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随风飘逝的村庄旧貌

作者:浏览江山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2-01   点击:

  
  人大凡到了一定年纪,就会记忆力衰退,淡忘了如烟往事,也理不清经历过多少次的政治运动,但是故乡之情却铭心刻骨,记忆犹新。它是漂泊者的归依,是干干净净的思念,直到地老天荒。
  倘若进城与儿孙生活或者出国旅游在外,老家的那山,那水,那人便会魂牵梦萦,时不时的涌上心头。尤其是出生在农村的人,回到乡下老家,难免有失落感,无不令人遗憾和惆怅。
  无论我身在何方,家乡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亲朋邻里如影随形。闭上眼眸闻息着那里的味道,顿觉甘之如饴,温暖如春。山下小镇屋瓦水波荡漾,街道小巷人影穿流,还有参差不齐的门前石阶,岸水柳影,屋后竹篱,岗峦松柏和远方重叠的山影。白,绿,青,紫四色,缓缓的流走在蓝天风云中,这是记忆里故乡的颜色,一倾宁静,清秀,恰如江南水墨画。
  掬一捧流水望明月,星星无眠花飞天。黛山,白云,清澈见底的小溪,从村庄中间流淌而过,小桥两头是茂密的竹林,岸柳投下一片凉爽的浓阴。闭上双眸,听得见小河回荡着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笑声渐远渐近,一个个模糊的身影渐隐渐现,宛似一阵风儿飘过我的脑海,轻轻地呢喃散发着朦胧的光晕,像你,像他,还有她。
  昔日的乡村既温柔又多情,让人快乐过,悲伤过,可纵然如此,却象母亲般的让你偎依它,牵挂它,爱怜它,亲吻它,因为,无论多么大的折磨与痛苦,始终有着乡情那么一丝丝甜蜜……
  然而,曾经的街坊邻居,儿时伙伴,亲戚朋友,同学同事;曾经的屠宰户,豆腐坊,挂糆店,铁匠铺,打米房;还有那打花鼓玩猴的,说书唱戏的,看相算命的,行乞化缘的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昔日喧闹扬尘的景象已荡然无存。
  走向街头,小镇里少了拉车的货贩,没了卖花生的老太太,没了挑着剃头筐的理发匠,没了吆喝着“磨剪子来镪菜刀”的师傅,没了上门干活的木匠,没了补锅修鞋修雨伞的手艺人,他们曾把乡村的春夏秋冬渲染得生机勃勃,充满活力。
  青壮劳力不断涌进大城市经商,务工,老人们便随孩子们进城生活和定居,乡村慢慢的萧条了,那些粉墻黛瓦,古色古香的村庄变成了空巢,甚至断壁残垣,杂草丛生,满目疮痍。
     即便是留下的人,也大都来去匆匆,骑着摩托车,电动车,甚至坐进小车里,偶尔见面也只管点点头,招招手,风驰电掣一闪而过。若想叙叙旧,问问家常,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事。
     沒有了乡村里的情画意。不见了“池塘浣衣的村姑”,不见了"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不见了"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不见了“春林酒暖杏花村”,不见了“古镇青山口,寒风落日时”。不见了“黛瓦粉墙旁绿柳,店房庭院后渔舟”……。
  款步于乡下,延着曲径通幽的小道寻觅当年生机盎然的村落,鲜见少有的三两个留守儿童,大都旁若无人的伏首玩手机,任凭外面的空气如何清新,阳光如何明媚,花儿与何美丽,都无法将他们一个个从游戏里拉出来。
     因农村土地流转,大片的田地,山林被外来人员承包。数多年来农村人赖以生存的斧头,镰刀、锯子,锄头、犁耙,这些传统农具大都锈迹斑斑,被丢弃在黑暗的杂物房里,取而代之的是拖拉机,收割机,插秧机。
     乡村还少了点故事,无论大户小户,以及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苦楚或快乐,说不完的悲欢离合,道不尽的风流韵事,听不够的民间传说,而现在乡下人的故事,往往只有一个共同的主题,进城务工挣钱,如何落户?如何买房买车。
    革新与守旧,这是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矛盾,也有它的终极同一。 今人和古人同照一个月亮,同恨一个乡愁。“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王建的乡愁,便是那月夜里的徘徊,黯然销魂。纳兰的乡愁,山水同程,风雪一更,雪夜里无眠,故园无此声。余光中的乡愁,愁在大陆的两头,从今后,梦魂千里,空碛无边。 
  人终究会老,老了,头发白了,就会睡意昏沉。老了,走不动了,便在炉火旁打盹,当我老了,百年归山时,想回的还是家乡的小山村。多少人曾爱它新农村建设,爱它“抚贫脱困”的开拓精神,只有我,还是爱它虔诚的灵魂,爱它原始原貌和苍老的皱纹……
  难道如此的乡村就随风飘逝了吗?其实不是。乡村在变,变得少了一些让人留恋的人和事,变得日新月异、蒸蒸日上。或许可以说,乡村只存在于老年人的记忆和怀念中,如同我们回不了的少年时代,一去难返。
  我怀念着家乡,热爱这片热土里的每一个人,每一寸土地,每一池水,每一棵松树,迷恋它的蓝天白云,它的光影,它的空气,它的声线,还有它的名字。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小报告”

下一篇: 《 与狼偶遇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最亲切的是乡音,是难离的是故土。随着城镇化的进程,我们熟悉的村庄早已见了模样。不见,日思夜想,见了,却更加惆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东方玉洁

    当这世界变得不认识的时候,这个世界也就不是自己的了。

    14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还是我们小时候生活过的村庄更适宜人类居住。村庄的自然风光和自然条件,在城市里都是稀缺资源。

    14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浏览江山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