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桐花的颜色

作者:穿旗袍的女人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30   点击:

  黑色五月,一个穿暗色旗袍的女人踏着满径桐花,懵懵懂懂的走进烟雨红尘。我来自无锡。来自太湖边上的一个小镇——雪浪镇。这个小镇上种了许多桐树,在这里,桐花代表“客家花”,每年4月——5月桐花开,就是迎宾时节。而4月——5月的气候最好,正是旅游的好时机,所以到太湖的游人可谓车水马龙。“不为自己求享乐,但愿众生皆离苦”,这是桐花的花语,也是太湖人的品德。桐花洁白似雪,每年我们看著它们花开花落,铺满了一地的落花便常常想到李商隐的《落花》: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肠断不忍扫,眼穿仍欲归。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
  而无锡城里则种植了许许多多的泡桐,这种泡桐枝疏叶大,树冠开张,桐花颜色绛紫,中部微白,花完全绽放的时候呈喇叭形,花蕊有甜味,清香扑鼻。叶片被毛,分泌一种粘性物质,能吸附大量烟尘及有毒气体,是城镇绿化的优良树种。我们看过的电影:《桐花泪》、《五月之恋》等向我们展示就是泡桐。
  还有一种说法:桐花是清明“节气”之花,在清明时节应时而开,是春、夏递嬗之际的重要物候,体现了这一季节的时序、景物特征,是自然时序的物候标记;三春之景到清明绚烂至极致,但同时盈虚有数、由盛转衰。桐花因此而成为两种悖反意趣的承载。因为桐花是清明“节日”之花,因此清明时节的政治仪式、宴乐游春、祭祀思念等社会习俗构成了桐花意象的文化内涵。中唐时期,桐花“自开还自落”、“纷纷开且落”与文人的落寞寡合、高士的自惬自洽情怀分别相关;元稹、白居易的吟咏、酬唱之作提升了桐花品格,赋予桐花人格比拟意味,是桐花审美文化发展历程中的重要转折点。唐宋时期,“桐花凤”之说流行,广泛见诸记载。“桐花凤”与桐花的关系也被赋予了祥瑞、爱情等比喻意义。
  李商隐《韩冬郎即席为相送,……因成二绝寄酬,兼呈畏之员外》:“桐花万里丹山路”就极具气势。其开也烂漫,其落也缤纷。桐花凋零的时候,地上如铺茵褥,容易引发伤春情绪。
  文学作品,桐花常与杨柳搭配,标志春景,这有空间、时序的合理性。梧桐是高大乔木,桐花傲立枝头、俯视众“花”,与一般的花木高下悬隔,很难形成匀称布景;而杨柳在高度上与桐花的“级差”正好错落有致。桐花开放于清明,此时也正是杨柳垂条,二者均是“春深处”的自然景物:
  耿湋《春日洪州即事》:“钟陵春日好,春水满南塘。竹宇分朱阁,桐花间绿杨。”
  陈允平《渡江云》:“桐花寒食近,青门紫陌,不禁绿杨烟。”
  吴泳《送陈和仲常博倅嘉禾》:“栁色媚别驾,桐花夹行舟。”
  吴泳《送游景仁夔漕分韵得喜字》:“桐花繁欲垂,栁色澹如洗。”
  倪瓒《太常引》:“门前杨柳密藏鸦,春事到桐华。”
  桐花广布、盛放,却又沉静、素雅。在春夏递变之际的物候,是春之“压尾”、饯行者;而在鸟类中,送别春天的则当属杜鹃,杜鹃又名子规、谢豹。在伤春、送春作品中,桐花与杜鹃经常联袂出现;桐花与杜鹃是山林深处“生态环境”下的伴生物。桐花凋落的视觉印象、杜鹃哀鸣的听觉印象形成“合力,给人以强烈的春逝之感”。
  方回《伤春》:“怅惜年光怨子规,王孙见事一何迟。等闲春过三分二,凭仗桐花报与知。”
  伤春情绪又常与羁旅漂泊、客里思家情绪交织;无论是桐花凋落或是杜鹃哀鸣,常常是漫山遍野,触目惊心、无所遁逃,最能触动游子情怀。杨万里《春尽舍舟余杭,雨后山行》:“前夕船中索簟眠,今朝山下觉衣单。春归便肯平平过,须做桐花一信寒。”
  清明前后,相与踏青出游、娱心悦目也是由来已久。文人雅好的是曲水流觞,仕女喜爱的是寻芳斗草;桐花则是春日原野、水边之景:
  崔护《三月五日陪裴大夫泛长沙东湖》:“上巳馀风景,芳辰集远坰。……鸟弄桐花日,鱼翻谷雨萍。从今留胜会,谁看画兰亭。”
  韩琦《上已西溪,同日清明》:“人乐一时看开禊,饮随节日发桐花。……欲继永和书盛事,愧无神笔走龙蛇。”
  梧桐是中国传统的“比德”树木,桐花因“母体”的关系,也因开放的时间、地点,与文人的落寞寡合以及高士的自惬自洽情怀有关。元稹、白居易的作品提升了桐花的品格,桐花从清明节气、节日花卉而走向具备人格象征意蕴。
  由此可见,文人修禊、仕女游春作品中的桐花意象均散发出烂漫、热烈的气息。
  “三节”之中,上巳节的情绪基调相对单纯,而寒食与清明都是“复调”的,既有结伴而游的佳兴,也有独处异地的乡思、相思,也有慎重追远的祭祀、思祖。桐花意象承载着着多重感伤情绪,与宴乐游春作品中的同类意象迥然不同。
  白居易《寒食江畔》:“闻莺树下沈吟立,信马江头取次行。忽见紫桐花怅望,下邽明日是清明。”
  权德舆《清明日次弋阳》:“自叹清明在远乡,桐花覆水葛溪长。家人定是持新火,点作孤灯照洞房。”
  两首作品中所流露的都是“每逢佳节备思亲”的情绪,“下邽”为白居易故乡。梧桐是中国民间广泛种植的树种,属于本地风光、家乡风物。梧桐可种于门前、井边,既可遮荫取凉,又有实用价值。“双桐”、“井桐”都具有故土内涵,笔者将另撰专文论述;见桐花而思故乡是自然而然的“睹物伤情”。
  中国文学中的梧桐意象蕴涵多端,承载着友情、爱情等思念之情;附着于梧桐的桐花也具备这些蕴涵、功能。清明寒食前后,细雨廉纤、漠漠如烟,桐花意象也因之而凄迷、愁苦:
  黎廷瑞《清平乐》“雨中春怀呈准轩”:“清明寒食,过了空相忆。苍天雨细风斜,小楼燕子谁家。……只道春寒都尽,一分犹在桐花。”
  周邦彦《锁寒寒》:“暗柳啼鸦,单衣伫立,小帘朱户。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迟暮。嬉游处,正店舍无烟,禁城百五。……”
  李煜《感怀》:“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凭阑惆怅人谁会,不觉潸然泪眼低。”
  至此,我有一种感悟:凤栖梧桐!也或许“睹物伤情”,于是,我在《暗色10》中写下:“院子里的桐花扶着墙根/沿着夜晚,吃力地渗到地下/加大了夜晚的裂缝/灯光则在裂缝中黯淡下去/直至消失/笑靥里,瞳孔撑大/我陪着一朵桐花匆匆奔向墙根/和另一朵桐花继续呢喃”。但是有谁明白这种“意内言外,怨而不诽”的意义?
  我喜欢桐花,我更经常把自己比做坠落的桐花!

  参考文献:
  《全唐》,北京中华书局出版,1999:三三八卷,二六八卷,三六八卷,四三九卷,三二九卷,八卷,四三九卷,三九六卷,四二五卷,四0一卷,四三二卷,一二八卷,一八八卷,二0七卷,一一一卷,五0六卷,二九二卷,二九三卷,四六八卷,八四九卷。
  《四库全书》,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卷一,卷一,卷十.,吴泳——鹤林集(文渊阁本);卷九,清閟阁全集(文渊阁本);卷二十四,卷三十五,卷十三,卷四十.,诚斋集(文渊阁本);卷十九,桐江续集(文渊阁本);卷七,安阳集(文渊阁本)。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推荐:花落无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花在旧时红处红

下一篇: 《 “小报告”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花草树木,皆有性情。桐花即热烈地盛放,又沉静素雅,开在春末夏初,更易让人生出别样的情愫。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吟湄

    这篇有周瘦娟的风致了。问好旗袍。

    15天前

    回复

  • 花落无声

    我也喜欢桐花。我们当地的习俗,谁家有女儿,院子里就会载一棵梧桐树。等女儿出嫁时,桐树用来打家具。

    15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穿旗袍的女人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