,一生宛如松柏,丹心可昭日月,灵魂散发馨香,故事警示后人。至于家暴那些牛毛风雨,又何尝真正让她介怀过呢?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虱子的故事

下一篇: 《 人性是贪婪的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就因为这句话,家暴长期存在而得不到有效遏制,更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家暴被女人打落牙和血吞隐藏在身心俱伤之下。其实,说到底,被打还舍不得离开的女人,都是或经济或精神不能自立的,但凡有能力自立门户,谁愿意生活在拳头之下?比如,文中的董竹君,就是一个在家暴中走出后最成功的女人,迄今为止也是最励志的女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雨打月光

    43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名人尚且如此,何况平凡人?可见,妇女解放不是一纸法律条纹能解决的,而是需要女人真正的自立自强。

    44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梨涡小篆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