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花在旧时红处红

作者:十八孩十八公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9-11-29   点击:


  时光太窄,指尖太宽,不知不觉中,岁月从指间悄悄滑落。那天,地质大学的几个教授来惠州一个大型新项目,自从上次大家一起在C项目分别之后,一晃就是十八年。十八年后的久别重逢,感叹逝者如斯,当年黑油油的黑发,现在都已经斑斑花白。
  弹指一挥,人生易老,十八年岁月过去。2001年5月初,惠州大亚湾C项目启动,从北国新疆来到了南国海边。
  伊犁河谷还一色的雪白笼罩着,草色远看近却无。大亚湾却早已是一片生机盎然,晚春港湾,繁花似锦。岩前村家家户户,忙忙碌碌,田野郁郁葱葱。初到的那天傍晚,蒙蒙细雨中,几缕灰白的烟袅袅飘散在村落。带着几分新奇,不禁欣欣然起来,按捺不住,两人打着一把小雨伞,沿着溪流淙淙的岩前河曲折的前去,远处几声幽幽的犬吠,一种悠然见南山的心旷神怡。走到村后的小山附近,雨渐渐越下越大,“躲躲雨吧”,娴指着路旁枝蔓繁茂的瓜棚豆架说。看着那爬满新绿的瓜棚豆架下丝丝细雨,读着那被雨水打湿眉梢的充满灵气的双眸,闻着那弥漫淡淡发香与初开花香的暗香盈袖,听着那墨绿的稻田深处传来的阵阵蛙声,无限清新平和,柔情似水。初识的大亚湾,瓜棚豆架雨丝丝,梦一般柔婉细腻,一种禅意。
  岁月悠悠,弹指一挥,十八年岁月过去。现在,那爬满新绿的瓜棚豆架下丝丝细雨,那被雨水打湿眉梢的充满灵气的双眸,那弥漫淡淡发香与初开花香的暗香盈袖,那墨绿稻田深处传来的阵阵蛙声,都已经远离了我,即便偶尔回味在梦中,梦也渐渐变得模糊。这么多年,倘若说还有什么留在我记忆深处的话,就只有那充满灵气的双眸以及那淡淡发香与花香的暗香盈袖。
  十八年后的久别重逢,大家深深回忆,说着那故事,曾经的往事,那大亚湾的波涛声,依旧温柔细腻。走过春夏,走过秋冬;一年一年,周而复始。闻过淡淡发香,爱过暗香盈袖,看过丝丝细雨,见证过日新月异。
  当年C项目,风华正茂,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功促合了一对金童玉女,可惜,岁月是把杀猪的刀,平了锐锋,蔫了棱角,残了花红。滚摸爬打,聚散离合,好几双劳燕分飞,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因缘和合则花开,因缘消尽则花落,花开花落,总赖东君主,缘起缘灭,却看造化人。花在旧时红,昨日已随风,花开花落自有时。而今再到花红处,花在旧时红处红。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他来了!他来了!”

下一篇: 《 桐花的颜色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十八年时光匆匆,昨日花红人过处,当青春的梦想和浪漫历经岁月的洗礼,有多少说不出的感触,人生聚散离合,花开花落,那些美好留在心底,淡淡幽香。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岁月无情人有情,尽管聚少离多,岁月深处依然花在红。诗意的语言,无尽的意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十八孩十八公

查看TA的文集