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情感散文 > 情不知所起

情不知所起

作者:穿旗袍的女人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2-04   阅读:

  
  三月初始,莫名迷落了一地的心事。风拂着翠柳,惹得柳枝飘飘扬扬却又在岁月中渐次坚强。
  我在如花的江南长大。小桥流水的风景,惊不起春色的怜惜;车水马龙的繁华,随意而漫不经心,落入画里,以山为德、水为性。
  站在晨曦中,感受“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的视觉意识,体味春天弥漫的意境、格调、气韵和色调。再没有哪一个景色能像现在这样给我以更多的情感。若说与他人以我观物,江南便是民族的底蕴、古典的底气、历史的图像、人的性情。
  就这样流连着,我把自己放进岁月的空间,仿佛连自己的心也不知所踪。生活的平淡或反复,也许正因如此,我们都不值一提。
  或许,一些曾经的悲伤、或曾经的欢喜,已把我的棱角磨得人面不知何处去。我就这样混沌而又清晰地活着,以为今生便是如此。

  那一年,我二十岁。

  直至遇见你,才如梦初醒。
  遇见你,是在宽阔的上海交大体育馆广场上。一切都过于浪漫唯美,即使太遥远,也像是近在咫尺的灿烂朝霞,纵是让人看了心花怒放,却也让人触手不及。
  与伤感的景象有关。你伫立于桃花树边,凝视着一树桃花。风起,你弯腰捡起几片落花,呢喃着:“桃花,桃花,为何把我的眼眸擦伤?”
  我蓦然一动,这是一位何其细腻的男人?所以与你的相遇,最易令我莫名着迷。就像你手中的那片花瓣,遗失了绿叶的衬托和春天的拥抱,才显得那么恰到好处。
  你不经意的回头,我脸上微微抹过一丝红润。我们四目相触,醉人的春色里,该是多么的心神摇荡。
  我曾经也妄想,他是打马而过的少年还是摇着风铃的男子?这平凡的年代里,我不求倜傥的才子,只愿如你般,像一杯温暖的茗茶,已令世间从此清香无声。
  你很普通,你无法称得上貌比潘安。可是,那么细腻温婉的表情,却让人欲罢不能。即使桃红似火、彼岸如烟,也是无法掩盖你在我心里的踪影。
  我已经逃不了这一份情愫,我决定要演绎一幕人间可歌可泣的悲欢离合。我会竭尽所能想让这平凡年华,流年经梦。哪怕,我们是在如此始料不及地骤然遇见在如此宁静的环境之下。
  其实,关于你的一切,我一无所知。我是个平凡女子,只懂得怦然心动。
  咫尺天涯,桃花依然在放纵在伤心地坠落。请原谅我的冒失,原谅我的肆无忌惮。我已经小心翼翼得太久,现在,我只是美丽的洛神抑或多情的湘妃,唯有在充满思念的季节里,温馨的想着你,所有的心态才能平静下来。
  你的博采,你的刚毅,你的神色淡然……一切都如太阳一般,竭尽所能地散发着自己的光芒。那是一种不依附于尘世的神色,连春风也会温柔地忘却吹拂而不忍离别吧。
  不晓得,这样的缘分,是一地散落的英华,还是情思中最为厚重的沉淀。我只知道,虽然回头只用了几秒,但是遇见你,仿佛花去了二十年的时光。
  年华匆匆,我依恋着大地。红尘中大片大片的桃花,是我最美好的憧憬。和你携手走在夕阳下,看落日,看晚霞,看被霞光染红的天地……所有的美丽握得住却又容易被风所吹走。
  黄浦江还是不停地奔涌,我在逝去的梦的痕迹里,被流放,被安排。一切出现得太迟太迷离,像千年的雪莲花,在漫长的岁月里暗示传奇般的你。
  我从发梢上触摸到一缕音韵,一纵身,便跳进草木深深的城阙之间。岁月尽可以像落花一样飘逝,我的人生却在桃花开落的春天,被一片花瓣轻轻晕开。
  性灵、品味、神韵、兴趣,我们风风雨雨走过。

  现在,我二十五岁。

  五载时光,我像走进一条百折千回的小巷。我在胡同里反复寻觅,身不由己跌跌撞撞。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我们在中国赋网纵马飙歌,生命的风雨何尝折弯两颗向阳的心?因为我们有不惧风刀霜剑的豪气!
  “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生命有时而尽,荣辱及其自身,不若文章之无穷。”我们在晋江原创网煮酒论,时光如水般流逝,流不走的是一篇篇精华诗歌!
  “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固圆照之象,务先博观。阅乔阅以形培塿,酌沧波以喻畎浍。无私于轻重,不偏于憎爱,然后能平理若衡,照辞如镜矣。”你在烟雨红尘浪迹了两年,当你从烟雨红尘中毅然退出,时间举起它的手,抚平了我零乱的记忆!
  人,或许总要到了“爱之切,恨之深”的地步,才能从里面醒来。我也终于知道,你最爱诗和远方。
  后来,我模糊地觉得,那光,是你。我们走过的小巷,代表了漫长的时间。而结局,早已注定在梦醒时分。
  若干年,许多故事都生长得曲曲折折。你离开烟雨红尘,而我加入了。为之悲、为之喜、为之歌、为之怨。临别,你把心爱的笔记本赠送给了我。
  忘记不了你文章中那种天然自成的美感,那是无可替代的。你说:为文而造情,为情而生文。你做到了情文合一、物我合一了。也许,这种忘我的境界就是人生的至美。
  我也懂得了:写诗作文,描情写意容易,如何把情与景,如何把物与我达到浑然一体,是我们毕生为之追求的极致,而文中有物,是为文的基础。喷发的神采,和作文的情感注入,有异曲同工之妙。
  心容乃大,无欲则刚。你俯下身,在中国散文家协会焕发内心深处灵魂的光,也在网易博客留下才子之名。雨过天晴后,如果我们的心充满阳光,我们必会拾得那弯丢失已久的失落的虹。
  游子归乡,残忍地分割了今夕的思念。现在,我们各自在回忆里温习彼此的温暖……

  后记:你的名字叫XWL。我愿你在家乡能把一颗牵挂的心放弃,但是一定要回头再看一眼我畸形的影子。我爱这个世界,我爱这个时代,我不会拒绝天涯的回声。
  心为本源。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我们……

  审核编辑:十八孩十八公   精华:花落无声  推荐:十八孩十八公  

上一篇: 《 尘封的哀伤

下一篇: 《 青青的草啊,悠悠的情呦!

【编者按】 红尘会员   十八孩十八公:
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即无种;无性亦无生。當下是佛,活在當下。南泉禪師说:他希望下輩子投胎到施主的家里做水牛牯。凡所有相,都是虛妄,無相,牯牛人身亦无区别,牛牯即人身。活在當下。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1

  • 关健

    2019-12-26

    回复

  • 落叶半床

    2019-12-05

    回复

  • 梦里花开

    你的名字叫XWL,这简写,让老烟雨人都能想到他是谁。

    2019-12-05

    回复

  • 梦里花开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多情而深情的女子

    2019-12-05

    回复

  • 守望炊烟

    拜读美文,好字,

    2019-12-05

    回复

  • 花落无声

    这篇写得深情。有些感情虽然不一定会有果,但是很美。就像被一朵桃花晕染的春天。

    2019-12-05

    回复

  • 风起刀落

    写给老朋友的感觉很好,不知道xwl什么时候也会来这里?

    2019-12-05

    回复

  • 十八孩十八公

    所謂凡夫,即非凡夫,是名凡夫。所謂牛牯,即非牛牯,是名牛牯。迷時是凡夫,一悟就是佛,眾生還沒有開悟,只能暫且叫做凡夫。所謂下輩子,即非下輩子,是名下輩子。一悟成佛破地狱,出輪迴, 因為沒有開悟出輪迴,暫且說有下輩子吧。出了輪迴,沒有相,自然沒有下輩子,你也不必記得他。

    2019-12-0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