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的草啊,悠悠的情呦!

作者:我欲飞翔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2-05   阅读:

  
  又是一个周日,我的心情,也一如美丽澄净的天空般的美丽澄净起来,完全的扫去了前几天的抑郁。上周的时候,我因为忙些自己手头的工作,没有时间陪着妻子上山,招惹了她的不高兴,让她说了我不少的坏话,我就想利用这个周日来弥补。老天似乎也很懂得我的心思似的,那么的晴朗明亮,却也有了些不好,就是很热很热的。早饭后,我和妻子就分别乘坐公交上山。我昨晚有点事情,没有在家;而妻子呢,就自己在家吃了早饭,然后就打电话告诉我上什么地方去。我知道她会去什么地方的,因为除了那个地方,她并不知道再有哪里能够采到山菜的。她在城里的西边乘车而行。我呢,就在另一个方位也同时乘车而行。
  我和妻子说好了,在我晚到的时候,要等我的,我在的那个地方,怕是不会很容易乘车的。在我上车后,妻子就来了电话,说她已经到了山边。我告诉她,我才乘车,叫她再等等我。我的心在那时就很焦急了,怕妻子一个人在山上害怕,也担心她的安全,我就希望车能够快些开。二十多分钟后,我隔着公交的车窗,已经能够看到妻子的身影了。她穿套运动装,手里拿着一个塑料口袋,就站在公路旁边等我呢。
  我下了车,挽着她的手臂,向山上走去。山,很陡峭的,好在还有几十级的台阶,可以为攀登减少些难度。我对妻子说,你先上去等我,我要方便方便。妻子没有说什么,她知道我喝啤酒就总是要坏肚子的。问我有没有手纸,我说没有,她就从她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卷卫生纸,拽了一些递给了我。我接过来,让她先慢慢的上山,我一会儿就来。我上路边的厕所里方便,她则慢慢的爬山。我的肚子是很不好的,疼了一阵儿,泄了些水,就好受了些。我知道自己昨晚的啤酒喝的还是很多的,没有办法的,人家请客,不尽兴,主人也自然就很难高兴的。而我又并不怎么想喝白酒,就喝了些啤酒,糟蹋着自己的肚子了。
  等我从厕所里出来时,我看见妻子并没有走远,站在半山腰处等我。见我来了,冲着我微笑着。我在那时,仿佛就迷恋在她的微笑里了似的,完全的忘记了自己坏肚子,没有力气的,就开始向山上发起了冲锋。我蛮有力气的,而且我也应该是很有体育素质的人,经常锻炼,让我的身体棒棒的,如牛。我跑着,可是仅到了一半,我的头在晕,晕的厉害。我几乎都不再敢往山下看了:天旋,地也转。妻子在山半腰,也好像要飞了起来似的。我的头在晕,我蹲了下来,粗粗的喘着气。我闭着眼睛,怕真的不小心从半山腰滑下去。妻子不知道我怎么了,急急的问我。我也没有回答,确切的说是我很难以回答的,我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妻子仿佛看出来了我的不适,担心的向山下走来。我蹲了一会儿,好多了,见妻子正向下走来,我摆了摆手,告诉她,我没有事情的。我是真的没有事情了,头不再那么晕了。我知道自己是刚才跑着上山时,大脑极度缺氧的缘故。我缓缓地爬着,妻子的手又及时的拉了我一把,我们就站在了山的山脊上了。
  我不好意思的对着妻子笑了笑,妻子责怪我,怪我刚才爬山那么性急了。我说没有什么的,我还是年轻的嘛。妻子嗔怪我说:还年轻呢,都四十多的人了,还充当愣头青做什么?我笑了笑。
  今年的季节来的晚,山菜在气温回暖后,都一下子冒了出来。我们这里的山菜很多,也很有名气的。我和妻子就都爱吃这些山菜,买着吃,很贵,心疼,舍不得。再说了,用妻子的话说,上山,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菜。在这个季节里,能够出来走走,是很幸福的。风,那么轻柔;阳光,也那么的明媚。我们站在山脊上,尽享着风的吹拂,鼻息里嗅到了各种野花的芬芳的味道,真的是很沁人心脾。妻子在我尽享野花的芬芳时,已经采一把菜在手了,是我最爱吃的山蕨菜。这种山蕨菜,蘸酱吃最是鲜美,我独偏爱吃的。而妻子则是爱煮了后,切成段,炒肉吃。我也不甘示弱,发现了一小颗刺嫩芽树,上面结满了大大小小的刺嫩芽。我知道那是头一茬,就兴奋地喊着妻子,快来我这里。妻子来了,并没有看见什么,问我喊什么。我说,你看那是什么?她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也很高兴的叫了起来。刺嫩芽带刺,我怕妻子弄的时候,不小心扎了手,我就来掰,叫她在旁边拿口袋接着。真的好大一颗树啊,我们掰了好多呢。我在掰刺嫩芽的时候,动作很是轻轻的,害怕弄折了刺嫩芽的树枝。就这样,我的手上就难免扎上了些细小的刺儿。掰完了,妻子就要为我挑刺儿。我说,一会儿还要掰,等回家挑吧,妻子不同意。我又说那会耽误采菜的,妻子也还是坚持要为我挑刺儿。我拗不过她,就听从她的话,乖乖的伸过手去。
  山上的草长的很是茂盛了,我并没有想到的。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待久了,并不知道季节早就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大叶芹已经老了,不遭人吃了,我们没有采。猴腿儿,广东菜,刺果棒,倒还正在好时候,我们就大肆的采摘着。
  时间慢慢的过去,我们劳动的成果也渐渐地在增多。妻子脸上的汗,顺着面颊流着,我为她擦擦,她也为我擦着汗。我说歇歇吧,妻子同意了,我就坐在一个树栅子上,妻子偎依在我的身旁。那一霎间,我嗅到了妻子的发香。我蓦地看见在我们的身边,有一朵好看的小黄花,我顺手摘来,为妻子插在发间。妻子很羞赧的笑了,我也笑了。
  山脊的风,很爽的吹拂来,夹杂着青青的野草的味道,也掺和着野花的芬芳;而我们也就心旷神怡地陶醉在这自然的风情中!
  青青的草啊,悠悠的情呦!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上一篇: 《 情不知所起

下一篇: 《 聆听织布机的吟唱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上山采山菜,不只是为了省掉买菜的钱,还能锻炼身体,更加重要的,还是在这个过程中,夫妻间的相扶相携,关爱默契,让夫妻感情更加和谐。生活中一件极普通的事,被作者写出满满的爱与激情。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