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现代诗 > 散文诗

蝶舞

作者:微尘含笑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9-11-29   点击:


  ◎蝶舞
  她曾经在梦里疼醒,为一次蜕变。七彩的绸衣乃上天恩赐。飞舞的姿态被定格在春天。一生与花朵有关,与不能言及的芳香有关。
  视线中有了蝶儿就看不到炼狱和黑暗。她轻盈的羽翼拭去了风雨和阴霾。沾满花粉修书一份交与春天。只有阳光和蓝天、只有春天和花朵。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配得上她的美丽和娇艳。
  蝶舞将世界刷新了一遍,删去沉长的细节,时间停留在蝶翅上。这样的场景瞬间永恒。蝶儿铺开春光,铺开红花绿柳,铺开和煦的阳光。舞步点开沧桑,世界在瞬间钻石般晶莹剔透。
  当一个人在路上迷失方向,跟随蝶舞便找到了春天,找到了最美的一朵。沉醉于春色,双目微闭,那是在等待一只蝶儿栖落指尖,像等待一个轻轻的初吻。面对蝶儿我相信关于她的任何一个传说。为此,我相信前生和来世,相信生命的轮回。梦里梦外,春在,蝶儿在。
  来吧,在一场蝶舞中相认吧。在肌肤中相认,在骨殖中相认,在血肉和泪水里相认。有什么比这种相认更让人感动和释怀?来吧,凭借呼吸和心跳,凭借目光和心灵,在春天与蝶儿相认吧!这该是多么动人的场景。一场舞蹈演绎春天,死一万次都会在墨迹里复活,复活春天的花朵,复活花朵里的芳香。
  蹁跹起舞的蝶儿,不是花朵的前缀,也不是后缀。她是芳香的精灵,在天地之间。
  
  ◎磨房
  磨坊——一粒粮食的必经驿站。磨房,必然的站在那里,机器张开大口等候,吞吐无可抵挡。
  机器的巨大噪声淹没了一粒粮食的呼喊,如同黑夜的潮水淹没了世界。但可以看到一台磨坚硬的机体中,粮食带着生命的流苏在瞬间发出光和热,流星一般又在磨的喉咙里喷泻而出。
  它们瀑布般的热烈激荡,脱皮、奔跑、呼啸、粉碎、抵达、聚拢。释放出骨子里的所有疼痛、芳香、金黄和白。带着最后的风声,和呼吸装进口袋里。带着心窝里的温度,手心里的温度,带着阳光的甜蜜和微笑装进一截肠子一样的口袋里。
  磨房里的粉尘像下一场雪,你分不清哪些是粮食,哪些是粮食依存的尘土。他们只管飞翔,将整个的你努力含住,像水含住一条鱼。噪声孕育出的是沉默。
  粮食,碎给你看!虽然是去掉了尘土和麸皮,但还是膨胀起来。那些经过加工的粮食多么细腻,像打开的文字,打开章节也打开了每一个横竖撇捺。他们精心修整了一条可以一直通向你血肉和心灵的路。
  请在指尖和躯体中每个地方找到他们,还原他们,代替一粒粮食在夜里翻身。你可以让一台磨慢下来,将他们来不及说的话和成为粉齑的疼痛拉长,直到漫天的朝霞红了又红,直到雪花代替粮食说着你能听懂的话。
  就这样,一粒粮食经过磨房就变成了面粉,隐姓埋名,呈现出更多的形式与可能。更多的消失和重现。
  磨房的巨大声音,又响在耳际……
  
  ◎饥渴的人
  饥渴的人在寻找泉水,倾听泉水流动的声音。因为倾听,他的耳朵一天天变大,大到可以遮天蔽日。而他的整个身子就小到一块耳屎藏在耳朵里。泉水声从遥远的声线上跑过来,赋予阳光折射之后的美丽斑纹和光泽。赋予一只木盆或青花瓷碗满足幸福的表情。哗哗哗哗的节奏里伸出细长的手指紧扣饥渴人的心门。显然,泉水的羽翼正在丰满,金钥匙一样伸到饥渴人的锁孔中,转动,轰然打开。
  饥渴人习惯闭上眼睛这样幻想并忘掉自己。他虚拟一场风,那片特大的耳朵就成为他驾驭的风帆。甚至他想象着饱饮之后,宁愿淹死在泉水中。有一天,他忽然想到要动手深挖一下,找到泉水。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脑袋就裂开了一道缝。他呼唤锄头,呼唤比刀剑还要锋利的利器。真正的泉水就在身体的内部。他昼夜不停,利器跟头盖骨碰撞出火花,第一次照亮了自己。他必须坚持,挖出泉水并引荐给更多饥渴的人。他还设想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安装阀门和开关,架上管道。让自己膨胀之后的身体不至于内压过大。
  随着意识的走向,他有了井一样的深邃和海一样的胸膛。然而,他依然感到饥渴,他只能从前来汲水人的欢喜中一次次湿润自己的心壁。
  
  ◎拇指姑娘
  我一度怀疑你的出生,不是来自安徒生的笔下,也不是巫婆手中的一粒麦子的演变。我坚持相信:你的前生跟我一样。只是你发过高烧不省人事之后的超脱,或是误食有毒的红果在痛晕之后裂变。
  瞧你,坐在花朵里,饮甘露,食花蜜。没人能惊扰你的小梦。只借一阵小风你就能跃上九重天的云朵,跟星星说话。唤月牙为姐姐,躺在月牙的怀里将一缕月光撒下来,撒到人间一个忧郁的小窗口。
  因为你的小,不用跟任何人整地盘。随便一片绿叶就可以做你一生的温床。因为你的小,避开了刀锋和利刃。因为你的小,获得了无比的轻盈,想飞就飞。也因为你的小,一个遗落田间的稻穗都是你一生的惊喜。因为你的小,不惊动四邻,在人间小小的爱着,阳光的金蝴蝶永远围绕着你。
  这么多年,念着你的名字心房里就种下你的温床。你怀孕、生子。有比你还小的小人儿。我不知道你和你的孩子藏在哪些甜甜的樱桃和花朵里。你嫁给花王,所有的花朵都是你的子民和亲戚。那片飘飞的秋叶上有你吗?飞舞的雪花上有你吗?想必那些成群结对的蚂蚁都是你的小弟和小妹。鱼儿、田鼠、还有你喜欢的小燕子这些故交也一定知晓你的所在。
  拇指姑娘——我无声的呼唤你时露珠就落在一颗草籽上,一滴晶莹将草籽包裹起来。这是你特意安排的吗?还有,我顺着一朵花的方向,顺着阳光的手指找了你一辈子。每天都会在甜甜的梦里睡去。你是否就躲在我的眉间还轻轻吻了我?
  
  ◎在风中
  风中的容貌清晰又模糊,流水般,随一阵风来又随一阵风走。谁暗设花香藏匿心声?
  鲜亮的细节在季节里生长,浮萍一般,时聚时散。看到的在隐去,消失的在浮现。走在风中,就是接受生命的检阅。一切的突兀和凹陷都会交出其真实的轮廓。每一根发丝都梳理的百般细致。体温和气息参与灵魂的对白,在风里打开、翻卷又一一抚平。关节里的隐痛发出声音,胸腔里的湖水已是波光粼粼了。风不小心碰到我的颜料,满世界涂抹。
  在风中,行走的人、等待的人与一颗树混迹一起。我看不清是一颗树还是一个人。风中的绿叶打着节拍暗合了谁的心跳?枝杈擎起了谁的梦幻?花朵无语而柔软,收留了风中的人群。那些孤苦无依的灵魂。
  风中的身体是一把琴,弹奏者的身份无法预料,在风中响了起来。响着响着,花就开了。响着响着,叶子就黄了。风啊!我一部分的血液在哪?我一部分的骨肉在哪?我一部分的手掌在哪?话没说完,声音就被风运到好远。我想留住啊,却留不住飘飞的自己。
  曾经的广场仍在,石头一样坚守。见证风中的绽放和流逝,见证匆匆的过往和红红白白的吹打。一些回声只在目光尽头隐约着,欲言又止。
  何须追问与寻觅!好些想不明白的就任由风锁进年轮。沿着脚下的路奔走,一生热爱终难回头。似乎没有了心结,没有了疑问,只因在风中。
  ◎厨房二三事
  好些事在刀尖上
  一个削了皮的土豆,放在那里。操刀者何人?成块、成片还是成丝都是个未知数。我听到咔嚓咔嚓截开的声音,时间细分一个土豆。冒着热气的生活调出滋味。那些调料摆在窗台上,酸甜苦辣咸都有,添加调料的那只手在哪?
  刀刃寒光锋利,让流水的细节刀刀有声,终于在岁月的砧板上响了起来。好些事立在在刀尖上,切出来的不管是长是短,是厚是薄都将成为事实。有时我常惋惜,离刀刃只差毫厘。我感恩,那盘土豆是我的,唯一。
  一场接力
  水挨着水,很挤,排队等在水龙头里。等我拧开来,按顺序流进烧水的壶里。烧水的壶就开始在炉火上奔跑,平静的内心变得一点点沸腾。它流着汗,喘息声很响,加快脚步。让一颗心变得滚烫。我好像听到它在喊:让火焰来的更猛烈些吧,我将拉响胜利的响笛!
  暖水瓶候在一旁,为了保温,它将自己抽成真空。将滚烫的水含在心里,不动声色。充满了期待。我好像看到它正紧紧地捂住胸口,只待你的释怀。
  最后是桌上的那个杯子。随时等在那里。做最后的接力。
  热水就这样被一场接力传送到嘴边,和心里。
  冰箱
  我买来的蔬菜和肉食,分类装进冰箱里。我喜欢它的恒温,也喜欢冷藏的部分。我切下一块春天,我要慢慢享用。我的恒温会支持到几点?我那不堪回首的过去,强硬的被拖进冷藏却关不上冰箱的门。为什么太热了土豆就会长芽,为什么它的芽跟我中的不同带着毒?我不怀疑冰箱里有只手有效的阻止这一切。而有些东西太过拥挤容易串味,让你始料不及。
  有些蔬菜水果需要保鲜膜。我最喜欢那些保鲜膜,我做梦都想拥有,拥有很多,缠的浑身都是。
  横切面
  我时常惊讶那些土豆、芹菜、萝卜被切开后呈现的横切面。从外到内一层一层,纤维和血管扎成圈子像手牵手做着春天的游戏。还有,那些纹理蝴蝶般美丽。那些图景发出光而隐去了波澜和疼痛。每一刀复制一次,像幻灯片。这种切开的快感让我想入非非,想到一把无形的刀正把我拦腰斩断。
  锅里的水珠
  炒菜之前,锅里的水珠在锅底被加热。我听到水珠发出仔仔啦啦的响声,它肯定在忍受从未有过的煎熬。那些水泡里裹着它的尖叫声,最后伴随着一股白烟飞走。它们飞到了哪里?窗子上,还是屋顶上?
  其实,我只是心疼它最后的挣扎,看到一缕白烟的时候就松了一口气。白烟带走了我的祈祷。
  一口锅摆在那里,不做声,黑着脸。
  
  审核编辑:细语英英   精华:细语英英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现代诗副主编   细语英英:
文笔舒展,思维开阔,意义深刻。作者用冷静的笔触勾画出一幅思索画面,并深入到灵魂的深处,抓住某些思考,给人以启迪。问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1

  • 赵小波

    很高兴在网站看到秀红姐,欢迎!

    8天前

    回复

    • 微尘含笑

      @赵小波 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不过在网络论坛上能看到您这样的大家也很荣幸的还望多指导!问好!

      8天前

      回复

  • 片片枫叶

    来读好诗!

    10天前

    回复

  • 梦里花开

    欢迎含笑,冬天快乐

    11天前

    回复

  • 呀丫芋头

    很多诗人在这里发表的诗歌不但超过其他纸媒网媒自媒,也超出我国历史最好时期,她们在墨舞周围聚集着,诗歌的春天已经来临,只是还在冬天里。

    11天前

    回复

    • 微尘含笑

      @呀丫芋头 是啊!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11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几章散文诗。其实有比诗更辽阔,更通灵。更有其独特宽泛的自由和想象空间。随性而勃发。我也偏爱散文诗。能直抵灵魂深处的痛。问好学习!

    11天前

    回复

  • 野蔷薇

    高手。拜读!

    11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这散文诗,独特的构思,拜读

    11天前

    回复

  • 呀丫芋头

    美美的舞蝶,纯粹的心灵,多少人张望

    11天前

    回复

  • 风起刀落

    普通的一件事物在诗人的笔下仿佛得到了升华,更好的诠释了一首好的作品需要敏锐的洞察力,两者相得益彰,才会碰撞出火花。也更能展现着笔的巧妙点。

    11天前

    回复

    • 微尘含笑

      @风起刀落 感谢兄弟雅评!还很肤浅,但砍无妨的

      11天前

      回复

  • 守望炊烟

    具有示范性的散文诗,文笔从容、淡然。如清泉娓娓而流。神形具备。文中有物,无违合之感。更无呻吟之态。我们的生活更应如此不是吗?恬静平淡中方显优雅
    好文,多说了几句,怒唐突。拜读并问好诗者

    11天前

    回复

    • 守望炊烟

      @守望炊烟 具有规范性的几组散文诗

      11天前

      回复

    • 微尘含笑

      @守望炊烟 辛苦炊烟兄弟!感谢你如此美评!有太多不尽人意之处,望批评!

      11天前

      回复

    • 雨打月光

      @微尘含笑 欢迎含笑!

      11天前

      回复

  • 细语英英

    蹁跹起舞的蝶儿,不是花朵的前缀,也不是后缀。她是芳香的精灵,在天地之间。

    11天前

    回复

    • 微尘含笑

      @细语英英 非常感谢您的支持!辛苦了多批评指点!

      11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微尘含笑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